[壹仟壹百貳拾陸] 俠,貫穿年代的共同文化,他筆下建構半個武俠世界

是呀!今天還是想要聊一聊這一個話題,昨天下午那一個伴隨了多少大人與孩子,

那一個真的一筆撐起了半個華人武俠世界的傳奇-金庸,與世界告別,

本名查良鏞的他,用「金庸」這個筆名,成為了華人武俠世界的一個代表旗幟,

那時候與他齊名的「古龍」、「梁羽生」雖然也都有相當知名的作品,

但有超過七成的作品被影視傳媒產業翻拍,甚至遊戲與動漫得改編之多不生枚舉的似乎也只有這位老先生了!

甚至,有著「金學」的一門研究,雖然他本人覺得這是高攀,

所以大家也就只以「金庸小說研究」來作為這樣的探討,

但一個作家能成為一個論文研究主題的存在,而且不是單一篇的研究,

這也許不是空前絕後,也是鳳毛麟角了!

 

在全世界,真的幾乎可以說,如果你看「武俠小說」你一定聽過金庸,

而又有相當多數的人,我想都聽過「飛雪連天射白鹿,笑書神俠倚碧鴛」這十四個動人的故事,

在金庸的筆下,確實是很巧妙的把歷史與架空的武俠世界作為連結,

他的筆下就建構了那個武俠迷心中的「俠之大者」的夢,

還有那些衍伸出來的世界,從電視劇、動漫遊戲中,甚至小說本身讓人廢寢忘食的日子,

更奇妙的是,每一個角色獨一無二的性格設定,也形成了社會研究的縮影,

甚至那些書中描繪的美食,也成為一些餐廳試圖重現的神秘餐點,

金庸用文字不只創造了一個武俠世界,更是用他的武俠世界默默的影響好多人的食衣住行育樂,

說實在的這也許就是文字魅力的最強大的展現。

而這樣的文學,甚至在那個年代還被認為只是輕小說或是通俗文學的作品,

現今的我們,卻已經把他的那些文字當成宛如教材般的內容,確實也一件相當有趣的改變呀!

 

不過今天除了表示悼念,還想說一個前些日子剛好看到的節目在討論的議題,

關於「俠」這回事,雖然那個節目在討論的是「鍵盤俠是不是俠?」

又或是「鍵盤俠」做的事情是正義的嗎?

但今天我沒有要用辯論的角度來說這件事,而是要聊聊「俠」,

其實正如在那個節目中的一個辯手提到的,韓非曾經說過:「儒以文亂法,俠以武犯禁。」

對於「俠」的原始定義,其實跟大家所認知的「武俠小說」中的「正義」代表有一點點落差,

不過確實「俠」與「英雄」到底一不一樣,這似乎還有很多的討論,

在一開始確實「俠士」跟「儒士」都是被認為的「反抗者」,有一點像現今的「社運分子」的感覺呀!

雖然「俠」這個字的動詞,還是以「要脅」最為解釋就是了,

不過在不管後來的漢書趙廣漢傳的「俠」是「建素豪俠,賓客為姦利,廣漢聞之,先風告。」,

說著「俠」是「豪放勇敢而有義氣」,到了宋史也說著「美狀貌雄偉,武力絕人,以豪俠自任」,

「俠」的高度又更被提升為,有膽識、並「行俠仗義、扶危濟貧」之人。

 

而最被我們所知道的,莫過於金老在射雕當中那段郭靖對楊過說的話,

「我輩練功學武,所為何事?行俠仗義、濟人困厄固然乃是本份,但這只是俠之小者。

江湖上所以尊稱我一聲『郭大俠』,實因敬我為國為民、奮不顧身的助守襄陽。

然我才力有限,不能為民解困,實在愧當『大俠』兩字。

你聰明智慧過我十倍,將來成就定然遠勝於我,這是不消說的。

只盼你心頭牢牢記著『為國為民,俠之大者』這八個字,

日後名揚天下,成為受萬民敬仰的真正大俠。」

在金老的文辭中,再次的重新定義了「俠」,也把「俠」與「英雄」幾乎放到了等重的天秤。

 

而不管「俠」曾經是怎樣的存在,但至少在我們所知道的「武俠」世界中,

那一個以武犯禁的叛逆,早已然成為那一個透露著光的「大俠」存在了,

這也許是從唐代後期傳奇小說中的虯髯客、聶隱娘開始,

到水滸傳的一百零八個好漢遊俠,與清代的三俠五義。

然後,向愷然「俠義英雄傳」中的霍元甲,還珠樓主那些會法術的蜀山劍俠們,

以及,金老筆下的胡斐、蕭峰、郭靖、令狐沖、陳家洛、楊過、張無忌、袁承志等等,

還有像是古龍的楚留香、李尋歡、蕭十一郎、陸小鳳,與梁羽生的卓一航還有七劍,

武俠,已經成為那個武藝高強、講義氣舍己助人的感情存在。

親愛的網誌先生,你曾有過武俠夢嗎?你心目中的俠又是怎樣的存在?

在金老離開世界的第一天,讓我們一起思索著「俠」的意義吧!

以上!

 

 

Share

Leave a Comment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Bitnam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