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想小說時間】搗蛋鬼們,各門各宗令人頭大的那些

話說五界中的各個宗派,多多少少都會有那麼幾個令人頭大的寶貝蛋,他們有些是真的調皮搗蛋的欠揍,有些卻也是真的是無心插柳柳成蔭的闖禍鬼,而這些日子不知道怎樣陰錯陽差的,這一群寶貝蛋們也許是興味相投,也許是一丘之貉的好死不死的都聚在了一起,而身為他們長輩的那一群人除了望洋興嘆之外,也只能默默地隨時準備好收拾著爛攤子,甚至幾位絕世大能就在不久之前有過這樣的對話。

「嘿!老燒燈,你家那個兩光兩光的今天又毒倒了誰?放倒了哪個佛門高僧?」

「也就兩個小兩地菩薩,是都沒甚麼大礙?老火頭,倒是你們家那個小暴躁,今天又看不順眼、惹到哪一家大能?這次又誰上你們那告狀了?」

「師伯師伯!不好了不好了!」

「華光呀,什麼事吵吵鬧鬧的?都一方佛祖了,處事要淡定一些!」

「那個,見過道祖,道祖您也在太好了,涂家小七帶著師弟去了無垠山,說要去找不滅心焱,然後,道祖您的弟子,貌似聽到消息也隨後跟了過去…」

『什麼?蓮華(有誰)跟著?』

「蓮華師兄被他們幾個設計困在了以太黑獄,而冰主師弟、珜大總管跟大長老都還陪著以太大人在鬥棋,所以似乎只有師弟、涂家小七、虛櫺峰,還有稍微弱後他們的炎們師妹。」

「老頭走!去無垠山!華光,去終域跟以太說出事了!」

這些膽比心大心比腦大的皮蛋們,其實頗常上演這樣的畫面,有時雖然還有個唯恐天下不亂的遊戲神通佛跟著,雖然依然會惹事生非但多少出了什麼事還有個能頂扛的,又或是偶而會有著那位終尊的關門弟子冰主,是那群搗蛋鬼中少數有腦的存在,加上擁有一界的本源之力單論實力確實也有與大能位階抗衡的能力。在那位自稱是以太門最高級門客的佯羽沒有受傷之前,這群搗蛋鬼往往在做出傻事前就會被阻止,又或是就算是傻事總會有所機緣,但自從這位高級門客在終域修養之後,確實是讓幾位大能發愁了好一陣子。也因而在趕往無垠山的路程上,這一道一佛的兩位大能忍不住抱怨著。

