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佰柒拾柒] 挖一個新坑,然後傻傻地跳進去!(上)

晚上因為剛好活動提早結束,才回到家就被愛吃鬼摳出門,

然後一到公司,先是稍微聽了一下他的想法,然後打槍他!

(迷之音,說實在的你千里迢迢就為了打槍他嘛?)

在一邊抱怨他寶我找來就是聽這些不切實際的內容,一邊瞎聊著最近的想法,

不知道怎樣就聊到打算試著寫劇本,

是的!我一定是神經有接錯,才跟他提到這個蠢到極點的想法,

我說最近看了很多戲,想說自己應該也要來試著寫一寫個劇本吧!

然後就出現發散式的腦力激盪畫面。

 

我先說了,其實我想試著把五月天的歌來編寫著一部音樂劇,

當然不是每一首,而是挑了幾手為主軸再慢慢發想,然後寫一個很貼近人生活的愛情故事,

大概的構想,是從一對高三考生情侶,說好一起考到心目中的大學,

但是女孩在第一次的學測當中推薦到了學校,而男孩仍要繼續的考試,

那是那一年的五月的,某天。

故事第一幕當然會開始在高中的兩小無猜,

一個夢想要當搖滾歌手的少年,跟一個想要當會計師的女孩,

有著簡單的夢想,一開始就在那一個練團室,男孩唱著「從這裡開始」,

然後接著就是甜蜜的愛情打情罵俏,女孩在「戀愛ing 」,男孩俏皮的「我又初戀了」。

但是在五月的,某天,那個推甄放榜的日子,

男孩知道女孩上了心中台北的好學校,但自己卻是榜上無名,

看著開心的女孩,情緒低落的男孩在凜自己說著「而我知道」,

女孩注意到男孩的低落,跟他說著接下來再努力就好,並承諾著等待,也說著那「生命中有一種絕對」,

本來打起精神的男孩,卻在回到家的用著「洗衣機」時候聽到了母親生病倒下的狀況,

趕到醫院聽著醫生說需要長期療養跟龐大的醫藥費,

他決定要一肩扛起家中的經濟,並且在與女孩散步時壓抑的說著要女孩好好去台北追夢,

而他決定記得這份「純真」,但要放棄自己的夢想,

女孩勸著男孩不要放棄要他一起加油並詢問他「好不好」,

男孩卻「溫柔」的說著,妳走吧!我該讓妳自由的!然後就離開不再與女孩聯繫,

而那天女孩要離開南部之前偷偷地來到了男孩打工的地方,輕輕的說著「嘿,我要走了」!

其實男孩知道女孩來了,但卻裝作沒發現,

到了女孩真正離開,兩人幾乎崩潰的往兩個方向離開,麥想屬於他們的「瘋狂世界」。

 

然後第二幕開始,男孩早上做的苦力的勞力活,晚上則在PUB唱著那一首「闖」,

在台北的女孩,仍走不出情商,一個人在宿舍哼著「永遠的永遠」,

兩人一個人在南部過著平淡的生活,男孩一直想豁達的跟自己說「人生海海」,總會過去,

而在打工的過程卻也認識了那個活潑有朝氣的好友,

男孩也像有了堆放情緒垃圾的「垃圾車」,而逐漸開朗,

女孩折開始見識著台北的花花世界,也遇到了一個告訴她身邊每一件小事都是「最重要的小事」學長,

逐漸開始放下情傷的她最終還是答應了學長的告白,給了一個「擁抱」。

在女孩寫了一封信給男孩說他已經走出來並且要男孩也要加油的那天,

男孩先是遇到駐唱的餐廳經營不善倒閉,一個人在舞台上唱著最後一首的「候鳥」,

更令他無法接受的噩耗是,母親終究還是抵不過病魔侵擾的離開,

男孩低落的在撞球間放棄自我,他看著那顆「九號球」發呆,

男孩的新好友看不慣男孩的自我放逐,告訴男孩「有些事現在不做一輩子都不會做了」,

他鼓勵男孩上台被去追他的音樂夢,並且說要陪男孩去闖一闖,

一起北上的兩人,租了房子,開始了生活,而男孩與還是朋友的女孩見了面,

女孩說現在很好,要兩人都學著「知足」,雖然兩人都還未能完全放下對方。

而遠遠看著男孩跟女孩有說有笑的好友,卻在一邊偷偷的感傷,

因為他不敢說出他喜歡男孩的秘密,而被發現眼框泛紅的他,

急忙用剛剛手弄到「洋蔥」而嗆到眼睛的拙劣謊言解釋著。

 

第三幕轉到了幾年後,男孩終於開始成功走紅,「出頭天」的他意氣風發但卻因此與女孩失聯,

而女孩也在畢業的那天,被學長求婚,學長跟女孩說「能不能不要說」不呢?

