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想小說時間】夏之豔麗,是點綴天空的星,還是令天空繁星墜落?

默默地來到四大首飾的最後一篇,真得是令人驚訝沒想到默默地會把這四個首飾寫完!

下一個要清的不知道是哪一個短篇,但絕對不會是以太本傳的!

今天就繼續來說說,四個首飾中最為華貴的那一組首飾,宛如夏夜星空般艷麗的『綴星』。

-----------------

由於天狐懷真毫不藏私的到處展示著她令人驚豔的蒐藏品,「楓狂」因此被稱之為最美麗的女神首飾,甚至名聲高過了當初談僅只是曇花一現的「花魂」,雖然花魂也許只是因為名聲上輸了幾分,畢竟就只被生命女神在一兩次盛宴當中被配戴過,沒有多少人被「花魂」的生機勃勃真正的撼動過心弦,但每次「楓狂」的出現,幾乎都是最完整的現世,不管是整組套件被配飾在天狐懷真身上堪稱完美,或是懷真不自覺地讓楓狂散發出的那種勾人心魄得可怕能力,都是讓「楓狂」如此張狂的被人知曉的原因,因此以太手做的首飾確實在當時是以「楓狂」被稱之為第一女神首飾的存在,在「花魂」少見於世,更不用說「夜歌」幾乎未曾出現在眾人的眼前過。甚至這樣的首飾,還因此被排入了太古神器榜當中,被稱作光以美麗就能顛覆空間的神器,而這樣幾乎絕艷得首飾,一直到那次三個女神的碰面,才讓人驚覺原來這世界竟然有三組完全不分軒輊,各具特色的絕美首飾。

而那樣的紀錄,被眾人記憶在那一個盛夏的夜晚當中.天書門的雜事錄還特別為這三個女神的碰面留下了滿滿一頁的紀載,據傳那是因為狐祖懷時的下午茶會邀約,她說要讓幾個姊妹來品味品味她最近玩賞的賞品,所以邀約了幾個姊妹淘,當然自己的親妹妹懷真一定在邀約的名單當中,而懷時還認真的交代著懷真務必帶著她的『楓狂』出席,並且也跟生命女神媧靈請託,希望她也帶著她的「花魂」來參與茶會,然而這次的茶會甚至廣發邀請函像是什麼產品發表的盛大聚會一樣,要不是安婕正巧去了一趟渾沌核心,幾乎全四海八荒五界九域的女神都受邀出席了這一場盛會,而出席宴會的規定相當簡單,就是出席者必須戴上最美麗的首飾。而除了眾家女神之外,受邀出席的還有幾個極為知名的珠寶創作者,以及幾乎四海八荒五界九域的頂級大能,連佛門魔門都有在受邀名單之內。

「阿姐,你這到底是在搞什麼花樣呀!這那麼費事跟張揚的茶宴可不是你一貫的作風呀!」懷真看著有些忙著張羅的懷時皺著眉問著。

「也沒什麼,只是覺得前些日子你帶著楓狂到處張揚,不是有一些鑑賞者,一直說是以太就是偶然得到好材料,跟因為配戴的是你,所以才有這樣的名器之名。又說看看「花魂」稍縱即逝的名聲,就知道不是什麼真材實料的飾品。我聽了就來氣,雖然太不太在意,但我就是要讓人知道我們姊妹可不是因為朋友所以賞臉的!」懷時淡漠的說著,而這也許是眾神從來沒想到這一場堪稱史上最盛大的珠寶茶會竟然會是因為這樣的愚蠢原因!

