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想小說時間】 以下犯上的魄力,是上位者的絕對壓制?還是下位者的後來居上?

這是一個非親眼所見的故事,來自於一個太古大能的八卦渠道,老是關注著現世種種變化的太古大能建立了一個很奇妙的平台,在交換著對於後世的一些訊息,而這次他們討論了一場奇妙的比賽,因為一個有趣的契約,四個可以說是不同時代的強者匯集在了一起,九尾天狐族那一隻聖靈雪狐、被稱之為太古最神秘的破門門主得意門生宇始花、媧皇門下的第一男修郬嵐以及當代天選四強的佛門小花佛,就因為一場有些算是荒唐的聚會而齊聚在一起。而應該和樂融融的聚會,卻莫名其妙的出現了一點點的小火花。

「真有趣,大家沒想到原來咱們不是現世的小夥伴而已吧!」宓靈笑著,身為最資深的強者,她看著從現世一起來到了太虛界的三個夥伴微微的點了點頭。

「宓前輩,不是早知道大家的身分嗎?師父說宓前輩都已經探了大家的底了不是嗎?」郬嵐有禮貌的說著,並且稍稍瞥了一眼旁邊用著熾熱眼光看著他的大男孩。

「小花兒,你這是看傻了呀?」宓靈看著像是小迷第的小花佛嬌笑著。

「那個…,我沒想到真能看到傳說的天才郬嵐前輩!郬嵐前輩,我從修道以來,就拜讀過您當初寫下的無妄禪音,那真的是絕品的音修之法…」小花佛幾乎失控班的看著眼前的郬嵐。

「現世佛門最強的弟子這樣稱讚我,我真的不太好意思呀!」郬嵐泰然自若的謙遜著。

「不不不…不空師兄、普華師兄都是頂尖的高手,我只是運氣好…」小花佛忙的解釋著。

「不用謙虛,你天賦比他們毫不遜色!」宓靈到是肯定著小花佛的傑出。

「宓姐,這次禾老發信說要聚一聚,怎麼不見禾老他老人家?」始花打斷了郬嵐與小花佛的互相吹捧,問著宓這次邀約大家前來的天師禾煚怎麼沒有出現。

「老禾應該還在以太那裡喝茶聊天吧!我看小四人也去了,他們一定會拖上一拖,其實老禾也是希望我們在上界見一見,彼此熟悉熟悉而已。」宓靈倒是算是接下來禾煚邀約者的位置,隨意的跟幾個人聊著這次一聚的原因。

「那麼無趣壓?那都認識了就散了吧!」始花充滿著破門的桀傲不遜的氣質,淡然的就想要離去了。

「始花前輩…不等等禾老嗎?這…樣就散了,不好吧?」小花佛對於這位曾經給過自己一些指點的前輩,仍不失禮節的給出建議。

「我說你呀!怎麼說都是難僧大人的弟子,可以不要那麼聳嗎?」始花淡漠的看著小花佛。

「既然無聊,你們就打上一架吧?」宓靈一幅有好戲看的搧風點火著。

「不不不…我怎麼會是始花前輩的對手呢?」小花佛驚恐的拒絕。

「身為妖佛難僧的弟子,要有點以下犯上的魄力!接招吧!」始花不懼戰的直接出了手。

小花佛急忙側身避了過去,要知道始花可是尊位級的高手,雖說小花佛在天選之戰的時候就已經展現了他能與尊位一戰的實力,但對上了在尊位以久的始花卻是捉襟見拙的有一些狼狽,也還好始花其實也只是試試這個晚輩的身手,這幾下出手也真的是指點多過於真的要對戰的意思。只是這幾下之後,突然始花下手越來越重,竟然像是開始沒有留手一般招招狠辣著,在一旁的郬嵐眉頭微微的一皺,雖然他與破門始花不算相熟,但也沒聽說始花是個會欺負晚輩的人,他雖然有些疑惑,但看著一旁的宓靈絲毫沒有想要處理的樣子,雖然不愛鬥爭的他,為了這個自己的小迷弟他也就輕輕地閃入了兩人之間。

「始花前輩,何苦為難小朋友呢?」郬嵐一手輕揮,磅礡的生命能量就險險架住了始花那一下歸元之勁。

「那孩子不敢以下犯上,那你要不要來試試?我到很有興趣與李聃、藏東言、焱承一並稱四大天才的你又是怎樣的實力?」始花不知怎樣的倒是鬥意滿滿挑釁著。

「前輩,何必呢?」郬嵐邊回應著,手上也沒也閒下的結出了無數個青綠的印記,這些青綠色的印記,像是有著什麼奇妙的共鳴一樣,在互相震動之下竟然慢慢的形成了奇妙的音律,並且同時印記還組成了一個玄奇的陣法。

「太上無音陣?果然是媧皇與人祖門下最強大的傳人,我想就算是太陰都未必是你的對手吧!但這樣就想困住我,也太小看我破門了!」始花看著眼前的郬嵐輕而易舉的施展出了媧皇與人祖伏羲所創的音陣忍不住的稱讚著,同時也凌空的畫出了血紅色的符文。

