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想小說時間】幻城虛境,尊者遊樂園,下篇

其實幻城虛境並不像一般人想像中的富麗堂皇,他沒有瓊漿玉池,也沒有雕欄沒有玉砌,沒有滿天飛舞的靈寶,但卻被稱作尊者的遊樂園的原因,除了那個誇張滿溢的靈氣之外,就是當你能與天道有所對話的意念存在的時候,你將可以在這一方世界中體悟著一切你所想要經歷的事情,聽起來相當玄乎,但說明掰了就是,你可以在這個世界當中見到你永遠見不到的人,你可以在這個世界中找回所有你不願失去的一切,你可以在這個世界中擁有所有的「不願斷」、「不願捨」、「不願離」,而這樣其實與修道的斷捨離完全背道而馳的世界,之所以會被稱作遊樂園,也是當初的創造者說的:「這是一個用極度悲傷創造出來的極美好的世界,那是讓人治癒但也許更傷痛的世界,他是一個遊樂園,卻也是一座囚牢,他美好卻玩物喪志,除非有著極為堅定的道的信仰,除非已然成尊,否則這就是這世界上最哀傷的困境,但也是尊位以上能放下一切面對本我的快樂天堂。」

那幾個闖入這個世界的幾個小惹事精,終於踏入了那個「尊者的遊樂園」,但印入眼簾的並非他們想像中的金碧輝煌與滿滿的「寶物」,一片漫起白霧甚至有一些荒涼的樹林就這樣在眼前無邊無際的蔓延著,而看著搶先他們進入這個樂園其他探險的修者,一樣臉茫然的看這片諾大的森林的時候,那一個小和尚忍不住問了這次的臨時領隊:「我說小峰呀!這裡荒涼的不像遊樂園呀!這有點像我們現世裡面出過事鬧鬼的那種『遊樂園』,你確定這是甚麼尊者遊樂園嗎?」

「那個,原始結構圖上面說穿越懷念之森,就會到幻之旋木,那時候就會看到令人嘆為觀止的法寶與丹藥了,當初你師父曾經在那裏用女神之淚煉出了十二顆的生滅丹,並且全部都留在了幻之旋木,那可是連鴻鈞道祖都說最極致的丹藥呀!還有火火師伯唯一一把為了真真姐煉的劍,紅塵,也是遺落在那裡,還有一堆超級法寶都在那個幻之旋木裡面,最最重要的事我聽小奧師叔說,只要拿著這個原始結構圖,就可以受到整個幻城虛境的守護,不會受到傷害,我還找到了打開這個守護結界的方式,所以我們就算拿不到那些法寶,也可以去看看那些傳說中的神器的!」小峰雖然這樣說著,但也有些緊張著。

「疑!阿呆,你看那邊那個是不是小溫?」喬炘指著不遠處的一個女孩,然後轉頭問著小和尚。

「诶!是耶!不過她怎麼會來這裡?她應該不知道她有身分壓?」小和尚驚訝的看著那個女孩。

「見鬼,那些是你們同學對不對!」喬炘往右手邊一指,繼續問著小和尚。

「疑!對!那是阿平跟花花,不過那個抱著小孩的男的我不認識,不對呀!他們怎麼會到這裡來?」小和尚試圖指認出來那些人,但確實有一些的面孔她不甚熟悉著。

「那個是阿順,你確實應該不認識,但怎麼會這樣?太奇妙了!」喬炘驚訝的看著那一群也在交頭接耳說話的人們,然後跟小和尚一同疑惑著。

「我們去問問?」小和尚直接想要向前去問問。

「別吧!感覺怪怪的,他們的服裝品味差到一種極緻,不像他們穿著打扮呀!」喬炘先天感覺到一些不安,但又不知道原因,所以不知道是瞎扯還是認真的嫌棄著那些人衣服品味很糟糕,然後試圖阻止小和尚過去。

「確實,品為極為糟糕,那個蓬蓬裙看起來像是上了年紀的老婆婆的打扮,也太不適合年輕女生了吧!」一個其實很溫順的女子聲音突然冒了出來。

一行人轉頭看往聲音的來源,是一個極為有氣質的美麗女子,但在看到那個女子的同時,小和尚釋普華卻大聲的驚呼出來。

「萱!?是你嗎?你怎麼會在這裡?」釋普華幾乎驚訝的不能自己。

「恩,邏輯上是我沒錯。」女子皺了皺眉頭,但算是應承了自己的身分一樣。

「咦?與情姐姐?不是呀!妳不是沒勘破情檻,所以墜入輪迴之境?」一旁的小白也跟這驚呼著。

「喔?懷時家的老么?確實是尤在輪迴,我現在算是遺世投影。」女子倒是像與小白是舊相識一樣的回應著。

「等等等等,我說浩然壓?我剛剛是不是有錯過什麼?我怎覺得一瞬間我甚麼都不懂了?」小峰忍不問著身邊的同門師弟。

「峰哥,認真說,我也不知道!遺世投影,這東西如果是考試絕對是超綱了!」浩然抓了抓頭,然後轉像一旁的資優生阿洋求助。

「在遺世碎片空間中的存在,用大神通的方式現影在我們存在的世界,他們本身都是半部成尊太古大能,可能因為種種變故所以失去形體或是修為,實際的身體已經重入混沌輪迴,但一縷殘念卻留存在遺世空間當中。」阿洋就他的理解解釋著。

「所以這位前輩是?」小峰若有所悟的問?

