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佰伍拾壹] (補記系列)質數之外,木星的共振衛星(上)

也許沒有很多人知道,木星有六十七顆衛星,是目前太陽系中最多衛星的行星,

木星像是寵兒一樣被圍繞著,擁有所有人所羨慕的一切,

大多數的木星衛星都因為木星的引力而一直面向著木星,

像是緩緩地注視著心中所愛一樣的看著,但在眾多衛星之中,

能閃閃發亮被發現的不多,其中最閃亮的四顆衛星是當初伽利略發現的,

分別是Ionian、Europa、Ganymede、Callisto,

這四顆圍繞在木星身邊,閃閃發光的星星,對於木星而言是獨特的存在,

其中Ionian、Europa、Ganymede軌道共振著,

而被如此注目的木星,被稱為幸運的木星,也許是孤單的,也或許不那樣幸運,

就像質數十七一樣,有著七的幸運,卻不巧多了那一個一,

在最幸運中的不幸運,就像他,懷習東,

而他,也有著自己無法忽視的共振衛星,Ionian、Europa、Ganymede、Callisto。

 

——-請叫我分隔線-——

「習冬,怎樣?過的還習慣吧!最近比較忙就比較少來找你吃吃飯聊聊天。」定一從窗戶探頭對著正弄著電腦的習冬說話。

「One!你終於出現了!最近去你們寢室找你,都是胖禿冷冷地說,『他不在』!」習冬發現是好久沒見到的定一,高興的說著。

「是唷!他真的越來越沒禮貌了,都沒有跟我說有人找我!」定一輕輕地皺了眉頭。

「晚上一起吃飯?我這邊弄完就好了!你等我十分鐘。」習冬像是看到好久不見的親人一樣興奮著。

「恩!好,不過會有另外兩個我朋友,你都認識,不過應該不熟。」定一想了一下,

「誰呀?」習冬順口問著。

「笨庭跟呆瑄,是說我也不知道他們會不會拉另一個傢伙出來,不過沒關係吧?」定一詢問式的問著。

「歐!涓庭學姊跟千瑄學姊呀!我那天還有遇到他們!另一個傢伙是?」習冬聽到兩個熟悉的名字,更是開心著。

「你不認識的人拉!他不一定會去拉,他有時候不太喜歡跟人類接觸!」定一搖了搖頭說著,

「蛤?不喜歡跟『人類』接觸?」習冬訝異的問著。

「這說來話長,你快點整理整理吧!」定一笑著回應著。

習冬點頭表示了解後就大刺刺的脫下了上衣褲子準備換著衣服!

「喂喂!小朋友!你也拉個窗簾好不好!是想害誰長針眼還是想要外洩春光給誰看拉!」定一翻著白眼。

「哎呀!沒關係拉!」習冬不在乎的說著。

定一搖著頭,指著不遠處的網球場,

「你看看那裡那幾個心花怒放的小女生,怎樣,你要對他們負責任嗎?」定一說著說著,就順手拉上了窗簾,背靠著宿舍外牆開始打著電話。

「喂!庭,晚上我會帶習冬一起去唷,應該沒關係吧!…… 好呀!還是我們一起去接你?瑄應該會自己過去,只是看有沒有帶小衝吧?……恩!那晚點見!」

在定一講著電話的時候,習冬走了出來,

「學長,我帶你吧!」習冬甩著鑰匙說著。

「你什麼時候有車了我怎麼都不知道。」定一看著習冬問著。

「就我爸,你知道的。」習冬眼中閃過一絲的異色。

「恩…,先去開心吃飯,些不說這個!」定一敏感的發現了那一絲絲的奇怪,但卻不深究的帶開話題。

「恩,謝謝拉!」習冬感覺被理解的笑了笑。

 

