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想小說時間】修羅之間,淡定人的不淡定

今天來說書啦!說書人的概念開始!
 
一個藍髮男子搔著一頭的亂髮,打著呵欠一副無精打采的樣子,從一間奇怪的小木屋走了出來,圍在他房門外以一個紅髮道士為首的一群人。
「鬧啥哩!都才幾點就在那裏鬧哄哄的!是怎樣你老婆被人拐跑呀!」藍髮男看著紅髮道士嘟囊著。
四周的人本來是相當焦急的聚向了藍髮男,但聽到了後半段的言論後,默默的顧左右而言他了起來。
「這不是有急事嗎?」紅髮道士到完全不介意藍髮男子的調侃,急忙的拉著藍髮男往外走去。
「急什麼?從剛剛我在另一邊聊天就一直聽到你在吱吱嗚嗚的,說好的淡定呢?枉你號稱縱橫四海八荒的第一戰神,十萬天魔在眼前眼睛眨都不眨的天下第一淡定去哪了?」藍髮男再度翻了個大大的白眼,並且依舊慢條斯理地走著。
「你跟那些小輩聊那些屁話很重要嘛!」紅髮道士急了有些火回應著。
「什麼小輩屁話,也不想想裡面有你的寶貝徒弟好嗎?我可是花了我寶貴的時間在陪他們聊聊詩詞歌賦、人生哲理!」藍髮男用一種極度不真誠的語氣抬槓著。
「不跟你抬槓了!阿一跟風華不見了!」紅髮道士著急的說著。
「你徒弟不見跑來找我?這句話很有邏輯嗎?你要一個殘疾人士幫你找徒弟?合理嗎?」藍髮男雖然是酸言酸語的回著,但細心的人就會發現他的眼神專注了許多!
「以太師叔,老二跟老四帶著虛師兄跟峰師侄去了天龍墓穴。」一旁一個面容剛毅,身上穿著一身赭紅色的男子解釋著。
「天龍墓穴?沒事去那邊幹嘛?」藍髮男轉頭看了赭紅色衣服的男子問著。
「那幾個小糊塗不知道怎麼了,說要拍什麼東西?本來就幾個人在聊說要什麼訂角色的,我也沒很清楚,想說阿華、不動跟你家小虛都在應該沒啥好擔心的,神識就先抽離那個爛肉體,想說出來晃晃,誰知道以轉瞬間五個傢伙就不見了!然後我急著跑去找了老燈鬼,老燈鬼說不動的靈火在閃,我們一推算只算出他們應該在天龍墓穴裡面!」紅髮道士接過了話頭,回應著藍髮男!
「不對呀!就算是天龍墓穴,就算小天童跟蠢蛋峰都是拖油瓶,阿虛、風華、不動這個組合,天龍墓穴也不至於困住他們!更何況不就是天龍墓穴,你個老燒燈一劍一刀劈進去就好了呀!等等!拍片?不是吧!我家孩子不準拍你們那個狗血劇本的!」藍髮男說著說著突然瞪著紅髮道士。
「我怎麼知道!那是你家小虛提的!重點不是這個!是我跟老燈頭到了天龍墓穴,發現阿雪鎮守的修羅之間開了!」紅髮道士聲色凝重的說!
「老蠱!這怎麼回事!」藍髮男轉身看著小木屋旁的枯井沉聲說。
枯井一邊發出聲響,一邊爬出了一個全身髒兮兮的矮小老人。
「天知道!我剛剛一聽到,就馬上心連靈蟲,不過那些小寶貝完全不聽我的話!看來是裡面有一隻尊王了!」矮小老人皺了皺眉。
「馭劍帶我過去吧!重黎去一趟東瀛金殿,跟阿時說天龍墓我找她!老蠱,你去一冰地稍個訊息給我姐,然後馬上去崑崙找阿靈,跟她說界蟲出事了!其她幫不上忙的都去找如空,如果運氣好找到了,會省事一點!」藍髮男面色沉重著指示身邊的人。
「有那麼嚴重?」矮小老人不解的問著。
「虧你養蠱養了那麼多個混沌,靈界蠱蟲成尊,只要一支蠱母成尊,他的分靈全部都會在三日內變成虛尊,修羅之間裡面有幾隻分靈蠱你算算!」藍髮男瞪了矮小老人一眼!
