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佰伍拾陸] (補記系列)文青的情話,讓人不懂的噁心感

因為一個朋友在諮詢我這位絕世無敵假文青說,

「欸,你覺得你是文青嗎?」

「我想要想三句文青的情話,問答式的,但我不是假文青,想破頭想不出來。」

(迷之音,他有同意你這樣貼出對話還攥改嘛?)

我沒有公佈兩項以上的私人資訊,所以不算違反個資法吧!

反正,在他提出這樣的需求的時候,我突然發現,我好像沒有寫過這種東西,

就是「文青的情話」!

不得不覺得以身為一個假文青還沒寫過「文青情話」而感到羞愧!

(迷之音,是有什麼好羞愧的!你這個舉動比較令人羞愧呀!)

所以,我就開始寫了一些我寫完之後,突然覺得自己很噁心的東西!

 

一開始,我單純的想要寫情話,然後想像著如果我是文青,我會怎樣寫,

所以就寫出這種噁心的東西:

A:你是我的牛頓。
B:牛頓?怎麼說?
A:你帶來了慣性、運動、作用力與反作用力。
你讓我習慣而離不開你,驅動著我為你活著,而你愛我使得我不能不更愛你。

寫完之後,突然看到滿地的雞皮疙瘩呀!

(如果想要吐請快點自備嘔吐袋,吐在電腦或是手機平板上,本輪一概不負責!)

在寫這段的同時,我就在想,反正就是要很努力的去連結一些自以為很屌的梗呀!

然後不久後,我怕朋友不夠滿意,也希望能給他多一點選擇性,

又寫出了另外一樣噁心的東西:

A:我似乎一直在你身邊打轉,然後不由自己的注視你?
B:是向心力吧!
A:也是,沿著圓周環繞,永遠指向圓心,只是我們的合外力作用力是什麼?
B:是愛吧!

 

媽呀!我怎麼可以那麼噁心呀!

但是這些東西,朋友確實不滿意,我想他可能覺得文青不是都是走瓊瑤阿姨路線,

雖然這跟「山無稜,天地合,才敢與君絕。」比,真的是太沒有水準了就是了,

然後他說了其實我覺得他比我更文青的東西,來表達他想要的對話,

「要外人看不懂的,而且問句只有一句,回答也簡單扼要。」

「外人看不懂指的是很隱誨的用詞造句」

「就好像…… 1687的蘋果」

(迷之音,你竟然為了網誌出賣朋友到這種程度!)

雖然在全然不能理解的狀況下,我還是寫了點東西,

話說路過的文青大大們,可以為我這個假文青解釋,

什麼是「1687的蘋果?」

還有另外,他還說了一句,

「像是說,酒精就酒精,硬要把它們元素抽出來造句,像是小麥跟葡萄怎樣怎樣的。」

說實在的我無法在主詞動詞的連結中解讀這一句話呀!

(迷之音,你被婊的朋友感覺很不愉快!我覺得他想埋了你!)

反正在完全不懂的狀況下,我還是寫了兩個鬼東西,

A:天冷了,你不多穿點?
B:這不是燭火跟飛蛾該有的對話。

還有,

A:你怎麼知道我喜歡這個?
B:1998 的Whitney Houston呀。
A:第一首不錯。

(解釋:1998 的Whitney Houston 的專輯名My Love Is Your Love。第一首歌 it’s not right but it’s okay)

是不是有種又假掰,又噁心想吐的反胃感!

 

似乎這些東西有比較接近他的想像了,

所以我馬上又趁勝追擊的寫下,

A:說,你有多愛我?
B:像是越谷治的「向陽處的她」一樣吧!
A:我以為你會說世,辻仁成的「再見,總有一天」。

以及,

A:最近好煩喲,跟「竹林中」一樣,一直被誤會。
B:再撐一下吧,「月光小路」裡你會被理解的。
A:可是我不喜歡Ambrose Bierce。

兩個大完日本文學梗的假文青句子,

不懂的人,反正就是一堆小說,然後有興趣的自己股溝一下!

然後朋友似乎很喜歡竹林中系列,說想要弄成兩句對話,

所以我就再修改了兩個版本給他,

A:最近生活好煩事情好多,還一直陷入「竹林中」的誤會混亂窘境,好累唷,該怎麼辦拉?(撒嬌貌)
B:沒事啦,在撐一陣子過去了,「月光小路」有盡頭的,會被理解的,相信我!雖然我知道你不愛Ambrose Bierce。

A:一直被誤會,我的月光小路有盡頭嗎?
B:芥川不是Ambrose Bierce,我覺得你生活在竹林中吧!沒關係!還有我陪你!

說實在的,我自己是比較喜歡後者拉!但是他會選哪個我也不知道,至少還沒回應我。

 

然後一邊寫網誌,我又突然假文青靈感湧現,

所以我在這裡首次曝光一下,還沒給朋友看的另一組對話,哈哈哈!

A:我們兩個像不像2007的Taron?
B:很像,丹魄與紅櫻桃完美混合的微酸,深櫻桃色伴著紫羅蘭色是飛昂青春,雖然稍帶澀味卻持久留香,讓人愉悅。微酸但回甘、濃郁卻清爽、馥鬱不滯舌的悠長,不奪目但卻不被遺忘。

寫完之後,我想看得懂是有鬼呀!

不過我想也許很符合朋友的需求,

也好像跟他的放很久的1687的蘋果?以及酒精拉、小麥拉、葡萄拉!比較有關係,

什麼?你不懂什麼關係?Taron是西班牙的酒莊,2007是年份,其他都是飲酒的術語呀!

就叫你去看神之雫了!哈哈哈!

 

反正寫完那些所謂假文青或是文青的情話,

突然覺得,人就好好說話跟溝通就好,

幹嘛把說愛這件事搞得那麼複雜?

還是其實是只有我自己把它想得很複雜?

其實真正的文青,也是看到愛的人,就會直接壁咚她!然後說「愛依稀爹魯」嘛?

或是也是會很暖心的在女朋友洗碗的時候在後面幫她捲袖子之類的,

反正不管怎樣拉!我覺得情話這種東西,

還是要說到對方聽懂比較重要,

至於要說最上面那種一聽就很噁心的鬼話,

或是比較靠近的上面寫的那些連看都看不懂的鬼話,

又或是,其實直接明明白白的壁咚一下,其實我覺得都可以拉!

真的,你開心就好,

以上,就是為了寫網誌,所以出賣朋友的一篇,

網誌先生,看我多犧牲呀!

(迷之音,犧牲的是那個朋友吧!)

Share

Leave a Comment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Bitnam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