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想小說時間】以太幻想外傳,夜歌與花魂。

在大多數的記錄當中,以太一直是多才多藝的,從數理類型的推演到文學的創作,從道的理解到神通的運用,基本上大家都能知道以太幾乎在許多領域都有相當傑出的成就,但鮮少人知道以太有一項才能——寶石的雕琢,這項技能之所以不出名的原因,其實來自於以太的幾位閨蜜,由於以太雕塑過的寶石都落入的她們的手中,也造成了以太製造的神器當中幾乎不見所謂的寶石與首飾,因而也讓以太其實很會雕琢寶石的事實不被人們所知曉,一直到那四套令人驚為天人的首飾出現在世間的時候,才有極少數的人們知道了這四組美麗耀眼的寶石來自於以太的創作。

 

然而,在第一套的春之脈絡-花魂出現在人世間之前,其實早有了另一組絕艷的首飾現世,那組被稱之為的一片羽的首飾,冬之風采-夜歌,據說是在相當有趣情境下被創造出現的。那是在一個寒冬的深夜中,以太與在這世上他最親近的姊姊坐在那個冰雪如鏡聞名的冰湖湖岸上聊著天。

 

「太,上次去地境你不是騙了那個挖土的礦工,坑了他一組黑耀石嗎?你後來拿去做了什麼?」一個一頭淺藍近乎白髮的女子喝了一口手上的玉露,漫無目的地問著。

「沒幹嘛?拿去墊桌腳了,怎樣你要那幾顆石頭?要的話等等拿給你,還是你要讓小梅來拿也行。」藍髮少年則無視低溫脫了鞋在冰湖中泡著腳。

「你這樣坑人只為了墊桌腳,你真的是……。」女子搖著頭,嘆了一口氣,像是對自己弟弟的頑劣感到了抱歉一樣。

 

這姐弟和睦相處的畫面,若是不熟悉的人看著到會覺得真是和藹的一家子,而事實也是如此,但讓人吃驚的卻是,傳說不是最潔淨的生物,如果擅自的進入冰湖之中,將會瞬間結成冰雕,連靈魂也被凍結,而曾經有一個九天之上的巨靈神明,曾不小心掉了一根頭髮到冰湖當中,在頭髮落入湖中的那一刻,這會以然成尊的大神瞬間變成了一座冰雕,萬年鎮守在冰湖畔。所以那個藍髮少年就這樣洗著腳確實會令在這冰雪之地生活的人們吃驚著。

 

「是說那幾顆石頭是真的很有趣,很適合妳。」少年看著在旁整理頭髮的女子。

「雖然有藏了一點終結之力,但醜不拉嘰的那幾顆石頭,你休想叫我帶在身邊,更別說那能量還不穩定,隨時會爆炸!話說你這樣去壓桌底,是想嚇你們家那幾個小鬼吧!」女子用眼角餘光瞄了少年一眼。

「哎呀,我哪有那麼壞!是說如果他們在桌上寫字的時候稍微用力一下,就真的會很精彩呀!」少年眼妝閃過一絲的狡黠。

「少來!是說按照時日應該也快爆炸了吧!」女子掐指算了一算。

「我倒是怕他們也算到了,這幾天都不用那個桌子了,還是送你當玩具好了,在你這還比較不會爆炸。」少年嘆了一口氣,有些失望的感覺。

「不要醜死了!」女子嘖了一聲。

「你等等就不要說後悔!」少年哼了一聲,手一揮突然周圍空間輕輕的一陷,九顆黑的深邃的石頭出現在他手邊。

 

但另一邊,卻有四個正在一間房中看著書的幾個男孩,被突然桌子筐一聲的聲音嚇了一跳,其中那個一臉冷漠的男孩還嘀咕著:「不還有倆三天,怎麼今天就爆了!」

 

「哇哈哈!還是嚇到那幾個小兔崽子了!耶!」少年似乎察覺了房間中的動靜,開心的笑著。

「你真的很有病耶!連小朋友都嚇!」女子搖著頭。

 

少年沒有回應,輕輕的撈起了冰湖的水,然後在空中點了兩點然後拉成一線,輕輕的拉起了線,而那條線竟然慢慢的散成如同一根羽毛一樣。少年將黑石頭放進了冰冷的冰湖水中,拿起那宛若羽毛的工具,快速的在幾顆石頭上話動著。

