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雜念記事之十八】窮盡天地,關於以太的壞話

看到前面空白的部分,其實是有意種無力感的,

有機會我會慢慢的補的,不過那個有機會是什麼時候我也不知道呀!

好啦,這一篇網誌算是剛好有人提到那個東西,我就順便說一下故事,

以前寫的東西,似乎對以太過於優待,

很少說他的壞話,這次剛好可以說說以太這個傢伙是有多狂妄自大,跟難相處。

今天剛好有一個朋友突然問到了「Akashic Uluwatu」,

剛好以太還真的跟這個有一些些關聯性,

在以太書庫尚未出現之前,以太一直像是遊雲散人一樣的到處找人論道,

其實說好聽的是論道,說不好聽的是去踢館吵架,

而通常他吵架的夥伴,不外乎懷家姊妹或是火尊陸壓,

有時候戴上兩個地獄王者,像是薩麥、路西,如果如空有空,當然也不會少了他,

隨侍在旁的除了不在閉關的弟子眾,有時候還會帶上一些人情托孤的別人弟子,

是說為啥帶一群人到處去論道(吵架?!),根據以太的說法是,

如果真的吵得太激烈的,打起來,要混戰的感覺才有意思!

由此可見,以太真的是一個超級無良的先知者。

 

不過以太的論道,不見得都是吵架,有時候會是一些好友的邀請,

關於Akashic Uluwatu,就是來自當初梵教還未分派,九尊都還俱在的時候,

那時候梵尊之首青葉參悟須彌芥子之道有成,廣發傳帖要揚道,

當然就不會錯失了堪稱空間大道的王者,空尊以太了,

加上九尊之中燃燈與綠偶、紅花,更是與以太交好,這種互相論道求進步的場子,

當然是沒有漏掉以太這個其實很愛鬧場的傢伙,

就在梵教難得的論道,整個道壇滿是賓客,

身為主人的青葉,介紹著自己新得道理,

他說著如何納須彌而芥子,怎樣藉由點來打破空間障壁,

以太聽著聽著,緩緩地點頭,然後順口也說明一些關於空間節點的應用,

就在這個賓主盡歡的時候,一個青葉的弟子突然說著,

「師尊新悟大道堪稱絕響,了悟空間無盡之意,大道如空之境,一番道理藏進空間之道,不如著書成經典何如?」

就在這個弟子提出這樣的概念的時候,眾人倒是拍手稱好,只有以太一人默默的皺了一下眉頭,

青葉向提出意見的弟子點頭,然後施出神通將剛剛所言的道理,點言成字,編字成經,

然後就在要訂出書名的時候頓了一頓,遲疑了一下後說,

「誠如華子之言,本道藏盡空道,便稱之為大藏空經吧!」

說完,佛光四起,天龍八部隨之起舞,像是在祝賀一本絕世經典完成一般。

 

但是在這時,只聽以太冷哼了一聲,

「空間之無盡,此等小論敢稱藏空?無知!」以太就這樣冷冷的賞了眾人一巴掌一樣。

「空尊何出此言?」陸壓像是要一搭一唱的接著以太的話。

「我看是空尊心驚老祖悟得空間大道,心中有點酸吧!」青葉弟子華宗笑著說,

「華子無禮,空尊莫怪!」青葉雖是斥責,但仍笑著。

「如此小道,得知能有欣喜,我也不知道該怎樣說了,小李當初你師父在解袖裡乾坤的時候,怎麼也不來寫個空藏論之類的!」以太聽著倒是笑開的問著隨行的晚輩說。

「袖裡乾坤不過是納物之術,或許是論及空道,但距離大道甚遠,怎麼與師祖的空間藏之的道理相提並論。」華綜回應道。

「是是是,是我駑鈍了,確實這須彌芥子,難於袖裡乾坤倒是真的。」以太像是笑開花的一樣說著。

「以太,你脾氣真好,我看這次真應該找安潔來。」懷真一旁笑說。

「找我姐來還得了,我看法華壇不掀掉才有鬼!」以太搖著頭。

「空尊,我敬你是高人,倚勢欺人可是高人之範?」華宗怒言!

「就算我仗勢又如何呢?算了,跟你計較真的沒有範了,小李那天我要丟的筆記你不是留下了?」以太轉頭看著李聃,

「稟空尊,晚輩還留著您的札記,只是其中一些演算仍有許不解。」李聃說著。

「你翻翻看第三頁吧,我也忘了在哪了?應該有寫空間點的算法那邊,我那時候隨筆記下也記得不清楚了。」以太搔了搔頭,

「空尊,我有印象那應該是第二頁的部分,是關於空間點的演算,弟子在剛剛青葉佛尊的講道下,稍稍看得懂一些了。」李聃老實的說著。

「歐!是第二頁嗎?算了,青葉自己看看吧!白蓮綠藕,你們也都瞧瞧,我隨筆寫的東西,有點亂就是了。」以太隨手的把那本小冊子送往白蓮的方向,

途中,以太像是想到什麼一樣,一揮手,又將小冊子招回。

「忘了,如果那本書可以名大空藏經,那我這小冊就叫Akashic Uluwatu吧!」以太說完就隨性地寫上了這兩個梵語,

然後再將書送至白蓮,便呼喝一聲,帶著一群朋友離去,

而青葉白蓮等佛尊,先是有些憤憤地看著那本都是凌亂的筆記的手扎,但越看越是驚訝!

白蓮嘆了一口氣,向還在半空飛舞的大空藏經一指,只看經書破碎成紙屑,

「徒有其名,不應俱存呀!」

說完之後,白蓮珍視著那本手扎好好地收下,然後轉頭向青蓮說:「真是天空支線,大地之盡的精解,留置藏書閣與後人參悟吧!」

 

而在離去的一群人中,陸壓好奇的問著以太,

「以太呀!這你的筆記何等珍貴,給他們不就便宜他們了!」

「珍貴?那!你要幾本都拿去,就計算紙嘛!」以太邊說邊摸出了幾本類似的手扎,

「你這也太多了!」懷真訝異的說著!

「啊就平常想到啥就會寫個一點,莫名其妙就那麼多了,那天剛好小李在問我空間點的事,就懶得解釋,反正他那麼聰明,讓他自己從算式推導就好,誰知道那個小光頭那麼馬屁精,一下氣得我打他臉啦!」以太笑著說。

是的,Akashic Uluwatu,就是一本這樣的手記,

因為是記錄了一些空間基礎理論的演算,所以以太故意說這是算盡天空所覆蓋之下,大地盡頭的處的書籍,

也影射著,如果小小的納芥子之術,能稱藏空,

那這些算是,就可以稱之窮盡天空之限大地之盡無所不包的知識了,

是說,我明明是想說以太壞話,但是默默的變成念了梵教,

這樣好像不太好呀!

以上,是雜念記事系列,

網誌先生,總算有新文章更新了!哈哈哈!

Share

Leave a Comment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Bitnam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