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想小說時間】以太幻想外傳,萬載論道,初篇。

這日,在鴻鈞道尊的天君域中突然架起了一個高台,

一眾年輕的小仙都好奇的圍觀著,這看似富麗堂皇的高台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這十幾個較為年長的老仙便成為了他們爭相詢問的對象,

尤其那飽讀詩書的太白金星,身邊更是圍繞了一堆小仙,

「太白上人,這高台怎麼突然建了起來,這天君廣場不是一向不准動土的,這那麼大的仗勢是要搞什麼活動來著,可有啥好處或機緣呀?」一個小仙纏著太白金星問著。

「就說你們這些後進總是不思學習,這可是每萬載的大事,大智論道呀!雖然這大智論道的道場主以數萬載未出現,這幾萬年來也一直只有講道沒了論道,但這大智論道可是一場驚人的機緣呀!」太白金星遙望著高臺,神往著這數萬年前的幾場精彩論道。

「太白大人,您說這幾萬年的講道,是說道德尊上萬年的大智講壇嗎?不是都在道德殿前講嗎?」一個消息靈通的小仙問著!

「無知無知 ,這大智論道是當年道祖聖尊與以太尊者的一場論道而起,當初一場論道可是令人聞者升天,然後上御三清的三位大人更是在一場論道後了悟造化,其後道德天尊大人為了將這份機緣傳了下去,便每萬年會邀請一些大能在此論道,而當初的天智東言大人便曾連上了三次高臺雄踞了這擂台三萬載,直到東言大人神隱之後,道德天尊大人又在廣昭賢士論道,只是就再沒有人能在請道德天尊大人下了這擂台,而近幾萬年更是無人敢上這高臺與天尊大人論道,所以才移至了道德殿,以方天尊大人之便。」太白金星緩緩的說著。

「什麼!竟有人能在論道上勝過天尊大人!這東言又是何方神聖?還有這高臺又立,難不成有人想要挑戰天尊大人?」小仙們驚訝的問著。

「連天智東言都不識,真不知道你們這些晚輩們仙都白修了,先在流傳於世的九成仙訣都是東言大人所修訂,要不是東言大人神隱,也許現在修仙者會比修佛、修魔、學聖者多上許多呀!」上古金仙廣成子經過聽到了一群小仙的對話,忍不住評論著。

「是呀,要是東言大人在!不過這次高臺又建,還真聽說是天尊大人說有一位大能願與他登台論道,所以特定重建論壇來著。」太白金星感慨地說著。

「咦!有人登台!」一個小仙指著高臺呼喊著。

眾仙順著小仙手指望去,一個一身白衣的俊美男子登上了高臺,旁邊還帶這一個看似凡人的大男孩。

「那人是?怎如此眼熟!」小仙們議論著。

「虛靈上尊!竟是虛靈上尊!」一個眼尖的小仙認出了台上的那個俊美男子,

「虛靈上尊?那個東皇帝君的兄弟,上古以來的第一天才?千年成尊的虛靈尊者?」台下的小仙像是炸開鍋的議論著。

「原來是天才虛靈,難怪敢與天尊大人叫板,這論道可精彩要警呀!」太白金星看著台上的虛靈點頭稱是。

「虛靈看來是要代師兄上戰場的意思呀!又或是要與他那位太古天智之稱的師兄一較高下?是說這場論戰,以兩人的高度,又有誰能評論呀?先不管了,這一定好看的論道,還不先站位先?」廣成子一邊讚嘆著,一邊迅速地找了一個好視野的位置。

 

目光轉回台上,那白衣的虛靈正與身旁的新收弟子說著話,

「小峰呀!這應該是你第一次聽論道,好好聽、好好想,有不懂得記下,晚些那些尊長來了,找到機會就問,尤其如果見到一個身穿藍衣藍法,對台上說話滿是不屑的年輕人,然後看到你又急忙想躲得,一定要問些問題,必然受益匪淺,可知?」虛靈叮嚀著弟子。

「是的師傅,峰兒受教了!」那很有親和力的大男孩應聲稱是。

就在這師徒還在對話的同時,三束金光從鴻鈞門遁來,隨著金光前來的同時,原來略嫌吵雜的台下迅速的安靜了下來。

「虛靈恭迎三位師兄。」虛靈對了才剛落下的三道金光拱了拱手。

「師弟切莫客氣,這次你願參與論道實是道門之幸。」金光斂去後出先了三個道士打扮的人,而其中那個手持蒲扇白髮慈祥的老者客氣的說著。

「這次虛靈尊者前來我三清門庭,鮮是稀客,還要尊者與之講到是吾輩怠慢了。」手持如意面目嚴肅的中年男子亦拱了拱手。

「虛靈兄弟這次還帶徒弟一起來玩,晚些論道結束必帶你們師徒倆好好走走。」一身朱紅的年輕男子,用戒尺拍著手笑著說著。

「三位天尊兄長都前來了,虛靈受寵若驚,因為大師兄不便前來,虛靈只好僭越一番代之與李師兄聊一聊修行。」虛靈謙遜著說著。

四人還在寒暄的同時,一聲嬌笑響起,只見四人神色一斂,恭恭敬敬地朝這聲音響起之處緩緩一拜。

「小虛跟木頭耳朵論道,小鐵板跟小滑頭你們兩個是要當陪客還是要講評來著?我看你們兩個又插不上話,又說不了評論,快快去一邊坐著吧!」

台下眾仙聽到這嬌笑的聲音盡然如此無禮的稱呼這高高在上的四位大能,一片嘩然了起來。

「哪裡來不懂事的仙,四位尊長可是你能議論的!」一個想討好四位大能的小仙,急忙站了出來說話。

還不等四位大能有所回應,也在那嬌笑主人現身之前,一柄通紅火劍凌空而來,直直地插在論道高臺上。

「無理劍修!」那個小仙看這飛來的火劍,更是滿是火氣地將身上的羅天法袍祭出,意圖收了這無理劍修的本命法劍。

只見台上那個朱紅劍上出現一個的年輕男子的身影,非常有失天尊風範的摀嘴笑著說:「哪裡來的傻瓜。」

而這時白髮老者正急忙向火劍深深地行了一個尊長之禮,這禮還沒行完那個祭起羅天法袍的小仙突然就凌空飛了起來,而周身慢出了詭異而玄妙的符文,只見那小仙本是一個五十多歲模樣的天仙,在不到半刻鐘的時間中慢慢地越變越年輕,最後竟變成了一個初生的嬰孩,而原本的天仙修為也消失憑空消失一般,就成了一個十足的小娃娃。

