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筆故事時間]鏡中少年,重新自由的喜悅

那是一個初秋的深夜,初入軍營的他有一些的不適應,

所以並不能一躺下就順利入睡,好不容易熬過了管制的時間,

他像是解脫了一般,從不甚舒適的床上輕手輕腳地爬了下來,

在沒有吵醒鄰兵的狀態下,他決定出去蹓躂一下。

他走到了那個唯一有光源的廁所旁,看著月亮發呆放空了一下,

像是讓自己有些緊繃的身心靈好好的放鬆個幾分鐘,

而這時他卻從眼角餘光當中突然發現,身邊的鏡子旁有一個注視著他的眼光。

 

「幹嘛看著我?」他轉身看著空無一無的鏡子,如果有人經過看到應該會以為他發了瘋。

「你看得到我?」在他眼中模糊的光影慢慢形成了一個穿著迷彩軍服的少年。

「嗯哼!有自主意識?看來有人告訴你你已經死了?自殺?」他看著那個少年的狀態,然後斬釘截鐵的猜測著。

「對!不過你怎麼知道?大約四、五年前,一個道士先生跟我說,我才知道我已經死了。」迷草少年看起來不太難過的說。

「封你到鏡子裡?這不合理呀!」他嘟囔著。

「不是!不是!因為之前我一直在舉槍自殺,嚇到了很多人,所以那些討厭鬼就找了一個道士要來驅散我,但那個道士後來喚醒我之後,聽完我說的故事,很好心的沒有煙滅我,然後就用了這一面鏡子讓我不會在嚇到人 ……。」

迷彩少年緩緩地說著自己的故事,並向是太久沒有好好聊天一樣,還向他說著自己因為在軍中被霸凌而自殺的詳細故事,並說著因為自己是孤兒,沒有人在乎他是否活著,所以他的死去就這樣被不了了之的慢慢被遺忘了。就在兩人這樣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之後,他突然問著少年:「你想離開這裡嗎?還是已經習慣了,不打算有變動了?」

迷彩軍裝少年先訝異了一下,隨即就無奈地指著自己身後那一條若隱若現的淡綠色鎖鏈,然後嘆了一口氣說:「那位道士說我死後怨氣太深重,凝聚的地縛之力太強大,一般的超度方式根本沒有辦法解脫,他還說一般修者大多只會直接淨化掉我這樣的油靈地縛,他聽我的身世可憐,所以決定要放我一馬。」

在迷彩少年邊說邊透露著哀傷的時候,他稍稍沈吟了一會兒之後說著:「那個小茅山倒是沒有說錯,基本上現今道門流傳的渡靈渡化不了你這樣的凶靈,滅靈跟他用的鏡式封都已經算是最極致的處理方式了,但那個小茅山太善良到怕你被鬼差巡邏時滅殺,看起來還註銷了你的枉死名錄,這下除非哪個佛祖還是大能幫妳豐名,你才有可能真正的自由自在,又或是重入輪迴。」

「沒關係啦!都那麼多年了,我也覺得算了。」迷彩少年滿是無奈的笑了笑。

「恩!我也不好幫你開特權,但如果你想要並且願意的話,那我也許可以幫你開個小差。」他看著豁達的少年,竟然心念一動,想要幫他一幫。

「我當然願意,我好想看看這這個世界改變的樣子。」迷彩少年急忙回應著。

「不過我先跟你說清楚你再決定,我這樣的做法算是一種小小的作弊行為,在我還待在這裡的時候倒是沒啥差,但我如果離開這裡之後,你最好憑著印記去找間佛寺等接引。」他解釋著後續可能要注意的那些事情,希望迷彩少年能考慮清楚。

「佛寺?」迷彩少年聽到了佛寺,感到有些疑惑的問著。

「別擔心,不是叫你剃光頭出家,只是利用一種佛宗的手法,反正到時候我會交代一個拉希拉西的傢伙,讓他好好照顧你的。」他笑了笑隨性的解釋了幾句,並且在迷彩少年表示理解之後,他就開始了施法。

迷彩少年很訝異看著他,因為少年所認知的作法是完全不一樣的,他並沒有想是當初道士一樣,有著各式各樣玲琅滿目的儀式跟道具,只有手指掐起了奇妙的手印,並像是隨口一樣念起了一段咒語。

「摩訶無上,大藏虛空,無減生滅,佛智海深,淨度紅塵。地靈束怨,九殤有哀,菩提明心,化用千拂,本智清靈,解縛用印。南無萬解破!」

他手掌上開出了一朵湛藍色的蓮花,落在了迷彩少年身上,少年腳跟的綠色鎖鏈隨著蓮花的包覆下,像是被分解了一樣,並且在額頭上慢慢浮現了一個淺藍色的蓮花印記。

「好了,我這佛法道用的功夫還算沒有荒廢掉,免強也是解開了地縛之力,但還是沒辦法幫你造冊,不過佛門印記倒是能夠讓你受到佛宗庇護,等我忙完然後再健康一點再幫你想想其他辦法吧!但至少現在你可以到處走走散散心了。」他呼了一口氣,神色顯現出了幾分的疲倦。

迷彩少年在腳後跟的束縛解開後,開心地繞著它飛舞著,在地縛多年之後,終於自由讓他感到由衷的快樂,而神秘的他只微微的笑了貽笑,為了他在這個煩悶的軍營中交到的第一個正式的朋友。

以上!

 

 

 

Share

Leave a Comment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Bitnam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