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想小說時間】論劍,刀劍論斷,當世兵刃高手的閒聊

曾說過,太古記,論劍篇對於劍君陸壓的記載:「天下百兵,以劍稱君,絕世之劍,無雙如焱。」,也曾經紀錄那天下第一畫師所留下的那了另一個絕世之劍的存在。而除了所謂劍者,在百兵之中另一個最常被提及的就是百兵之膽-刀,而在太古時期也有這樣絕世雙刀,一個是佛門的那一把禪刀,以及魔門的那一把魔刃。而世人也許以為這四個絕世劍士與刀客,彼此之間應該有所謂的競爭,但其實這四位卻因為同一個人的存在,彼此算是有著不錯的交情,甚至有著那個論兵之會,每百年為一聚,而一次論刀,一次論劍,這被稱為絕世兵會的盛典,在任何史官典籍都有著從高地位,但卻都只有聞名而不得其盛會之門道,僅有那樣一次的聚會,被那一個有些胡鬧的佛祖在閒聊之中傳了開來。

——-異聞錄

看著一張素雅白淨的床上,一個藍髮的少年看著再榻前幾個人,一個看著書、一個撫著長劍喝著酒、一個微笑拈花,一個冷漠的站在一旁,還有一個大和尚有些戰戰兢兢的在一旁相當彆扭的看著眼前幾個人,而旁邊唯一看起來正常,卻相較於其他人反而不正常的是那個換完了花瓶的花,正切著水果的清秀男子。

「我說你們幾個舞刀弄劍的,怎麼弄到我病房來了?好好的劍涯空間不去,難不成你們想拆了花花的禪醫寮?我說這鍋我不背呀!」藍髮少年笑著說。

「還不是妳姐說不想離你太遠,這不是就臨時改個地方。而且剛好你也在,那天你說的那一句話我倒真覺得有幾分意思?大家可以討論討論。」那個喝著酒的道人,瀟灑的說著。

「我是說,你們自己玩,我沒空去!誰知道你們都跑來?」那個看著書的女子冷冷的看著道人說。

「你和恨殺都在,我跟老燒燈不來好像不太好意思呀!」道人指著一旁冷漠的男子,然後再看著那個捻花的和尚,試圖想要的到些認可。

「剛好順便探望小徒,也就換個地方論劍,也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道友們難得一起討論兵刃之道的機會不多呀!」和尚道士沒有直接回應道人,只簡單的解釋了自己前來的原因。

「倒是恨殺怎麼又跑來了?」道人故意笑著問著。

「她在我在。」那個冷漠的男子,眼神露出幾絲溫柔地看著依舊翻著書的女子。

「幾位前輩們,小的我是否能先告退呀!」彆扭的大和尚一幅就想馬上逃離樣子。

「蓮華師侄,既來之則安之。能聽聽幾位大能討論也是一場不可多得的造化!」捻花的和尚回頭看著大和尚說著,他才一發話大和尚就直挺挺的立正站好,看勢態確實是相當懼怕這個看起來相當和藹的老和尚。

「拉西,你隨意坐下吧!反正他們只是聊聊道,不會在這裡真的試劍、試刀的!」藍髮少年笑著說著。

「真要試,也不會拿你試!你這小身板,還未必挨的住老頭子我一劍!」道人更是豪邁地笑著。

「適才陸老頭是說以太你說了什麼有趣的劍道?」老和尚將話題拉回了關於「論劍」的話題。

「也不是什麼大事,就跟你家兩光玩了個遊戲,文本有一句挺有趣的話説:『劍之道,寒澈:掌劍之人,熾熱。唯有熾熱之人能掌握極寒之劍。』,老頭子一直說這句話很不錯,不過我真只是覺得有趣而已。」藍髮少年笑著說。