「李聃見過陸師叔、懷時上尊。」白髮老者恭恭敬敬的向那火劍以及同時現身的嬌笑女主人問候道。

「本初、靈寶見過師叔與上尊。」另外兩個天尊也急忙著行了大禮。

「虛靈見過兩位前輩!小峰,這兩位前輩是你師祖的好友,炎尊與時尊。」虛靈也行了一禮,並與徒弟介紹著。

眾人看到台上諸人的應對,恍然大悟著。

「原來這次論道的評判,竟是這兩位!但陸壓道君大人怎是以劍身而至,還有懷時大人竟會願意來論道?」廣成子不可置信的看著論道台上,輕聲地說道。

雖說廣成子是低聲談論又與這論道壇有些許得距離,但這台上的人士除了那個虛靈弟子外,哪一個不是絕世的高人,只見那懷時轉了頭過來:「小廣成,我還不敢去評論木頭耳朵跟小虛的道,我想老陸也不見得還真聽得懂這兩個小怪物談的東西,你放心我們兩個只是怕他們兩個拆台來幫忙看看,正主的評論人等會兒就來。」

「誰說我聽不懂,我要不是原身太過遙遠,我還真想來跟這兩個小鬼頭來實境論道一下!」這火劍發出了一個充滿威懾的聲音,

眾人本來還不清楚是發生什麼事時,一聽到這個熟悉且略顯張狂的聲音,便馬上瞭解了這火劍竟是陸壓道君的一縷神念。

「時尊大人,您都說無法評論,這廣緲天界又有誰能論之呀!」廣成子驚訝地看的懷時問著。

「哈哈哈!懷時道友這以道境而言,天地之中勝你者也不過了了數人,你不能評論又誰能評論呢?」一聲洪亮的笑聲隨著三個光頭和尚一起出現在講談台上。

「三位佛尊親至,有失遠迎,還請見諒。」做為主人的李聃招呼著。

在諸人互相見禮的同時,台下小仙幾乎鬧翻了台底,要知道現在這台上的大能無一不是三界之中的超然人物,卻都不約而同地的來到了這裡,果然這虛靈與道德天尊的論道是如此吸引人目光。

「哎呦!來晚了來晚了!不小心聊過頭了!幾位老朋友不會跟我計較吧!」在大家還在喧嘩的時候,一個空靈的聲音響起,明明是空靈至極的聲音,卻極有穿透力的蓋過了一切喧鬧。

眾人靜了下來,眼光轉向了聲音主人,就見到一個穿著極為邋遢且看起來極度平凡的男子懶懶散散的爬上了論道壇,而他的後邊卻站了三個與他極致低調完全不同的惹眼人士,其中一個傾力溫柔讓人極想親近的女子,在她轉頭與眾人點頭示意的時候,台下像是什麼偶像巨星登場一樣享起了歡呼聲,在一陣雜亂的「女媧大人」的歡呼聲中,另一個女子輕輕的的咳了一聲,瞬間聲音消失,整個以高臺為中心的方圓百里,像是在這一咳之中被凍結了起來。這一片安靜聲中,只見那女子攏了攏一身的極淺粉色披風,轉頭向後邊那個明明看起來很平凡但卻讓人一直會多看他兩眼的藍衣藍髮的年輕說著話。

「你真的走很慢!」那女子輕聲的就說了這樣一句。

而台上的諸人,看到這五人上台正忙著要打招呼的同時,那藍衣藍髮的青年急忙地揮著手。

「你們都不認識我,我只是一個路過的人,剛好想找個位置坐下而已,你們忙你們的,打你們的招呼!不用理我,當我不存在就好。」藍衣青年一邊說就一邊自顧自的找了個角落坐下。

「痾!諸位前輩?」道德天尊身為主人,先是與那青年眼神交會後,便尷尬地向新上台的幾位招呼著。

「他,評論,我們,聽。」粉色披風的女子先指著平凡的邋遢男,然後至了自己與那個被稱為女媧大人的全仙巨星後就也隨地做了下來。

「這挺不錯的呀!我還想說這兩個小怪物真要論道,還真要請鴻鈞師兄移一下尊駕,沒想到木耳朵挺厲害的嘛!連如空都找來了!」懷時笑了笑。

「這,弟子不才,真不敢叨擾幾位尊上,只是那天說要論道時,那…」李聃頓了一下看了坐在角落的藍髮男子,見藍髮男子搖了搖頭後繼續說著:「那位大人說會找來合適的評論前輩,本以為會是請終尊大人或是師尊前來,又或是那位大人願意指點,但真沒想到如空前輩願意指教爾等,真是晚輩的福份呀!」

「師兄說他還有些事,這場子就我來主持了!你們也別磨機了,論個道難不成還要看時辰不?」那陸壓的火劍分身倒是發話了。

隨這陸壓的發話,諸人就地入了坐,這一場萬載的論道盛會也就即將開始。

 

 

Share

Leave a Comment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Bitnam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