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想小說時間】以太幻想外傳,散佛逆癲。

這夜,以太悄聲的晃到了四大佛境之一的紅花境,

不知會境中的諸位大能、好友,就駐足在紅花境的玉藥園,

若是讓守境護法與金鋼看到,莫不是膽戰心驚一番,

要知這玉藥園是紅花佛尊極為重視的藥園,在紅花境的九大藥園中被譽為三上園的禁區,

但以太卻輕輕悄悄地進了進去,並且沒有任何人士查覺著,

不過令人吃驚的不是通曉空間奧妙的以太,而是那一個袈裟髒亂一臉玩趣的老和尚。

「竪子爾敢,可知這裡是何處,豈能容你到處閒晃。」那個老和尚一見到一身不像佛家人士的以太惡狠狠地說。

『老番癲,這是做賊的喊抓賊的概念嗎?我倒挺好奇你怎樣進來的?』以太笑著看著老和尚。

「你怎知…,不對呀!你是誰?怎知貧納渾號!」老和尚看著這奇妙的年輕人,

『小子林翔,見大師不是紅花門下,卻也在著玉藥園採藥,好奇之下有所得罪。』以太似笑非笑的看的老和尚,

「不對不對,這紅花混沌陣,沒有紅花令怎麼可能毫無聲響的進來,又不是強力硬闖,你到底是哪來的!」老和尚細想不對瞪著面前這形跡可疑的年輕人。

『這問題倒是小子想要請教大師的,大師如何進得了著藥園,卻是讓人疑惑呀!』以太反問著老和尚,

「不可能呀,除非是以太那個妖娥子!誰能這樣無視空間規則,但你又不是以太呀!」老和尚皺眉深思著,

『大師就別猜了,說說來這藥園尋啥?小子或許能幫一幫您呀!』以太打斷了老和尚的思路。

老和尚眯了眯眼,雙手合十輕聲的唸了一聲佛咒,轟地一聲,一陣強大的光暈網以太襲去,只見以太毫不心驚的微笑看著,而這光暈卻好似雷聲大雨點小一樣的從以太身邊穿過,沒有留下任何的痕跡。

「不對呀!沒有幻術,也是真身,但靈力少得可憐,倒是那神識堪比尊位老怪物了,小輩!你說!你是不是以太門下的老八?」老和尚疑惑的問著,

『以太家老八?什麼時候有了老八我都不知道?以太門下不過就七子呀!』以太皺了皺眉問著?

「別匡我!你是為了你現世的姊姊來的吧!我可沒虧待她,不過借了借她身上的令牌用一用,過兩天就還她了。」老和尚像是看穿了什麼一樣。

『喔喔!我還想哪個老八勒!如果你是說尚軒那孩子,他在修煉的一兩萬年看看能不能學會遁空,可能有機會到紅花境的大門晃一晃。』以太聽了老和尚的言論,就知道他認錯人了。

「什麼!你不是那個老八!那你是誰,一身以太力,但靈力還比一個金丹者少,我怎沒聽過以太門下有這種後人!難不成你是虛靈新收的那個弟子?」老和尚又是猜了一猜。

『逆癲,虧人說你是十大散佛最智,怎麼傻成這樣呀!我說我就是林翔,你怎麼就不信來著。』以太笑著搖頭。

「好吧!你就是林翔,那你來這幹麻!」逆癲倒是灑脫不在猜想了。

『你到這玉藥園是想要哪一株仙草,你直說了吧!我就幫你討這一株仙草,快把那紅花令還給他原主人,少得害人家要擔這責任。』以太一整面容,稍作嚴肅的問著。

「我可是有教了他化解小心劫法門,可沒虧待他呀!」逆癲心中一驚,忙著解釋道。

『我有說你虧待他嗎?只是你這種不告而借的方式,不太有道義呀!你可知現在的紅花境執法是多羅呀!他可不講情面的!』以太看著逆癲說到!

「什麼!是多羅那個鐵石心腸的!那慘了!那個小輩可麻煩了!哎呀,這可又誤了人家!」逆癲又是一驚。

『你這人真是,五萬年前因為一顆靈珠子弄的一個羅漢現在半身佛門半身道門還不夠,現在又來這一齣!你真是呀!』以太搖著頭!

