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佰壹拾伍] 不幸運的木星,最幸運的質數

請大家掌聲鼓勵鼓勵,終於來了!

拖了一個多月,在我的良知還沒有完全泯滅之前,

質數之六,十七,終於生出來了,

所以今天要跟大家聊的事,質數之六,Sevevnteen。

 

——-請叫我分隔線-——

在開學的時候,One因為身為宿舍幹部所以提前到了學校,

正在他一般放著空,一邊跟著那群他其實覺得很無趣的其他幹部們開會的時候,

宿舍的輔導員突然轉向他,正當他想說八成會被唸一頓的時候,

「定一,那個這一屆你們系上有一個特殊生,你可能要稍微注意一下。」輔導員說著。

「特殊生?我怎麼沒映像?陳老你說的是?」One皺了皺眉,

「你剛剛到底有沒有在聽呀!」劉壹臣板著臉質問著在放空的One,

「有呀!剛剛有說了各樓的狀況,明天報到的流程,然後之後的值班,我個人是認為我沒有錯過什麼呀!」One淡漠的看著故意找茬的劉壹臣。

「壹臣,你誤會了,那個特殊生我還沒有跟定一說過。」輔導員看到有點假拔怒張的氣氛急忙打斷,

「所以狀況是?」One無視著劉壹臣,轉頭看向輔導員。

「有一個學生是嘉禾育幼院的孩子。」輔導員輕輕的述說著,

「嘉禾?所以是孤兒?這應該不用到陳老你特別跟我提醒的程度吧!」One疑惑的問著。

「問題是這個孩子背景特別,是懷總的私生子。」輔導員繼續說了,

「喔喔,我知道了,那個有人群恐慌症的孩子!好吧,我會多注意他的。」One點了點頭若有所思的說著。

「是說聽說他現在狀況很正常,只是怕有意外,所以還是多麻煩你注意一下了,這是他的資料。」輔導員拿出了一疊資料給One。

「輔導員,這個特殊個案是不是給我這位宿舍長處理會比較妥善呢?」劉壹臣問著,

One無奈地轉頭向好友千庭嘆了一口氣,

「壹臣,那個你當宿舍長會比較忙,然後定一是樓長又是他學長,以後接觸比較多也比較方便,這次就交給定一就好拉!」輔導員說完後便宣布了會議的結束,要大家明天開始準備上戰場。

這時候宿舍的工讀生突然敲門問:「那個,輔導員,有學生說他可不可以提前入住?」

「提前入住,怎麼可以,一切都要照規定來!」劉壹臣積極的回答著,

「宿舍長,可是那個學生已經到門口了,他說他是傳管一年級的新生叫懷習冬。」工讀生邊為難的看著One求援邊說著。

「懷習冬?定一,問題來拉!你處理吧!剩下的人各自解散吧!那個壹臣,你跟我到辦公室一下,我們討論一下明天的細節。」輔導員放心地向One交代著,並支開覺得不受尊重的劉壹臣。

「阿一,才開完會就要上工,也真辛苦你了!你加油囉!我先走拉!需要幫忙再跟我說!」千瑄拍了拍One的肩膀安慰著,

「好拉,妳去約你的會拉!只要胖禿不找我麻煩,這些小事我沒在Care的!」One笑著向千瑄說著。

而One迅速地收拾著東西,準備去看看這個宿舍輔導員認為的燙手山芋是怎樣的人。

 

