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想小說時間】以太幻想外傳,追求的寂寞。

在那白雪之巔,一身紅火的道士站立在那個懸崖旁的涼亭遙望著遠方,

他身後一個白衣藍髮的少年,拿著一壺熱酒,緩緩地走近。

「老頭兒,喝點熱酒,暖暖身子。」少年如是說。

「你,看起來日子不多拉!」道士接過了酒壺,狠狠地喝了一大口。

「誰知道呢?」少年笑了笑,用手輕撫掉旁邊石椅的白雪,然後隨意地坐了下來。

「你這一天比一天年輕,但卻一天比一天沒有存在感,唉!我們這一群老怪物,還有幾個能活著呀!」道士嘆息著。

「只有你是老怪物,是說隨著時間過去,只會有更多的老怪物的!你放心!你來著終巔可不是找我聊活多久吧!怎麼了?這次又什麼回事?」少年示意道士坐下。

「就突然覺得有些感慨,想找個老朋友聊聊罷了!」道士也相當隨意地坐了下來。

「怎麼,才剛把你家孩子送到我那就心煩掛念了呀你?有那麼依依不捨就快接回去,少給我那群孩子們找麻煩。」少年笑著。

道士沒有回應少年,他將手中的酒壺輕輕的潑灑了一些出來,像是在敬天地一杯酒一樣的作勢。

「以太呀!求道寂寞嗎?」道士若有所思地問著。

「一個通達天道的尊者,問我這個靈識不齊的閒人這種問題對嗎?」少年嘴角揚起了一絲笑意。

「百多年前,我收了那關門弟子時候,那小丫頭在跟我回太炎殿的路上問了我這麼一句。」道士自顧自的自己說著故事。

201108200800552ee

那時,紅衣道士牽著一個小女孩,在一條堪稱險峻的山道上走著,

小女孩問:『師傅,求道苦嗎?』

道士回答:『不苦,有心就不苦。』

小女孩又問:『師傅,那求道難嗎?』

道士耐心地答著:『不難,有心就不難。』

小女孩在問:『師傅,那求道寂寞嗎?』

道士先是愣了一下,然後摸了麼女孩的頭,說道:『沒事,不是還有師傅嗎?』

 

「你最終還是沒回答她。」少年輕輕地嘆了一口氣。

「怎麼回答?說寂寞的很?還是說不寂寞?」道士搖了搖頭。

「道之高,和寡,道之絕,音稀。你望她的道卓越不群,但又不捨她一枝獨秀。」少年接過了道士的酒壺啜飲了一口。

「那孩子愛熱鬧,怕孤單。」道士不否認的說著。

「所以你送到我那去,就是有人陪,但又無拘束吧!」少年笑了笑。

「她經不起師兄那些規則折騰,真讓她一個人過,每天我看就哭哭啼啼就好,但你也知道這次我總不能帶著她去險地。」道士再從少年手中接過酒壺。

「你呀!總會寵壞她的!她總有一天會被你們這一門臭男人寵壞。」少年笑著搖頭。

「你那一門就不是臭男人了?」道士白了少年一眼。

「我們家,都是香的!」少年笑得更開了。

「你這!」道士被這一下氣的一下說不出話來。

「道呀!是寂寞呀!我們都嚮往有一天吾道不孤,但又希望不要後進者都走我們這條道路,能多去嘗試多去看看,其實這樣的糾結我們都有,只是兒孫自有兒孫福,我們何必去操煩那多?」少年說著。

「我知道,但那孩子還小壓!」道士又飲了一口酒。

「你看看,那些凡人,追求功名、追求利祿,追求那些可得的或不可得的,一生忙碌,就為了求一個不知不曉的果,到頭來又是散盡一切載入輪迴。而我們這些看似高大上的修者,追求著天道,看似比他們好一些,至少知曉那個果是什麼,但這追求的道路上卻又只能獨自向前行,雖說這一路上總有些志同道合的朋友,但卻總要去自己理解自己的道,這世界沒有絕對一樣的兩個人,所以沒有一個絕對不孤單的存在,而追求這樣一種單方向的行進,你又怎能說他不寂寞呢?但,生死本來就是寂寞的,你又何苦去擔心這寂寞傷人呢?」少年一手揮開眼前的雲霧,隱隱約約地透過那飄散的雲霧可以見到那下界熙來攘往的人群。

「你到通透,怎麼是學了老光頭們的斷捨離了?對萬事萬物不罣心了?」道士瞄了少年一眼。

「你若欲她從眾,終有一天她要面對眾之離去,又或與眾相離。若你望她孤高絕世,也不能阻她一日入了凡塵見了七情六慾。既然都要追求了,就不用在乎寂寞了,不管追求何物,人呀!總是孤身而來,孤身而去的。」少年搖了搖酒壺,感覺了只剩一口酒,便將壺再遞給了道士。

「我明白,但那些孩子,一路走來會苦呀!」道士接過了酒壺說著。

「有心,就不苦了。」少年笑得開懷。

「好酒!」道士一飲而盡。

 

Share

Leave a Comment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Bitnam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