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想小說時間】以太外傳,最弱小得最強大與最強大的最弱小。

論及太古時期的強者,亞特蘭蒂斯。安婕總是各家學說中的前三強者,

甚至在多數的記載中終之女神安婕,幾乎是無敵的存在,

而在太古強者中除安婕外,太上鴻鈞、聖堂耶和、古佛青葉、太真可蘭幾人之間都是伯仲之間的差距,

次而就是天火陸壓、慈生媧靈、懷氏雙姝、四大元素王者、以及初始元靈而生的各派守護使者,

但所謂十大的榜單當中,真實的排名還是各有差異,

而奇妙的事,有兩位太古尊者都不再強者的榜單之上,

但詢問到所有太古強者,都會得到這樣的答案,

就是寧肯對上安傑輸的痛快一場,也不願意遇上這兩個太古尊者,

而他們兩個有著有趣的稱呼,一個是最強大卻最弱小的太古尊者,另一位則是最弱小卻最強大的太古尊者。

——<<太古強者論-外篇>>

—————————————-

聖皇學院中,正是例行性的院長與學生的交流時間,

這是媧靈院長堅持必須舉辦得一項活動,

「媧靈院長,我有一個小問題是關於如空副院長的事情。」煬熵恭敬地問著問題。

「如空?怎麼了嗎?你們會有關他的問題我還挺訝異的。」媧靈略帶驚訝的看著煬熵。

「是這樣的,那天遇到了在聖堂學院的老師,他們說我們副院長是最強大但最弱小的太古尊者,學生不懂為什麼會有這樣的稱呼。」煬熵臉上帶著幾分憤怒的說著。

「是又打架了?煬熵呀!要改一改你這火爆的脾氣!」站在一旁的祝融忍不住的念了自己的學生。

「師尊,那是…」煬熵轉頭看著小師姑璿炘求助著,

「好了,別找你師姑求情,你這小子老是惹禍!」祝融搖著頭。

「沒關係的,重黎,晚輩有問題作長輩的本來就理應回答,至於脾氣火爆也就由得他們吧!」媧靈笑了笑,示意祝融不要深究。

「如空會這樣被稱呼,有很大一部分是因為他不願爭鬥的原因呀!」媧靈溫和的說著。

「院長您也不喜鬥爭,宙域之中有誰能說院長您弱!」梅杜莎冷淡且強硬的回著話。

「如空那傢伙他會讓人欺上門就認輸,根本連打都不打!」遠處突然飄來一個嬌柔的聲音,

不一會,就看到懷時與懷真兩姐妹飄然而至。

「見過時尊、幻尊!」眾人向兩人行禮著,懷時無視著眾人就在媧靈旁輕輕地坐下,

而懷真則與眾人招呼了一般。

「靈姊姊的生滅歸一的強大是太古強者中首屈一指的,空尊雖然道境奇高但不善鬥爭所以才會有個最弱的稱號。」懷真嬌憨的說著。

「那是他不出手,如果他真要出手,不是安婕、鴻鈞,我想沒人敢說穩勝他!」懷時搖了搖頭。

「時尊,副院長他真的那麼強!」煬熵驚訝地問著,

祝融撇了煬熵一眼,煬熵緊張的閉上嘴。

「我來跟大家說一個故事好了,這個故事是當初被稱作最弱的最強,與最強的最弱兩個人的傻故事!」懷時笑了笑說。

 

在太古時期末期,以太書庫已成為最大的資料系統,

而以太也就一頭栽入這些龐大的資訊當中,不再修行修為,

因此,在太古修者中就有許多人認為,以太不再是十大強者之一,甚至已經比後期成尊的修者弱小,

甚至有了最弱尊者的稱號,

而當初尊者中被認為最強的如空,卻說出他不如以太的說法的時候,

就造成了一場堪稱鬧劇的挑戰事件,

當初的新進五尊帶著剛成尊的盛氣,到了空域說要挑戰如空,

但如空那時候正研究著空幻之心,根本無心與他們一戰,

就這樣愚蠢的被那五個笨蛋困在界石當中,

這五個蠢蛋就以為自己成為天下第一了,就開始到處挑戰,

結果挑戰一個就被一個揍傻,尤其是安婕更是狠狠地教訓了他們一頓,

而這下這五個蠢蛋倒是見笑轉生氣了,

為了想報復安婕,就打算去胖揍當初被稱為最弱的以太,

而這樣的想法讓他們跟耶和搭上線,

他們就以困住如空的界石作為代價,交換讓耶和困住以太七子,

而他們打算五打一的胖揍以太,

結果,五人將以太半拖半拉的拉到了他們選定的主場之後,

以太只是隨意地利用了空間節點,就將五人困住,

然後以太說了:「空間確實是最基礎與簡單的道,幾乎所有修者都略懂一二,但是真正應用的卻沒有幾人。」

在跟五個驢蛋說完之後,以太就轉身要去救援那個聽說被當作貨品交易給人的好友如空,

以太才趕到聖堂,就看到空蕩蕩得聖堂當中,

以太七子恭敬的在陪著如空喝著茶,

以太忍不住問了:「現在是怎樣的情況?」

而如空只笑笑地回著:「也不知道耶和那老小子是怎樣了,硬是要吵我,我就只好讓他們暫時去虛無好好的安靜一下,晚些再放他們出來。好拉!這不重要,喝茶喝茶!」

 

懷時說完故事的同時,突然向空中一指,

「臭如空,回來了也不說,就讓你自己講你的蠢事就好。」懷時笑罵著。

卻只聽到空中傳來聲音,

「小時,你說的故事很精采呀!可是我脾氣真沒那麼好,所以那個陸壓的小徒孫,哪個聖堂的叫拉貴爾吧!這是他的單羽,你改天找你二師叔陪你幫我還給他們家蘇小鬼,順便跟他說我如空確實是最弱,但那個最弱只是在與亞特蘭蒂斯姐弟論道時的我,如果不服氣叫他來跟我打一架也行,不過教他先打贏你二師叔再來找我。還有重黎,你現下怎麼那麼循規蹈矩了!不像你呀!」

聲音一停,就看到一隻被砍下的翅膀,從空中飄下。

「這如空,是被陸壓附身呀!怎麼變得那麼兇悍!」懷真皺了皺眉說著!

「煬熵,那個拉貴爾當初說那些話的時候,是否還說了以太很弱之類的話。」懷時挑了眉毛轉頭問著煬熵。

煬熵直點頭,並以崇拜的眼神看著那隨羽翼飄落的羽毛。

「果然,會讓如空如此不開心,也只有他久違掛念的傢伙了!哎!真可惜,如果是我先聽到,我絕對讓聖堂重新裝潢一次!」懷時感慨著。

「好了,時!別這樣!我看不久後耶和要來跟我討說法拉!」媧靈認真的說著,卻不甚在乎著。

「哼!叫他跟安婕討說法去!」懷時冷哼著,然後遠望著那個遠方的尖塔,那個被稱作以太書庫遺址的地方。

 

以上,

是算是以太外傳的短篇故事,

匆匆忙忙完成,不要太計較精緻度拉!

網誌先生,今天的進度完成!YA!明天會更新質數,更新上個月應該寫的那篇XD

 

Share

Leave a Comment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Bitnam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