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想小說時間】 井中之月星星之火,燎原哀傷的舉手之勞

這不是夢鄉當中,而是相當真實的生活當中,驅車拜訪著深山的老農,這次唯一不一樣的是多了一個異國的訪客。再慢慢的開入宛若迷宮的山林當中,這個訪客像是發現了什麼奇怪的事情,突然搖下車窗四處張望著。

「好濃烈的火元素氣息,但一點都沒有侵略性,這裡居住了火元素的長者嗎?」這個第一次前來的異國訪客,倒是相當的敏銳著。

「你的靈感比我想像中還要強大呀!」平凡的男子了坐在後座的他,有一些些的驚訝他對於能量的敏銳。

「開玩笑!想想我也是所謂大能地位的高手吧!」這個異國來的訪客相當囂張地說著。

「真是夠了!」駕駛的女子冷冷地說著。

「我說,你們爸媽都不覺得奇怪嗎?來這種很神奇的地方?」異國訪客低聲地詢問著。

「一個朋友的父親現在一個人獨居,朋友因為一些很麻煩的原因不能常來看望,所以我們就偶而來看看老人家。」平凡男子解釋著。

「而且,他們現在變好朋友。」駕駛得相當冷靜地說。

「你們真的很會編故事呀!」異國訪客忍不住讚嘆著。

「以太的專才呀!」駕駛的女子看了坐在身旁副駕駛座的平凡男子。

再穿越了鬱鬱蔥蔥的森林之後,一間山腰的小屋出現在眼前,小小簡單的庭院、一旁整齊擺放的木柴,相當農家樂的氛圍!一個很樸質的老農夫從小農舍走了出來,看到了訪客們相當開心的笑著。

「今天怎麼有空來?」老農夫親切的跟眼前的一家人打著招呼,也開心地把衝向他的小胖子輕輕的舉起來。

「火哥!剛好放連假,一家子又來打擾拉!」平凡男子的父親也笑容可掬的跟老農夫招呼著。

「不打擾不打擾!咦…這位是…」被稱作火哥的老農夫看到多出來的成員,突然發現一點點的異狀。

「火伯,一個外國來的朋友,一起來見識見識,爸!媽!你們不是說要去田裡看看,你們趁現在太陽不大,過去看看吧!我們跟火伯聊一下在過去!」平凡男子打發著父母去那個結實累累的田地去農家樂,自己倒是很悠哉的晃著。

再兩個老人家帶著小胖子往稍遠的田地走去之後,幾個人才慢慢開始了交談。

「這位感覺有點熟悉。」老農有些恭敬地說著。

「老先生,不用拘謹,敝姓井,一個外地來的年輕人而已!」小井自我介紹著。

「井?」老農若有所思地看著這個面貌姣好的年輕人。

「不用猜了!他是井中月沒錯,剛好他來,就順便幫你了一個心願!」女子輕輕的說著。

「什麼!井中月大人!」老農急忙的單膝跪地,正要行一個大禮。

「等等等等!這是什麼情形?」小井跟平凡的以太異口同聲的說著,並且急忙地扶起了老農。

「你忘了上古時期你不願意當火精靈使,然後釋放的那個小火虎了?」女子饒有興味地看著小井。

「誒!小火滴!你都長成那麼老成了呀!」小井訝異地看著眼前的老農。

「是火滴不爭氣,數個混沌過去,已經垂垂老矣,不像月大人駐顏有術呀!」老農恭敬地說著。

「什麼駐顏有術,不過就轉世投胎而已!沒啥好大驚小怪的!」女子冷哼了一聲!

