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想小說時間】亞特蘭蒂斯家的最強新生代

直白簡單得故事標題,卻要說著一個大多數人都會不見的知道的事。那天在「天選」的第三輪次的會場,一群在看著虛靈弟子用著安婕門下劍招過關斬將的眾人,正議論著這有一些應該說是奇妙的畫面。

「我說這虛靈門下怎麼一手的冰絕劍法,這自家的術法是修的多糟糕才不用?這可不給虛靈大尊丟了臉?」一個看熱鬧的金仙這樣議論著。

「我說老伍你這是不是傻?你知道虛靈是誰的弟子嗎?」他身旁的另一個金仙翻著白眼說。

「你這是問什麼蠢問題?虛靈是空尊以太的得意門生,這你問三歲小孩都會知道呀!」那個叫老伍的金仙一幅被小瞧的樣子。

「那你還不知道空尊跟終尊她老人家的關係嗎?」那個金仙像是看笑話的看著老伍。

就在那個老伍正恍然大悟的時候,他身邊那個金仙突然樣砲彈一樣被極飛了出去,就當老伍打算怒嚇說誰在裝神弄鬼的時候,就看到一個眉清目秀一伸白衣的少年,跟一個看起來兩光兩光的小和尚,還有一個看起來有點萌的臉圓滾滾的少年肩並肩的走了過來。

「師父她不喜歡老人家這個稱呼。」白衣少年清冷而平淡的說。

老伍一見這三人就知道這三位分別便是,終尊的關門弟子洋少、燃燈古佛的小弟子當代佛門四傑普華,還有那個看起來小年輕其實是個就要半步成尊狐族小怪物涂小白。他很明確的這三個人別說他惹不起,就算是他的師父太乙真人親至也是要繞著走的。

「見過三位…。」老伍看著這三個其實論輩分極高,但論年歲又算小的「高人」,一下子不知道該怎樣稱呼著。

「這位師哥,我是建議你有多遠先走多遠,阿洋他把那位師哥丟出去也是為他好,等等真真姐姐來了就真的是妙不可言的了。」那個兩光兩光的小和尚好心的提醒著老伍。

老伍有些感激的看著眼前的小和尚,他真心的覺得外面的傳言真的很真實,人說五長四傑中就屬佛門普華為人最為和善、最廣結善緣,這一下的提醒讓他連忙連招呼都不打的飛也似的逃走。

「我說,這膽子也忒小了!诶!那不是姨父家的老七?嘿!普華,你朋友,打個招呼唄!」胖呼呼的小白先嫌棄了逃跑的老伍,然後就看到那個似乎剛結束第一輪次考驗的女孩。

「欸!欸!酒…啊!喬炘!你也過來了呀!快來快來,小峰這最後一場了!這場他過了就可以晉級第四輪次了。一起來幫他搖旗吶喊一下!」兩光兩光的普華用力的招著手大聲喊著。

遠處紅衣的女孩聽到了那呼喊聲,轉了頭看了過來,看到是熟悉的身影,像是終於喘了一口氣一樣的露出了放鬆的微笑,然後走了過去。

「終於打完第一輪次了,真的超級累的!我說這樣打完應該就可以跟師父交代了吧!」喬炘笑著跟普華抱怨著。

「真的!我覺得打到第二輪次就夠給師父面子了!我們才學多久而已,這樣成績很不錯了啦!」兩光的普華很認同的說著。

「我說你們也太沒有上進心了吧!現在多打一點,到時候三六九會好過很多呀!」肥滋滋的小白看著兩個很想擺爛的小夥伴無奈的搖了搖頭。

「唉呀!三六九有你跟阿洋,還怕什麼!」兩光的普華摟了摟小白的肩膀,一副兄弟靠你了的樣子!

