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想小說時間】以太雜記,聽說七子的感情很差?

在說故事之前,必須先說一下,本來想聊聊今天的其他議題的,

不過有人說看數字系列看的悶了,所以我就決定先來寫寫今天剛好有答應人說要來寫的主題,

所以小說番外篇系列默默又多了這一篇。

(謎之音:那正篇何時會多一篇呀?)

好了開頭嫌話說完了,我們開始進入以太的內心世界,聊一聊以太雜記的部分吧!

(謎之音:以太的內心世界說要進就可以進嗎?)

----------------故事分隔線----------------

在以太寫的手記裡多數的紀錄都會說著自己的弟子們彼此之間是多麼的友好,是多麼的兄友弟恭的表現著,但在眾多的典籍記載當中,不論是道門的老白的雜事錄,或是佛門九苦的萬念譚,散修聯盟的筆冊,這些記錄著諸方世界大事小事的文本,都沒有任何紀錄這個以太七子之間的感情很好的任何記載,最多是有一些藏東言與原立羽兩人交情甚篤之外,似乎也沒有其他關於七子之間的互動,甚至有紀錄來說當貝羅身逢那一場大劫的紀錄的時候,也沒有任何紀錄當中有說到其他七子的身影,反倒是有著魔門三傑們的鼎力相助。還有像是當初虛靈的第二尊劫,道門三尊全部都在一旁守護,但卻不見七子身影;此外甚至有傳言,藏東言人緣甚好,其生日宴會邀請人眾多,七子之中除了原立羽外沒有其他有出席的紀錄。這些種種的歷史文本不斷的讓眾多後世的評論說著以太七子之間感情甚差的傳聞,甚至在上古時期末端,還有一派學者就以探討以太門的交際網絡來進行研究。至於實際的真相到底是怎樣?這似乎只能問問真的問問七子或是真的與七子相熟的關係人,所以後來就有了這樣的訪談記錄。

第一位受訪者,以太門七子的師伯,終尊安婕,不會說謊的安捷確實是透過訪問尋找真相的好對象,而當訪問者問出「以太七子是不是感情不好?」這樣的問題的時候,只在一聲冷漠的回應:「干你屁事!」之後,在終域就增加了一個栩栩如生的冰雕,也因此教會了訪問者問問題要有技巧,但在此之後確實沒有人在有膽量去詢問終尊了。其後的第二組被訪者,是三子貝羅的親人,涂家兩姊妹,這次的訪問終於算是順利進行。

「請問兩位大尊,不知道您們覺得以太七子之間感情好嗎?」訪問者小心翼翼的問著。

「你怎麼會問出這種問題?」懷時用一種極為驚訝像是看到笨蛋的眼神看著訪問者。

「不用問!他們感情很差!差到了極點!呵呵呵呵」懷真開懷的笑著!

「果然如此,難怪貝羅尊者當初的大劫其餘諸子都沒有出手協助,有兩位證明到是了世人一絲懸念,果然七子彼此之間有些心結呀!」訪問者一副果然如此的感悟著!

「姊!原來這世界真有人那麼蠢?」懷真像是被嚇到了一樣。

「首先,小貝的劫數,我跟阿真都在,我是不知道那幾個以太教出來務實到極點的小鬼們有甚麼理由?另外,消息來源有跟你說懷真的話不能相信嗎?」懷時搖了搖頭如是說。

「越漂亮的女人的話,越不能相信唷!呵呵呵呵!我應該很漂亮吧!」懷真笑得更開心了!

「可是,魔門三傑都出現相助了,自己的親師兄弟難不成都不擔心?」訪問者試圖用理論板回顏面。

「小蜇那孩子大驚小怪也是出了名的,至於另外兩個你真覺得是相助?不是來相害的?」懷時搖著頭像是嘲弄著訪問者的無知一樣。

「那...」訪問者鄭要繼續問下去時,兩個很清秀少年樣的男子走了進來。

「時姨,真姊姊,你們怎麼有空給人訪問呀?」貝羅看著那個熟悉的訪問者,訝異的問著!

「好了!我看你就問本人吧!我有點累了,真真我們去一趟終域,我有點饞冰釀檇了!」懷時看了那個訪問者一眼,就拉著懷真離去了。

「說吧!想問什麼?」在懷真跟懷時離開後,貝羅的拘謹確實就消失了,他隨意的坐下,然後示意一起來的玉蜇一起坐下。

「那個,因為有許多傳言說尊者您師兄弟之間感情似乎不太好,所以天書門就希望能做一個證實的動作。」訪問員緊張的說起了贅詞,因為比起兩位女神的聲名,在上古時期確實眼前這位貝羅更是令人害怕,但如果讓太古時期的幾個大能知道訪問者的心聲,一定會用憐憫的眼神看著他的!

