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想小說時間】 天才的飯局,新佛門四傑、道門五長與那些閒雜人等(上篇)

那天也忘了是誰起了頭,說是要辦一場別開生面的屬於年輕傑出者的聚會,然後就莫名其妙地在那個以太得道的那個太宇天地當中有了一場有些尷尬的飯局。在佛門當中每一段時間都會選出修行時間不滿三千年,當代當中最有可能影響佛宗未來的四位新進佛修,並稱之為佛門四傑。而在道門,也有這樣的傳統,會在選出在千年來最傑出的五位修者,稱之為道門五長。在一次一個瘋瘋癲癲的和尚,跟一個嫌事情不鬧大不好玩的大智慧男子的策畫之下,就招集了一場小型的聚會,號稱要把千年來傑出的修者都請來,而原始的場景是這樣的……。

「欸!拉希!你們最近佛門有啥好玩的事?最近無聊死了!」佯羽看著那個在玩著遊戲機的佛祖說著話。

「我說老大呀!你看我都來你這裡蹭遊戲玩了,佛門哪有甚麼好玩的東西!」被稱作遊戲神通佛的釋蓮華目不轉睛地玩著電動。

「最近也平靜的太無聊了吧!你們佛宗最近不是人才輩出,怎麼一點火花都沒有?」佯羽無聊的喝了一口茶說著。

「又不是道門,佛門從來不爭這種東西的,不然你以為我那個兩光師弟,怎麼會成為新四傑?搞不好還是四傑之首呢!」釋蓮華操縱著人務跳過了一個深坑。

「噗哧!你說那個阿呆是你們的新四傑!?還之首!?要瘋了要瘋了!」佯羽還沒嚥下去的茶就一口噴向了釋蓮華。

「老大!你有必要那麼驚訝嘛!高手風範呀!」釋蓮華無奈的擦了擦自己一身的茶水。

「怎麼搞的!快說來聽聽!她傻成那樣怎麼當四傑之首的?」佯羽好奇的問著。

「什麼傻,整個佛門有七成人都說她深不可測呀!」釋蓮華邊說邊忍不住的翻了一個大白眼!

「深不可測勒!是指她沒下限嗎?」佯羽忍不住的說。

「還不是跟你們的關係,太詭異的讓人不知道怎樣解釋。就莫名其妙一堆嚇死人的名頭。」釋蓮華搖著頭說。

「什麼關係?什麼名頭?」佯羽疑惑的問。

「白史尊之母、幻尊的閨蜜、終尊的坐上客、第一佛尊的關門弟子、女媧大人的妹子、怒懟佛宗大長老者、無懼三聖之人、得雙煞神尊微笑者、逆癲古佛青睞者、大虛空藏傳承者、來去以太域自如的第一佛修。」釋蓮華說到最後兩個的時候,還瞄了佯羽一眼。

「啥麼鬼東西!這些亂七八糟的!我先說了!都跟我無關!」佯羽一甩手表示一切都與自己無關。

「反正兩光她現在在佛域名聲都快比我還要響亮了。」釋蓮華搖著頭說。

「算了!你拉希成這樣,在佛域要比你出名真的很難!」佯羽不置可否的說著。

「老大你…」釋蓮華無奈的看著佯羽。

「我說,我們把你們的新佛門四傑湊一湊如何?」佯羽突發奇想的說。

「這…只湊那四個呆瓜不好玩!」釋蓮華眼珠一轉,像是想到什麼好玩的事情一樣。

「怎麼?有啥鬼主意?」佯羽看著一肚子壞水的釋蓮華問著。

「道門那五個,什麼太陰之後的天才靈浧、小耳朵子墘、九帝儲君玉晗、媧皇新徒艾綾跟那個睡千年的新帝姬,全部都找來,這一台戲才精彩呀!」釋蓮華笑著數著這些人。

「不錯不錯,再把阿洋叫上,這陣容可好玩了!」佯羽會意的說著。

就在兩人打完如意算盤之後,就將就著以太門的名義散出了邀帖,分送給了這佛道兩門的傑出新進修者,並且用著「以太得道的秘境」參訪當作「利誘」做為出席這場奇妙飯局的報酬。沒想到這一場隨意挑起的飯局,竟然就轟轟烈烈的被眾人傳頌著,甚至這些邀帖還成為一種實力的象徵,也迫使著發帖的兩個人忍不住巨大壓力,還發出了幾張人情帖子,因為五界中傳說著「得以太靈域太宇天地通行者,是被以太殘靈認可的絕世天才,將是未來影響五界的重要人物」,這樣莫名其妙的傳言。

就在邀宴開始的那一天,兩個搞事的人站在了以太域外的傳送節點旁,身旁都跟了幾個自己的弟子或是門人當作接待,但兩人卻一旁竊竊私語著。

「老大!我說這事情好像搞大了!」釋蓮華有些坐立不安的說著。

「淡定!沒事的!這事情越大越好玩呀!」佯羽笑著看著開始陸陸續續出現的報到者。

果然,最守規矩的就是直屬規則老祖後人的子墘跟玉晗,而不久後到來的就是佛門一眾,三百年成一地菩薩修為的不空為首,以及白蓮佛尊的新徒不易,稍後趕到的就是令一位佛門四傑妖佛難僧的嫡傳弟子小花佛晨宇。接著媧皇的新徒跟新帝姬這兩個表姊妹攜手一起出現後,太陰也親自帶著弟子靈浧出現,在等上了一會後,那位被釋蓮華稱作兩光的佛門新四傑之首才帶著一大票人出現。

「兩光,你這慢吞吞的,丟死人了!」釋蓮華嫌棄著。

「師兄,此言差矣,你看我們這是壓點!大牌都要晚點到的,而且我們人多呀!」普華指著身後的一眾人。

與普華一起出現的,有著一樣有著邀帖的終尊的關門弟子洋,以及沒有邀帖的虛靈弟子小峰、東言新徒昊然,還有狐族的三個少主涂子奇、涂子真跟涂子白,這都不希罕,令人刺目的是那個跟普華手拉著手聊天並以薩麥的新妻子而轟動三界的媧皇徒弟夢婕,以及異常奇怪在一旁笑嘻嘻的恨殺魔尊。

「等等!」佯羽看到了這群人,驚訝的一下說不出話來。

「幹嘛?」恨殺魔尊迅速的應著話,然後相當少見的笑著。

「我不是叫你!無聊鬼!」佯羽對著恨殺翻了一個大大的白眼。

恨殺的舉動讓其實不太了解的新進修者們大大的喘了一口氣!這個佯羽雖然是這次發起人,但邀帖上的邀請人其實寫著是以太二徒虛靈,以及佛宗明焰佛尊的聯名,並且還有著第一佛尊的親印跟以太的印記,雖然邀帖上有說著這次接待是由這位神秘的佯羽跟遊戲神通佛蓮華佛尊作為活動的主持與接待,但看到佯羽對於這個殺名遠播五界的恨殺魔軍如此無禮,並且還看到恨殺魔君笑嘻嘻回應著,不明究裡的全部都是張大了嘴巴一臉驚恐,就連以淡定聞名不空都驚訝的看著眼前那個貌不驚人的藍髮男子。但令人吃驚的還是那位佛門新四傑之首,她非常淡定的問著:「欸!還去不去玩呀!」這一下的回應更是讓在場的新進修者們覺得她的深不可測。

 

----待續----

 

Share

Leave a Comment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Bitnam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