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想小說時間】虛空之水,超脫於三界之外的水靈

在各種典籍中記載關於水的掌控者,往往都是會提到那道門的「共工」一族的當代族長、聖堂的「Gabriel」以及當代的水之精靈王「Wintan」。然而身為在創世石書上被記載為在渾沌中第一個被產生的元素,幾乎餘原生世界一同誕生的元素,擁有最強大的「復原」之力的存在,也同時是與其他元素交流平衡的媒介。「水之力」一直都是被諸多修者重視的一個力量,並且道門四祖當中的鯤鵬老祖,便是「共工」一族的老祖宗,也是「水華」的第一任掌控者。除此之外,佛門的四大佛尊當中唯一個同時也是十大古佛的存在,白蓮佛尊亦是御水名家並且與古佛燃燈稱之為水火雙聖的存在。然而在諸多「水之道」的修者幾乎都被記載於「水經」,而後世所流傳的「水經注」其實只是這水經的殘本,雖說記載了一千多條大小河流及有關的歷史遺蹟、人物掌故、神話傳說,也片面界介紹了這些水靈的痕跡,卻仍有許多的遺漏。   -----「新修水經序言」

 

「確實,說到「水」之掌控,不能不提及的就是以鯤鵬為首的「共工」一族,其族的御水之術就連原生元素的水精靈族都未必能有所及…。」一個身穿白色袈裟的僧人在講台上講解著新修水經,一群大大小小的和尚們在講台下或是點頭搗蒜,或是有些無聊但正襟危坐著,就那麼一個小和尚眼睛睜得大大的,但頭卻不時無規律地點著點著,突然就「空」的一聲,他的額頭與桌子就這樣親密接觸著。

「普華,怎麼了?有什麼見解嗎?」白衣僧人微微的轉過頭,看著那個被自己驚醒,並且似乎嚇得不清的小和尚。

「那個…師伯,我…」釋普華正想坦承自己打瞌睡,準備受罰的時候,旁邊那個與他同為佛門四傑,妖佛難僧的弟子偷偷的跟他比了個八!身為佛門四傑雖然總被人說蠢呆蠢呆的釋普華還是馬上一點就通的,輕巧的翻到了第八頁,並且用眼角餘光瞄了一下內容,正看到書上的內容都是在講著「共工一族」在道門水修的重要地位。

「怎麼?有什麼想法?還是有什麼不懂的?」白衣僧人相當和藹地問著,要知道這位僧人雖是脾氣很好的長輩,但辦起違規亂紀懲戒的時候,可完全不輸他那位兇名昭彰的青葉師弟的!

「師伯,我是在想,這書上都寫道門水修以共工一族為首,但怎麼都沒提到「水神蘭鈺」呀?我曾聽炎尊伯伯說過水神的御水不下於鯤鵬尊者,獨樹一格呀!」釋普華急中生智的想到了好友傻峰的師娘「蘭鈺」,並且就順著這個問題問著。

白蓮佛尊聽了的問題,眼神流露出一些些讚賞,並且緩緩地點頭說著:「不錯不錯,佛門這一輩也許也就你多聞強記了,確實掌控虛空之水的蘭家,確實已成為道門水修的新起之者,但由於虛空之水超脫於三界之外,其所御之水其性靈動而無所形,是水之極道在多數水經論當中是較少提及,加上蘭家與共工一族的關係又是一段鮮為人知的故事了。」

一聽到故事,一眾學生們眼睛都發亮了起來,紛紛的瞪大眼睛看著白蓮佛尊,希望佛尊能說說這個鮮為人知的故事。

「師伯能說說這個故事嗎?」膽大的釋普華倒是沒有其他小和尚的拘謹,很直接的就問著白蓮佛尊是否能說說這個故事。

「也罷,看你們也都聽課聽到一身睡意心不在焉了,我就來說說這個軼事吧!是說,我也只知道片面的故事,若是有機會你們下回上課倒是可以請教虛靈長老。」白蓮頓了頓首,像是看穿了小和尚們的心思般說著。

