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想小說時間】以太雜記:蒙面的生日舞會,沒有身分鴻溝的狂歡

又是一年一度的以太宴會又在這入秋之際再度開始了,只是與以往的華麗宴會略有不同的是有著奇思妙想的以太,突然覺得因為自己的交友的狀態有一點點紛亂到不管在陣營或是地位來說,朋友們見面都會有一些些的尷尬。而明明是一場以慶祝為主題的宴會卻因為這些其實不重要的氛圍變得過於沉重,所以他決定利用絕對空間領域的狀態,讓參與整個宴會的嘉賓們都隱藏住身分,並且藉由空間力量使大家站時有著齊頭式平等的能力。在神奇的面具的掩蓋與空間的限制力量下,所有參與者都將不會知道別人的身分以及相近的實力,所以那些交際上的鴻溝就可以被排除掉了!以太以這樣的宴會設計相當的開心並且驕傲著。

這樣的空間架設確實是相當複雜的一件事,但在以太門下幾個傑出的弟子協助下,空間終是趕在生日宴會前完成了。而這次與以往不同的是,此次的宴會是第一次需要邀請函才能參與的以太宴會,不是因為以太故意搞著區隔,而是因為這次的宴會的邀請函是一副一副極為精美的面具。而每一個面具都是一個幾乎算是空間幻具的珍貴寶器,除了能藉面具被傳送到宴會的獨特空間之外,更能遮蔽面容跟改變外在的形象,每一副面具都可以儲存一個由自我設定出來的形象當你戴上那個面具,在外在的外型與氣質甚至說話的聲音跟語調都會被改變。這也許對於那些精通幻術的修者,或是神通強大的大能來說也許並不是什麼特殊的能力,但卻是大多數修者夢寐以求的寶貝了!幻行幻影加上一個隨時能前往避難的空間,對於汲汲不可終日的修者生涯確實是宛如多了兩條命一樣的珍貴。因此,確實在這個神秘的邀請函出現的時候,造成了幾次的風波,但那都是外話了。

終是宴會開始的日子,在一個一個赴宴的客人帶著精美的面具出現在這個奇妙的空間時,就會有帶著只遮去半臉並鑲著一顆藍色晶石面具的以太門徒接待著,清一色的面具,統一的服裝參加的人們雖然知道這是以太家的弟子,但卻無法辨認出這到底是那才藝絕世的以太七子,還是七子門下的徒子徒孫,然而第一個被認出身分的人卻很快的出現。在客人們陸陸續續進場的時候,一個穿著淡粉色女子出現,帶著只遮住眼睛部分的雪白面具,掛著一種讓人覺得冷漠、生人莫近的笑容,眾人雖然都認出了這是何方神聖,但卻除了幾個接待的以太門徒前去慰問之外,沒有人敢靠近那個女子。

「你這有裝扮沒裝扮有差嗎?從門口看就看的出來你的身分了!」一個年輕的的聲音叨念著,一個帶著遮去四分之三臉只有露出右下臉面具的男子,帶著笑意緩緩地靠近了那個粉衣的女子。

「我很難得穿粉色,在上界!」女子冷漠卻溫柔的說著。

「是很難得在上界的公眾場合吧!天知道你那一堆噁心的粉紅色睡衣是什麼鬼東西!」男子一臉嫌惡的說著,女子白了他一眼也沒有多說些什麼!

「你們兩姐弟也太張揚了,用膝蓋都能想到你們是誰了!」一個嬌滴滴的女人帶著極為華麗的面具走了過來,笑著跟兩人打著招呼。

「誰說的!你看看右手邊那個小傻子,還不是一臉矇逼的在想我是誰?」男子笑了笑,指著一個轉頭看向他們但是一臉呆萌的以太門徒。

「那個傻萌傻萌的,到了現世一樣是傻萌就別提了!」嬌滴滴得女子搖著頭笑著!

「是說!你這樣憚無忌肆的走過來聊天,其實也算是曝光身分了呀!知道是我們兩個難相處的,誰敢走過來跟我們說話!」男子看著眼前的好友說著。

「沒什麼!你忘了姐姐我可是千變萬化呢?」女子自信的說著!

「行不通,這個空間所有金仙以上的神通道念都被限制住了,除非你撕裂這個空間,或是直接與天道溝通換取法則,不然高階的幻術是用不出來的,至於那些金仙級的術法,你覺得那幾個眼神精的跟鬼一樣的老傢伙,誰看不出端倪。」粉衣女子知道眼前的是多年鄉雕的姊妹淘,不忍心她等等出糗,所以善意的提醒著!

「唉唷!臭以太!你為什麼不早點跟我說這件事!這樣大家都認出我就不好玩了!」女子嬌嗔著!

「沒事,我就知道你會出包!那幫你準備了好幾個面具,你自己想怎樣換就怎樣換。」男子不知道從哪裡掏出了數個面具教給了女子。

「所以這裡誰都不知道其他人的身分?」女子好奇的問著。

「理論上是這樣的,除了我能通過這個空間的本源知道你們每個人原始的樣子之外,小言如果狀態正常的話應該也能大概辨別,不過其他人就很難了!是說那幾個幾乎天道的,你就要問問這位大姐她能不能知道了?」男子隨意的解釋著。

「我能知道,但鴻鈞跟如空不能!」粉衣女子很簡要的回應著。

「怎麼說?妳終於超過他們了?」嬌柔女子驚訝的問著!

「沒有,只是這個空間的本源跟我很親近而以,所以天道判定我可以與之溝通而已!」粉衣女子平靜的說著。

「很好!那代表姐可以去到處騙騙小鮮肉們了!」嬌柔女子開心的笑著。

正當嬌柔女子要準備換一個面具出去玩的時候,被一個畫面弄得笑的不能自己,她指著一邊角落的一個女孩樣的客人,要另外兩個人看著:「你們看看那個活寶!全部人都知道他是誰了吧!」

男子順著嬌柔女子的手看過去,就看到一個女孩逢人就問著:「你是佛門的嗎?不要騙我唷!還是其實你是我師父?你是燃燈佛祖嗎?」男子忍不住搖了搖頭,然後用眼神餘光看了另一邊一個看起來有點尷尬的長髮男子,低聲著說著:「看來以後不用說佛祖保佑了,我看佛祖都尷尬的不知道怎樣保佑自己了!」

就當三人還聊著天時候,一個有宛若機器人聲音的提示音響起:「賓客已經到齊八成,以太幻園正式啟動,歡迎各位賓客到各個遊區自行狂歡,以太門祝您有美好的一天。」

「欸!太!這又是哪一招?」嬌柔女子看著男子問著。

「就這裡有九個小世界,分別是七個不同的遊樂環境,跟我們這個大廳以及一個神祕區,大廳就是喝酒聊天吃吃東西,七個遊戲去就是讓大家去玩一玩遊戲輕鬆一下,至於神秘空間妳自己慢慢找找,裡面還算有趣!好啦!妳不走我也要去觀照幾個朋友一下,她第一次來這個虛幻世界,我還是有一點點不放心來著!阿姐,妳不想玩就去那裏歇會兒,不然就找他陪妳一下吧!反正你們兩個不說話也可以溝通,不會無聊。」以太一說完,吐了個舌頭一溜煙的就消失不見了。

而這樣的一個以太幻園就這樣悄悄地出現在空間與空間的夾縫當中,至於幻園中發生的有趣的事情,又都是後話了,這一個沒有身分沒有地位區隔的幻境當中,就這樣無憂無慮但富有笑聲與笑點的默默的被存在著。

以上!

 

 

Share

Leave a Comment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Bitnam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