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想小說時間】垂死的智者,天下無敵的神識領域

談談天劫,當生存在宇宙洪荒當中的靈識體出現了「不符合」天道規章的狀況,天地之間將會有一股大力將會對於這些不符合「天道運行」的存在做出一種「調節」的過程,而往往這樣調節的過程都會將一切回歸為最原始的狀態,而這樣毫不留情地重頭來過,在修者們中就認為這是「一場劫難」,來自於天道的劫難,這也是人們所認知的天劫最原始的存在。而後在道祖掌握規則之後,透過了天道與輪迴之力形成了一種類似於天劫般的存在,對於「試圖打破常倫」的修者,有著來自於頂級神器「天將輪」的「雷劫」,依照所觸犯的「規則」而有著不同程度的「破壞性」,而這樣的劫數最正確的說法應是所謂的「修真劫」,但隨著修者越來越對於這樣的劫數有著敬畏之心,也逐漸的以「天劫」來稱呼著個宛如天道的懲戒了。但這些「劫」終就都事「塵劫」沒有天道的意識,終非天劫,但傳聞中當神識之力到達如同天道程度的時候,便能引動真正的「天道劫數」做為己用,這也是如同天道者之所以令人懼怕的原因。------「雜事論。劫篇」

 

一張極為典雅的床舖上,一個藍色頭髮的青年一臉病氣的躺著,一旁是一個銀白色如雪般頭髮的女子坐在一旁翻著書,在這樣看似極為寧靜的畫面,卻異常的吵雜著,因為那個身穿著火紅色道袍的道士正跟淡紫紅袈裟的師太,以及那個淺綠色飄逸宮裝的女子,大聲的囔囔著!

「我說紅花,你這天下第一醫者望聞問切都來過了一遍了,怎麼就沒有個好的診療方式!我說真要說起來,他現在會躺在這看起來要過去的樣子你佛門弟子也要算上點責任,你還不好好看看他!」道士向著師太碎念著!

「師弟別這樣,那是以太自己的選擇,跟誰都無關。」那個淺綠色宮裝女子輕皺著眉頭說著。

「沒事,就是一點小傷,比這個更嚴重的又不是沒看過。」那個一臉病氣的青年氣落游絲的說著。

「少說話。」雪色白髮的女子,聽到了青年的話語聲,便放下了手上的書,冷冷地說著。

「老頭子,這是怎麼一回事?我怎麼聽時姐姐說以太出了大事!再天火殿治傷?」一個妖豔的女子風風火火的闖了進來,劈頭就跟道士問著。

「人不躺就在那,還不是要試著找燒燈的那幾個弟子的殘靈,然後加上紅花那個白癡弟子弄壞了『九御』,這傢伙強用了「神化太虛」又沒有九御護體,還被九魔陰了一下!」道士沒好氣的說著。

「甚麼!這幫搞鬼的,真的是想找死?不對呀!那小安怎麼沒殺上亂魔盟,至少機鋒跟魂亂都應該出來交代一下吧!」妖豔女子先是生著氣,然後冷靜下來後又疑惑的問著。

就在道士正要回答的時候,一個沉穩的聲音響起,伴隨著聲音的是一個看起來很平凡的中年和尚:「因為魂亂死了!」

「真死了?!」道士有些驚訝同時也有些擔憂的說著。

「確實沒有靈識了,以太,葉子跟規則等等應該都會來找你問問,你可想好怎樣應對了?」中年和尚平淡但卻關心的說著。

「我在,他不用應對!」白髮女子如是說。

「姐,我沒事!真的!只是確實有點麻煩,我沒想到神識融入天道的狀態完全無法掌控,魂亂這一下倒是亂了整個均衡了,世道亂了!」藍髮青年搖了搖頭,依然虛弱的發聲。

「我知道你沒事,只是這個魂身都快報廢了,要不我把那三個碎片滅靈了,用他們的魂身將就一下?」白髮女子淡漠的說著極為可怕的事情。

「肉身不是還沒事嗎?在養個一兩年,還是勉勉強強過的完一次輪回的!」藍髮青年搖著頭說。

「所以現在的狀況是?」妖豔女子轉頭問著兩個「醫者」。

綠衣的女子看了紫紅衣的師太一眼,輕輕的嘆了一口氣說:「神化太虛這種術本來就是要極強的神識使用,在藉由魂身的根基然後溝通太虛,但以太已經突破了「太虛」的極限,所以在那個狀態下確實找到了焰幢跟焰光了,不過九魔似乎以為那是天道降靈,想試圖奪取天道本源所以出手,本來如果「九御」沒有上次天坊市的意外,有陸師弟跟燃燈大師的護持之下,倒是沒有什麼問題,但隨著九魔出手的是魂亂呀!然後九御被破,師弟與大師兩人措手不及,本來都差點要中傷了,沒想到以太的神識已經強大到「如道」的狀況,先是滅了九魔,然後重傷了魂亂。」