「怎麼會傳我們師兄弟感情不好?阿蜇這也太搞笑了吧!」貝羅驚訝的說著。

「是呀!你早上不是才收到小傑的禮物?剛剛我們還不是去虛大哥那裏轉了一下?」玉蜇疑惑的說著。

「疑?你們師兄弟互動竟如此之多,但卻從未有傳聞,而那時候尊者的大劫...?」訪問者驚訝的看著兩人,相當懷疑著。

「我的大劫怎麼了?不有時姨在嗎?難不成誰敢懷疑時姨的實力?連阿蜇都是我邀來看熱鬧的呀!」貝羅用一種發生了甚麼奇怪事情的眼神看著訪問者。

「那虛靈大尊的第二尊劫,這可是道門的三清尊者都出現了,但諸位都沒有出現,所以是諸位跟虛靈都不熟嗎?」訪問者決定換一個人問,他想一定總有人是跟其餘諸子不合的!

「不是跟你說我們才去了虛哥那裏晃過?真是的!虛哥的實力擺在那哩,小小的第二尊劫,我們還去瞎攪和?我們又不是三清他們那些沒見過世面的!而且你懂天道尊劫嗎?我們幾個修的道很像,天道等等誤判不管是把我們算道尊劫裡面去,不管是增強虛哥的尊劫強度或是讓我們一起度劫,好像都沒有必要吧!」貝羅無奈的說著!

「那天智的生日宴沒有七子的邀請函,這總是七子不合最好證明吧!」訪問者像是終於抓到一擊必勝的重點開心的說著。

「诶?我說你去幫你親哥過生日要拿邀請函?你這也太好笑了吧?你是跟你親哥多不熟呀?」貝羅用一種極為誇張的驚嚇方式看著訪問者。

「那個,那個...但你們都沒有記錄一同出遊,或是一起有私人的碰面或劇會的傳聞,每次的碰面都只是在一些官方場合,然後也不怎樣互動呀!」訪問者最後擠出的疑問,但已經沒有了太多的底氣。

「這位道友!你知道以太門的核心道是什麼嗎?」貝羅認真的看著訪問者問著。

「空間之道呀!」訪問者表現著你不要小看我的態勢!

「那你覺得我們出遊的「移動過程」你們是要怎樣知道呀?還有你都說是私人碰面了,為什麼要讓人知道呀!倒是正式場合,是拉我們是嚴肅了一點,但你可以說說,需要七子出席的場子,哪個場子沒有師伯跟時姨呀?如果有的話,我真願意跟釋蓮華一樣嘻嘻哈哈的呀!」貝羅憐憫的看著訪問者。

「那個...」訪問者終是無言的看著貝羅。

「是說.如果老四知道你們天書一直在說我們七子感情不好我真不知道他會不會不顧白書叔的面子,就去你們天書門做研究了?」貝羅看似相當認真的思索著。

「貝羅尊者,你千萬別跟原主說!」訪問者這次可是驚恐了,原主的上次撕裂了半個天庭,就是用一句不小心做研究失控了帶過的呀!就當他相當驚恐的時候,一個冷漠的聲音緩緩地出現,伴隨著一到閃光。

「怎麼了?有什麼事別跟我說?」原立羽突然出現在幾人身旁,疑惑的看著眾人。

「沒事沒事,原主跟貝羅尊者感情真好,連狐殿都可以來去自如呀!」訪問者更驚恐的解釋著!

「是呀!阿貝說我不用通報,他幫我跟時尊說過了。」原立羽轉向看著貝羅,嘴角露出了極為少見的笑容。

「那我就不打擾幾位尊者談心了!先告辭了!」訪問者馬上飛也似的離開!

就在訪問者飛奔離開後,玉蜇忍不住說著:「你們師兄弟怎麼那麼壞心呀!把人嚇的可是不清呀!」

「這可是老二的主意,我只是幫忙演出而已!」原立羽馬上表示這個鍋他不揹!

「不這樣做,難不成還要讓他們繼續再說下去?我們又不能真的去拆了天書坊。」虛靈緩緩的從後門走了出來,原來他一直躲在一旁看著眼前的大戲。

「真不知道,下一期的天書報會怎樣寫我們七人的關係呀?」貝羅好奇著說著。

「反正就給他們說也沒差是吧!對了,你們要不要一起去看看老大?」原立羽邀著兩個師兄,一起去探望還在修補神識的藏東言。

「走吧!順便上老七吧!然後晚點再去找老五跟老六喝茶,他們兩個都太忙了呀!咱們兄弟真的好久沒聚聚了!」虛靈整了整衣服感嘆的說著!

 

就在不久後,獨排眾議的寫了一篇文章在說明以太七子其實並非交情差,而是彼此極為信任的文章,雖然這樣的一篇文章仍然未能抑止住民眾猜測七子感情不好的八卦之心,但確實已經在歷史上寫下了一個七子感情很好的紀錄了。以上!

 

 

Share

Leave a Comment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Bitnam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