「我說這以太真是很好的保母,看看那時候這群小屁孩跟著他的時候,就是歲月靜好現世安穩,哪來那麼多事!」

「如是如是!」

「是說這一群小鬼,到底知不知道無垠山是什麼地方?可知道當年有多少半步尊位的修者殞落在那,又有多少半步極尊在那裏跌境碎魂,他們都以為自己得道升尊了!?」

「他們應該都知道無垠山是什麼地方,只是可能…,覺得就是去逛逛沒事的!」

「他們都知道?」

「前兩天紅花師妹的課似乎是在介紹丹爐火…」

「這…,但小白那孩子雖說以狐族來說還算年少,但也多少混沌了,怎麼還如此少不經事!」

「還不是因為你家那位寵壞了!」

「這…,一半責任應該要算到以太身上,他寵的也不少!」

就在兩位大能碎碎叨叨之下,不一會兒就到了無垠山山腳之下了,那高聳不見頂的山峰,跟為了安全起見設立的結界石,被用一種極為粗糙的方式破壞著。

「九天鎮魔訣,我說燒燈,你這弟子不錯呀!雖然用這個鎮魔訣破壞鎮魔結界石好像有點諷刺著!」

「別說我,你看看那裡!」

燃燈古佛指著那個當初伏羲佈下的木偶連環陣,幾個個東倒西歪並且焦黑的木偶,看起來蒼涼的可憐。

「三昧真火,以成五靈,雖然差強人意,不過還算有點長進!」

「這時候是稱讚弟子的時候嗎?」

「也是,是說這兩個傢伙能那麼好整以暇地放大招,那小狐崽子的紫心幻境恐怕又上一個階位了,這狐族天賦真的嚇人呀!」

「看來還是出事了!」

燃燈古佛遠遠的指著那半山腰上若隱若現的數十條如龍形般的黑氣,緩緩地往一個淡金色的聚點匯集而去。

「這群小混帳!不是要去找不滅心焱?怎麼闖進了無垠歲月裡面!」

太焱道祖急忙御起了仙劍,勢如破竹的往半山腰飛去,而那一個一個結界與靈陣在他飛劍而去的路途上,都像是紙糊的一般,毫無阻攔作用的存在!而燃燈古佛則跟隨在其後,一邊用著手印神通修補著這些防護機制般的結界,一邊掐出更多的守護結界護住了在前方飛馳的老友,像是最堅實的後盾一樣。

而另一方面,那四個只有膽大的小搗蛋鬼們,正相當尷尬的躲在了紫金靈缽的照護之中。

「我的佛祖呀!好險幾天前大日師兄送我這個的時候我沒有假裝客氣說不要,不然小命都要交待去了!我可是還上有爹媽,下有孩子要養呀!」釋菩華吐著舌頭說著。

「我說,你不是說你有地圖嗎?為什麼我們會走到無垠歲月這裡啦!」涂家小七看著紫禁缽外張牙舞爪的歲月龍氣無奈的問著。

「這是地圖沒錯呀!只是那個東南西北齁!你知道嗎?現世現在的地圖都會自己告訴你要往哪個方向走,但是這個齁…」釋菩華抓了抓頭,有些不好意思的說著!

「我知道,我也有在現世好嗎?對了,你跟來幹嘛?等等小姨又說我都帶妳出來浪了。」涂小七忍不住向釋菩華翻了個白眼,然後轉頭看似很沒有禮貌的問著跟來的喬炘。

但也許真的是足夠熟悉,那個以火爆著稱的炎門小暴躁一點生氣的跡象也沒有,就只是也沒好氣的說:「還不是今天本來要去找兩光玩,沒想到釋蓮華那個臭拉西說你們來找不滅心焱,還跟我說這裡多好玩!我一定是腦袋秀逗了才會相信他的鬼話!水逆不是過很久了嗎?」

「不對呀!拉西大哥不是被我們困在了半成品小黑屋裡面了?怎麼你還會遇到?」一旁本來都沒發話的小峰問著。

「我本來想救他出來,不過那個我才剛想出手,那個我一輩子都忘不掉的空間波動就出現了,我馬上就火遁離開了!要不是我閃得快,現在連我都在小黑屋裡面了!」喬炘心有餘悸的說著。

「搞不好困在小黑屋裡面比較好,只少不會被這些看起來不知道是甚麼東西的吃掉!」釋菩華看著逐漸薄弱的紫金光罩,擔心的說著!

「妳放心,妳如果進去小黑屋過,妳絕對會寧肯被吃掉!」喬炘像是不忍回憶的說著,而其他兩人點頭如搗蒜的同意!

「不過,小峰,你那個半成品很糟糕呀!拉西那傢伙竟然可以單憑修為做出跟外界溝通的橋樑呀!」小七突然想到般的說著。

「誰知道,那是師父昨天給我的,說是讓我琢磨琢磨,然後今天跟菩華覺得拉希大哥老是欺負我們,這次要好好整他一下才拿出來用,沒想到那麼不中用!」小峰搖了搖頭,表示自己也很失望!