「你這心態被老和尚聽到有你受的!」圓滾滾的小白再度搖了搖頭。

「你不說,喬炘不提,不會有人知道得啦!」兩光的普華,用另一手摟住了紅衣的女孩,表示自己對兩人的信任。

就在三人在一旁閒聊著的時候,台上那個嘻皮笑臉的藍衣少年,反手一掌把對手打出了擂台!紅衣的喬炘看到這個畫面急忙的歡呼著!而藍衣少年聽到歡呼聲,回頭一看四個小夥伴都到了,他一個翻身就躍到了擂台之下。

「怎樣!哥身手俊吧!」藍衣少年很臭屁的說著。

「還行!」胖胖的小白不置可否的說著。

沒想到這時候,竟然有一個嬌滴滴的聲音說著:「還不是靠著不語劍的威能,至於真實的修為,哼!不直一提!」

這熟悉的嬌滴滴聲音,喬炘幾乎是閉上眼睛都認的出來,她馬上回著:「唉唷!元君放你出來啦!這嘴巴不改一改,我看沒多久又要被抓回去關著了吧!」

「你!」這個嬌滴滴聲音的主人,正是一直都跟喬炘很不對頭的舷子!

怒氣沖沖的舷子被挑釁之下,幾乎不假思索的就捏起了一個手印,喬炘由於站的最近,急忙是舞起了炎霜,硬抗了舷子的一記斗母心咒。這一撞之下,喬炘出手倉促然後力又稍弱,因此就這樣被擊飛了出去,這時一隻冰冷的手撐住了喬炘的背,那個一臉寒霜的白衣少年冷漠地盯著舷子,然後輕聲跟喬炘問了:「沒事吧?」

「哼!你們這一群也就靠一個終尊弟子,能上的了檯面!剩下的,哼哼。」舷子高傲的看著阿洋一行人。

「你這人說話就說話動手幹嘛?」兩光的普華被舷子接連的無理搞得佛都有火了起來,這刀就順手拔了出了!

「歐!別!別衝動呀!普華!」胖胖的小白本來正想靜靜的看戲,但當他看到普華拔出了那把毀了一個佛景的不語刀的時候,他急忙的抓住了普華的手。

「真以為有了不語劍氣就天下無敵了呀!」舷子有些不屑的看著普華手上的不語刀,然後手上拿了一顆金黃色的石頭樣的東西。

這金色石頭一拿出來,阿洋與小白都是眉頭一皺,然後兩人有些忌憚的對視了一眼。

「唉唷!有息壤了不起呀!一顆息壤就能欺負到我們以太門頭上了呀!」這時候一個跟小峰一樣穿著藍色衣袍的男孩子突然出現在兩群人之間。

「小年輕師兄!」小峰脫口叫了那個男孩子,男孩友善的跟小峰點了點頭然後玩世不恭的看著舷子。

「他誰壓?」普華轉頭低聲地問著喬炘。

「最好我會知道了!」喬炘翻著白眼的回答。

「我說,以太門立門以來,就不讓人欺負,只要被欺負就要加倍的討回來!」

那個藍衣的男孩子平平淡淡地說著的同時,人一閃就消失在原地,然而突然空間就有一種緩慢的震動起來,而舷子突然就感覺到身邊像是被幾百個拳頭狂揍了一般,整個身體疼痛的起來,她勉強的握緊了那顆息壤,讓自己跟息壤同化著,並堅硬著。

「不過就息壤嘛!」就在那個藍衣男孩的聲音再度出現的時候,舷子身邊的空間開始劇烈得震動,然後出現裂痕。

「猖狂小輩!」一個威嚴的聲音伴隨著一隻巨大的手掌撐開了舷子身邊的空間,而藍衣男孩的身影也逐漸的顯現。

「勾陳!你要不要臉呀!」胖胖的小白終於忍不住的正準備要出手。

沒想到就在小白跟阿洋正要一起出手得時候,空間又微微的一動,突然兩個黑色的四方形出現,一個包裹住了舷子,一個包裹住了藍衣男孩。

「媽呀!是小黑屋!」喬炘皺起眉頭的低聲驚呼。

「小黑屋!那個男生是誰啦!」兩光的普華滿是疑惑的問著。

「我師兄呀!」小峰非常自豪的說著。

「你什麼時候有一個師兄了?」兩光的普華依然疑惑著!

「維因師叔的弟子,聽我師父說這是近年來我那個神祕的師祖唯一說收的不錯的第三代,聽說連美女師伯祖都說他很有天賦!」小峰解釋著!

「那麼大的大高手,你竟然藏著不跟我們介紹!」普華聽到小峰的說明,忍不住埋怨著!