女孩心中捨不得男孩只陪著學長一「步步」的在校園中散步,

經過一番掙扎,她終究還是答應了這個她覺得很愛他,平凡但是應該會讓她幸福的學長,

在幾年後男孩透過曾經的同學輾轉聽到了女孩的在兩年前結婚的消息而情緒崩潰,

逃離了應該有的錄音與宣傳,他獨自的在海岸邊傷心著,

他迄今都不能忘記他們一起度過的那些「盛夏光年」。

而終於找到男孩的好友,安靜地走到男孩身邊安慰他,

也說著自己暗戀男孩的心情,並且說出沒關係「讓我照顧你」的告白,

而在情緒的連續衝擊下,男孩貪婪的只是想要一個溫暖,

他抱住了好友,而好友竊喜的吶喊著「愛情萬歲」,雖然他之到難還並不會真的愛上他,

但是這樣的畫面,卻被一直跟著男孩的狗仔拍了下來了,

而這樣的新聞,被渲染得不堪,狗仔就只差沒寫下「Hosee」的詞語,

男孩因此開始失去了原來的走紅,在感情受創,工作下坡的狀況,

他勉強的維持「生存以上生活以下」的生活,

但他卻發現,不管他到了哪裡都會被指指點點,

他突然覺得,似乎他的世界開始崩壞,他自己問著自己,

他「心中尚未崩壞的地方」還存在嗎?

 

接著第四幕開始在男孩友人看不下去頹喪的男孩,

他決定去找那個曾經是男孩精神支柱的女孩,來勸說男孩,

他找到女孩和她的學長丈夫一起開的咖啡廳,

卻在找到女孩之後,發現女孩正在跟丈夫學長吵架,

他聽到女孩指責丈夫外遇,而丈夫卻說女孩「黑白講」,

兩人越吵越火大,障服說出要離婚後的氣沖沖地離開,

男孩友人看著一樣頹喪的女孩想安慰著他,

女孩看著眼前的陌生人淡淡的說著「麥來亂」,

然後整理整理有些凌亂的小店,強顏歡笑的準備開店。

男孩好友卻一針見血地跟女孩說,她的微笑很虛假,說著因為「你不是真正的快樂」,

在男孩友人的說明來意並點醒了兩真正相愛的人不好好的珍惜對方是多麼浪廢的一件事,

女孩決定跟著男孩好友去探望男孩,

在男孩的公寓中,女孩看那個頹喪而落魄的男孩,

靜靜地走過去跟他說著「我不願讓你一個人」,

而男孩好友看著這終於能珍惜著對方的苦命鴛鴦,帶著情緒複雜的走出男孩公寓,

並一個人孤單地望著「星空」,

並且他決定盡自己最大的力量去幫助男孩,

他發放著新聞稿說是他單戀男孩,但男孩有真正喜歡的女孩,

而他只是一廂情願,他開著自己玩笑說自己才是「雌雄同體」,

說自己將會「如煙」般消失,請大家給男孩一個機會,

他把自己抹得更黑,然後想要洗白著男孩,

也正如他的新聞記者會所說的一樣,男孩好友就這樣消失在大家的生活當中不再有消息,

而男孩也在女孩的陪伴下,逐漸振作,

但是他卻不回應那些流言蜚語,他「倔強」的像世人說著,

當 我和世界不一樣 那就讓我不一樣 堅持對我來說 就是以剛克剛,

他同時也是要跟他那個犧牲自己的好友說,

不一樣就不一樣,他仍然是很重要的朋友,

而這個世界上,不應該被在乎那些其實很正常的事,

大家的有色眼光,無法阻擋有翅膀的人飛翔。

男孩因為這樣支持多元的想法,再度被新聞炒紅,

而他也一謢沒有忘記那個好友,雖然完全沒有他的音訊。

在五年後,一場演唱會,

在最後的安可曲的時候,男孩看到女孩在台下跟他用力地揮手,

他不解地仔細看著女孩,想說她不在後台休息飽到前臺做什麼?她不是不喜歡被鏡頭拍到嗎?

但他凝神一看,發現女孩拉著一個男生,而那個男生,就是那個好久不見的好友,

他笑著說,接下來他要唱一首個,給他很重要的兩個人,

是他們曾經一起說好要一起唱的那一首「笑忘歌」,

而很巧,演唱會的那天,是十五年後的,「五月的,那天」。

 

以上是大概的發想過程,

不過因為有點太長,所以我決定為了要偷懶,

所以要把這個關於坑的內容分成上下兩篇,

請路過的朋友不要揍我拉!

網誌先生,你一定會原諒我對吧!

 

Share

Leave a Comment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Bitnam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