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筆小說時間】 愛不清醒,是醒不來?還是不願意醒?

又一個噩夢他再度的驚醒,看著一起共用著房間的弟弟依然睡的香甜,他有些羨慕著。從他回到家之後已經好久好久沒有好好的睡上一覺,是不習慣那個其實自己從小睡到大的床?還是不習慣身旁沒有溫度的抱枕?他拿起了一旁的手機,看了看時間「凌晨五點三十五分」,他有些無奈地滑開了臉書,像是無意識一班手指頭快速且凌亂的發著動態:「我,不想再夢到你了…」。其實認真說他的夢並不可怕,只是又一次平淡無語的對望畫面,話都還來不及說上一句就夢醒了。但就是因為那樣的默默無語,接在了那些美好的回憶之後,在夢裡他不願、也不想繼續下去的畫面。他驚醒,不是因為這個夢可怕駭人,而是他不想再次的經歷,那個最後竟然是由他開口的:「那我們分手算了唄!」如果夢是停在這也許他也還能接受,但他之所以醒過來,也許是因為害怕那一句有一些無所謂並且平淡無奇的那一聲:「好!」。

 

他決定讓自己清醒一點,起了身去了浴室,以為讓冷水沖過腦袋後,那些壓住自己沉重的傷感會好一些,身為資深的憂鬱患者,他其實已經慢慢習慣「止不住的悲傷」這一件事,只是他自己也不懂與並且好奇著,他習慣的往往都是「沒有原因的悲傷」,這一次卻好像因為一次他從不覺得會影響到自己的失戀而沉重著!他有些自嘲地看著鏡中的自己,無奈地笑了笑,對於感情雖然他不算是真正的速食主義者,但換過的伴在一般人眼中也應該不算少了,而且邏輯清楚的他一直覺得「逝者已矣,來者可追」的道理是很清晰明瞭的,但這次就像是著了魔一樣,迄今好像還在那一場夢裡,卻不知道是醒不過來?還是其實還不願意清醒,還奢望著他的他可能會再回頭給自己一個擁抱。

 

他用浴巾擦了擦淋濕的身體,看著鏡中半裸的自己,有一種無奈的傲嬌感受。「這樣性感的身體,竟然有人不懂得珍惜。」他隨口嘟囔著,然後轉身離開了浴室,走進房床頭邊的手機正有一下沒一下的震動著,在太陽還沒完全升起的這時刻,手機螢幕的螢光一閃一閃的,他知道像是個網紅的他,雖然是在奇怪的時間點發了訊息,現在應該也是有著不少人的回應著,他坐回了床邊看到了第一則消息卻不是想像中那些粉絲或是友人的回應,而是那個「他」,那個知道他還忘不了他的「他」。是的在他主動的結束了那一段感情之後,他像是故意想要讓他知道「我過得很好」,又或是想快點忘記那個「在記憶的前任中」最美好的他,所以他接受了那一個真的很不錯的追求者的告白,他也很明確地跟他說,迄今仍然沒有走出那一段感情,那一段他和他的夢,他還沒有醒。這一個新的他其實很暖很貼心,他跟他說:「沒事,我會讓你愛上我,然後忘記他的!」,聽起很感人,但這段對話,他卻只能強迫自己相信著,但在這相信的過程當中,他彷彿一直聽到自己對自己的冷笑還有那一聲自己冷漠的「不可能」!

 

「睡不好?」他的他傳了這樣的訊息,看了這樣的回應,他真的不知道該回些什麼,但還是像是扮演好模範情人一樣地回應了說:「沒事,稍微早起了一點。」然後他開始刷起了回應,然後像是寵幸般的挑了幾則回覆,直到他發現那個「他」的小綠點亮了起來。這些日子裡他不斷的封鎖、解封鎖,然後再封鎖著!其實他自己知道這樣的行為舉動很無謂,但他真的想要試圖屏蔽著所有關於他的消息,這樣也許就不會再想起他、在夢到他,只是就算封鎖了這個人的一切資訊,清除掉所有在網路上兩個人曾留下的痕跡,他迄今沒有刪掉手機裡的合照,而也總是不時地劃著兩人共同好友的臉書,像是偵探一樣地尋找著他存在的蛛絲馬跡,偶而跟這些朋友通上訊息的時候,還總會不經意地問起,「他」是不是有提過他這樣的問題。他自己其實很想狠狠的賞著自己巴掌,想狠狠的打醒還在那一段戀情中出不來的自己,但這樣的行為又是多麼的可笑著!就在他又在劃著共同好友的臉書的時候,那一個其實應該是他的朋友的友人,寫著「後來的你們,miss; missed!」而連結放了那一首歌,不小心的點開後,他像是被狠狠的擊中了心房,隨著而手機微弱的聲音播放著:「我已經,有勇氣聽到你消息,不害怕別人說 ,有你的話題;甚至,我已經,和回憶和平在一起,不刻骨不銘心,不強迫忘記,我已經敢想你。」在這樣堅強的無奈感當中,他還是哭了,原以為流乾的眼淚還是奔騰著,他輕輕的說著:「我,還是不敢想你。」

 

那夢,似乎還沒醒呢?

以上!

 

 

Share

Leave a Comment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Bitnam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