「我也才認識阿猷沒多久呀!」小峰解釋著。

在一旁的喬炘,看著用著兩個小黑屋,抗衡著一方天帝的那個藍髮少年,她忍不住轉頭問身邊的阿洋說:「我說,他比較強還是你比較強?」

「說不上來,上次過招不勝不敗,但這小黑屋我沒有辦法解。」阿洋靜靜的回答。

「單以攻擊的話,你贏!如果比持久的話,他贏!基本上你們如果你先出手成功那他也沒辦法,但如果你慢了,拖到最後會輸,不過如果你十三式都學會了,又就難講了!不過十三式那種拿命出來換的,你們兩個這一輩子應該不會對對方用到!」就在阿洋靜靜的思考的同時,那個看起來懶懶散散的佯羽出現在眾人的身邊,旁邊還跟著一個穿著相當沒有品味的拉西的大和尚。

「我說勾陳,你這風度真的是!都幾歲的人還這樣跟小朋友打架?要打就咱們打一場吧?」拉西的大和尚,僧袖一揮那個小黑屋跟大手瞬間就消失在天地之間。

「蓮華兄,你可要說道理呀!這小輩出手那麼狠辣!我也只是順手教訓而已!」一個穿著貴氣的男子也現身了。

「大伯!」舷子急忙的躲到了勾陳大帝的背後。

在釋蓮華與勾陳兩人互相對峙之下,那個懶散的佯羽突然就發了聲:「我說,我建議你三十秒內走人,不然等等你不留下那顆息壤,我覺得你也很難交代了!」

勾陳看了眼前這個貌不驚人的少年,冷哼了一聲:「一個分神期的小輩,竟然敢跟我這樣說話,我給蓮華兄面子,你這小輩倒是拿俏了?」

「勾陳,你別衝動!」釋蓮華眼中露出了一絲的憐憫。

「結!」佯羽手指併攏,朝天一指一個比剛阿猷製造出來的小黑屋還要巨大的黑色方塊就困住了勾陳與舷子。

「唉唷!你怎麼出手了,我不是說等我到嗎?」嬌俏的聲音出現的同時,一個穿著紫色綢緞的美豔女子緩緩的走了過來。

「他說我拿俏呀!總要拿給人家看吧!」佯羽笑了笑說。

就在小白嬌憨的叫著紫衣女子小姨的時候,眾人只見到那黑色方塊微微震了一下後就趨緩平靜,而佯羽手指一彈那方塊就消失在當場。

「話說,這個小朋友你們家藏很深呀!」懷真看著那個年輕的藍衣男孩說著。

「維因,幾年前收的,天賦不錯!可惜被他師父教的亂七八糟的!欸,那個誰,剛剛那個封閉界不要用五度的空結,在用六度的分斷,你直接用六度空結就好,然後在封閉界裡面就在斷出就好,這樣界的強度會更強。」佯羽很隨便的說著。

「多謝前輩!」阿猷恭敬的向佯羽行著禮。

「免謝,如果我只教那個智障沒教你的話,你師父沒準又要裝哀怨不知道多久了?不過你不錯呀!亞特蘭蒂斯家總算不用讓阿洋一個撐場面了呀!」佯羽與笑著說!

「我說亞特蘭蒂斯家又多一個小變態呀!」懷真忍不住搖頭說!

「總不能都讓四傑五長搶鋒頭是不是!呵呵!」佯羽開心笑著。

而在一旁,小峰開始忙著把阿猷介紹給諸位小夥伴們。一下其樂融融的,像是剛剛的劍拔弩張不存在過一樣的。

「是說,阿洋呀!你可要努力點,不然這亞特蘭蒂斯家的最強新生代的頭銜可能一不小心會被搶走唷!」懷真笑著看著阿洋說。

阿洋沒有回應,只微微笑了笑,然後搖了要頭。

「看他這樣子,真真你放心!他跟他師父絕對一樣變態,是阿猷要在努力一點才有機會能不能不被他完全輾壓呀!其實搞不好剛剛釋蓮華沒出手,讓他們三個聯手跟那個老不要臉的打一架比較有趣呀!這三個小鬼底牌都不少呀!」佯羽微微的笑著,並若有所思著。

「涂小白出手就不公平了啦,你別看他這樣,他第八條尾巴都快出來了呢!」懷真和佯羽兩個就像是遲暮的長輩一樣,看著一群在打鬧的孩子感慨著。

然而,似乎對於眼前的這群年輕人來說,什麼亞特蘭蒂斯家的最強新生代這個名頭,似乎一點都不重要呢!

以上!

Share

Leave a Comment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Bitnam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