「咦!你怎會知道!不對呀,明明不是以太,卻勝似以太,你到底是誰?」逆癲懷疑的看著面前的以太。

『就別追究我身份了,快跟我說你到底拿了哪些藥草,這筆帳就記在我頭上也好,反正多羅跟紅花還不敢跟我討這幾株藥。』以太繼續問著。

「這樣不就換我欠你人情了,這貧納不做這事!」逆癲皺著眉說。

『你真很奇怪,就不想欠人情!要是你直接跟紅花討,我還真想不到她要怎拒絕你,就一個好面子真的麻煩要緊!好拉!我跟紅花的那個關門弟子有點姻緣,你點化了他讓我可以少點事叨念,算是還我了這情,要不那個陸壓有個徒弟也在凡世,你找個機會去跟他講講佛理,這樣可以兩清吧!』以太想了想說著。

「君淚芍藥、八葉奇葩、藏心蓮子,就這三種,我只差八葉奇葩還沒找著。」逆癲倒是不做他想的說了自己要找的藥草。

『八葉呀…,應該在左手邊的那個藥圃。』以太一說完,揮了揮手空間中輕輕閃過一絲光芒。

「禁制空移!你不會是以太的私生子吧!」逆癲看著以太這個佛境禁制中來去自如的空間移動驚訝不已。

『吶!拿去,你要的八葉奇葩,快把紅花令拿去還,我會在這裡多待一會,等多羅來抓我囉!』以太從藥圃中摘下了一朵八葉奇葩遞給了逆癲,

「小怪物,你說的陸火頭的弟子是老六老七還是老八?」逆癲突然想起問道,

『你這個隱世的散佛是太久沒出來消息落後嘛?是說還知道以太門下有人跟佛宗有淵源也不算消息不靈通呀!』以太好奇的問著。

「是那小孩跟我投緣,我跟他多聊了幾句,要不是那時候我還在方外世界,不然我倒是要跟燃燈師兄爭一爭這孩子。」逆癲不掩飾地表示著欣賞。

『那倒是,都是瘋瘋癲癲的呆呆傻傻的,你們兩個如果是師徒倒是挺合適的。』以太笑著。

「小妖孽,真不知道你師父是誰!哪裡生來個小怪物!」逆癲翻了翻白眼。

『如大師不嫌棄,不如收了我這小妖孽為徒如何?我挺缺幾個大靠山的!』以太更是歡笑著。

「收你為徒!你八成是亞特蘭蒂斯家那兩個老怪物養的小怪物!收你為徒?我可不是想要找安潔打架來著!」逆癲狂搖頭著。

『好拉!你快走,等等多羅就來了,你就尷尬了!』以太趕著逆癲。

「你快跟我說,是老火頭的哪個弟子,總不成事祝融跟燧人那兩個小妖孽吧!」逆癲忙問著。

『主要是老七吧!是說你找得到老六也行,至於老八,你如果想要去點化媧皇弟子我也無所謂。』以太笑看著逆癲。

「唉唷!女媧又收徒了!別別別,別給我找麻煩!話說你到底是哪裡來的小妖孽呀?」逆癲不死心地問。

『你找到老頭的弟子,或是再問問跟你頭圓的孩子,應該能查到我是誰了,好了速走,連紅花老太婆都來了,我送你一程!』以太邊說邊祭起了手上的玉環,又一下藍光閃過,逆癲就消失不見了。

才送走逆癲,一聲肅穆佛號就應聲響起。

「南無自在琉璃紅花佛尊到。」

『紅花大姐,你怎麼也來拉!』以太裝著一副人畜無害的樣子看著飄飄而來的眾人,

「以太,你怎自己跑來我藥圃了?」紅花佛尊笑著問!

『剛好懷時姊差了幾味藥,想說來順手牽羊一下,怎曉得你們那麼大陣仗。』以太不掩飾的直說自己來偷藥。

「你要藥材差人來討就好,何苦自己跑一趟,老身這一趟來是聽說有佛門的隱世高人在藥圃附近指點過小徒,想說來看碰一碰那一個出來走動的老骨頭,沒想到還是沒遇見。」紅花佛尊搖了搖頭。

『那隱世的十個老怪物,你就叫你小徒弟的師尊去問問就知道是誰了,你自己跑這一趟太辛苦了。』以太若無其事的應著話。

「以太,你不知呀!那個指點小徒的老骨頭,是那個總說自己跟佛門無關,但卻是少數證完飄渺菩提印的逆癲佛呀!」紅花可惜的說著。

『逆癲呀!難怪你急,如果真尋到他,又能讓他欠佛宗一個人情,這次佛宗修九品金蓮座就找到好幫手了,還真是可惜呀!』以太跟著感慨著說。

「是呀!燃燈師兄三次請他出山,都被他婉拒,要說佛門之中最孤僻難相處,他也是名列前茅吧!」紅花嘆息著。

『好拉,藥草我也拿到了,我這個破身體不能離本體太久,先回去了!幫我跟青葉打聲招呼,到時候輪迴丹煉出來一定多分你們幾顆。』以太說完再祭起了了手上玉環,杳然消失不見。

在以太消失不見後,紅花一旁的多羅低聲地說:「這以太尊者越是神祕莫測了,這來去之間完全不著痕跡呀!是說剛剛從遠處再跟他談天的那位應就是逆癲前輩吧!」

「多羅,以太的腦袋在打啥主意你就別猜測了,既然他想跟我們演這齣戲就將就演下去吧!亞特蘭蒂斯姐弟總有他們的想法的。」紅花微微的一笑。

 

 

Share

Leave a Comment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Bitnam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