「什麼?!」身邊的眾人驚呼著!
「老頭,還不快走!希望來的及!」藍髮男拉著紅髮道士的衣服,示意他快點離開。
話音一歛一道紅色的霞光一閃,兩人就消失在原地了,留下的幾個人還傻了一會兒。
「師父,以太師叔祖為什麼不直接破開空間過去,不是比師祖馭劍過去快?」一個紅衣年輕人問著赭紅色衣服的男子說。
「太焱門都出蠢貨嗎?破開界靈蟲王附近的空間,是要放出一堆可以吞食世界的界靈蟲虛蟲尊來滅世嗎?以太真的那麼做,我看就算是臭陰鬼都會不要命的阻止他!」矮小老人冷哼了一句後一閃也隨即消失。
「這老魔真討人厭!難怪炘師姑說他很噁心!」年輕人瞪大了眼睛!
「蠱前輩雖不善,但也不算大惡之人,我們先去與時尊在趕去協助師父他們吧!」赭紅衣的男子大袖一揮,一股熾熱的氣息湧起,而散去之後一群人也消失在原地!
 
一個巨大黑色的洞窟之前,藍髮男跟紅髮道士停在了前面,一個讓人感覺很和藹的和尚走向了他們。
「怎麼進去?我跟老燈鬼合力劈開你可以及時修補嗎?我們不敢直接劈開這個修羅之間,天知道這頭空間龍的死核裡面藏了什麼鬼東西」紅髮道士問著。
「好險你們沒直接劈開,裡面大概有兩三萬隻半尊以上的界靈蟲,就算你們全力殺,能清的了一半,也就阿彌陀佛了!」以太搖著頭。
「跟我師侄有什麼關係?」和尚看了以太一眼!
「人界的口語習慣,跟阿彌陀那個小傢伙沒關係!沒事沒事!」以太語塞了一下,回應著!
「不要抬槓,我家兩個孩子都在裡面呀!」紅髮道士阻止了兩個正要抬槓起來的老友。
「就你擔心呀!不動那孩子也在裡面!」和尚也擔心的說!
「小虛在裡面,沒事的!如果我猜的沒錯他應該在封界,所以你們才感應不到裡面的事,這個小屁孩這些年進步不少呀!快追上他大師兄了!」以太望著洞穴的深處。
「怎麼?在炫耀你徒弟教的很好嗎?等他們出來了!讓他跟阿華打一場,看誰比較厲害!」紅髮道士不滿的說著!
「你真的很幼稚耶!」以太瞪了道士一眼之後,手指些微的交叉,舞動出複雜的銀色線條,仔細一看線與線之間還有即為漂亮的節點。
突然一陣大風颳起,和尚隨即揚起了袈裟,一個大佛虛影就護住了正在施展的以太,難得的事紅髮道士沒有大聲斥喝著。
「咦,老二你怎麼也來了?」紅髮道士疑惑的看著站在身前的瀟灑男子。
「剛好鯤鵬來拜訪,要不然我還不知道我一個婦道人趕過來之後你們會不會都死光光了?」一個嬌媚的聲音從瀟灑男子身後傳出。
「時尊、鵬聖,麻煩了,要不是小徒失陷,還要兩位跑一趟!鵬聖不虧三界第一極速,老火頭前腳剛至,你們後腳就趕上了。」和尚抱手行了個謝禮。
「燃燈老祖你多禮了,我兩個師侄也困在裡面。」鯤鵬回了一禮。
「就你們家都有人,我倒像是多餘一樣!」懷時笑著說。
「怎麼講阿華跟阿一都叫你一聲大姨母好嗎?」紅髮道士嘟囊著。
「時姐,幫我把這些界點放個五萬年,老火頭渡一點真元給我,殘疾人士氣虛!老燒燈等等有蟲漏了,就一把火燒了!疑!大鳥你也來啦?那順便幫手一下,翅膀開一下,幫我把這片天地遮掩一下。」以太虛弱的把手上一團銀色的絲線地給了懷時,然後交代著兩個老友後,發現了還有個生力軍就順便派發點任務給他!
