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佰伍拾叁] (補記系列)以太製器,一種吃飽太閒的概念

這算是以太故事的外傳,也算是關於以太很奇怪的陋習記載,

就拿來填補一下很空曠的補記系列拉!

————————————————————————————

天下製器者其多,能稱宗道祖者卻零星數人,

之所以製器者有器宗、器祖之名,都必然有其成名道器,

道器者,器物含道,能蘊含道的器物,除了少數天生靈物,

能有這樣的特殊性器物的製作者,往往都是一方大能,或是極為傑出的創造者,

並且有許多製器者,窮盡一生就是為了製作出一個道器,

但在這太古以來的近百位器宗、器祖,

都有對於這樣一位人是,又妒又恨著,

亞特蘭蒂斯。智。以太這個一生製器共三百七十二件,

共有三百六十五件道器作品,並且說這三百多間的成品,有半為殘品,

而以太製器之所以令人厭惡,並不是他眼高於頂,

是以太一生製器共四百多次,每次都成就道胎,

但是卻仍有百來個幾乎成器的道胎被以太認為是廢作而棄之一旁,

而道胎難見,一是天然道胎極少,二是人工道胎需要對於時空生滅四道有極深領悟者才有孕胎的機會,

以太在器宗、器祖眼中,就是個浪費的敗家子。

除此之外,以太製器動機更是引起器宗、器祖的撻伐,

以太製器只為好玩,因為無聊所以打發時間,這是以太與好友如空一次閒餘聊天時提到,

雖然對於諸多器宗、器祖來說以太確實可恨,

但以太所製作品,卻是有價無市的寶貝,不論是被認為廢品的道胎,未成道器的半道器,

或是成器但被認為殘品的,或是以太認可的道器,

無論得到哪一項,都會被製器者視為珍寶,

尤其以太認可的道器,無一不是神器級別的被珍藏著,

著名的誠如以太書庫、安婕擁有的生滅俱絕、如空的混沌神魔塔、鴻鈞的輪迴膽、聖堂的轉靈聖杯等。

————–道器論。

「時姨,這道器論中寫了一段,說以太雖是器祖,但是其實根本不把製器當成一回事,還說他跟如空副院長說過,那是打發時間的,這是真的嗎?」世傑放下手上的道器論,向剛走進來的懷時問到。

「你要聽故事幹嘛不去找你媽!」懷時看了一眼世傑嘟囔道。

「時姨,別人都說你跟以太感情最好了,你說的一定更精彩嘛!」世傑笑著說著。

「你就會拍馬屁!」懷時說歸說,卻還是做了下來準備說著故事。

「當初以太還真的是因為太無聊才開始製器,我記得第一個人為的道器就是他的作品,也就是你們虛靈老師手上那顆太虛戒。」懷時說著。

「那個能做出宛若另外一個空間的幻境戒指?」世傑驚訝的說著。

「如果只是一個幻境或是一個異空間那怎麼能稱上神器!太虛戒並非一個獨立世界,也不是虛幻的意識海,而是真正貼合在這個時空軸的夾縫,他所營造出來的世界屬於這個時空軸,又不屬於這個時空軸,在太虛幻境中的擁有者就是天道的存在,但是他又是依附在真正的天道下,所以不會被天道所排擠,這就是以太因為晚上睡不著,又不想修煉所以拿了一顆幻石跟一顆界玉鼓搗了一個晚上,形成了一個合道的道胎,然後本來要做一個小禮物送給她姊姊玩,結果戒圍做得太大,就便宜虛靈那個小子了!」懷時解釋著。

「就只是一個晚上的鼓搗?!上次製器課,重黎老師要我們做無道假胎都弄了一個多月,他一個晚上就道胎!」世傑驚訝的說著。

「以太製器就是天才呀!他說的是很簡單,說用以太力與節點的錯性,然後製造出一種很像天道的東西,加上一點點道痕就可以擬化道胎了,是說說的很容易,但是現今也只有原立羽那臭小子稍微了悟一些,不然你以為為什麼道器那麼少?器祖、器宗就那麼幾隻小貓?」懷時搖著頭。

「所以以太都是隨便製器?」世傑問著。

「那次他跟如空老烏龜聊天的時候好像是這樣說的…。」

那天,以太一邊沏茶一邊跟如空聊著天,

『教弟子真的好麻煩呀!每個人都不一樣,但是每一個因材施教真的麻煩死了!』如空抱怨著!

