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雜念記事之十九】其實是有些哀傷的舊地重遊吧!

突然襲上的睡意,昏昏沉沉的, 就這樣緩緩入睡,
夢裡一片廣大的森林出現在眼前,
「這裡是哪裡? 」我輕聲的問著,
『你不是想知道這裡是幹嘛的?』 一個熟悉而清冷的女生聲音從背後傳來。
「姐?」我轉頭看那個聲音主人。
『不然誰那麼閒帶你來這種鬼地方。』他翻了白眼。
「這裡是….。」我環顧著四周。
『算遺跡吧!是說要安全進來核心還挺不容易的。』她又側身閃過一個淺藍色的光片。
「阿!那個樓梯!」我看到眼前的一個旋轉的樓梯。
『其實想想這裡還挺兇險的,尤其小虛的封印變弱之後。』她有點不耐煩的不想閃躲,而是用手捏碎了一片光片。
「碎裂的空間?還有空橋?」突然有奇怪的印象在腦袋中出現。
『空橋?你以前是這樣稱呼沒錯,不過現在人通常都稱他們以太道路。』她打趣地看著我。
「這裡似乎不只一座。」我輕輕地打開手掌,周遭突然出現了各式各樣的樓梯。
“Cine Atlantis strică! Nu din afară se apropie de distrugere, grăbește muritor să plece.” 一個詭異的音調出現。
「亞特蘭蒂斯遺跡?不准凡人接近?」我竟然聽得懂這個奇妙的語言意思。
『該隱,放肆!』我轉頭看到一個銀色長髮長相極為好看的男子。
『弟子虛靈護持來遲,請老師見諒。』那個俊美的銀髮男子在我轉頭過去時,馬上恭敬的單膝下跪著。
「虛靈,就算是你也沒有被允許擅自帶人來遺跡!」突然眼前出現了一個皮膚雪白,金髮金瞳,五官深刻的男子,旁邊跟了一個半人馬的夜精靈跟一個夜魔。
『我不認為我來這裡需要你的允許。』她冷冷地說著。
「安婕大人!」那三個奇妙的人發抖的伏倒在地。
「該隱?夜殤?潘?」我不知道怎樣就叫出了這三個名字。
『你記起來了?』她轉頭看了我一眼,有些驚訝。
「以太大人!」那三個人抬頭看著我,更是一臉驚恐。
「這裡是『Gates』?」我也很驚訝自己怎麼會說出這樣的名詞。
『怎樣,你不是想要處理?好了!你們三個哪裡來哪裡去,我不想看到你們,心煩。』她先看著我,見我皺著眉頭,就對在還伏在地上三人揮揮手。
「怎麼會變這樣?」我疑惑著的問。
『星辰大戰的時候,耶和想要利用這個,但是觸發了一些誰知道你怎麼弄的陷阱,就變成這樣了。』她無所謂的說。
「這個是往天界的,那個是往惡靈界,那個是外域,右邊那個寂滅域,那個是反城…」我很如數家珍地指著每一個樓梯說著。
『老師能辨認出口地點?』虛靈驚訝得說。
『他認不得的話,這世界上沒人知道這些見鬼的樓梯會去哪了。』她冷哼了一聲。
「那幾個樓梯怎麼會出現。」我有點驚訝地指著幾個樓梯。
『誰知道。』她搖頭說。
『老師,那幾個樓梯很危險,您現在還是不太好靠近,當初大師兄就因此轉世了。』虛靈輕輕的擋在我前面。
『沒事,這裡最安全的就他了,就算我們兩個隕滅在這裡,他也完全不會怎樣。』安婕示意虛靈讓開。
「那幾個門吃了多少人了?」我皺了眉頭的問。
『恩,今年應該有將近40人因為他們而失蹤。』虛靈有些自責的說。
『嗯?你的封印?』她有些訝異的問著。
『只能限定在這個範圍,但並不能完全收攏。』虛靈搖頭說。
「封不住的,那是混沌力,就算是空空也沒輒,我記得那幾個樓梯只有我跟懷時會使用,所以應該被鎖起來了才對。」我繼續皺眉著。
『殤域?』她也皺了眉頭,
「恩,垃圾場。」我嘆了口氣。
『總共有多少?』她問著。
「每吃掉一個完整的靈魂,就會有新的階梯。」我搖頭說。
『什麼爛功能。』她翻了白眼。
「還不是要消耗那些失敗的靈魂體,然後增加垃圾場空間。」我繼續嘆氣。
『收得起來嗎?』她問著。
「現在不行。」我搖頭。
『小虛辦不到?』她又問。
「這你能理解嗎?」我十隻手指頭交錯著,四周的藍色小光片隨著我的手指頭的方向,形成了一個至少百邊的多邊形。
『老師這….』虛靈看著這些光片的交錯組合思索著。
「果然還是太複雜,但是太精簡應該不好理解,如果東言沒有轉世應該可以呀!」我嘆了口氣。
『學生駑鈍,讓老師失望了。』虛靈喪氣的說。
「不是你的錯,這種固定空間的方式本來就不是你擅長的。」我搖了搖頭。
『恩,空空呢?他能幫上忙嗎?我把他從歐洲叫來?』她問著。
「那些空間碎片是他弄的吧!那是目前最適合的方式了。」我看著那些淡藍色的光片說著。
『在接觸危險前,瞬間移動到其他地方的轉移門,是如空老師想到的方法。』虛靈恭敬地說著。
「很不錯,只是還是會有人因為靈感特別強,躲過那些空間障蔽吧。」我說著。
『嗯!尤其是幼童,對於界的吸引力還是太弱。』虛靈點著頭。
「你先用節點賭注那幾個階梯,至少別讓去殤域的階梯增加,至於跨界的空橋就算了吧!堵也堵不住,是說有多少仙級的他界者穿過通道過來了?」我問著虛靈?
『有他界者過來?』虛靈驚訝的問著。
『不少,不過該隱會幫他們上印記,然後會匯報給耶和、鴻鈞跟青葉。』她看了虛靈一眼。
「你們到底在玩什麼火呀?」我搖著頭。
『不甘我的事,小時說好玩要我別管我就算了,是說也有不少這個界的人穿越過去混的不錯的,你也就不要太心煩了,反正四百年後,你自己會處理好就沒事了。』她攤了攤手。
「所以你帶我來這的原因是?」我好奇的問著。
『我想你晚點一定會去看那篇文章,與其你猜測老半天,我直接帶你來散散心也好。』她笑著說。
「你捨不得直接毀掉這裡呀。」我看著那個大家都認為不可一世的女人,突然感覺很難過。
『你以前最喜歡在那幾個樓梯跑來跑去的,很忙碌,但很精神。』她看著那些因為被強制現形的樓梯微微的笑著。
「是呀!總是瞎忙著。」我搖著頭。
『就擱著吧!如果有人能在這理解這裡的力量,也是一種造化吧!』她示意著該回去了。

夢醒了,
然後翻著那些神秘的文章,
似乎,那些消失者去哪了,我好像都有一些些的方向了呀!

Share

Leave a Comment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Bitnam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