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想小說時間】以太講堂,嫌棄學生的翻白眼老師

這次換到了一間簡僕的大教室,只有簡單而整齊的座椅,跟一整面大白板的牆,那個藍髮而懶散的年輕人依然相當隨性的站在了講桌旁邊,看著幾個坐在講台下的他們,有正襟危坐一副三好學生的白衣少年,有還忙著跟隔壁帶髮修行的小和尚聊天的藍衣的陽光少年,還有一旁看起來乖巧傻笑的少年,以及湊在角落的四個長得有些相似卻有著各自風格穿著狐裘的少年們,另外,還有玩弄著自己頭髮的貴氣少女與她身邊明明看起來千嬌百脈卻一身殺伐之氣的女孩,而有幾個不坐在講台前的學生座位上,而是坐在教室最後面的一排高腳椅上的各色人們。

「我說,就講一個空間維度的概念,是怎麼大家都跑來湊熱鬧是哪招?那個拉西你們家兩光的跟過來就算了,你堂堂一個三蓮金佛跑來幹嘛?阿虛,你是打算自己來講課嗎?你過來是怕我教不好?還是以前學的忘光光要補課?然後李風華,你湊熱鬧來了?太陰你也是來這幹嘛?」藍髮少年無奈的看著坐在高腳椅上的幾人。

「那個,佯羽前輩,家師所授莫不敢忘,只是有些懷念這樣上課的氛圍,所以就想要來重溫一番。」虛靈有些恭敬地說著。

「羽前輩,我與綾音恰巧聽到小焉再說前輩要談論空間維度,所以就不請自來,還請前輩莫怪。」風華稍稍的行上了一禮。

「我說羽老大,自己人還計較些什麼呢?孩子們都等慌了,來講講課呀!」拉希的釋蓮華不改本色的拉希著。

佯羽搖了搖頭,只好無視眼前這幾個神經病,開始了他今天原來預定要跟這個他一時衝動所以代收的徒弟上的一堂關於空間維度的課程,雖然比起原定計畫的授課人數莫名的多上了許多,但是也不妨礙他原定的授課內容,他揉了揉太陽穴然後就開始的課程。

「今天來聊聊關於空間的維度吧,你們知道空間有幾個維度嗎?」佯羽看著講台下的學生們問到。

「我知道!我知道!空間基準軸三度,跟時間基準軸三度,總共六個維度!」藍衣的陽光少年說著。

「你剛上完時間基準軸?」佯羽瞄了一眼藍衣少年,不置可否的說著。

「可我聽下界有個歌手唱過一首叫八度空間的?」那個乖巧傻笑的少年騷著頭說。

「我娘說過時間軸後還有其他,所以應該超過六度才對!」貴氣少女奶聲奶氣的說著。

「我家老爸有提過一個叫超維的概念,他說理解那種鬼東西的只有以太大人。」殺伐氣的少女有些冷漠地說著。

「不錯嘛!都有點概念,普華你不說個一點?」佯羽轉頭看著那個戴髮修行的小和尚。

「那個!你就知道我是來打醬油的!」普華摸了摸頭傻笑著。

「你平常在下界少看點綜藝或是電視劇,看看書或是看看一些空間影片學習一下好嗎?」佯羽翻著白眼。

「在下界就是要休閒,還學習多浪費時間呀!這都我師兄教的」普華指著後面的釋蓮華咧嘴笑著。

「小兩光!你欠揍呀!」釋蓮華做出一個要揍人的動作,只是普華只回敬他了一個鬼臉。

佯羽搖了搖頭,無視這一對活寶師兄弟,轉頭問了認真的白衣少年問說:「阿洋,説説你的想法?」

「空間,再以太空間簡論理提到了總共有十一個維度,一到十個維度,分別是三個主軸線空、時、道,然後還有一個超越維度的超維,不過書上就沒有仔細說明了。」阿洋詳細地說著他所理解的部分。