「所以接下來怎麼辦?破開?」紅髮道士一邊渡了真氣給以太一邊問著。
「你就一直想著怎樣暴力解決,等等界點成熟了,我會先拉開一個縫隙,然後一口氣把四個小蠢蛋拉出來,老頭你跟燒燈看準了漏出來那些界蟲出一支殺一隻,我會盡快把洞補上,在那之前大鳥就靠你遮蔽住整個天地了!這小蟲出去一隻,阿靈都要至少用掉一顆五色石的!」以太稍緩過一口氣,然後看著懷時用靈光孕育著那幾顆界點。
「四個?所以你只能救四個出來?那有兩個不就要留在裡面?」紅髮道士急忙問著!
「小虛那小王八蛋,還藏了一些手段,他自己一個人的話出的來的!至於阿雪,她繼續在裡面守著,小虛會幫她封住那些蟲子,晚些我姐他們有空了會在把這些應該出現在混沌的東西送回去。」以太一邊說,一邊準備著開始拉開縫隙。
只見在場的幾個大能,各顯神通的施展著,先是以太手上接過懷時遞來的絢麗銀絲,像是縫針般的划開了洞窟前的一片黑色,然後拋出了四條銀絲,輕輕的抖動著端點,些微一拉四個身影就擠出了那條縫隙。隨著四個身影的出現,幾十隻漆黑的蟲子飛了出來,只看見兩個紅通通的和尚道士,一刀一劍舞的密不透風的,一隻隻的蟲子被斬落在地,而每一隻被斬落的蟲子都爆出了巨大的能量,而那個瀟灑的男子,身後一片宛若黑夜的披風展開,這些巨大的能量爆炸都靜悄悄消失,一旁的懷時倒是不斷的渡著靈氣給臉色越來越蒼白的以太!
「怎麼有點像幾年前幫這群小朋友渡三六九的時候一樣!」紅髮道士笑著說,
「真有點像,只是你大師兄換成了你二師兄,還多多了一個絕世以太呢!」紅衣和尚也笑著。
不消一刻中,那一線的縫,被銀絲死死的縫上,懷時走過去輕輕的一撫那縫紉的痕跡,一陣波動縫痕就幾乎消逝了。
「時尊掌控時域真是巧奪天工!」鯤鵬拍著手驚訝著!
不一會兒,四個被拉出的人,一一的醒了過來,最早清醒的是那個被稱作風華的男子,接著是一個年輕和尚,他扶著身邊的中年男子,而另一個一臉睡眼惺忪的大男孩才剛醒來就問著:「我師父呢?這是哪兒?剛剛不是說來場勘?怎麼一下都矇圈了」
「見過諸位尊長,多謝尊長的救命之恩!」風華風度翩翩的說著。
「見過…」年輕和尚正要行禮的時候,眼睛撇見身邊的中年男子後頓了一頓。
「姜老頭!你好了?你神識不是去了崑崙變植物人了?還是這裡是崑崙?」中年男子腳步虛浮的撲向了紅髮道士。
紅髮道士沒有閃避,只是一手往中年男子頭揮了過去,劈哩啪啦的罵著:「白癡!跟你說過多少次,三六九都有大劫!你怎麼還能蠢成這樣!要不是老子剛好有注意到,還有這群老東西都有空!你們被蟲吃得乾乾淨淨的連屁都不會放!」
「老火頭!好了好了!孩子們沒事就好!沒事就好!」和尚笑著說著!
「我說,老陸呀!你說誰是老東西呀?」懷時嬌笑著看著紅髮道士。
「欸!我是老東西!我是老東西!」紅髮道士急忙改口說著!
「大姐頭依然霸氣呀!」中年男子眼眶泛起了一點淚光!
「那個!哥!我師父人呢?」大男孩拉了拉以太問著!
「他呀!因為自作主張,所以你師祖要他反省,過兩天就會去找你了,晚點你師母會來接你,對了記得跟你師父說,你師祖說:『絕對不準演天童!』好啦,大鳥,你送我跟阿時回去吧!我有點累了!」以太轉了身,有些虛弱的一手扶在了瀟灑男子的肩膀上,一手拉住了懷時。
一陣狂風吹起,剩下的是還在敘舊的幾人,以及繼續一臉矇逼地大男孩.....
 
網誌先生,本來不想寫故事地!
不過為了日更沒梗,只好寫啦!
以上!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