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柒佰貳拾陸] 酸痛夢實紀,那些太入戲的痠痛

應觀眾要求,酸痛夢實紀。

匆匆闖進了一間算是簡樸的宮殿(相較於旁邊的富麗堂皇)。旁邊一排侍衛將手上亮晃晃的兵器指了過來。

「大膽狂徒,竟然擅闖太焱殿。」

我冷冷的看了這些銀樣蠟槍頭的侍衛,停了下來,這時一個穿著官服的男子急忙走來。

「住手。」

那個官服男架開了那些侍衛,並行了禮。

「不知太尊駕臨有失遠迎,還請太尊見諒。」

「沒事,我也是突然有事要找老頭子,我說重黎你那個拘謹的個性真的改一改比較好。」我邊說邊如同自己家似的走進去。

熟門熟路的我直往了一個房間去,只見那個重黎很緊張的跟在後面。而我就很隨性的踏入了那個房間,有著還算華麗的床,看起來應該是一間寢室。

「老頭子不在家?」

「回太尊,帝君他老人家出行了,也不知何時回來。」

「什麼帝君!都退位多少年了!你有禮貌一點就叫他師父,沒禮貌一點就叫糟老頭就好!」我說完就隨性的側躺在了床上。

重離很是尷尬地看著側臥的我,不知道是因為過於隨性的態勢或是要他叫糟老頭的言論讓他感覺到如此無助。

「太尊,知客殿已經整理好了,不知是否太尊移駕至歇息等待帝君回殿呢?」重黎依舊尷尬地看著我。

「幹嘛那麼麻煩,就在這等著就好吧!」

「那個,太尊,您這樣於天宮之禮…。」重黎吱吱嗚嗚的說著。

不知道怎樣,我臉一沉看著重黎說:「天宮之禮?這九天之上,是哪位得道大能要跟我論禮來著?叫他過來!」

「太尊息怒,這只是怕一些不懂事的人的閒言閒語呀!您知道的,帝君的寢殿不留人的。」

正當重黎急忙解釋著的時候,屋外傳來一個聲音:「重黎你別管他,他吧嘗試想被我踹出去!他八成是聽說了躺在我寢殿的人都會橫著出去,想要試試!」

「臭老頭!你回來拉!走!陪我去辦件大事!」聽到這個熟悉的聲音,我就緩緩地起身,往門口走去。

「辦啥事要你以太親自跑這一趟?」那聲音的主人,穿了一身的紅色華麗卻不土豪的朝服緩緩地走了進來。

「去小狐狸洞搬棵樹!」我微微地笑著說。

「青丘?叫白家給你送去就好,幹嘛那麼勞心勞力。」

「我想搬迷谷!」我若無其事地說。

「迷谷!你瘋了嗎?那人家的大管家!怎麼可能給你!」年輕老頭瞪大眼睛看著我。

「不是那棵化人,我怎麼好意思搬那棵,不是還有兩棵萬年的,快要化形的嗎?」

「那兩棵人家就願意了?你是問過白止?還是涂鈴說好了?」年輕老頭翻了翻白眼。

「就是沒問過才找你,問過找你幹嘛?」我認真地翻了白眼回去。

「敢情你這是因為要偷雞摸狗特別來邀我同行的意思?」這次年輕老頭更是給了我大大的一個白眼。

「你也知道,我不正經的朋友就不多,掐指一算就你們夫妻兩個,硬要算還能算上阿時,但你也知道你老婆跟阿時怎麼好意思跟我去涂鈴那裡搬東西。」我義正嚴詞地說著。

「你才不正經,你全家都不正經。」老頭氣呼呼的說。

「我會幫你轉達給安婕的!不用謝我了!」我攤手道。

「你!」老頭氣的拉了張椅子坐下。

「是不是朋友一句話!」我直白的說!

「算老子倒霉認識你這個王八蛋當朋友。」老頭嘆著氣。

「我不是卵生的,你這人真的太不學無術了。」我一副恨鐵不成鋼的樣子。

「不跟你說這些瞎話,就咱們兩個?這迷谷樹不小顆呀!要無聲無息的運走可不容易呀!」老頭倒是思考了一下。

「我叫上了阿虛跟峰峰,那個重黎你也一起來!要不是用法術會影響成靈,我們倆個就能去搬了。」我無奈的說。

「嘖嘖!你是連我的人都算進去了?」老頭嘟囔著。

不一會兒,幾個人靜悄悄的用瞬移來到了青丘,玲瑯滿目的工具,讓我像小叮噹般的從衣袖中滔了出來。

「老頭兒,你先用厚土劍鬆鬆土,那個小虛用虛空結護好樹根,小峰你扶好樹幹,重黎你力氣大,等等我說一二三的時候你就用力把樹拔起呀!」我仔細的交代著。

「你這傢伙,那你做什麼?」老頭發出不公平的抱怨。

「你不但沒文化,連人話都聽不懂!我不是說了,我要喊一二三呀!」我白了老頭子一眼。

在大家個就定位之後,各自發了力,我一聲一二三,一棵擎天的大樹就這樣嘎然而起。

「好拉!以太,樹起來了,怎麼弄回去?」老頭問著。

「搬呀!那個我跟峰峰力氣小負責扶著樹枝,阿虛你繼續顧好根,老頭你跟重黎用力扛著樹幹壓!青丘離以太域不遠,一會兒就到了!」我繼續分配著工作。

「我確信你根本不是因為什麼正經不正經的才來找我,你根本是只是想要找苦力而已!」老頭搖著頭說。

「你真的誤會我了!雖然是要找苦力沒有錯!但能當苦力的,還要跟你一樣不正經的朋友,我真的就僅此一個了!」我燦爛的笑著說。

「不跟你說話了!再跟你說下去不被氣死算我好命!」老頭再度翻了個三百六十度的白眼。

在一陣疲憊的運輸過程中,終於回到了以太域,我招了招手讓四周的生靈將樹接了過去,並且要虛靈好好去安置這一顆得來不易的大樹。

「哎呦媽呀!全身酸痛呀!我看我明天連下床都有問題了!」我感歎著!

「你痠痛個屁!你是出了什麼力!」老頭聽了我到抱怨生氣地看著我!

「亨!你們這種蠻力鬼,不懂我們凡身肉體的可憐!啊!小峰,你等等去泡一下靈泉,不然你明天就不用工作了!會痠痛到你看到你過世的親人的!」我貼心的提醒著一旁也疲憊的小鮮肉晚輩說著。

「你這傢伙!」老頭子繼續搖著頭。

「歐!對了重黎,你也辛苦了!等等去那個丹房拿一組我上個月跟花花研究出來的逍遙新丹,今天這樣的『適當』勞動後再吃個幾顆,有益身心健康。老頭,你看我對你徒弟多好,你這個師傅要多學著點!」我微笑的說著!

「以太!!!!」

在一陣鬧騰中,夢醒,全身痠痛!

一定是因為我還沒泡到靈泉的關係!

以上!

網誌先生,這是很隨性的夢筆記。

Share

Leave a Comment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Bitnam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