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想小說時間】火雲拱日,神話故事中的英雄不一定那樣美好

瀰漫著霧氣卻沒有幾絲涼意,這濃霧就宛如被蒸發的水氣一樣,漫在了整個道觀。在這道觀門外的千層階梯下,一群求仙問道的人們望著這瀰漫的煙霧不興嘆著,原來是那霧氣真的是高問沸騰的水蒸氣,除了本身百度的溫度,更可怕的是那從道觀中散逸而出不知幾度的高溫。

「這炎尊大人又在修煉了,這嚇死人的溫度別說我們這些小修者了,就算是大羅金仙也未必能過得瞭那個天門呀!看了又是求道無望了!」一個分神修為的修著望著那個濃霧當中的道觀忍不住地嘆息著。

就在眾人嘆著氣的時候,兩個面容姣好的少年推著一個坐著輪椅臉色蒼白的男生,像是如入無物之境的穿入了迷霧之中,一眾修者都還沒來的及阻止他們,正覺得慘案即將發生但那三個男子卻還邊說說笑笑走著,並且沒一會兒就莫入了那個在濃霧身處的大門。

「剛剛那三位是哪一路大能?這炎神霧氣可被稱為炎帝觀的天險,他們就這樣若無其事地走了進去?」眾人又疑又驚的看著消失的三人。

「沒什麼好大驚小怪的!天狐木珜,狐祖的貼身總管跟那位現今五界的最強新秀之一的冰域之主,那兩位要穿過炎神霧又不是什麼大事了!倒是不知道那位坐在輪椅上的是哪位?一個太古大能、一個當代天驕都恭恭敬敬的對待的人,卻看起來弱不驚風的?」一個看似博學的修者說著。

「別看那位一幅虛弱的樣子,那不受炎神霧氣干擾的源頭似乎是以他為核心漫開的力場呀!」一群人繼續嘰嘰喳喳地討論著。

------------------------

那群修者依然在山腳下嘀咕討論的同時,三人已經到了道觀蘆舍的門口。

「阿洋,去敲個門,有人應就說來吃飯的,沒人應就直接進去了!」輪椅上的少年輕笑地說著。

白衣清秀的少年正要前去敲門的時候,一個一臉嚴肅剛毅的男子走了出來,恭敬的向坐在輪椅上的男子說道:「不知以太大人來訪,重黎有失遠迎,還請大人莫怪。」

「沒事,老頭呢?我看這滿天的赤焰霧,他應該差不多收功了!還是人老了?走火入魔了?」少年擺了擺手,然後向一旁推著輪椅穿著漂亮狐裘的男子示意,把他推進道觀蘆舍之中,其之隨興之不把看似主人的剛毅男子看在眼裡,倒像是自己才是這道觀主人一樣。

「喲!以太呀!怎麼這時間來?人界不正是下午?你倒是人跑來這裏偷閒啦?還拉著大總管一起過來?怎麼禁足令沒了?是說真真不在觀裡,你這是來找我的呀?」一個紅衣的道士從門後穿了出來,原先像是主人的剛毅男子連忙退到了那人的後方。

「就剛剛看了個戲,你也知道最近就很容易累著,看完戲就想到了你,想說好一陣子沒看到你了,來看看你還有沒有喘氣?也來好奇來看看你臉皮怎麼能那麼厚?」坐在輪椅上的少年笑著說著,然後一邊示意著一旁的男子準備些酒水茶點,真的像是這道觀的主人一樣。

「大總管就麻煩你啦!確實這觀內有啥吃吃喝喝的你應該比我清楚些!我說空尊大人怎麼會突然想到我來著?然後我臉皮又哪裡厚了?」紅衣道人倒是沒有動怒的看著那個少年,饒有興致的說著。

「雲氣拱日,天火笑傲!這事別人也許以為是故事、是神話,但難不成我也要當成神話看?我說你怎麼可以臭不要臉的讓這樣的人扮你?人家比你帥了要一萬倍了!」輪椅少年笑著說。

「疑!你怎麼看出來的?這故事改了不少呀!你不覺得那個孩子跟我年輕時有幾分相像?」紅衣道人倒是有點訝異,但依然開著玩笑著。

「嘖嘖嘖!臭不要臉!別說那個名字基本上一字沒改,那個風魔傳人的狐狸面具?還有能喚烏雲的八歧?跟能容納須佐之力的弟弟?你是覺得哪一個線索對我來說不夠明顯呀?」輪椅少年像是被小瞧了一樣。

「你就為了這小事跑來?我還以為是什麼大事呢?」紅衣道人倒是相當沒所謂的並且沒形象的挖著鼻孔。

「就想來看看你這死腦筋是不是能看開了?戲你看過了吧?能不能學學人家改編的豁達呀?」輪椅少年如有深意的說著。

「你不是第一個來說這事的你知道吧?」紅衣道人微微的嘆了一口氣。

「這戲的改法跟拍出來到現在沒死人,八成是真真的手筆,尤其寧肯曖昧的是男人也不想其它女人出現,這思維我真想不第二人;然後這事老燒燈看到了怎麼可能不借勢來說你兩句?恩,應該還有靈姐,她絕對會勸你,雖然這勸他也勸的很心虛就是了!我這不就來了,幫你湊一下四個人來算一桌麻將,你就沒什麼朋友了,就來幫你湊湊數,讓你知道這世界上還有那麼幾個人願意勸勸你、關心你,讓你不要那樣孤單寂寞覺得冷。」輪椅少年搖了搖頭嘆息著。

「我那弟弟的事,我終究要管的!道門金殿會有了決意,殺!」紅衣道人臉色嚴肅的說著。

「我知道你沒投票。」輪椅少年目不轉睛地看著紅衣道人。

「我有維護天道規矩的責任!」紅衣道人臉色依然嚴肅。

「你當初不也沒有真的斬了妲己?」輪椅少年緩緩地說著!

「她有她的苦衷,本來就應該被諒解的。」紅衣道人倒是聲音稍稍的緩和了下來。

「也許,他也有苦衷呢?」輪椅少年輕聲地說。

「道門給過他機會。」紅衣道人有些無力地說著。

「英雄呀!英雄呀!他想當像你一樣的英雄,他想比他的哥哥強,只是沒想到最適合的他道是那樣,也許不那樣正確,但又做錯了什麼呢?」輪椅少年搖著頭問著。

「當英雄很苦,我從一開始就希望他們什麼都不知道的!」紅衣道人嘆著氣。

「我也不是要勸你什麼,只是希望你就別出手就好,你不出手也許還有些轉圜的空間。」輪椅少年突然無所謂的說著,而他轉換的語氣到像是瞬間改變了分為一樣。

「你的意思是?」紅衣道人突然瞪大了眼睛看著輪椅少年。

「以太門當初能教出一個能封印的人,雖然沒有了天之叢雲,但總歸還有一個快要破碎的老人可能有些方式在封他個一時半會兒就是了,只是你還要教化看看他嗎?」輪椅少年突然慧黠的笑著。

「你這傢伙!這才是你的目的吧!早說不就行了?」紅衣道人有些怨懟的說著。

「哎呀!不讓你心懸一下哪裡有趣了?而且我真心覺得你臭不要臉的!要學學燒燈,演的人太帥了要適時地說這樣不好呀!」輪椅少年搖著頭笑著。

---------------------------------

那圍繞著道觀霧依舊,但似乎淡了一些,而道觀中不時傳出的笑鬧聲,讓道觀山腳下的修者面面相覷著。

以上!

 

 

Share

Leave a Comment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Bitnam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