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想小說時間】花開終須花落,最長情的不是陪伴,是讓彼此自由

那一間說小不小說大不大的病房中,一臉冷漠的女子依然在一旁翻閱著書,那個細心年輕看護正削著那些不知名的仙果,安靜的房間在那一聲推門聲而被緩緩地打破。一身典雅白色宮裝女子,如仙人一般緩緩飄然而至,病床上半躺半臥的藍髮少年睜開了眼睛,微笑的看著眼前那個看起來平靜釋然的女子。

「你終於來啦!荼蘼『師姑』!我想說你都不打算來探望我了呢?」少年緩緩的撐起身子,看護先生連忙放下手中的仙果,在旁協助著他起身。

「也是,虛空藏比起以太更適合陪我聊聊,似乎也沒有這樣多的隔閡。」被稱作荼蘼的女子,看著少年本是古井無波的臉,有了些許的笑意。

「你們聊,我出去走走,阿珜好好照顧好以太。」那個冷漠的讀書女子,像是不想打擾兩人的起身離去。

白衣女子向她微微晗首,帶著幾分的尊敬與感謝,然後轉身看著那個靠躺在床上的少年,沒有說話卻像是說了千言萬語一般,安靜著確有很多複雜的氛圍。

「你是他唯一的好友,他最近好嗎?」荼蘼平淡像是問著外人的故事一般提問著。

「他一直有很多朋友人緣很好的,這些日子不是都在佛門走動,你應該比我更常看到他。」藍髮少年微微笑的回應著。

「他朋友很多,但能說心裡話的就你一個,我看著他的忙碌,不知道他真好還是不好。」荼蘼微微皺著眉,不是對少年的回應感到不愉悅,而是像是孩子般的單純的疑惑。

「後悔了嗎?」藍髮少年正經地問著。

「不悔,只是擔心他而已,他總習慣等待習慣陪伴,習慣用時間來掩飾傷痛,上一次他等待了七個混沌,這一次我不希望他又是這樣的等待。」荼蘼搖了搖頭,看似平淡的表情中有了些許的不捨得。

「每一次遇見都是為了錯身而過,荼蘼花開就是花季的結束,沒有人能真正的共此一生,如何釋然是功課,也是成長,對你也是對他也是!」藍髮少年有些感慨著。

「我們理解了終須別離,所以挑選著最適合彼此說再見的時間與狀態告別,這並不值得悔恨,只是最終心還是放不下,若等到那天的不再相見,也許才會驚覺自己從來都沒有放下!」荼蘼低垂的眼神,有著濃濃的感傷。

「我說荼蘼呀!你知道荼蘼花開除了是花季的結束之外還有另一重意義嗎?」藍髮少年看著眼前的荼蘼,突然說了看似不相干的話與。

「什麼?」突然被問的措手不及的荼蘼,一時間不知道怎樣回應著。

「等待,下一次即將開始的花季!」藍髮少年認真的看著荼蘼,語氣堅定且溫和著。

「下一次的花季…」荼蘼喃喃自語著。

「那天他來探望我,是這樣跟我說的!確實,沒有人能終其一生,但我們卻能在花開花落之後,再次等待下一次的花季來臨,我們沉潛我們試著自由的飛、姿意的闖,直到花季再來,去終會返。其實他比你想的多也比我們想的都要堅強沉熟的多。」藍髮少年笑著說。

「去終會返呀!他看來比我踏實、快樂呀!」荼蘼笑了,比起她淡然自若的沉靜之美,那一點點的笑容,像是在開花的花季一般,美麗著!

以上!

Share

Leave a Comment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Bitnam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