四個小鬼就這樣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心大的好像忘了自己身在險地一樣,直到一聲清脆的聲響,那個紫金缽出現了深深的一痕裂痕。

「唉唷!難得摳門的大日師兄送我法寶!就這樣壞了!」釋菩華有些心疼的說著。

「現在該擔心的不是那個破缽了啦!」小七神色緊張的掐起了玄幻的手印。

一旁的小峰則是從自己的空間袋中慌亂的掏出著各式各樣可能可以用上的法寶,那一瞬間真的不知道他是小空尊虛靈的弟子還是其實多寶天尊的弟子,而喬炘折是蘊起了奔騰的炎氣,準備奮力一搏。

就在紫金缽裂成兩半,那些歲月蜃氣要將他們吞食的瞬間,一道熾熱無比的劍氣蜂擁而至,而那些蜃氣馬上像是被點燃一樣的燒成了一整片的雲霞,乍看之下到像是極美的夕陽餘暉一樣;同時在四個小搗蛋鬼身邊緩緩的升起一個鐘型的金罩,那燙人熱氣就這樣被輕輕的隔絕在外面。

「耶!金鐘罩!是師父!」

「蕩魔劍!糟糕!是師父!」

不一會兒,那張揚的蜃氣就被清掃的一乾二淨,四個小搗蛋鬼看起來也不太狼狽的各有神色的看著一道一僧的兩個救星,小七抓著頭有點尷尬,釋菩華興奮的看著那個和藹但微微皺眉的和尚,喬炘低著頭不想用眼角餘光觀察著有著三分怒意的道人,還有不斷環顧四周的小峰,像是這一切是跟他沒關一樣。

「四個小王八蛋,尤其是你!小七!就是被你小姨寵壞了!看我怎麼去跟你媽說!」太炎道祖生氣的罵著,然後惡狠狠地瞪著看起來像是帶頭的小七,在這一兇不只線條有點粗的釋菩華,連以為跟自己無關的小峰都感受到這次又惹事了,準備挨罵了!

就在他們以為少不了一頓責罰的時候,在還未散盡的霧氣當中,幾個身影緩緩地出現,先出現的是一個揹著一把長劍的白衣少年,緊跟在後的坐在輪椅上的藍衣少年,以及幫他推著輪椅的紫衣男子與一個青衣的男子。

「好了好了,和氣生財和氣生財,炎尊不要那麼生氣呀!」青衣男子笑著說!

「老井,不要一副看熱鬧不嫌是小一樣!」太炎道祖白了青衣男子一眼。

「脾氣那麼大!孩子們都是跟你學壞的!」一個遲來的女子,緩緩地靠近。

「喔喔!小姨~」小七本來正演著無辜的樣子,看到了女子的出現就知道這下子不是裝可憐可以過去的!

「你還知道小姨呀?我還以為有了小伙伴就玩瘋了呀!玩道連命都不要拉!」女子若有所指地說著。

小七知道這事不好善了,馬上就半跑半跳的跑向了坐著輪椅的少年那嬌憨說:「哥,我真不是故意的,我們也沒打算要來無垠歲月之地呀!你知道的這謝上古地圖爛死了,連個自動導航都沒有,誰知道什麼東南西北呀!」

「好啦好啦!都是孩子,你們這些大人麼跟孩子發什麼脾氣?是來救人的不是來處罰人的,都回去喝個茶!休息一下。」輪椅少年摸著半蹲下來小七柔順的頭髮說著。

「臭老頭,還說是我把孩子寵壞了?看到罪魁禍首是誰了嗎?小七,怎樣有了你哥,就不要你小姨了嗎?」女子一邊轉頭跟太焱道祖說話,一邊走向了小七寵溺的捏了捏他的嘴邊肉!

就在一翻折騰當中,這件事道是有驚無險的結束了,而這樣的事情確實不時的發生,而這些令各宗大能頭大的小搗蛋們,卻不知道這一筆一筆的帳,都偷偷的被記在了他們未來的三六九的故事當中了,還正開心的覺得逃過了一劫!

以上!

 

 

Share

Leave a Comment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Bitnam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