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想小說時間】以太外傳,火蓮茶會

一身便衣的到了南天大門,白T裇牛仔褲相當隨性的打扮,並向著在門旁應該已經等了一會兒,穿著一樣休閒風洋裝得美女打招呼,轉身避開那個想要嚇人一身灰色袍子看起來很邋遢的傢伙的手。

「薰,久等拉!」

「我也剛到。」女子微微一笑,

「我等很久了你怎麼不跟我說一下久等。」灰袍男跟了上來。

「懶得揪你。」我看了一眼他。

「出發吧!」灰袍男也沒有感受到我的忽略,自顧自地準備要出發。

「等等,我要等個人,應該快到了!」我示意他不急。

「等誰?這三界當中還有人敢讓我們三個等的?不對!應該說還有人要我們兩個等?媧靈耐性太好!等個三千年都沒問題!」灰袍男說著。

「先說好!在小朋友面前我叫佯羽知道嗎?」我叮嚀著!

「小朋友?」灰袍男疑惑了一下!

「就『佯羽』家最近收的那個小徒孫,我這個打扮他應該也是不認得我,倒是空空你應該會被認出來。」薰淺淺的笑了一下。

「那我來換一下…」空空轉身正要換個造型的時候,遠遠地走來一個很古裝的少年。

「你來不及囉~」佯羽笑得開心著。

「我來晚了抱歉。」古裝少年半跑半走了過來。

「沒事沒事!沒等很久!我說小峰呀!怎麼這身打扮!你這身角色殺青很久了吧!就算是穿戲服來,現在應該也是整套黑吧!」佯羽笑著說。

「就我跟我師父說要跟你去喝茶!他說要穿正式點,就要我穿這套來了!」小峰憨憨的笑著。

「真是什麼師傅教出什麼徒弟!」空空嫌棄著。

「弟子見過如空師伯祖!」小峰轉身看到如空,急忙行著禮!

「你師父不再,沒有其他人!不用行這種禮!你跟這佯啥的都平輩論交,就不用跟我論這個輩份了。」空空皺著眉說。

「那個…。」小峰為難的說。

「好了,不用理他!對他不用太尊重!是說空空你今天話異常多!」佯羽向小峰示意不用理空空。

「這位是?」小峰向佯羽詢問這他身邊的女子。

「你叫她薰姐就好,今天的司機兼導遊!」佯羽隨意的介紹了一下。

「薰姐好!」小峰有禮貌地打著招呼。

「你也好!」薰打趣的笑了笑。

「出發吧!」佯羽向薰示意準備出發。

薰從隨身的包包中拿出了一個類似桃核的小東西,手捏起了一個手印,輕聲的說了一聲起!在場的諸人就一閃消失在原地,只剩那個桃核閃著金光,咻一聲地消失在天際。

轉眼間,畫面是在一座的大殿前,這大殿沒有相當華麗,若要說特殊就是整座大殿像是一朵紅色的蓮花般的建築,而四周都是湖水,湖水上正開滿了各式各樣的紅紫交錯的蓮花。

小峰四處張望著:「哇!這也太美了吧!這什麼蓮花,怎麼詮釋紅紅姊姊的,像是整座湖都燒起來一樣。」

「這是火蓮,每三百年會盛開一次,也是東方琉璃世界相當有名的花季。」勳親切的解釋著。

「三位道友駕臨,這紅蓮座蓬蓽生輝,老身有失遠迎,還請多多見諒。」一個其實並不蒼老的女聲遠遠傳來。

「千萬別迎來迎去,就是來喝個茶賞個花,別弄的好像什麼了不得的聚會一樣,我先說了,我只是來吃糕喝茶的!」佯羽拉著小峰輕輕的一閃就到了大殿之中。

而薰與空空絲毫不慢的出現在他們身邊。

「以太門下虛峰,見過紅花佛尊。」小峰急忙的向眼前慈祥的女子見禮。

這紅花佛尊先是有些疑惑的看了一下佯羽,然後笑著跟小峰說:「這火蓮花季,茶會便是以茶會友,不用太在乎什麼身份的,小友有緣至此,就隨興看看就好,不用拘謹。」

「好了,人家主人都這麼說,你就自在一點,要不,你去右邊那,有你熟的朋友!我跟花花老太婆聊個一下,晚點再找你。」佯羽指著右手邊一群催著僧衣的弟子。

「恩!那等等你再來找我!」小峰點了點頭,像紅花、薰、空空稍作道別後辩飛也似的逃離這個有點尷尬的場子。

「你還挺疼這後輩的!你以太難得帶晚輩來參加茶會呀!」紅花笑了笑。

「就他剛好跟你門下有認識,有得聊!還有晚點懷時姐說要帶胖小九過來,想說讓他們認識認識,不然誰有那個閒情逸致帶小朋友出來玩呀!帶小孩什麼的最麻煩了!」以太搖了搖頭。

