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想小說時間】靈禽會,小精衛的傲氣、小和尚的義氣、小白痴的傻裡傻氣

在那個虛幻的世界裡除了那些嚇死人的大能生活的那些領域之外,當然還有一些不是大能們的精彩生活,今天就來講一講一個關於天上飛的族類們的小小故事,雖然最後還是有著大能們的影子,但確實這次故事們的主角不是那些總端著大架子神通廣大的大能,而是一群對那些大能們來說也許是一群孩子般的存在。

 

雖然說是要說不是大能們的故事,但這個故事的開端還是要從怪物們說起,談到天空的生靈的霸主往往大家都會想到龍與鳳兩大族類,不過其實龍還真的不是常耀騰於九天之上,真正遨遊在九天的還是所謂的飛禽們,但飛禽中真的是鳳凰稱尊嗎?所謂萬鳥朝鳳是真實象徵鳳凰是最頂級的禽類嗎?當翻開來自於天書坊的記載,就知道在混沌初開時後的第一個禽類,是一縷靈火化身而成的金烏,也是記載當中代表恆星的金烏一族的始祖太焱宮的那一位道祖,接著是那個躍岀混沌之海的那一只遮天的鯤鵬,然後才有了天地間第一只的老鳳凰,確實那一只七彩鳳凰確實令人驚艷,引起萬鳥來朝但這萬鳥真的不包括金烏一族、遮天的鯤鵬族,並且還有幾大禽族說實在還真的不太搭理鳳凰的,像是與金烏有說不完的親戚關係的南方神獸朱雀、與鳳凰有著奇妙關聯性的孔雀跟金翅大鵬,以及那個以龍為食的畢方鳥,基本上都不會對鳳凰低頭的。這也就是在天書坊的七大神鳥,大日金烏、遮天鯤鵬、七彩鳳凰、南離朱雀、摩訶孔雀、金翅靈鵬、獨翼畢方。

 

然而,其實每百年這些禽鳥一族都會有著聚會,除了這七大神鳥會派族內傑出的血脈出席,同時也會有各地來的靈禽一同類似同樂的盛況,當然偶而也是會有一些覺得自己能挑戰這七大神鳥的新進禽族會在這樣的靈禽會對他們提出挑戰,雖然歷時好幾個混沌這七大神鳥一直雄踞著這七個至高無上的地位,雖然後來有很多很傑出的禽鳥出現,但多是這些禽鳥的血脈分支,像是鳳凰與金烏的後代青鷺一族、鯤鵬血脈的商羊、不存血統鳳凰的鸞族,又或是金鵬後裔的雷鳥、畢方的支脈鸑鷟,這些看在血脈上也未曾與這些祖輩有所爭,並且多以身有七大神鳥血脈而高傲著。這次的故事來自於一隻有著金烏傳承的精衛鳥,那是她第一次獨自的參加靈禽會,並且是代表著整個金烏一族參與靈禽會。

 

小精衛繳交了來自於師父的邀請函後很理所當然的被接送到了大日金烏族的主位,她難得很顯擺的才坐上了那個大位正很開心的吃吃喝喝到處看著世面,要知道在師門裡她總是最小的,雖然師兄都很照顧她不過總是長幼有序的狀況,所以通常在一些正常的場合下她總是盡陪末座著。這次能開開心心地坐在主位她還是相當興奮著,所以這次她還尤其早到了,就想享受一下偶而可以當家的快感。不久後陸陸續續這靈禽會中的各家開始入席,一場堪稱風暴的戲碼就這樣上演了。七大神鳥家的代表陸續入座,接著開始各大支脈的靈鳥代表出現,而一個青鷺族的宗長踏進了主宴後就看到了那個坐在主位的精衛鳥,紛爭也就此展開。

「喲!什麼時候這種金烏旁系血脈也敢坐上主宴席了?沾了點炎祖的血渣就自以為是金烏?自以為高貴了嗎?」青鷺嫌棄並且高傲地說著。

小精衛聽到有人針對自己,憤憤地瞪著眼前的青鷺,卻有感受到這個青鷺尊位的氣息有些卻步著,但衝動的脾氣還是讓她忍不住說:「無禮!你可知道我師父是誰?」

「這靈禽盛會什摩時候開始是靠裙帶關係上位的?炎祖都不敢這樣吧!」一個在有翼族中也相當有地位的胡邁這樣回應著。

小精衛看著剁剁逼人的兩個尊者級,心中有些發慌只好轉向了她比較熟悉一些的鯤鵬一族,想說都是同門總會能有一些援助,沒想到鯤鵬一族這次來的竟然是老是跟她過不去的二師伯的小孫子稜翼,這一下盡然讓他覺得孤立無援著。怎知屋漏偏逢連夜雨,在朱雀主宴上竟然發出了一個聲音說著:「我可是見著市面了!原來有人不要臉成這樣,蹭著自己師傅的臉以為就能坐在主位,被抓包了還不自己拍拍屁股走人,我太元舷君還真是第一次見到,我說赤晅姊姊,你們朱雀一族就不會有這種丟人的事吧!」