一間很像日本民家的餐廳,是定一喜歡的日式咖哩店,

老闆是個日本老婆婆,熟客可以多點個日本清酒,定一總是會說著,

這家店很有日本上班族晚上聚會的小酒館感覺,

他們一行人就這樣聚著聊著,只是他們都沒想到,多年後一樣的餐廳裡,

會少了一些人,少了一些不願忘記的。

「習冬,他是李衝,一樣是你學長,不過比較低調,是我之前的室友。其他兩個你應該都認識拉!小衝,他是我們學弟,懷習冬。」定一位第一次見面的兩人互相介紹著。

「學長好。」習冬熱情地打著招呼。

「恩,好!」李衝有些冷淡的回應著。

「別太在意,他本來就這樣子。」千瑄低聲地在習冬耳邊說著。

「不會拉,學姊,沒關係的。」習冬點頭笑了笑。

在幾杯清酒入喉後,氣氛逐漸熱絡,大家開始深入的聊了起來,

他們常說,One有種奇怪的魔力,很容易讓一群人感覺好像彼此認識很久一樣,

讓一群人同時卸下心防,聊著一些彼此不太願意談論得事,

「冬冬呀!聽說你的家世背景很特殊呀?」有一點點微醺的千瑄問著。

而一旁因為說自己胃不太舒服所以沒有喝的One有些訝異的看著問著問題的千瑄,

「恩恩!我是私生子!傳說中有錢人家的私生子!」一樣微醺的習冬,毫不保留的回答著。

這時驚訝的不只是One,一旁酒量極好的涓庭也瞪大了眼睛,

「哎!看來這裡每個人都有自己不想記憶的事呀!」小衝突然有感而發的說著。

「學長也?」習冬看著小衝問著。

「我是沒有你那種有錢的家世背景拉,而且根本就是他媽的完全相反,我家窮爆了!衰慘了!」小衝邊說邊又一杯的清酒入肚。

幾個人就在稍有酒意,跟One的奇妙魔力下這樣的聊這自己的一些秘密,

圍繞著習冬的秘密,大家分享著自己的秘密,這樣的軌道,似乎開始輕輕的共振著。

「好了好了差不多了,冬冬鑰匙交出來,我沒喝,我開車送大家回去。」One從習冬口袋中摸出鑰匙,然後跟還沒茫的涓庭兩個人把已經有一些迷濛,與最的有點嚴重的幾人一起攙扶上車。

「婆婆,我們車先停外面,明天再來騎走唷!」One向老闆婆婆說著,然後揮手再見後就開著車送著大家回宿舍。

 

到了宿舍的停車場,還能自己走路的千瑄、沒醉的涓庭兩個人扶著走路會晃的習冬,

而One則是半扛半拖著醉暈的小衝,

「我先送小衝回宿舍,你們先扶習冬到廣場,等等我再去接他。」One交代了一下兩個好友,就開始扛人回去,

在千瑄與涓庭的攙扶下,習冬幾人到了宿舍旁的廣場的石椅,

「好漂亮呀!今天晚上天氣真的好好喲!」習冬躺在石椅上,看著難得的滿天星斗,

 

「是呀!如果定一在的話,應該可以說一堆星星的故事之類的。」一樣有點茫的千瑄一樣躺在石椅上說著,

「One學長很懂星星?」習冬問著。

「你要問涓庭,她聽過One講過最多星星的故事呀!」千瑄說著說著就閉上了眼睛。

「誒!不要在這裡睡著拉!吳千瑄!」涓庭搖著瞇上眼睛的千瑄,

「我沒睡,瞇一下就好!等One來我就起來了!」千瑄跟涓庭撒著嬌。

「真的是齁!酒鬼一個!」涓庭邊唸著,便把手邊的外套蓋在千瑄身上,

「學姊,那顆很亮的星星是什麼呀?」習冬指著那顆很亮的星星說著。

「那顆很亮的嗎?」涓庭順著習冬指的方向看去。

「對!那顆!」習冬肯定的回應著。

「我還剛好知道噎!那顆是木星,聽說是人肉眼能看到第二亮的星星,但是第一亮的金星出現在低空,所以在夜空高掛的最亮的星星,不在黃道之中的,就是他,木星!」涓庭說著。

「學姊好厲害唷!」習冬驚訝的佩服著。

「我不厲害,這是One跟我說的。」涓庭微微的笑著。

「是唷!One學長到底有什麼不知道的,真的很厲害的可怕呀!」習冬感慨著。

「是呀!他好像什麼都知道一樣。」涓庭附和著。

「恩恩!木星好漂亮唷!」習冬還是迷茫著。

「說到木星,也好巧唷!One跟我說過你很像木星。」涓庭看著木星說著。

「我像木星?」習冬好奇地坐了起來。

「他說,你就像木星一樣,大家覺得你很幸運,然後因為亮眼所以圍繞著你,可是木星背負了太多了別人期待的願望,所以其實是天底下最不幸的星星,他們象徵著人的幸運,卻被這些幸運壓的喘不過氣。」涓庭說著說著嘆息了起來呀!