「時尊要帶那個總跟在你屁股後面的小蘿蔔頭來?我多久沒看到那小蘿蔔頭了!」如空驚訝的說著!

「涂家小九,那個曾經裝成以太,然後在聖堂騙走藍心的那個小鬼靈精?」紅花驚訝的看著以太問著。

「就是那個跟屁蟲!我也好久沒看到他!那天湊巧發現他也出世了,就叫他媽快帶來跟我碰個面,怎知道總是拖拖拖,好不容易我們都有空,卻撞上你這火蓮茶會,只好來這裡碰個面囉!」以太抱怨著。

「也好也好,我也對這晚輩很感興趣。倒是生尊竟然有空來參與我這小小茶會,令老身有些訝異呀!」紅花側身向薰招呼著。

「也就是剛好沒有什麼公事,難得清閒,又蒙以太邀約,就來這打擾了。」薰欠身一禮著。

「別那麼多禮來著,燃燈呢?怎麼不見他?我可是為了他的蓮花糕來的。」空空笑著說。

「空尊這是來飽口福的呀!燃燈師兄授完課,稍後就至,這蓮花糕倒是已經送到了。華光,把那紫火蓮糕跟紅火蓮糕都拿上!」紅花向右首的弟子說道。

而諸人就這樣喝著茶聊著天,看著滿湖火蓮。直到一陣火光一閃而至,同時一抹香氣伴隨時間相識凝固一下一樣。

「老燒燈,你還沒我快呀!」一聲嬌笑,一個極美艷得女子拉著應該很清秀看起來還像個小朋友的少年出現在眼前。

「時尊這後來先制的手段真的是僅此一家呀!」一個穿著古樸紅色袈裟的帶髮修行者笑著說。

「老頭兒就是不愛認輸!反正我就是先到了!」懷時輕輕的一靠,就往薰身邊的空位坐了下來,然後轉頭向那個少年指著以太旁邊的位置示意他坐那。

「以太哥!」少年大大的眼睛看著以太。

「喂喂喂!你娘我在這!你叫這個跟我同輩的變態哥!你這樣對嗎?叫叔叔!」懷時這一下就炸了毛!

「別理你媽那個老番顛,叫哥好!坐下!好久不見拉!最近過得怎樣!」以太寵溺的揉著這少年的頭髮。

「以太你真的越來越不要臉了!」懷時搖著頭!

「還不跟你學的!你那天叫我們家小峰叫你什麼?妹妹!我去!小九叫我哥有啥了?」以太白著眼,而一旁的燃燈聽著這亂七八糟的輩份搖著頭。

「以太哥以太哥!你知道嗎?下界有一個跟你長得一模一樣的人!我上次遇見他呀!我真以為是你!結果他傻不拉幾的!」小九急忙說著!

「我知道他,你別欺負人家!」以太像小九笑了一笑。

「小九過來!姨帶你去那邊玩,讓以太、你媽跟幾個前輩聊事情,姨帶你去認識幾個朋友。」薰輕輕拉過小九,然後站起身來。

「靈姨!我在跟以太哥聊一下嗎!」小九撒嬌著。

「恩~。」懷時亨了一聲,小九馬上安分著。

「你們先聊,我帶小朋友去跟小朋友們玩,我也好久沒見到菩燁了。」勳牽起了小九的手,飄飄然地往右邊的群聚過去。

「我真不知道你喂了小九吃了什麼腦殘片,怎麼黏你黏成這樣!這不都不知道幾千年沒見面了!」懷時搖著頭。

「八成是他媽在家太常虐待他,他看到救星就太開心了。」以太笑著。

然後幾人就繼續著談天說地,從詩詞歌賦到天道理論,沒有看星星月亮,只看者滿滿花海。一行人就這樣愜意著過著沒有很下午的下午茶時間。

Share

Leave a Comment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Bitnam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