小精衛一聽,這發話的竟是朱雀一族請來的賓客,而這個賓客就是跟她一直處不對頭的元君的孫女舷子,雖然前些日子因為得罪了某些太上尊位被駁去了天宮之職,但終是有著少君之位的一個討厭鬼。小精衛見著了這個討厭鬼,拿起來邀帖憤憤地回應著:「我可是有邀請帖的!這主宴我當然可以坐!」

「天知道又是從哪偷來的,你可沒少從你師兄師父那裡順東西吧!真給炎祖長臉呀!」舷子一副狗眼看人低的說著。

就當小精衛一下被回的來不及反應氣紅著臉,恨不得噴對方一臉火球的時候一個有點童稚的聲音說著:「大鵬師兄壓!你不是說要帶我來見見世面,怎麼就只看到一個又傻又瘋的壞女人在那邊到東家長西家短的,不是我在說人家會說婦女頭髮長見識短,就是有這種沒見識又低俗的人在拉低婦女水準呀!」

這一句酸到極點又感覺天真到極點的話聲吸引了全場的目光,眾人都往了金翅大鵬主宴那望去,就看一個小和尚跟一個穿著藍衣服笑得很甜的陽光少年在跟著一個披著金佛袈裟的金鵬族說話。

「小禿驢,你有膽再說一次!」舷子憤恨地拍了桌怒視著那個口無遮攔的小和尚。

「小和尚,你應該是金翅師門的師弟吧!何苦淌這渾水,別給你師兄找麻煩,舷君是我朱雀一族的座上客!」赤晅有些冷漠的說。

「小光頭,你聰明點!一下得罪三大翼族,還得罪了元君這找碴找的意義不大呀!」一個元欽族的怪裡怪氣的說著。

「我說,我是下界來的,沒什麼你們高來高去的文化,但我們下界有個挺火的戲詞『我不知道什麼叫意義,我只知道義氣!』」小和尚拍了拍自己的胸脯,然後向小精衛揮了揮手。

小精衛其實從聲音就認出來了那個小和尚,但看到了這個其實修為比自己還慘烈點的朋友就這樣站了出來,倒是有一點點眼匡泛紅著。

「對!義氣!」小和尚身旁的藍衣少年慢了一拍,但也隨之拍了拍胸膛說著。

「義你的頭!傻子!」被回懟的元欽族氣噗噗的說著。

「是啦!我師父跟我羽哥是常常說我傻,你怎麼知道來著。」藍衣少年抓了抓頭,傻裡傻氣地回應著。

這一傻一呆的組合一下把矛頭從小精衛轉向了自己,要知道青鷺跟朱雀一族脾氣都不好而且都不講理,而元欽出了名陰險狡詐,這三人同時就發難,各自都是一根翎羽飛出,青鷺翎羽上的青暝火、朱雀的不死炎、元欽九神倒都紛紛飛出。

「唉唷!我的媽呀!」小和尚見勢馬上閃到了金翅的身後。

「哇靠!說好不打人得呀!」傻裡傻氣的少年來不及閃,只好把懷裡能丟的東西都丟了出去。

當眾人看到少年丟出去的一個淡黑色玉佩的時候,全部人驚呼著。因為所有在場的人都認得那是終尊煉製的護身玉珮,這護身玉佩在五界都相當有名的就是「他只會保護擁有亞特蘭蒂斯烙印者」什麼叫只會保護擁有亞特蘭蒂斯烙印者呢?就是在玉佩碎裂的那一瞬間玉佩會放出兩道終尊不保留的劍氣,一道會護住擁有亞特蘭蒂斯烙印者,一道會掃淨在場的所有生靈。

就當在場所有人都在想死定了、完蛋了時候,好險金翅大鵬一族可是擁有最快速度的翼族,他瞬間的接下了那個飛出去的玉佩,然後用翅膀擋下了三根翎羽,雖說一場災難因此避開,但也落得金翅受了不小的傷害。因此金鵬一族憤而起身,一場大戰似乎就劍拔駑張的要開始。小和尚擔心的看著受傷的金翅,然後同時示意小精衛快走到他們這邊。

正當小精衛要走去金鵬主宴的時候,一個白衣少年有些冷漠的站到了她旁邊,冷冷的說:「不用走,師叔說這本來就是你該坐位置的!」

然後白衣少年伸出了手攤開掌心,一個水藍色的靈珠飛舞了起來,然後傳出了一些雜訊的聲音。

「誒!為什麼要我說話?老頭我就說你這樣讓你家小孩自己去一定會出問題!出了問題還不自己出面?誒?你說你不想跟赤司吵架,你們這對堂兄弟真是夠了!哲炎你也比較有資格說話,你說你說!」一個聲音從那個藍色靈珠傳了出來。