「我不覺得你會這樣動凡心!一定有鬼!」懷真懷疑的看著她的親姐姐。

在兩人邊聊天邊招呼客人的同時,陸陸續續的一堆堪稱珠光寶氣的女神們出現在涂山殿當中,每個女神幾乎都在努力的展示自己的珍品,像是在展示自己的品味多麼高尚一樣。而這時生命女神終於到來,她輕輕的走進大殿,一身素淨的出現。

「靈兒!我不是要你帶著花魂出席嗎?」懷時一見到媧靈就靠了過去,並且嘮叨著為何這位生命女神沒有帶著自己的首飾出現。

「我不喜歡被人看著,你看我不是帶著嗎?」媧靈輕撫著自己的的手腕與脖子間的首飾,在精緻極簡的設計當中,淡淡的流光隱隱約約的透露出來。

「隱匿?我不知道花魂有這樣的特性?!」懷時驚訝的看著眼前一點都不出色的首飾。

「太,是真的量身打造的,就像夜歌聽說有著寧靜的隱藏屬性,而楓狂應該也有著她的特殊屬性。」媧靈解釋著。

「楓狂有魅惑的能力,如果搭配我的領域的話,就連我家老頭子都會被迷惑!」懷真接著回應著自己首飾的能力。

就在眾神對著生命女神帶著不起眼的首飾而指指點點竊竊私語的時候,懷時還顧了四周,清了清嗓子說著:「我想諸位應該相當好奇本尊辦這場宴會的原因,其實也不是什麼大事情,只是覺得這幾日舍妹的楓狂好像帶給這諸界有一點點風波,所以想要來稍微讓這些風言風語能好好的被收斂一下,不是要恐嚇諸位,只是想讓一些人見見世面,也讓這神域的珠寶與首飾有一個好一點的眼光評準,不要讓一些「宵小」到處在說一些愚蠢的話語。」

懷時這樣一番話確實惹怒了許多參與的鑑賞者,與曾經說過楓狂壞話的女神們,雖然在生命與時間兩位可怕的大能威壓之下並沒有直接的衝撞,但竊竊私語的聲音又更明顯了。

「大家都知道吾友以太做了一些小禮物送給了我們幾個姊妹,所以就想要讓人見識見識什麼叫做首飾珠寶,什麼叫寶石雕刻的作工,省的有人在亂說些什麼。」懷時不在乎那些竊竊私語地說著。

「楓狂未必是天底下最美的首飾,更何況楓狂還不是你的呢!是以太送給你妹妹的!真不知道你在囂張什麼?」一個極為冷豔的女神相當不友善的說著。

「確實楓狂未必是天底下最美的首飾。」懷時微笑的點頭表達同意。

「時尊難不成你還要媧皇拿那個貌不驚人的花魂來嚇唬大家!器因主貴呀!」不知道哪裡來的叫囂聲出現著。

「我就不多做說什麼說明,大家看看一段時錄,我們在繼續說下去。」懷時沒有正面的回應,只輕輕地一點納涂山殿中巨大的銅鏡。

銅鏡中顯現出的畫面,竟然是以太跟懷時兩人相當愜意的在喝著茶聊天。

『我說,你姐姐我就不爭了,靈兒都有一組花魂了,你要我怎麼好意思說你是我好朋友呀!』懷時開玩笑的說著。

『唉唷!這是討禮物來著?這還真是好朋友呀!』以太搖著頭笑著。

『說,要什麼材料?姊都去給你弄來?』懷時大鳴大放著囂張說著。

『嗯!納給我兩顆石頭,最普通人界都能撿到的那種!』以太像是故意刁難的索要著,想想堂堂一個女天尊,怎麼會收藏凡界普通的石頭?甚至怎麼會拿到蕃界普通的石頭?

『你這事鬧我還是認真的?』懷時若有所思地看著眼前的好友,好像有一些些明白好友的意圖。

『之前的花魂跟夜歌,都是因為材料不錯,然後還有一些特殊狀況,我在想不夠炫技呀!』以太瞇起眼睛微微的笑著。

『如果做出來的東西比花魂差,我就絕對拿你家孩子出氣呀!』懷時帶著玩笑語氣說著。

而記中畫面一換,就看到懷時拿著兩顆黑漆漆的石頭,遞給了以太。

『我要你挑個普通的,你還挑成這樣爛的東西!』以太嫌棄著這兩顆宛如燒焦木炭的凡石。

『你不是要炫技嗎?』懷時像是終於整到以太很高興似的。

『也行也行,不過就是多一點麻煩!』以太點了點頭後就開始的動工。

只看到畫面中,以太認真的像是抽絲般的把石頭化成了一縷絲線,黑色的石頭瞬間被裂解成細線,而以太靈巧的雙手跟可怕得神識開始控制著那每一縷的絲線,像是編織一樣的重新組合這些絲線,而那如碳的顏色竟逐漸透明了起來,而難得的凡事都很淡定平靜的以太,額頭上出先現了汗水。