「姐,借幾顆終冰珠來,不然雕好又爆炸就白費工了。」少年伸手跟女子要著東西。

「你的技術越來越好了!好險小時她們姐妹不在,不然又要爭起來的!」女子邊說邊掏出了三顆如同她髮色淡水藍近乎白色的珠子。

少年接過了珠子,手上更是華麗的不含糊著,先是挑起了水成為一個水霧,輕輕的將冰珠打碎鑲入了黑色的石頭當中,然後手中由空間之力組成的鋒利羽毛舞動著,成為了殘影,宛若滿天飛舞的片片羽落,而只見這九顆石頭逐漸變成及美麗的樣子,三朵黑色的玫瑰上面有幾顆晶瑩的露水一樣,幾顆宛如黑夜中透著微亮火光般美麗而圓潤的寶石靜靜地一起躺在冰湖的表面上。這時少年輕輕的拉下自己的一根頭髮,先是串起了三朵黑色的玫瑰成為一條項鍊,然後將頭髮結成不同長短,將剩下的小圓石串成了手環與一對耳環,最後的兩顆小圓石一顆則是被他鑲在了一個不知道從哪來的銀戒上,而另一科圓石則被他輕輕的彈到了女子胸前樸素的胸針上。

 

「好了!大功告成。」少年順手擦了額角的汗,正要收起身前的首飾。

 

女子在少年要收起作品的瞬間,輕輕地搶過了項鍊、手環與戒指,並且不疾不徐地戴上這一整組的首飾,奇妙的事也就發生了,在女子戴上首飾的同時,這原本寂靜的冰湖竟然想起了一種神秘美妙的旋律,不是樂器不是人的吟唱聲,而是像是風吹樹鳴一樣的奇妙聲響,並且這樣的聲響進編織了一曲奇妙得歌曲一樣。

 

「很有趣,就叫夜歌吧!」女子滿意地笑了一笑,便轉身消失。

 

而留在原地的少年,嘟囔著說:「明明就說不要的呀!都給你了一個當胸針了,還不滿足的全部端走!這是什麼姐姐壓!」

 

這一組首飾,本來以為不會被世界所知曉,直到第一次神戰時,終之女神安婕冷漠的出現在戰場,舉起右手瞬間平定戰局的時候,整個戰場出現了神秘的樂曲,宛如黑夜在歌唱一樣,而這美麗而冷漠的旋律,卻又像是一首喪曲一般,在美妙旋律中更伴隨著奇妙的力量,有人注意到在女神胸前、右手指、頸肩、左手腕與耳朵上有著絢麗且神祕的光芒,從此那聞名於世的女神首飾「夜歌」便出現在世人眼前,只是沒有人知道,這組首飾的由來跟故事了。

 

 

 

在夜歌之後,以太因為每次辛苦的雕琢寶石,每次都會被身邊的閨蜜搶走後,就鮮少在雕琢寶石。直到女媧生日的那一天,在眾靈前往位女媧慶生的時候以太卻因為一本未看完的小說而忘記了這件大事。

 

「師父師父,你怎麼還在看小說!」東言看著很悠哉翻著書的以太,急忙地搖著他的肩膀。

「怎麼拉!是急什麼?不是跟你說作為大師兄就要穩重一點!浮浮躁躁的是什麼樣子。」以太叨念著。

「師父,你不會忘了今天晚上要幹嘛了吧!」一旁的原立羽一臉嚴肅的問。

「你們四個都集合了,怎麼晚上要上課呀?不是上個月上過了?怎麼那麼快就到要上新進度的地方拉?」以太皺了皺眉,心裡想著不會那麼快呀!

「師父,今天是媧靈師伯的生日會!」虛靈有些擔心地問著。

「生日就生日嘛!趕過去不過是一眨眼的事!幹嘛難麼緊張。」以太想著這幾個孩子怎麼那麼沒見過世面。

「那個老師,可是剛剛知禮……」一旁的貝羅正要提出為何匆忙的原因時,以太卻大袖一揮,一股巨大的空間之力漫開,轉瞬間以太聯同幾位弟子共五人出現在媧皇宮門口。

 