「劍之道,寒徹。用劍之道卻熾熱,確實相當別開生面的想法。」老和尚略為思索地點頭稱是。

而四個刀劍的大師,都微微地點頭認同的這句話,這反而讓那個叫蓮華的大和尚不明白著,於是他忍不住地轉頭問著那個切完水果後準備泡茶的年輕男子。

「我說大總管呀!那個他們論劍都這樣?打啞謎來著?一句話後就各自領悟嗎?這比師尊跟青葉師伯論禪還要讓人二丈金剛摸不著頭腦呀!」大和尚騷著頭說。

「不懂,沒想懂!你可不可以不要礙事呀!」年輕男子沒好氣的說,像是大和尚打擾到他泡茶一樣。

「阿珜,你就別欺負拉西了!他不就沒話說無聊嗎?」藍髮少年笑著看著那個被稱作大總管的青年。

「二當家讓我來就只是照顧你,他就是在愛是。話說我又不修刀劍,聽懂要幹嘛呢?」阿珜搖著頭說著。

「以太大人,您聽得懂嗎?」大和尚諂媚地看著藍髮男子。

「家姐的劍,悟的是劍本身,而老頭則是思索人與劍之間的可能性,也就是所謂的用劍之道。所以那一句話很恰巧的述說了老頭子劍道的概念,你應該聽過劍之鍛吧?」藍髮少年倒是不厭其煩地解釋著。

「炎尊他老人家的鍛劍術,被稱之為九大禦劍術之一的絕妙法門!怎麼可能會不知道。」大和尚誇張地說著。

「因為刀劍本身是都是鋒利無情,也就是所謂的劍道寒澈,劍要鋒利無雙就要冷,劍鋒之寒、劍氣之凜,其道劍也。而要御使這樣的凜冽,要嘛化身為劍,要嘛就是鍛其鋒,以熾熱之心與劍共鳴。這就是在場的四個人都理解的兵刃之道。」藍髮少年有些尊敬的看著眼前的四個人。

「那就好好說嘛!何苦這樣欲言又止,我說這樣就論劍?就這樣?我還以為很精彩呀!」大和尚有些失望的說。

藍髮少年看得大和尚一眼,眼神中露出了幾分調皮的氣氛,然後說著:「你用神識感受一下這一畝三分地,就知道什麼叫做精彩。」

大和尚不明所以地看著藍髮少年,但也只好嘗試的散開神識感受了一下。但沒想到他才漫開神識,一口淡金色的佛血就這樣噴了出來。而亦旁的大總管先生瞪了藍髮少年一眼,然後嘆了口氣之後一掌貼到了大和尚背心,緩緩地為他順著氣。

「定心,自己調息一下!」大總管說著。

不一會,身為佛祖的大和尚很快的緩過了氣,然後嚷嚷著說:「這什麼鬼!這刀劍縱橫成這樣的意識,要不是我已經旌入三天佛祖,不一下就被滅了神識了!我說以太大人,你怎麼這樣陰我呀!」

大和尚一邊說,一邊哀怨的看著眼前的藍髮少年。

「這不是你說無趣嗎?而且死不了你的!燒燈有隨時準備幫你接下其他刀意跟劍魄,他們不想損壞這禪醫寮,但很多「道」沒辦法用討論的,只好用神識來彼此驗證,所以你剛剛一頭撞進去的,就是傳聞中的絕世兵會的第一現場!精彩吧!這從太古以來,還沒有一個不到極道的修者體會過,你算是千古以來第一人了!你還說我陰你,你應該要大大的感謝我呀!」藍髮少年笑開懷的說。

「以太大人呀…」大和尚無奈地說著。

一旁的大總管也無奈地搖了搖頭,然後說:「你這樣身體承受的住嗎?還用神識維持力場?」

「當作復健,他們不會主動攻擊我,我只是把他們的意識稍微收攏,不然一點點外溢出去,不就挺可怕的!晚點靈跟花花過來,就讓她們去忙就是了。」藍髮少年無所謂的說著。

 

就這樣,那個大和尚學了乖,慢慢的躲在了少年所築成的識念牆外,靜靜的看著、感受著這四人的刀劍體悟。並且在這場極為精彩的論劍之後,他開始了自己佛門廣播電台的作用,到處說著讓他吃驚的所見所聞,並且相當壞心的還打算騙自己的小師弟去「體驗」一下那個近距離現場觀摩,但在他師父的阻止跟喝止之下,終究是避免了一場災難!只是那個來自於他小師弟恨恨地吶喊「釋蓮華!你真的很無聊!」卻響徹了整個東方琉璃世界。而絕世兵會的傳聞,也第一次的被真實的見證著。

以上!

 

 

Share

Leave a Comment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Bitnam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