「恩!真的快喘不過氣了!」習冬有些低落的繼續遙望著遙遠的星星。

「沒事拉!你真的夠努力了,有時候就大大的呼一口氣休息一下就好了!」涓庭輕輕地拍了拍習冬的肩膀,她天生的一種溫暖感似乎就舒緩了習冬的沈重。

「學姊跟學長的感情真好,你們怎麼沒有在一起呀?」習冬突然沒頭沒腦的問著。

「蛤?怎麼突然問這個。我跟One不可能拉!」涓庭先傻了幾秒後,大笑著。

「感覺上學長跟學姊什麼都會聊,然後兩個人又很有默契,很搭呀!」習冬解釋著。

「One唷!他應該不會愛上任何人拉!我跟他在一起,除非是等我三十五歲嫁不出去的時候他可能會很勉強的說看我可憐,所以娶我吧!」涓庭自嘲的說。

「學姊才不會嫁不出去拉,學姊又聰明又漂亮呀!」習冬說著。

「你沒聽One,左ㄧ個笨蛋,又一個傻瓜的稱呼我,我是真的不聰明拉,也許比別人努力一點,運氣好一點,但是其實我真的不是聰明的人,跟One他們不同。」涓庭微笑著說著,像是很滿意現在的生活一樣。

「學姊有喜歡的人嗎?」習冬繼續問著?

「現在嘛?沒有吧!現在,沒有!」涓庭像是自問自答的說著。

「那…,學姊,跟我在一起吧!」習冬突然脫口而出的告白。

「蛤?」這次涓庭不是傻了幾秒,而是認認真真的傻住了。

「你們在聊什麼呀!」One手上拿了幾瓶運動飲料,遠遠地走了過來。

涓庭馬上起身走向One,像是找到救援般的逃離現場,

「拿去!醒醒酒用!呆瑄睡著拉?」One拿了一罐運動飲料給習冬,然後再脫下外套蓋在千瑄身上。

「我們剛剛在聊木星,聽說學長常常說星星的故事,也聽說了我很像木星的事。」習冬像是忘記剛才的告白一樣的像One解釋著。

「這個呀!對呀!你很想木星,你看看今天我們還湊齊了四顆衛星呢!Ionian、Europa、Ganymede、Callisto!」One如數家珍地說著。

「Ionian、Europa、Ganymede、Callisto?四大衛星?」習冬跟涓庭不約而同的問著。

「對呀!在木星六十七顆衛星中,最早被發現,也是最亮的四顆衛星,是最忠實在木星前面向他並且坦承自己的星星。不過,小衝不是女的,算了拉!反正有軌道共振的就這三顆就好!」One指著睡著的千瑄、自己跟一旁的涓庭。

「像是今天大家莫名其妙的掏心掏肺是吧!」涓庭倒是聽懂了One不清不楚的說明。

「學姊真的很了解學長呀!」習冬再度的看著涓庭,

「好了!不要問那種為什麼我們沒在一起的爛問題了,我跟他就是他公轉一周,我要公轉三週,是一個不會合的拉普拉斯共振。除非哪天他沒人要需要人當幌子,我們才有可能拉!」One在習冬還沒問出來之前就搶先的回答並且打斷著。

「時間差不多了,庭,我幫你扛呆瑄到電梯那,藉著你送她回房間OK吧!阿冬冬你現在應該可以自己走吧!不行的話庭,你扶著她,等等我們再換手。」One一邊交待著,一邊動作著。

四人就以一人扛一人,一人扶一人的走向宿舍,

而其實卻有很多很多還想說的話,在月亮拉長的影子下,還沒有被說出來,

但不管對於習冬還是涓庭、千瑄,其實那一晚,他們都有好多好多的後悔,

跟好多好多應該說跟應該問的事情,即使作為回憶,也該問出來的話語。

 

——-請叫我分隔線-——

 

以上是我其實想要在質數十七時寫的一些感情戲橋段,

不過因為礙於篇幅跟為了不要混淆質數的部分,

所以寫了這樣的「質數之外」,

但是發現果然寫愛情橋段就會變得很落落長,

只好再分成上下兩集拉!

(迷之音,明明就是想要這樣混兩天的網誌主題呀!)

所以,敬請期待下集,只是我在想,這個外傳也要配歌詞嗎?

網誌先生,你說呢?

 

 

 

 

Share

Leave a Comment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Bitnam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