「大音希聲,大象無形。」郬嵐低聲地說著,納千百個符印開始旋轉了起來,奇妙的音律聲音邊的細碎著,在空氣中開始漫起了一種震動。

就在這股震動之下,始花臉色開始漸漸慘白著,同時空氣中突然瀰漫著一股淡淡的花香,如果仔細的看著可以發現始花身上漫出了一股極為淡的紫氣。

「好了,真真姐,你這玩下去等等就要玩出傷了。」早就看破的宓靈微微的抬起頭,看著旁邊那顆花樹上有一朵淡紫色的花說著。

就在宓靈說完後,那朵花像是被風吹落一樣的飄了下來,一個美麗的女子身影也隨之現形著,而那個女子一出現手指輕輕一彈,不論是郬嵐的太上無音陣或是始花的血色符文都瞬間散去。

「我說,小始花你這樣不行呀!是說郬嵐了不起呀!果然是跟耳朵、東言那兩個小變態一樣的存在,不過你還是差他們兩個一點呀!當初我用迷離幻境想讓他們打上一架,結果兩人反而就在幻境中泡茶聊天起來,絲毫不受影響呢!」現形的懷真輕笑著。

「幻尊何苦跟晚輩開這個玩笑,比起太清師兄跟東言師兄,郬嵐一直都不是對手,甚至連對上始花前輩,也只是仗著生之道的優勢罷了。」郬嵐苦笑的說著。

「你真的很厲害,上古尊位中能與太古尊者對上而且還占優勢的你是我見過最強的!」始花清醒過來後欣賞的看著郬嵐說著。

「我說小始花,其實如果你沒有被幻意控制跟郬嵐這一場,誰書誰贏還很難講,要不你們在打一架?」懷真笑著提議著。

就在始花有些心動,但郬嵐正皺著眉頭的時候,一個一樣嬌媚但多了幾分成熟感的聲音響起:「真真!不要胡鬧,始花,是真真胡鬧了,郬嵐別裡真真,回去就跟你師父告狀去,我就看看靈兒怎麼在跟真真好好苦口婆心的「勸戒」一般!」

「唉唷!我的好姐姐呀!別這樣!我就不是就鬧著玩唄!我說小始花跟郬嵐還有這個難僧家的小花花都不會介意的是吧!」懷真聽到這個聲音,急忙的轉過頭去跟像著始花、郬嵐跟小花佛擠眉弄眼著。

「時尊,真真姐沒有惡意的,沒事的。」始花無奈的嘆了一口氣說。

「真的沒事的,謝謝時前輩的關心。」郬嵐恭敬的說著。

「就你們這樣,她才會這樣胡鬧。」那個聲音又再度響起著。

還有些搞不清闖狀況的小花佛轉頭向一旁的宓靈投射著求助的眼神,宓靈嬌笑一聲之後就好心的說明著,在一開始從她那一句打一架開始,就是懷真的神通「迷離幻境」,所以始花跟郬嵐才會在幻境中打了起來,然後後來不知道怎樣這懷時卻分神出現這倒是她也不清楚的狀態,而宓靈突然想到這小花佛似乎沒有受到懷真的幻境所影響,所以又問著說:「到是你怎麼好像也沒有受到幻境影響?」

「他當然不會受幻境影響,難僧把定心禪葉這寶貝都傳給了這孩子,除非真真權力運轉,不然一般幻境是不會動搖到他的道心的!」那個來自虛空的聲音在小花佛還沒回答前就回答著。

「好啦!老禾跟以太他們聊開了,請我過去以太域順便把你們帶去,你們放鬆一點神識附上,我就送你們一程吧!」虛空中的聲音繼敘說著。

「以太域!那個空尊以太的以太域?以太門的核心以太域?會見到天智東言嗎?」小花佛再次的呈現了一種小迷弟的狀態。

「東言那小子應該見不到,不過你不是郬嵐的小粉絲嗎?怎麼也是東言粉?」懷真饒有興致的看著小花佛說。

聽到懷真說著見不到東言的時候,小花佛確實就有些失望著說:「我也很喜歡東言前輩呀!上古四大天才,哪個不是我們現世修者的偶像呀!」

「東言見不到,不過小貝、阿虛、小羽毛應該都在,你就勉強開心一下,以太七子你這次應該能見著不少。」懷真安慰道。

「以太七子!」本來有些失望的小花佛眼睛又再度閃閃發光著!

「我說,那幾個小毛頭你就開心了,過去見到以太你不就暈了?」虛空中的聲音笑著說!

「什麼!!!!空尊大人!!!!我竟然能見到空尊大人!!!!!那位傳說中的空尊大人!!!!!!!」小花佛壓抑不住得驚訝。

「那個,怎麼覺得有點感傷,明明我們跟以太應該也是同輩份的存在吧?怎麼這孩子看到我們淡定如斯?聽到以太就就像吃了藥一樣?」懷真搖著頭笑說。

「那個…,佛門都知道空尊呀!虛空藏前輩都是因為得到空尊的一句指點而成為佛門中最閃耀的天才,虛空藏前輩可是能跟東言前輩他們比肩存在!那個教出東言前輩,跟隨口指點虛空藏前輩的傳說人物,多麼令人嚮往著!」小花佛試圖解釋著。

「聽你說完,再次覺得以太就是個禍害!」懷真搖著頭。

「好啦!送你去見偶像去!」虛空中的聲音笑了笑,眾人就在一縷流光當中消失在原地了,而這場荒唐的聚會似乎就這樣暫時告一段落了,至於這個以下犯上,到底是上位者強?還是下位者兇悍?也許仍然是一個未解的謎呀!

以上!

 

 

 

 

Share

Leave a Comment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Bitnam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