「沒錯,以點線面為基準創造了最基本的空間,就是我們所謂的原始空間,也就是我們現實存在的那個空間的基準點。」佯羽在身後的黑板先點出了八個點,然後兩兩連成線慢慢畫出了一個立體座標軸。

「然後,加上了一個時間軸心後,空間的維度就開始有更多的變化。」佯羽在旁邊的座標軸又話另一個座標軸。

佯羽說著說著,就兩手張開,兩個立體的座標軸就浮出白板,而他雙手一交叉,兩個座標軸就組成了一個極為複雜的座標軸。

「現在你們看到的這個模型,就是六維空間的示意模型,他代表了時間的三個維度與空間的三個維度的交織,這也就是現在多數人認知的時空。講到這裡大家能否理解?」佯羽看著台下大多數一臉矇逼的表情,嘆了一口氣。

「羽哥,你說的每一個字我都聽得懂,但是串起來理解不能!」藍衣少年表示無力理解著。

「簡單來說,長寬高就是三維空間,而時間也有他的維度,過去未來這兩點行程的軸就是時間的基準軸,而我們存在的節點就是現在,而第二軸就是我們所謂的平行時間,聽過下界的薛丁格的貓吧?他論證了平行時間的存在,而同時也證明了在空間的至少五個維度。」佯羽稍微停頓了一下,觀察台下的學生似乎目前都還能理解。

「那六維呢?」傻笑少年問著。

「方向,時間的方向。」貴氣少女說著。

「沒錯,我們先看看原來的二維與三維,在空間裡其實沒有特別的方向,所以任何一點要在二維的面移動到令一點,都可以很容易,但是當進入了時間之後,就發生了一種不可逆的方向性,你的移動必須有時間,當時間加入二三維空間的衡量後,空間變得沒有那樣簡單的位移,因為出現了方向性,所以在有了不同的過去與未來的時間軸之後,似乎這個時空變得侷限更多,所以時間方向成為了第六個維度,在時間上的位移,就是這第六個維度。」佯羽試圖解釋著。

「媽呀!這也太複雜了吧!」藍衣少年忍不住搔著頭。

「這還只是六維喲!」其中一個穿狐裘長得最美的那個少年說著。

「是說,三維理解後就能空間移動了,六維熟練就可以時空旅行了!」個子最嬌小的狐裘少年說著。

「今天我看我只能簡單的講一講這六個維度,再說道軸我看你們應該會瘋掉!所以我們就來講講怎麼把二維的世界變成三維吧?還有五維的世界與六維的聯繫吧!」佯羽再度翻了白眼,並且對眼前這群他真心覺得沒有腦的孩子嘆息著。

那晚,佯羽用著他所能知道最淺白易懂的語言跟表達方式,慢慢說著怎樣從點線面形成空間,怎樣利用彎曲、對折的方式讓二維變成三維,然後如何在用歪曲的方式折疊時間、彎曲時間,讓五維變成六維,他一邊講一邊覺得心累,然後在課堂終於結束後,一個美麗卻冷漠的女子出現在教室中,再看到她出現後不管是學生還是來湊樂鬧的人,都快速的跟她行了禮後迅速的遁走,只留下佯羽跟那個白衣的阿洋。

「我說老姐,天知道現在的孩子智商怎麼可以那麼低,想當初教東言他們的時候,一樣三小時我們就已經說到了道維的概念。」佯羽忍不住跟那個美麗女子抱怨著。

「你不要拿地瓜比雞腿。」美麗女子微笑著說。

「那我拿兩顆地瓜跟你換這隻雞腿如何?這些小朋友就阿洋還跟得上進度呀!」佯羽指了指阿洋,然後嫌惡的看著逃也似離開現場的其他人。

「免談!」美麗女子的笑容又多了幾分笑意,但佯羽的眼球又再度來了一個三百六十度的精彩翻動。

以上!

Share

Leave a Comment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Bitnam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