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想小說時間】以太札記,那些記憶中墮天者的溫柔

在記載中那些脫離聖堂的天使們,一律都被冠上「墮天」的稱呼,在多數的聖堂記載中,背叛聖堂之主的背叛者都是這樣被被稱呼的,他們往往都被描繪成邪惡、陰暗、暴虐、殘酷之類的樣子,甚至在記載中的七個煉獄的魔神之主,用七大罪「傲慢」、「妒忌」、「暴怒」、「懶惰」、「貪婪」、「貪食」、「色慾」來述說著七個最強大的墮天者,但這些墮天者真的是如此可怕並且不友善的存在嗎?這樣的一言堂的記載真的是事實嗎?確實是神祕學歷史中的一個巨大盲點。--------墮天使雜說。

 

在墮天使雜說當中確實有著這樣的記載,雖然那一本少數存疑「墮天者」的描述的書籍在發表後沒多久就成為聖堂中的禁書,但在一些私有的圖書館仍是有保存的。現今被人傳述的墮天使紀錄,最最知名的莫過於煉獄七君之一的傲慢之王,路西法的故事,在啟示錄或是以賽亞書都記載著他印為不服「聖子」所以率領了三分之一的天使(大約十三億名)在聖堂北界反叛,然後在聖堂的官方記載是「最後所有叛黨一概被擊落地獄」,而且去追朔著「紀錄」絕大多數的墮天使墮天的原因,不是「不服從聖子」就是「貪戀人間女子的天使」,知名的像是「阿撒瀉勒」及「莫斯提馬」還有像是巨人族的始祖「安士白」與「桑楊沙」,但卻有不少「野史」紀錄,有絕大多數的的「看守天使」之所以墮天,都是因為是出於善意的想將「神禁止傳遞」的知識和技能傳授給人類而逾越了界限,為了尋找出較為中立「第三方」紀錄,在一些對於這段灰暗歷史有興趣的學者們終於從道門的白尊的「雜事錄」、佛門九苦的「萬念譚」與散修聯盟的「筆冊」中找到了一些端倪,其中都記載了當初煉獄的空間創造者,與最早的煉獄之主,那一對令聖堂之主嘆息的姊弟對於「墮天」的看法。其中最明確的是在雜事錄當中記載著白首尊與以太的對話。

 

「前些日子耶和頒布了墮天名錄這件事你怎麼看的?」天書門的白首尊饒有興味地看著那個幾乎是造事者以太說著。

「天知道耶和那個蠢東西怎麼想出這個名詞的,是怎樣離開聖堂那個鬼地方就是離開天堂了嗎?我看小路跟薩麥他們過的挺好的,不用裡那個無腦的聖子的智障要求,很開心的過他們的生活不是很好?」以太翻了翻白眼說著。

「其實我對於煉獄還滿有興趣的,傳聞中那個世界是你當初創造失敗的殘界,然後你家那位為了要隔絕與聖堂的來往然後把它移到聖堂與終域之間的屏障,傳聞中就是一個鳥不生蛋狗不拉屎的鬼地方呀!」白首尊充滿好奇心的問著。

「喔!你想去看嗎?我帶你去觀光呀!」以太笑著說。

在雜事錄中並沒有記載煉獄的模樣,只有草草幾句話說明了以太帶了白首尊參觀了那個奇妙的殘界,而白首尊嘆為觀止那個奇妙的空間之力與幾句讚嘆空間之祖對於空間的玄奇手段。而關於煉獄的記錄,佛門的九苦大師倒是在追逐大虛空藏的足跡的時候曾誤進了煉獄,「萬念譚」中對於煉獄有著這樣的描述「最險惡的環境,無盡的終結之冰與業火交織著,但最闌珊的地獄總是伴隨著最美的天堂,那就是煉獄的世界,穿越了試煉之後,才理解花朵的美麗。」而在散修聯盟的「筆冊」當中記錄了道門的的炎尊與媧皇的一段對話是這樣的。

「我說師姐呀!你說以太這傢伙真不知道在搞啥,跟我要了萬火放在了那個殘界門口,整個看起來比秦廣那小傢伙的火獄還驚悚,但還找你弄了一整片的花園是怎樣?那個殘界被他搞得亂七八糟的,到底是要幹嗎?要跟臭老耶開戰就大家兄弟叫一叫,難不成還贏不了那群鳥人?」陸壓跟正在挑選著花種的媧靈說著。

「你唷!老是打打殺殺的,有阿婕的終結之冰跟你和錠光提供的無盡之炎,那個宛如天障般的的防線,加上以太跟伏羲設計的那些陣圖跟空間地雷,何需要戰爭?聖堂如果要大舉入侵,這損失可就慘重了!」媧皇順口回答著。

「是這樣說沒錯,但那花園看起來就娘裡娘氣的,跟薩麥他們七個殺氣騰騰的傢伙一點都不搭嘎呀!」陸壓還是不理解著說著。

「住的地方總要舒服一點,以太那時說這次蓋房子給人住不只要毛胚,還要裝潢包設計,所以連園藝都要請專人呀!呵呵!」媧皇笑著說。

在這些紀錄當中,就可以看出來傳說中的煉獄,與大多數的聖堂記錄其實有相當巨大的不同,因此基於這樣的立場,對於聖堂所描繪的「墮天者」的不善也令人存疑著,因此在以太所留的手扎當中,就這樣記錄著他的好友,被稱作「暴怒」的薩麥,以太是這樣記錄的:「薩麥這個人是真的不愛笑,老是看起來一張臭臉,但卻是我知道的十二翼裡面其實最細心跟溫柔的,應該沒有人會相信,那個被稱之為憤怒魔神般的存在,對於小動物之溫柔真的是笑死人的誇張著,大家都以為我養了很多毛茸茸的小可愛們,但其實懶惰如我怎麼可能有空去管誰愛吃甚麼、能吃甚麼?還不都薩麥一手稿定的壓!」而在薩麥的記錄當中,也記錄了他手下最強大的殺戮天使是個「酷愛園藝」的少年,在他的記錄中寫著:「媧靈送了很多很漂亮的花花吵吵當作喬遷禮,本來以為是一件麻煩事,沒想到索克那傢伙既然那麼喜歡園藝,還把這些花草照料的如此好!」其實在這些記錄當中都可以看到這些被認為冷酷無情的「墮天使」其實都是很細心與溫和的。

而在道門的司命所記載的轉世錄當中,還看的到在路西法、薩麥爾以及像是殺戮天使索克在轉世之後對於自己的戀人與親友,那些無微不至堪比噁心偶像劇的那些橋段,甚至還有不少天宮的仙娥因為這些太美好的故事,還抄錄了許多轉世錄的內容,成為了天界的言情小說在流傳著,而「墮天者」真的是否是窮凶惡極的存在這件事,似乎除了在聖堂的領域,多數與之接近者都持著與「文本歷史」截然不同的看法,也因此在一次以太下界聽到聖堂的傳教者說著墮天魔鬼的可怕的時候,他曾笑著說著:「你們永遠不知道煉獄多麼美麗,也不會知道那些墮天者是多麼的溫柔,只要還帶著非我族類的歧視眼鏡,你們永遠不會懂得!」這似乎也成為對於墮天者描述最完美的註腳,與記錄!

以上!

 

 

 

Share

Leave a Comment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Bitnam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