「各位翼族的小朋友們好久不見!我是哲言,誒!不對呀!又不是我家的是,你叫我說話幹嘛?我說鯤鵬怎麼說都是道門的,陸老頭不想說換你說!」另一個聲音傳了出來,而聽到這個聲音後整個翼族都歡騰了起來,因為那是他們以好久沒見到聽聞到的鳳凰之祖哲言的聲音。

「那個,稜翼,等等你以太叔說什麼就照辦就是。」又另一個聲音傳出,而只見稜翼馬上單膝下跪就能確認這聲音的主人就是那個道門二祖。

「誒!你們!有沒有那麼賤呀!」一開始的那個聲音又出現了。

「師祖!是師祖!誒!這聲音有點耳熟?」傻裡傻氣的少年先是驚呼著,然後又抓了抓頭有點疑惑。

「傻袍子!去一邊!不要亂叫!吵死了!誰跟你耳熟!你這個白痴你知道你剛剛丟出去什麼東西嗎?」那個聲音訓斥了一聲。

聽到訓話的少年馬上不多想的立正站好,大聲說著我錯了對不起之類的話語。

「恩恩!那個,流螢在吧?」那個罵完人的聲音清了清喉嚨問著。

「主人,流螢在!」一個美麗的鳳凰女孩走上了前來,大家看到這個五神鳳凰之一的彩凰流螢對於那個聲音的稱呼,也就知道那位就是空間尊者,以太。

「那個,場子呢你自己看著辦!你知道的,阿虛很疼那小子呀!你跟阿虛的交情你自己盤算就是。然後燃燈跟花花也很寶貝那個兩光呀!我這面子要做給他們,你就幫我做一下面子。然後,各位小雜毛,老頭子他這次不方便去,想說順便讓他們家老七去見見世面,如果有人對於這件事質疑請自己『親自』去找老頭,他說會好好跟有問題的人『解釋一番』讓疑惑者能夠『理解』他的用心良苦跟千百個不願意。另外剛剛誰出手打我們家小孩子的,最好在十二個周天之內想好理由跟準備好我們家那位喜歡的吃食,然後好好地解釋一下,我個人是知道我家孩子傻了一點欠教訓,不過我們家的習慣是自己教,你們有你們的教育理念等我這裡忙完了,我一一會上門拜訪不急,但剛剛那傻孩子抱了他師伯的大腿,他師伯在十二個周天就會閉關完了,雖然玉佩沒爆,但你們也知道她感知有點過於良好,所以建議等她一個個拜訪你們自己去謝罪比較好,別我去拜訪的時候你們門都不見了呀!歐!對了,你們質疑的那個小精衛也不是什麼重要人物,剛剛說了就老頭的親傳老七,在他當炎帝的時候還是女兒,然後好死不死在我家大概住了個幾百年,流螢你應該有印象才對,怎麼沒好好顧人?這要打屁股呀!」以太碎念的說了一大堆。

「是流螢沒有注意,是流螢的不對!」流螢低頭委屈的說著。

「不是流螢漂亮姊姊的錯啦!她也才剛到啦!」小和尚忍不住的回話。

「歐!流螢,那我錯怪妳了!回頭再送點小東西給你,你有想要啥混沌虹橋的紀念品嗎?」以太有一搭沒一搭地說著!

「你話真的很多!一大堆廢話!小七人沒事吧!」一個很有威嚴的聲音響起,眾翼族馬上認出那個炎祖的聲音。

「對呀!你話很多!重點就是小雜毛們,你們長點腦長點眼,我說青鷺、朱雀、元欽你們三族加起來還不見得有當初白鳳一族強悍,你看看當初人家是怎樣滅族的?還有還有得罪了滅族的不夠,順便得罪那個保住一絲血脈的另一個,我真不知道你們這些小雜毛是怎麼想的?老鳳凰你們雜毛族這基因是不是越來越糟糕了。」一個有點懶散的聲音說著。

「如空,你才雜毛,你全家都雜毛。」哲言憤怒的說著。

「誒誒誒!君子動口不動手!剛剛以太也說是雜毛你幹嘛不打他!」如空驚呼著。

「好啦!流螢好好處理!我們先去忙去。」以太的聲音一消失,那個發亮的藍色靈珠瞬間碎裂成星芒消逝的空氣當中。

 

就在聲音停止後,流螢還沒開始處理這件事的時候,剛剛的赤喧、青鷺、元欽族的急忙地走上前跟著小精衛與小和尚與傻少年道著歉,並且同時差人準備著大禮送去終域。然後同時一個看起來不太正經的和尚緩緩而至,然後大聲說著:「挨呀唷!我的金翅好師弟,變烤雞了嗎?快讓師兄看看,然後我們一定也要好好的討一個公道!兩光回去跟燃燈師伯說、我也跟咱師傅說,金翅你回去跟葉子師叔說!我們不能平白給人家欺負了。」

這一聲音出來後,只見站在小精衛身邊的白衣少年看了那個一下不知道要處理什麼流螢,然後一起望著這鬧劇般的演出搖了搖頭苦笑著。

以上!

 

 

 

 

Share

Leave a Comment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Bitnam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