「如果沒猜錯,應該是那位九修情道的聖女與情,當年與狐祖頗有私交。」阿洋也有些不確定的說。

「等等,這一段我怎麼沒聽佯羽說過!不對呀!」釋普華對於這一小段的故事有相當不滿自己不清楚的情緒。

「其實我說過,只是妳記不起來而已!」藍髮的佯羽在大總管推著輪椅與一個笨笨的女孩的陪同下,閃現出現在他們的身邊。

「咦!你可以出來放風啦?」釋普華看到佯羽的出現,十分開心的像是忘記她剛剛覺得佯羽有事情瞞著自己的情緒。

「就帶阿笨來看看你們這群呆瓜,沒事闖進這裡幹嗎?」佯羽沒好氣的說著。

「是阿笨!」釋普華開心的抱住了那個女孩。

「是阿呆!」女孩也開心的擁抱著釋普華。

「好了,你們別噁心了!幻城虛境還不適合你們在這裡打混,雖然有結構圖的守護,但你們在這裡久了本心可能會迷失,我們先出去再說。」佯羽打斷了兩人的寒暄。

「你們先回去吧!我好久沒來幻城了,就暫時留著。」與情向佯羽打了個招呼,然後就穿過了那迷霧般的森林消失在森林的盡頭當中。

「她是萱嗎?」釋普華轉頭問著佯羽。

「是也不是。」佯羽隨口回答著,然後掐起了一個手印。

「這什麼爛答案啦!」釋普華忍不住的抱怨著。

就在他還來不及繼續抱怨下去的時候,如絲的藍光又再度纏繞著眾人,一瞬之間,他們便回到了那個熟悉的以太域小涼亭。

「所以到底是怎麼樣壓?」喬炘忍不住的問著。

「幻城虛境是當初太尊與二主為了讓失去愛人的摯親能有一個抒發的地方,聯合了大主子、媧皇與伏羲大人,以五大道為基礎創造的世界,也是第一個被稱作抗衡天道的存在,天要人斷、捨、離,他就要人不用斷、不用捨、不用離,雖然最後這世界創造成功之後,那位大人就已經不再需要這個幻城了,但之後卻成為眾多太古尊者在面臨情劫的時候一個轉換的地方,但由於這讓許多一般修者藉此逃避了「人間六苦」,所以後來才被鴻鈞上了通道的限制,僅限於尊位才能進入,然後一直到太尊殞滅的時候,那位大人情緒極為低落,進入了幻城虛境,並且用大神通硬生生地把這個世界隔離出來,變成那位大人專屬的地方,直到亞特蘭蒂斯的兩盞燈火再度亮起來之後,幻城虛境才再度與世界連結著。」在佯羽還沒開口解釋的同時,一旁的大總管倒是鉅細靡遺的說明著。

「那個珜大哥,那我那姊妹的又怎樣了?」釋普華追問著關於與情的故事。

「其實與情的故事我也不是很清楚,最清楚的應該是大主子,而你眼前的這位也應該知道個七八成就是了。」大總管看著一旁的佯羽然後回應著釋普華。

「我就算跟你說了,你還不是一覺起來就忘記了,何必呢?」佯羽搖了搖頭說。

「羽哥!那那些寶物的傳說是真的嗎?」小峰馬上跟著也問著起來。

「那時候,每個曾經傷心的人都會在那裡待上一段時間,等到冷靜下來了就會自己出來,然後多多少少會留下一些身外物,你說是寶貝也是,但有一些都是那些人不願意回想跟看到的東西,我個人是不建議你帶任何的東西出來啦!」佯羽若有所指地說。

「你就透漏一點嘛!」釋普華依然不放棄的問著。

「改天有機會再說吧!有些事真的不一定要知道不是嗎?」佯羽呵呵一笑,然後隨手默默地再度封印住了那個「樂園」。

「好吧!啊!對了,那個小溫還有花花他們還在那裡!」釋普華看通道被封上,急忙的說著。

「沒事的,因為我們這些人都在,所以才會有那些幻影投射,因為關聯性跟幻之力的存在,這很複雜我就不解釋了,反正那些都是因為我們這些人的共情的關係,是說你如果再多看看,就會連那個阿邱跟小林都出現了,搞不好連那個賢弟兄都會出現在那裏唷!」佯羽故作害怕的說著!

「哇哩!那是甚麼遊樂園啦!根本比卡多里樂園可怕好嗎?」釋普華嘟囔著。

「他還是有好玩的地方啦!有機會等你們師父都閒下來再找他們帶你們去走走,你就會知道為什麼那裏會連尊者們都著迷了。」佯羽遠望著天邊,像是還看的到那個幻城虛境一樣的遙望著。

以上!

Share

Leave a Comment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Bitnam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