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想小說時間】以太幻想C13

第十三章 造化之殤

「時姨,所以當初的造化議會以太並沒有參與,那為什麼在地星史中寫著『議會成也以太,殤也以太』,還有那個被稱為以太之殤的浩劫,似乎也是導致後來造化議會席次大變動的原因不是嗎?到底這個以太怎麼越來越神奇的感覺,我之前以為他只是個瘋狂實驗家,但這太古史越念下去越覺得對於這個人更像一團迷一樣呀!」志傑在聽完懷時說著當初造化議會成立的故事後更是迷糊的搔著頭。

「我想以太應該會很喜歡你對他的形容詞,像是一團謎團的人,這應該算是他畢生追求的給外人的印象吧!」懷時絲毫打算沒有回答志傑的問題,倒是忍不住懷念了起來這個老友的形象了起來。

「漂亮的時姨你快點跟我說說,這以太明明就已經離開現場,但為什麼會跟造化議會有關係呀?然後最後是他毀掉造化議會嗎?為什麼殤也以太?快跟我說說嘛!」志傑跟這個從小就寵他的懷時撒著嬌賣著萌!

「好了好了!別跟我來這一套,你就上課沒有認真!這造化議會後來分裂全部都是你們教科書上寫的,神魔不兩立之爭還有太古神戰,先是以太匡扶煉獄眾,還協助煉獄眾在議會中獲得多數支持,之後聖堂與道門不得不的合作,卻被一個叫虛空藏的小王八蛋,說是得了以太的傳承,迫得佛門介入,後來不就成了聖魔佛道四門各自分立,最後議會如同虛,四門各自劃地為主各領風騷了!」懷時先是唸了一念志傑的上課開小差,才簡單扼要地介紹了這其實相當複雜的一段故事。

「所以,議會的結束還真的都有以太的影子,但成立他除了提了那個意之外,剩下跟他一點關係都沒有呀!」志傑在懷時稍微的提點了之後,倒是很迅速地理解了這個殤也以太,但對於這個以太到底跟這個議會之成到底有什麼關係還是滿懷著疑問的!

「先不說以太的提議對當初在場的人有多麼大的吸引力,其實在場的除了道祖鴻鈞為首的道門,跟耶和的聖堂,不管是魔尊波旬、刀魔恨殺,還是五大精靈王、如空那一群散修,甚至佛們的老葉子,全部都跟以太有那麼多貓膩,如果你在當初的現場,你就會在議會成立的分權討論時,看到那滿天的飛訊不停的飛往以太域去諮詢,那個景象之壯觀呀!」懷時像是在還念什麼奇景般的懷念著那個畫面!

「咦,時姨!那妖族難不成沒有代表出席?這東荒難不成沒有個體面的人出來參加嗎?」志傑像是想到了什麼奇怪的是一樣疑惑的問著。

「你這小蠢東西,妳姨我難不成代表不了妖族?」懷時忍不住翻了翻翻白眼,無奈的說著。

「哎呀!我怎麼能忘了高貴美麗又大方的時姨,絕對會是妖族最合適的出席代表呀!不過時姨你不會也在諮詢以太吧?」志傑諂媚地說著!

「有那麼好的免費顧問可以用不用,我又不是傻呀!」懷時笑著說。

「不對呀!以太一個人怎麼可以一下幫那麼多人想,更和這那摩多靈訊,我看回都來不及了,哪還有空認真幫忙想呀!」志傑想著想著都覺得可怕的搖著頭。

「師傅他老人家一念三千,不要說才幾個人了,就算再多十倍我想也難不倒老人家的。」一個金髮碧眼的逍遙公子緩緩地走了進來,然後恭恭敬敬地跟懷時行了一個大禮。

「貝羅老師!您怎麼會來?!等等等!貝羅老師也是以太的學生?」志傑驚訝地看著這個學院中堪稱最風流倜儻的老師。

「不用叫老師,私下叫我哥就好!我是時尊傳召我來,當然就來了。然後確實我師尊很少提及我們幾個,但我確實是師尊嫡傳的第三弟子,雖然沒有老大跟老二和老四那樣出名,但我是以太門徒這件事是實打實的!」貝羅相當驕傲的說著。

「我還以為貝羅哥是真姨姊姊或是時姨的弟子,但沒想到竟然是那個神秘以太的弟子,早知道就直接問你了!你一定有很多關於以太的秘密小故事!」志傑像是發現寶藏的看著貝羅。

「師尊大人呀?就是一個很完美的人!」貝羅遙想著!

