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佰伍拾] (補記系列)與花花世界的距離,遠近之間的困擾

寫這一篇文章其實寫的是一種感慨,其實我對於所謂的娛樂媒體圈是有一種淡淡的親近感的,

似乎小時候也曾經把這個圈子當作一個夢想跟目標,

但是這一個花花世界,當自己越來越接近他的時候,

才慢慢地理解在花花世界中,有著許許多多不是世界成員不能理解心煩意亂,

前陣子我就聲明著我不知道,沒有那麼熟之類的文章,

就是因為跟花花世界太過接近,然後有一點點像是被太過靠近太陽,

而被灼傷所產生的一種閃避與逃離感,

我不是想畫清與那個世界的界線,也就像傻尼那天跟我說的,

一入江湖,就難別江湖,

當已經習慣了那樣五光十色的世界的時候,

似乎,你也忘記了不再花花世界的感受了呀!

 

而這一篇文章,算是想要分享一下,在與這一個宛如江湖的世界中,

距離跟「涉入程度」是不是真的能夠掌控的,

其實我真的覺得那個很特別活在鎂光燈下的世界是有趣的,

因為當很多事情都必須被檢視的時候,

人確實會變得更自然一點,當然也會有變得完全虛假的案例,

但是閃亮亮的人類,確實會讓人更想去注目著,

而我們這些不想被注目著,卻習慣注目著的人,

站在距離花花世界最近的觀賞點,是真的一種算是幸運的事,

你可以稍微享受那個花花世界的有趣,但又不受這樣的困擾,

但是只要你太過沈溺在那個世界,沒有適時地把自己置於世界之外,

真的很容易就陷入那個世界當中,然後不再能輕易脫身,

當你發現,你的生活、朋友,都是相關人事物的時候,

你說話、聊天內容、臉書的私人抱怨、分享,也許都會變成明天新聞的某一個小版的時候,

你就已經被屬於那個世界了。

 

雖然你還保有能帶著異性朋友到家裡去玩、聊天,

不用跟媒體解釋,也不用害怕媒體去報導說,你孤男寡女在家中兩小時偷歡之類的詭異消息,

說實在的,我真的覺得有朋友到家裡來拜訪,真的不是件大事呀!

但每每看到這樣的新聞,都會默默的心寒說,這不就是簡單的拜訪,

為什麼會有這樣有色的觀感呢?

不過在說出這樣的問題的時候,我又會自己回應著說,

這就是那個花花世界,這就是所謂成名的代價,

當所有事情被用放大鏡檢視的時候,你就不能有這些可能會有誤會的行徑,

而太靠近花花世界的人們,雖然不會被檢視,

但卻不能避免的是,我們也是站在放大鏡下的一群,

所以,隨時隨地你的一言一行,都是會被連帶觀賞的,

你說的每一句話,或是回答的每一個問題,

都會被人認為,那是代表某一個新的消息的時候,

其實就是你距離花花世界太近了,也許要稍稍的改變那個安全距離了!

但往往拉遠距離,會好像此地無銀三百兩,

又或是好像覺得那個世界的朋友造成了自己的困擾一樣,

但其實有時候只是一種下意識地保護吧!

 

寫著這篇文章,真的是一種感慨,

對於那個放大鏡的感慨,對於花花世界的安全距離的感慨,

對於人類獵奇心理的感慨,對於自己喜歡閃亮亮人類的感慨,

以上,就是補記那時候後再取決距離的時候,一些心得與感想,

網誌先生,謝謝你聽我碎碎念!

Share

Leave a Comment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Bitnam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