「對對對!就只是輪迴了一趟,你哪裡不爭氣!你這火能量的強度,我看比起當代沙拉曼德也不弱絲毫了!」小井相當欣慰地看著眼前的老農夫。

「他就是前代火精靈王!話說有沒有人想要跟我說說現在到底是演哪一齣戲!」以太略微不愉悅地說著。

「前代!你要盤涅了?怎麼那麼快?不是才幾個混沌?」小井又驚訝著。

「什麼都才幾個混沌!你們這些老不死的,計算時間的能力很糟糕!是說也就是回歸自然,再過個幾個混沌,也又是一個好火精靈了!」以太冷冷地說著。

「我看你的時間觀念也沒有多麼的正確好嗎?」小井有些鄙視的看著眼前也不在乎幾個混沌的以太。

「時間觀念不是重點!重點你跟老沙到底有什麼不可告人的故事?人家一方之尊幹嘛要對你這個沒腦的低聲下氣的!」以太八卦的問著。

「什麼沒腦的!不過就以前順便幫了小火滴一下!」小井無所謂的說著。

以太看著小井的輕描淡寫,與自己親姐的淡然,他知道現在他如果想要知道細節只能指望這個算是欠了他一點點小人情的老農夫了。

「老沙,要不你好好的跟我說一下這個應該很有趣的故事如何?」以太真摯地看著老農夫。

「以太大人相詢老沙當然奉告,對於月大人來說也許微不足道,但對我而言確實是終身之恩呀!」老農夫感慨地說著。

故事說起,還要從當初還不叫井中月的井,在追逐當初創立神器月宮的媧靈的時候,因為想要打造一個與月宮互相輝映的神器,所以前往了火靈的世界尋找純淨的火能,那時候卻遇上了火精靈王的一次盤涅,老火精靈王盤涅後傳位給了當時了大火精靈王子,但大火精靈王子卻在接受王位的第二天重傷了,因此二王子的攝政之下,一連串偷偷架空火精靈王權的行動就這樣展開,先是風行雷厲的更換新王儲,然後封印了當初王儲的力量,讓他成為一個相當不起眼的高等精靈,那時候正巧遇上了來火靈界尋找火能的井,那時候已經了悟天道的天禪者井,因為在取得火靈珠的時候順手解決了困擾火精靈一族已久的炙精王,為了回報這位尊者,也為了拉攏與散修聯盟關係,攝政的火精靈二王子提出了讓井成為最崇高的高階火精靈使者的意見,並且把當初被封印的高等精靈贈送給井成為他的役使精靈。只是沒想到,習慣獨來獨往的井,在剛離開火靈界的時候就解開了精靈血契,並且留下了當初他悟出天道的那雙十字的木頭飾品送給了這個被他暱稱為小火滴的火精靈,並且一直抱歉著,說著自己常常出入一些危險的地方居無定所,不能帶著小火滴,然後他是覺得那個火精靈攝政王不是什麼好東西,所以不想小火滴留在那裏,所以他給了小火滴井字迷宮當作護身的法器要小火滴好好保重自己,雖然那時候被封印能力的小火滴不能說話,但真心地被這個年輕的大能感動著。後來大王子的復辟,小火滴回復了王儲地位,甚至其後成了新的火精靈王之後,一直在尋覓一個叫做井中月的尊位大能,卻因為這位井中月因為戀情的不順遂所以跟老友以太借了神器輪迴去逃避世界了,即使是當初一代王者的火精靈王,也無從打探著消息。而終於,終於在這一次的因緣巧合之際,他再次見到了那位熟悉的恩人,在他盤涅之前,終於了這個跟恩人好好說一句謝謝的心願。

「所以還不是你那麼看不開,不然人家幹嘛找你找了幾萬年?」以太嫌棄的說著。

「什麼我看不開,誰叫那個腦半殘的以太,我只是說我想去散散心,結果卻給我輪迴?你知道我真的從輪迴中拖出花了多少時間嗎?」小井生氣的說著。

「你就知道那時候以太都已經腦半殘了,你還去找他說要散心,你是不是傻呀?」以太更是嫌棄的看著小井。

「好呀!互相傷害呀!」小井翻者白眼說著!

「不要理他們!我們去田裡看看!」女子冷漠的看著在互懟,就領著一旁有點尷尬的老農夫往田裡走去。

「以太大人跟月大人感情真好呀!」老農忍不住地擠出了一句話。

以上!

 

 

 

 

 

Share

Leave a Comment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Bitnam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