『你還只是代管耶!誰叫你要答應鴻均在他閉關的時候幫他顧這些小蘿蔔頭!』以太揶揄著如空,

『別說了!我後悔了不行嗎?』如空皺著眉。

『行行行!你這位得道大能說什麼都行!』以太繼續調笑著。

『誒!動動你那鬼腦袋,反正你最近也閒著沒事,弟子都出去遊歷了,又沒啥大事不如來幫我想想怎樣偷懶!』如空突然想到一樣的要以太幫他出主意。

『你真當我吃飽太閒呀!教徒弟還能呼隆的呀!』以太白了如空一眼,然後繼續喝著自己的茶。

『哎!我真苦命呀!』如空哀怨的說著,然後牛飲著茶水。

『咦!等等,我還真有一個方法。』以太像是想到什麼一樣的說著。

『什麼方法?』如空眼睛一亮看著以太。

『做教具呀!妳看看我們上次實驗的時候不是剩下一堆殘缺的材料,雖然都沒啥價值了,但是還是有我們當初實驗的大道痕跡,而且幾乎什麼屬性的都有。』以太指著那邊角一堆像是廢棄物的石頭、液體。

『所以?』如空皺著眉問?

『就像上次那個戒指,你看看虛靈就從其中學到了虛空力的概念,當他們在學著使用器的時候,就會一直跟道接觸,我們只要給這些小蘿蔔頭適合他們屬性的玩具就好呀!反正這些垃圾總要處理的,就茶餘飯後吃飽閒閒的時候整理一下,你也不用去教他們了!』以太笑著說。

『道器可不好做呀!』如空繼續搖著頭。

『不難不難,就拼拼湊湊就有了,我還在擔心怎麼把這些垃圾清掉呢!』以太說完就隨手的點了一顆玫瑰石與血玉隨,然後雙手凌空抓取了一股很玄妙的力量,並在空中舞動著,不一會兒一根紅色透亮的針狀物出現。

『這,竟然有太炎真意!』如空看著那個隨便鼓搗出來的紅針訝異的說著。

『呀!殘品,我本來要能擬化出陸老頭的炎道三寂境的!再來!』以太不滿的的將紅針丟在一旁,然後又拿了一顆靈月石跟太陽精金,一樣的擺弄著,而這次更是仔細了幾分。

『如實如虛,這是陰陽道?!』如空看著以太擺弄著那兩股被解離的能量。

『給我張堅固的布。』以太皺著眉說!

聽到以太的要求,如空迅速的撕下了衣袖,遞給了以太。

『好了!成了!這不錯吧!』以太得意地看著這在衣袖殘片上的陰陽魚狀的圖。

『這!你把這東西拿出去,可是會大家搶翻的呀!』如空驚訝的說著。

『你就看看你看哪個小蘿蔔頭順眼,就送給他吧!然後跟他說悟通才准問問題!哈哈哈!』以太笑著說。

「時姨!真的假的!以太製器真的那麼隨便!」世傑驚訝的說!

「真的呀!製作道器對他來說真不是困難的事!」懷時不置可否的說。

「等等!時姨,那紅針不會是九炎針吧!」世傑突然想到風華老師的那根護身炎針。

「不然還有哪根以太造的紅針?」懷時笑了笑。

「那…那圖是….」世傑想到那個被以太稱讚的圖,

「就李耳手上那副太極圖呀,說實在還真是好東西。」懷時一付可惜的說著。

「什麼?!太極圖!!以太怎麼可以那麼隨便!他會遭天譴吧!」世傑陷入一種驚恐的狀態。

「他呀,一生製器不多,但是每每都是精品,就算是半成的道胎只要稍加打磨,一定都會是絕世道器,也許因此就真的惹毛了天道吧!」懷時感慨的說著。

「我也真想有一個以太道器呀!」世傑說著。

「別想了,連我小妹當初想要一個以太的道胚都沒拿到,你還是扎扎實實的看書練功比較實在。」懷時笑著說。

——————————————————————————-

基本上寫這篇的意義,其實是在說不見了真可惜之類的感慨,

是說聽完小偷的事之後,就覺得原來以太的東西那麼好用,

是說,偷別人東西不好拉!

以上,是怪力亂神的以太系列,

網誌先生,我繼續補記去!

Share

Leave a Comment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Bitnam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