「以太大人,別來無恙。」伴隨著一聲宏亮的招呼聲,一個身上穿著白色披掛,一頭金髮,有著西方臉孔的男子走了出來。

「哎呦!你那麼早來!怎麼!聖堂那麼閒,你這個管理者都閒閒沒事宴會跑第一個呀!還是聖堂都沒得吃,所以快來這裡覓食?」以太看到眼前的男子,相當不友善的說著話。

「以太大人還是喜歡開玩笑,這次媧靈大人生日我當然再忙也要趕過來,何況令姊也早早就到了,難得有機會瞻仰四大女神齊聚,怎能不準時出席呀!」男子笑著說。

「所以懷時跟懷真也到了?難怪你站門口不想進去,要等規則老頭到了你才放心進去不會被整吧!」以太看著在門邊的男子,嘴角稍稍的上揚著。

「四位女神都到齊了,我倒不是好面子,只是鴻鈞大人未到,我們貿然進去打擾女神確實不太好。」男子一本正經說著。

「那三個女瘋子,出發也不跟我說一聲,還要不要當朋友呀!好了!耶和,你自己在這邊等,我不管你是好面子還是不好面子,我就不陪你在這裡等老規則了,先進去先。」以太嘟囔著。

「兩位道友,老道來了,久候呀!」一個正氣凜然的道士,一身金碧輝煌的道袍走了過來,旁邊還跟了一個一身紅色道袍的男子。

「最近,還那麼晚到!羞不羞愧呀!」以太冷哼了一下。

「以太,你就別找我師兄抬槓了,不就還算準時呀!」紅衣道士解釋著。

「走吧,進去吧!」以太也不回應就直往宮殿進去。

而在一旁因為都是前輩不敢開口的四小,急忙的跟在後面卻來不及開口著。

 

才到大殿,那個被稱作耶和的西方臉孔男子,像是獻寶一樣的拿出了滿是寶石裝飾的杯子:「媧靈大人,生日愉快,這是我們聖堂小小的一點心意。」

在場的諸人都是識貨的人,看到那個華麗的杯子就知道那是聖堂相當有名的真靈聖杯,有著淨化邪氣轉化能量的功用,更重要的是它上面的一百零八顆寶石都有著聖靈的祝福,可以排進聖堂寶物的前二十名的神器。就在這個聖杯出現之後,諸人除了驚呼之外,都對於自己攜帶的禮物開始羞澀了起來,這耶和的大手筆讓許多人的禮物都拿不太出手。

「連壓箱底的杯子都拿出來了!你們聖堂是沒東西送了呀!」以太笑著說。

「聖堂沒什麼好東西,只能拿這些小事物來為媧靈大人慶賀了,不知道以太大人準備了什麼驚人的禮物呢?」耶和笑著。

「禮物呀…」以太用眼角餘光看了四個徒弟一眼,突然理解他們在緊張些什麼。

「以太大人不會是空手來參加女神的生日會吧!」耶和身後的巴拉基樂諷刺著說。

「其實不用禮物的,只是小小的生日,不用大家那麼費心。」媧靈試圖地打斷這一片尷尬。

「誰說沒禮物的!」以太鏗鏘有力的說著。

「那就能否請以太大人讓小的們一飽眼福呢?」巴拉基樂像是抓到了以太軟肋一樣得繼續攻擊著。

「那個,小虛你上上個月不是有找到一塊上好的雲石嘛?」以太轉頭看著虛靈。

「有,可是老師…,雲石….。」虛靈有些為難地看著老師,因為那顆本來兩顆全頭大的雲石確實是臻品,但早紀被他分割亂七八糟了。

「有就拿出來,怎麼,捨不得?回去我再補給你!」以太大器的說著。

而虛靈只好拿出那個已經成為細塊的雲石。

「哇哈哈哈!這就是以太大人準備的禮物呀!也太….有趣了!」巴拉基樂笑得開懷著,原立羽則是一怒一道空間之力直射去。

「怎麼!見笑轉生氣,你以為這裡是以太域嗎?」巴拉基樂吃力的閃到耶和的後方。

「好了!別鬧了你們!」金衣的鴻鈞沉聲說道。

「這些雲石很透亮,是很好的禮物!我收下了!」媧靈也急忙的緩著頰。

「好吧!靈都說收下了,那我們有不好收回。就這樣吧!」以太淡漠的看著。

但隨著以太這樣的態度,周邊一些觀禮得客人卻也露出了一絲絲的不屑,覺得這個媧靈至交的大能盡然會小氣如斯,正在大家還在有些鄙夷的同時,以太卻從兜裡掏出了一些金絲。

「不過就這樣送人確實不太漂亮,容我稍微加工一下吧!」以太邊說著邊拿起了那些雲石。

再拿起雲石的同時,以太一樣凌空點了兩點,拉出了一條絲線,然後絲線又是舞成了羽毛般的刀刃,沒有像在冰湖的華麗,以太輕輕的舞動羽毛,一樣宛如羽落的雕琢著雲石,這時以太突然轉向媧靈。