「這聽起來是好的狀況,怎麼會是現在這個狀況?」妖豔女子依然不解的皺著眉。

這次紅衣的師太接著說著了下去:「魂亂畢竟是半步天道的極尊,在場又有誰真的有把握真的逼到他毫無還手之力?就算是終尊也未能所及吧?」

「我弟弟不就做到了?」雪髮女子依然淡漠卻有些驕傲的說著。

「所以才魂身破了那樣個大洞,這傷及的根本可不是小事,魂身他現在的根本,一身神識都要靠這個魂身凝聚,現在丹天宛如一片混沌,又豈是藥石能處?」身為醫生的師太雖對於眼前女子依然客氣著,但還是透露出一絲身為「醫生」怨氣。

「藥石無用?那靈姐姐,生命之力能有作用嗎?」妖豔女子擔憂的看著綠衣女子問著。

綠衣女子微微的搖著頭說:「他靈魂已經不全,生之力最多只能補虛卻不能真正療癒,而這天下間如真的有人能治癒他這個魂身的狀態,除了那個研究魂力但剛剛不治的魂亂之外,眼前這個傷者就是最有資格看診的醫生了。」

「所以我說沒事,但你們又都不信!比起我這個本來幾乎行將就木的身體,我倒是跟擔心魂亂那個王八蛋掛了,這亂魔盟會做出什麼舉動來?」以太嘆了口氣。

「他們敢來,就滅了!」雪髮女子簡短的回應中充滿了寒意。

「來了到還好,就怕為了補這個魂亂的極尊位置,又要用一些禁術了!」以太微微的皺了皺眉。

「隨他們。」雪髮女子無所謂的說。

「你有什麼想法嗎?」倒是綠衣女子有些憂慮的問著。

「我確實沒想到偽同天者的力量那麼可怕,我本以為魂亂大不了只是重傷而已。」以太邊說著邊用眼角餘光撇著雪髮女子。

「別看我,你那個神識之變態,在一瞬之間的強度可能都比我們幾個還要強大,雖然還不至於滅殺同天者,但也許你真的找到了一條路子了,這下老規則確實又會擔心亞城是不是會有動作,阿靈這下你最好再好好跟老規則說說,亞特蘭蒂斯家真的對於他的道統一點興趣都沒有,我們可以滅世但不會做也沒有興趣做。」雪髮女子邊對綠衣女子說著邊看著一旁的中年和尚。

「老衲理會的得,我信得過以太!」中年和尚並沒有因為雪髮女子質疑的眼神而不悅,而是柔和的笑著。

「想那麼多沒意義,等到時候真出事在處理吧!現在到有個大麻煩?」以太虛弱卻又雲淡風輕地說著。

「怎麼了?你身體不對勁?」道士緊張的問著。

「這倒不是,過兩天我說好要跟那群小鬼們去飄渺玄境走走的,我這下可不知道怎樣說了。」以太指著自己一身的繃帶。

「什麼出去走走,那群屁孩全部抓去上課不就得了?」道士沒好氣的說著。

「看你這爆脾氣!他們是該去飄渺玄境感悟感悟,我帶他們去一趟吧?」中年和尚對著道士搖了搖頭說。

「你去?他們還玩得起來?算了算了?老頭子,能去幫我跟瑤池討一株金蓮嗎?」以太問著道士。

「金蓮化身?你現在行嗎?就取消掉吧!不過就是飄渺玄境嘛!在兩三個混沌就會在有了!」道士皺眉說到。

「姐,你幫我塑金蓮身,我分一點小靈識應該就可以了,不傷魂源,這樣也可以安靜休養,雖然肉身精神狀態會差一點,不過你在嘛!」以太有些撒嬌的跟雪髮女子說著。

雪髮女子思索了片刻,又看著以太清明的眼神,有些不情願地說:「好吧!下不為例!」

「阿真,到時候還麻煩你稍微跟著,我沒辦法動神識的狀況多少還是有點不放心,麻煩你了。」以太看著妖豔女子說著。

「哪的事。」被稱作阿真的女子快速的答應著。

 

就在幾人商討完畢離開了天火殿的一畝三分地後,卻沒有發現一個不知怎樣闖進殿中的小小身影,而至於那個身影的故事又識故事的後話了……

以上!

 

 

Share

Leave a Comment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Bitnam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