「小蠢蛋!你要從以太那幾個狂信徒弟子口中聽到什麼以太的八卦難的很,你倒不如好好去跟你真姨『姊姊』去問,還可能聽到一些以太的私房消息。」懷時強調著那個「姊姊」的稱呼,然後搖著頭。

--------------------------------------------

就在以太跟陸壓兩人一前一後地回到了以太域,前腳才剛要坐下休息一番的時候,突然像是煙火般的瑞氣閃閃。

「這什麼東西,你啥時熱門成這樣啦?這滿滿的靈訊光華都可快可以淹沒你的以太域了吧!」陸壓看著那個一點都不誇張的滿天金光驚呼著。

「哎… 雖然我是有一點點心理準備,但沒想到會誇張成這樣!咦!連波旬都傳來?勒!這則是拉斐傳來的吧?這耶和讓他傳的?不會吧這群人到底是多懶的去盤算大局成這樣?」以太一則則的點開那些金光閃閃的靈訊,一邊說一邊迅速地回應著。

「每次看著你這樣回覆,都有一種覺得你很變態的的錯覺。」陸壓看著還能一邊跟他聊著天,一邊精準的回答每個疑問的以太。

「那不是錯覺,是真的他很變態!真實的變態!」一個嬌柔的聲音出現,而聲音的主人就這樣輕輕地靠在了陸壓的肩膀上。

「阿真,你沒過去跟他們開那個什麼詭異的分贓大會?真不像你的作風呀!」陸壓輕撫了這個撒嬌者的臉龐問著。

「你不覺得在那邊還沒有來這裡有趣嗎?我就想應該一堆人會傳訊來問,這裡搞不好還更即時呢!」懷真側身就靠在了陸壓的右側,然後饒有興味地看著在眼牆忙碌的以太。

「你們兩個呀!一個拿我當槍使酸了自己師兄後,一個坑了自己姊姊當苦力後跑來我這裡追消息,這樣好像不太對吧?我說那個追八卦還要談情說愛,你不忙我都覺得心累了!」以太看著眼前歪膩的一對忍不住地抱怨這,而原來的滿天金光就在他這幾句話之間就消逝的一大半了!

「我說,我不是拿你當槍使,是真的以為你沒想要跟他們勾心鬥角。只是沒想到你其實是幕後黑手呀!」陸壓雖然算是抱怨著,卻其實沒有任何嫌惡的語氣,像是他反而相信眼前的人做出的判斷與分析,會比那些討論中的大能,更能公平一些,更能對於萬事萬物仁慈一些一樣。

「你以為我想認真幫他們規劃呀?如果我就每一個都不回,或是都回甘我屁事,當然輕鬆呀!但你真覺得這幾個傢伙在那裡胡搞瞎搞真能有啥好結論?其實我也只是幫他們把自己有的實力跟想要的資源價碼標清楚而已,至於到底他們能爭取到什麼?就要看你們家老規則還有那幾個死心眼的買不買帳了?」以太搖著頭說著。

「話說你都要幫他們去規劃跟推演,你幹嘛不乾脆留在那裡就好?」懷真不明所以地問著。

「你真以為我留在那裡他們好意思問我?我如果在那裡又有多少人會覺得我居心叵測?如果我在那裡說了一個道理,又有幾個人會為反對而反對呢?又或是有有多少人不願意思考只會聽我這樣瞎說?更重要的是,我不想要背負那個最覺得的責任呀!我不在場,那至少做出那些決定的不是我,我只是給出一個非決策的中立意見讓他們參考而已!」以太無奈說著。

「簡單來說,就是你不想背鍋!」懷真點了點頭表示理解著。

「這麼說也不錯!只是其實我一說完開辦議會這個蠢想法的時候,我就後悔了,所以乾脆說我是因為說錯話所以落荒而逃吧!」以太嘆息著。

「怎麼說?我倒覺得議會這個想法不錯呀!至少公平囉!」陸壓雖然嫌棄這這些人的分贓,但卻也覺得以太提出的意見很正確。

「等到開始有人掌握資源了,訂出好的方式來控制某些「源」的時候,成立的自己的「法門」,開始逐漸壯大之後,你說正魔的分界會變怎樣?然後看現在魔修的弱勢,還有耶和掌握的世界之秘的部分,你說到時候這世界該會亂成怎麼樣?」以太又是深深的嘆了一口氣。

「這倒是呀!怎麼你沒想到解決方法?確實以現在的狀況魔長道消應該會很迅速,只是這也是一種天命吧!只能望道不孤吧!」陸壓倒是理解的嘆了一口氣。

「恩!我只能稍微的介入一點點囉!希望能讓耶和魔門的那幾步旗子能被打亂,然後再進一步地讓這幾個勢力均衡,不過也不知道能做到什麼程度,至少維持那樣的平衡不會是壞事,倒是手邊幾個研究勢必得推遲了,哎!然後還要注意老蠱跟九幽他們,我說老頭子你跟真真到時候要幫我看著他們呀!我之前的極端計畫他們似乎還是不想放棄,但不先弄好造化地星上的近乎其道的法則,到時候被他們搞到混沌連動,真不知道這個雙捷混屯會是怎樣的鬼東西呀!」以太揉了揉自己的太陽穴,眼神中又露出了一絲絲的疲倦。

「你呀!少操煩一點!我跟老頭子會注意那幾個老怪物的!不過,我怎麼覺得你這盤棋越下越大了?你這是在跟天道下棋呀!」懷真看著老友有點擔心的說。

「沒辦法,捅出來的簍子呀!天知道搗弄出來一個造化,以為是造福卻是成殤呀!跟天道下棋,這對手有點頭疼呀!」以太看著搖搖的遠方,嘆息著這個造化帶來的也許未來的殤慟。

 

Share

Leave a Comment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Bitnam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