「靈,跟你借一口生日吹蠟燭的氣,呼一口氣!」以太拿起五顆被雕琢或大或小的雲石。

而媧靈帶著好奇也相當配合的對著這五顆寶石吹了一口氣,以太輕輕地帶著那生命女神的一口生靈之氣,繼續用羽毛片落的雕琢著,逐漸整個大殿中瀰漫著一種土壤粗糙的原始氣息,還有那種在樹枝剛發新芽,在枝葉中散發的淡淡清新,如果仔細看著那個透明的雲石當中的紋路,可以看到像是植物莖脈上的毛囊,甚至像是在緩慢微小的呼吸著。以太開始加快雕琢的速度,空氣的味道稍稍轉變,像是雨水沖刷森林後的氣息,幾顆雲石上的脈絡開始更加清晰,一株株的植物圖騰開始在上面成形;這些植物沒有外顯的情緒跟動作,但卻每一株都有各自面對世界的姿態,氣息與樣貌,從初發芽的蠢蠢欲動,到抓緊土壤的兼任、伸展枝葉的生命、花朵綻放的活力、甚至有著生命尾聲的枯萎疲憊、回歸塵土的寂靜,五顆雲石像是有了生命一樣。這時以太輕輕的拉起剛剛拿出的金線,分別鑲嵌著這些雲石,一整組的首飾就這樣逐漸成形,就在這時候以太輕輕的點了自己的太陽穴,抽出了一絲絲的思緒,化入了這五個已經極為精美的首飾當中,突然一個檸檬薄荷般的香氣湧出,這五件飾品放在一起時,竟出現了一個半成形的靈魄,而這個靈魄像是在投射身變種人的生活情緒一樣,對初生的喜悅好奇、對成長的歷練感動,短暫青春的花樣年華、生命中的低潮苦澀、人生終點的平靜和諧,一朵花的魂魄,像是歷經萬世一樣的深沉,在那些細小不起眼的脈絡中,藏密著生命宏觀的哲學與道理。

 

「生日快樂,親愛的靈。」以太輕輕的用手供起了這五項飾品,不多做言語的送上。

「這!太貴重了!」媧靈看著這精美的首飾眼中藏不住的喜愛。

「不用假裝客氣了,你如果不快點收起來,時姐跟小真隨時都會把它搶走的!」以太笑著說。

「靈!其實我不會覺得很貴重,所以我可以拿走的!」懷時緊接著說。

「太!謝了!」媧靈迅速地收下禮物,然後慧黠的看了懷時一眼。

以太點了點頭,轉身看著下巴都快掉在地板上的眾人。

「怎麼!這禮物還過得去吧!那個基什麼巴的,這樣你可以接受我著個上不了檯面的禮物了嗎?」以太冷冷的看著巴拉基樂。

而巴拉基樂與耶和臉色不好的看著刻意囂張的以太,不發一語。

這時原本都不發一語的安婕,突然說著:「生命的繼起,一朵花的盛開與枯萎,花的靈魂來詮釋生命,這套首飾不下於我的夜歌,靈,你也給她起個名字吧!」

「起名字呀!叫花魂吧!如花的魂魄一樣,生命存在。」媧靈看著精美的首飾說著。

 

據傳,以太一生僅做過七套的寶石首飾,其中工藝最高的就是以空羽落的方式雕琢而成的,共有四組,後世稱之為片羽。而片羽也成為這寶石雕琢的最高工藝,而這四組寶石,分別是春之脈絡-花魂,夏之豔麗-綴星,秋之魅惑-楓狂,冬之風采-夜歌,花魂與夜歌的故事在此告一段落,接下來是關於綴星與楓狂的故事,我們在慢慢地說下去吧….

Share

Leave a Comment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Bitnam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