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佰叄拾伍] 笑看塵世間繁華落敗,如空如幻的一場幻夢

看到如此文學的一段詞,就知道這篇文章一定很不文學,

是的,我又打算怪力亂神時間了,

只是單純要來說說,跟一個我覺得很空靈的傢伙聊天的內容,

而至於怎麼聊得,就不用要太探究這些事情拉,

那天,看起來風塵僕僕的朋友突然到來,

我笑著問他為何如此狼狽?

他說他走了一趟塵世苦難,所以一身索然,

他說話總是這樣的讓人摸不著頭腦,所以我也沒有深究著,

只安靜的沏上一壺茶,靜心聽著他說這他對於這次旅途的感觸。

 

他說,他歷經了一個窮苦人家,一個政治世家,一個富可敵國的家族,

以及一個平凡到不行的的一般家庭,

而看這這些家族國族由盛轉敗,由弱而興,然後感觸卻相當深切,

他說,人們總是嚮往著繁華,嚮往著更好,

但是卻沒有去思索著真的在好了之後的自己又要怎樣?

或是如果所謂的好只是一種短暫的夢幻的時候,

又將怎樣的去應對著的時候,往往都會不真心那些自己所期待的美好,

當把自己的高度放在度外,然後笑看著人世間的變換的時候,

才會真正超脫於塵俗,但又是多難做到的事情呢?

 

我這個老朋友,總是認為一切都是空,一切都需要太過不在乎,

但是他說在跟安婕老大聊完之後,才打算去感受所謂的在乎,

看看能不能理解一些不在乎下所不懂的事情,

而這次,他突然很有感觸地說,在乎所以才更認識的夢幻泡影的存在,

他說關於佛宗的一些概念,其實方向很正確的,

「一切有為法,如夢幻泡影,如露亦如電,應作如是觀。」

或許萬事萬物都如虛晃一般,也許當下我們活得很真實,

但其實我們都只是那夢幻泡影中的一環,

但卻不能不重視成為一環的生活,因為曾經存在是屬於規律的一部分,

存活在這個世界上,你可以不在乎規則,不在乎別人的觀感,

但卻還是被這個世界所制約著,

除非你可以真正的看輕那些空虛與幻想,

尋找到最真實的自己存在的意義,才能跳脫出一切,

只是,在那一個狀況之下,又哪裡在乎著那些不在乎與在乎,

又哪裡需要規則,需要律法,需要任何道,任何依循的模式,

沒有開始,沒有結束,沒有時間,不受空間拘束,

也許就真的自由自在了,但是,卻又是何等無趣的狀況。

 

老友他嘆了一口氣後不在言語的時候,

其實我知道他又突破了一線,也許已經超越了另外兩位天道者,

但他身上的孤獨感卻又更重了一些,

所以我笑著開著他玩笑,說他如果他追尋的是虛無空幻,

那為什麼又再執著那些,

他是否就像他口中的尋常人一樣,還是在尋求更好更極致的存在,

但是從一開始就不是要抵制這樣的行為嗎?

說著說著,我就有這樣的體悟,

人們總是會用一種標準去審視著別人,或是規定自己,

但是卻都忘了,這一把衡量的尺的度量衡的定義,都是來自於自己的執念,

這世間本來就無所謂絕對的對錯,只是一個念頭的問題,

但當人們真正執著了,就會陷入一種鬼打牆的思考邏輯,

我知道很難跳出,所以我常常要自己活得再平凡一點,

因為從最平凡的生活,才會習慣那些虛幻的存在,並且不重視那些。

 

寫了這落落長的文章,基本上一定沒幾個人看得懂,

甚至應該有人說,好沒營養的三小東西,

不過,就當我偶遇老朋友的紀念文吧!

看不懂真的沒差,就當湊數用的文章,不用在意他,哈哈哈!

以上,是有一點點禪學,有一點點發散思考的小小文章,

不用太深就呀!親愛的網誌先生。

 

 

Share

Leave a Comment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Bitnam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