這時一個珠寶雕刻大能忍不住說:「可惜!」

「老頭!你在可惜什麼勁?不過就兩顆石頭!」懷真忍不住的回了那個老人家!

「幻尊,那種元素操控的細緻程度,還有那種編織能量的手法,如果是用好一些的材料,不要說是聖材,就一般的靈材製作出來的絕對是最頂級的神器呀!這技術用在兩顆石頭上,不是可惜嗎?」老人家回應著!

「等著,看精彩的!」懷時笑著看著眾人。

只看畫面中,以太輕輕的喘了一口氣,然後見過「花魂」與「楓狂」產出的懷真,再度看到熟悉的白色羽毛般的光華,只是這一次不像是滿天羽弱的自主性舞動,而是像是圍繞著以太,有規律的律動著,羽毛先是從外向內的飛舞然後又由內向外的舞動,像是在跳舞一樣的有節拍。

「這是!」那個老人家驚訝地說不出話來!

「太說這叫片羽,一種他覺得還不錯使用的寶石切割工藝手法,只是他的徒弟都沒有人想要學所以就沒流傳出去!」懷時輕聲的回應著。

「這已經隱約成道的技術壓!竟然連寶石雕刻都能有其技藝之道,太尊真的太可怕了!」

就在眾人還在驚呼的時候,影像就突然斷了,大家不約而同地望向主人懷時。

「好了!最後的步驟是小秘密了!現在我直接讓大家看看,也許不是第一但絕對是頂級首飾的寶貝!」懷時神祕笑著,然侯後輕輕拿出了一個精巧的盒子並打開來。

在盒子打開後,像是流轉的星光一般,一道光華閃爍著,而眾位女神所帶來的珠寶突然都像是黯然失色了一樣,倒是奇妙的是,在生命女神身上的花魂卻閃出了一道瑰麗的光彩,像是不願讓人獨秀一般,同時間在懷真身上的楓狂,也恣意散發出令人迷幻的色彩,三組首飾各據一方誰也不讓誰的爭艷著。

「我叫他墜星,在夏夜之中,連星星也會因為他殞落的寶石!」懷時驕傲的說著!

「這真的太自大了!」一個年輕的聲音突然響起,眾人很不敢相信竟然還有人敢回著狐祖的話。當眾人轉過身是誰如此大膽的時候,一道靈光一閃,竟然有人能在涂山殿不受護殿大陣影響的瞬間移動!

「我這個製作者都沒說他能殞落星星了!大不了能與夏夜星空互相輝映吧!一起點綴這萬里繁星吧!」原來這聲音的主人竟然就是姍姍來遲的以太!而以太很滿意的看著眼前的首飾。

「我本來以為綴星會艷冠群芳的呢!」懷時看著姊妹們身上耀眼的珠寶笑著說!

「沒什麼好比的,他們都是獨一無二的禮物,也是專屬於你們的禮物!」以太微微的笑著,與他三位好友相視而笑著。

----------------

在雜事錄記載當中,春之脈絡-花魂,夏之豔麗-綴星,秋之魅惑-楓狂,冬之風采-夜歌這四組寶石,也被譽為最高的寶石工藝,迄今仍未有更知名的其他飾品出現,而片羽這樣的工藝也真的在以太之後沒有在有真正理解的人出現,雖偶有模仿這樣技巧的方式,但始終沒有這四組寶石來的令人驚艷,而這場宴會當中最讓人覺得可惜的就是夜歌的缺席,因此在各家記載當中,都未曾見到四組首飾同時出現的紀錄。

以上!

 

 

Share

Leave a Comment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Bitnam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