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佰捌拾貳] 單純不想當大人的任性,有時候想要像個什麼都不懂孩子一樣,撒嬌

記得那天,突然想要跟夢夢求救一樣,
自己也覺得很奇怪,自己是怎麼了?
然後很巧的,阿夢去法國忙,所以一時之下還真的沒人陪我抬槓,
不過,程義麒倒是很有義氣的來陪我,
然後就這樣聊著自己這樣堪稱不正常的狀況,
程義麒說,我最近處理太多事了,身體想念那個孩子了,
是呀,似乎我真的懷念那個住在心裡的孩子了。
我總會說,每個人心中都有這樣一個孩子,一個不曾長大的孩子,
只是隨著我們被社會、被世界逼著要長大的時候,
心裡的那個孩子,就會默默地退回心中的那一個角落,
而程義麒說,有些人的孩子會被捨去,有些人會一起長大,
只有捨不得孩子的人,才會任由他生存著,
有一些人他就讓自己總是那個孩子,而有些人,他就偷偷的把孩子藏起來,
不讓他出來玩,直到你很想念他為止。
 
而另一位老友說我這是週期性的狀況,
據說從很久以前就會這樣了,但是我真的沒有特別注意這一件事,
只是認真想想,好像每次當忙完很多事,像個傑出的大人處理著身邊大小事之後,
在精神上就會進入一種耗弱期,會開始很單純的想找個人撒嬌,
這樣似乎已經成為了一種習慣,一種自己不知不覺的慣性。
最近因為家裡發生了要處理的雜事,很自然地就又讓自己成為大人,
然後回到台北,一堆公事處理著,然後來自朋友帶解答疑問,
總要讓自己跟個大人一樣的去分析去思考去做事,
總覺得在這些時候,要更堅強一點點,才能讓別人依靠著,
就這樣的不斷地成為一個令人依靠的傑出大人後,
就又不知不覺的陷入了奇妙的疲倦感,
突然想找一個人,不在乎我是大人還是孩子,或是很單純的只想聽我說一些垃圾話的人,
不用擔心我說出來的任何一句話,也許會成為他新的傷痛,也或許會失去那個值得依靠的感覺,
因為有時候在心裡的某個角落,似乎很不想讓自己,被認為是個孩子吧!
 
怎麼不去找個值得依賴的對象撒嬌?這是某位老朋友問的,
我說怕了吧!似乎很怕這些似乎值得依賴的其實脆弱的很,
當你把情緒一股腦地放在他們身上,一天他突然崩潰,或是決然了,
那那個你信賴的支柱就會分崩離析,而你又要花更多的時間去讓自己回覆,
不想了,不願意了,不願意再去習慣性依靠,
所以不需要依賴別人,只要有一個可以撒嬌一下下的對象,
有一個可以暫時聽著無理取鬧的人,他不會為你扛下什麼,不需要為你承擔些什麼,
只是單純地聽著,然後附合與回應著,
我看著程總說:「你知道為什麼我想到的是阿夢不是你嗎?」
他看了我一下說:「就像總是笨蛋不是呆瓜一樣。」
然後我們相視後笑了,是呀!就跟是笨蛋不是呆瓜一樣,
他們都是很重要的朋友,很重要的人事物,
可是我不希望因為我而造成別人的負擔跟擔心,
所以與其跟那些會為我費神思考,或是試圖去幫助我的人說著那些不順遂,
我就會選擇那些他們也會擔心,但是沒有那麼多記憶體去思考與想要解決的人,
因為不想造成負擔。這樣簡單的原因。
 
「你之所以是個討人厭的好朋友就是這個原因!」程義麒那時候這樣說著,
「總是覺得自己犧牲一下就好,這個觀念你什麼時候才能改掉!」老朋友這樣說著。
其實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會這樣,又為什麼要這樣,
只是在這樣的頻率下,大家都很開心呀!我就這樣的笑著,
雖然沒有放肆的撒嬌,沒有無厘頭的瞎話著,
但其實在很脆弱的時候有著人陪伴,真的會變得有勇氣,
也許他們不是那些笨蛋,但呆瓜們的真心,也是會給人力量,
只是,不用為我擔心,這世界的風風雨雨,
我可以撐著我自己的傘,繼續往前走的!
以上,是沒當成小孩,但是有撒到嬌的小確幸,
網誌先生,是該繼續堅強的日子!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