「在太古時期末,那時候上古大能們都還是小屁孩的時候,你們熟知的共工跟祝融的那一戰後,兩人各自都回到了族內休養,而由於水的復原能力極好,所以共工很快地就緩過氣來,並且打算著趁祝融還未回復的時候再一次約架,只是沒想到族中卻出了一件大事,當時共工的妻子,也就是鯤鵬的小女兒腹中的孩子終於出世了,本來一個神女出世對於家大業大的共工族來說確實沒有打贏一次祝融來的重要,但先是這孩子的背景特殊,在而則是這個孩子出生就不親水。在共工族的傳統,在新生子出生的時候,會以最純淨的水元素為孩子鍛體洗髓,以讓孩子出生後就能達成半尊的境界,然而這個孩子卻對於這些水元素完全沒有反應,甚至絕大多數的水元素都被她的身體排開,本來就對妻子與祝融交好的緣故不甚開心的共工,更是不開心的抱走了孩子到鯤鵬老祖那要討一個交代,而鯤鵬為了要證實這孩子確實是共工血脈,所以引出了天一真水試驗,但沒想到這孩子竟然連天一真水都無法沁染並感應她的水元,要知道天一真水乃萬水之根本,卻無法去使一個孩子的水之血脈被喚醒,這下更是惹得共工極為不開心,他狠狠的將孩子拋在了地上,那時還傻在一旁的鯤鵬與他的小女兒都措手不及,而那個剛出生的女嬰,雖是神女之體,但在一個尊位大能的一摔下還是重傷。」白蓮說到這裡,看著小和尚們紛紛動了惻隱之心,友的閉上眼睛,有的搖頭嘆息。

「共工真的是王八蛋!要找陸伯伯揍他去!」釋普華督囊著!

「倒是不用炎尊出手懲戒了,鯤鵬當下就盛怒的將共工重傷,也因而化解了本來第二次的水火大戰。」白蓮莞爾一笑,向那個握緊拳憤恨不平的小釋普華解釋著。

「那個個小寶寶呢?後來怎麼樣了?」釋普華急忙地問著。

正當白蓮要繼續說下去的時候,一個溫柔的女聲響起說著:「那個小寶寶,天道垂憐著,恰巧遇上了前去跟鯤鵬借天一水實驗的太尊。」

「白蓮前輩,鈺兒僭越了,恰巧帶著劣徒來佛宗聽聽水經課,沒想到卻聽到了這個故事,忍不住就插了嘴,但請前輩見諒!」一個穿著水藍色長衣的女子,旁邊跟了一個看起來有些傻但相當清秀的少年。

「水神親臨,是老衲妄議著這段往事,該要抱歉的應該是老衲呀!」白蓮佛尊客氣的說著。

「師娘師娘,所以師祖救了那個小寶寶之後呢?小寶寶去哪了?」那個傻傻地清秀少年忍不住地問著,但水神卻笑而不答著。

「那個女嬰在以太用了極玄妙的虛空之術將鯤鵬老祖儲存數個渾沌的天一真水幾乎耗損殆盡,在一邊修復著那個女嬰被傷的破碎的脈絡與肌理,一邊用各種方式刺激著女嬰的本源,據說當初以太冷嘲熱諷的嫌棄著重傷的共工說:『虧你是當代水族族長,天一真水之外有天一隱露這種常識也不知道,好好的隱露之體就被你廢掉了!』,原來那女嬰竟是天生的天一隱脈,所以表面上萬水不親,但其實那些過體的水元素中最精華的部分都已經被吸收,不夠純淨的水元素就一定會被排開,並且由於是天一隱露的本源,所以對於真水本來就不能相容著。」白蓮微微一笑,繼續說著那個故事。

「不能相容,那以太怎麼還用天一真水去幫那個女嬰治療,他這不是要害人嗎?這傻蛋!還真傻了?」釋普華緊張的說著。

水神搖了搖頭說:「小普華,你誤會太尊了,因為天一隱體已經被破壞了,其實本來就應該成為一個廢人了,但太尊慈悲,他以天一真水源源不絕的復原之力作為延續經脈的橋樑,然後用強大的虛空之力去調和真隱之間的互斥,用極大的大神通讓那個本來應該一命嗚呼的女嬰活了下來,並且在她身體裡形成了一種前所未見的「水之靈力」。」

「三界之外的水之力,虛空之水。並且那個女嬰,也因為絕世的天賦與她的努力,後來開創了新的水脈,成為道門當中能與共工一族相抗衡的御水宗派,蘭家。並三界水修贈與了她這樣一個稱號,水神蘭鈺!」白蓮笑咪咪的說著。

「什麼?!原來師娘就是那個小女嬰!」傻傻地清秀少年吃驚的看著身邊的女子。

「原來是蘭姐!難怪一開始的時候師伯說詳細的故事要問虛靈前輩!」釋普華像是理解了什麼一樣的點著頭說。

「好了,故事就講到這裡,我們繼續水經釋義了,翻到第九頁…」白蓮繼續了講課,而蘭鈺隨地找了個團蒲坐了下來,而她身旁的那個傻傻的清秀少年,倒是趁溜到了小和尚普華旁邊,見他師娘沒有反對,兩人就輕聲並且光明正大的在課堂上聊起了天。

 

整個課堂,有著老禪師的解經聲,以及聽完故事後的小和尚們的細碎討論聲,伴隨著蘭鈺身上清淡令人平心靜氣的香氣,這堂還漫長的水經課,似乎也沒有那樣難熬了!

以上!

 

Share

Leave a Comment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Bitnam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