在宿舍辦公室的訪客小區,一個長相很精緻的大男孩坐在角落滑著手機,

One輕輕地走了過去,然後再才靠近男孩身邊的時候,

男孩警覺地抬起了頭,看著這個輕聲靠近他的陌生人,

「懷習東?」One微笑問著。

「恩!我是!」男孩仍然警戒的看著One,

「林定一,One,傳管系二年級,這裡的管區!」One笑著自我介紹著,

「One?管區?為什麼是管區。」習冬疑惑的問著,

「哈!我對樓長的戲稱拉!像是管區一樣,每天要去填填表紀錄,關心大家一下!」One打趣地說著,

「所以,我可以入住了嗎?」習東有點不習慣這樣的熱情,有些焦慮的問著,

「當然呀!我看看唷!你的房間是…。」One翻著手上的資料,

「不好意思拉!你太早來報到了,我還不能很專業的背下來這些東西!歐!找到了!106C床!」One邊找邊說著。

「不會,是我太早到了,麻煩學長了。」習冬客氣的說著。

「你行李就這些?這好少唷!走吧!我帶你到房間去!」One隨手提起了習冬的行李箱,示意習冬跟跟他走,

「學長,不用麻煩了。」習冬急忙的說著。

One輕輕地搖搖頭,然後招手要要習冬跟上,習冬只好安靜的跟上。

到了房間,只聽One稍微介紹了學校的教室分佈、宿舍的公共空間與學校周遭的生活環境,

「所以你有交通工具嘛?」One隨口問著,然後打開了空調。

習冬搖了搖頭,看著眼前這個很親切的人他有著種奇妙的矛盾感,

「沒有呀!那晚上你先跟我一起吃飯好了,不然今天你太早到了,學校餐廳沒有營業,然後空調這幾天你究盡量開,這個禮拜不用算電表說!」One思考了一下,就說著晚餐一起吃的邀約。

「學長不用麻煩了,我自己叫外賣或是便利商店吃一吃就好!」習冬客氣的說著。

One聽到了習冬的婉拒,然後轉頭看著習冬了一下,並眼睛直視著習冬眼睛,

習冬被這樣的直視盯得有些不舒服的低頭避開One的眼光,

「你沒有想要一個人吃飯的感覺。」One沒頭沒尾的說著。

「蛤?」習冬被突如其來得話語弄的不知所措著,

「好拉,你先整理一下,我一個小時後來找你!」One說完就不回頭地離開了。

被留下的習冬只對那個奇妙的學長,留下了極為深刻的印象。

 

一個小時過後,One準時的來領走習冬,

正如One所說,其實習冬並不想要一個人吃飯,因為他真的很厭倦一個人吃飯,

雖然這些年來,他已經習慣著一個人的生活,然後被用一種過於獨特的關心被關心著,

他並不討厭一個人,但真的有一些些的倦怠,所以他才拒絕了很少見面的父親提出幫他買一間套房讓他住的主意,

「這家的雞滷飯很好吃,然後又很便宜,你之後如果有腳踏車其實就可以騎過來,學校之後會有一些腳踏車可以認領,你可以去認領一台。」One熟練的點著餐,然後跟習冬介紹著。

「學長,你怎麼會知道我沒有想要一個人吃飯?」習冬忍不住地打斷了One玲琅滿目的介紹,

「喔!這個呀!眼神!你的眼睛說你對於一個人這件事很厭煩,但是又不習慣團體活動。」One認真的回應著。

「就單單眼神?也太厲害了吧!」習冬驚訝的說著!

「還有我的直覺!哈哈哈!」One笑得像個很像個捉弄到別人的大孩子,

「蛤?學長不要開玩笑了拉!」習冬發現自己被耍了後皺了皺眉頭。

「我大概從輔導員那裡知道你的狀態,然後用自己跟你接觸的狀態稍微推斷一下,覺得你應該沒有想像中的孤僻。」One微微的笑著,然後仔細地說。

「所以學長知道我是私生子的事拉!」習冬用一種看似開朗的語氣無所謂的說著,但眼神卻閃過一絲的哀傷。

「重點不是你是誰的孩子,而是你具備太多質數的因子,所以我很自然的會想要整除你!哈哈!」One說著讓人聽不懂的話語。

「整除我?質數因子?這又是什麼理論?」習冬更加迷惑著。

「對呀!質數因子,我認識一些人,天生有一種孤寂感。我稱為他們叫做質數,我總覺得這一類人很特別,特別想去理解這些人為什麼孤獨,又怎樣孤獨,試圖想要去分擔他們的孤獨,我稱這類人叫質數,而因為他們只能被一整除,所以我自詡自己是那唯一的,The One。」One輕輕的說著這個關於質數的定義。

「所以我很孤寂吧!」習冬苦笑著。

「我不知道,看起來是,因為你有一種好深沉的氣氛,不過關於整除也要你願意跟我分享你的孤單拉!」One搖了搖頭,繼續說著。

「我也不知道,從小到大我已經習慣一個人,然後習慣著遊牧民族般的生活。」習冬看著眼前的男孩,突然很想跟他說著他這些年的感受。

「遊牧民族呀!」One適時的補上了停頓。

「對呀!我小時候因為我媽發現自己是第三者,受不了打擊就在我出生沒多久後就自殺了,從此我就開始一下被送到舅舅家,一下被送到阿姨家,最後甚至著過國小老師的家,就像是一個牧民一樣居無定所,所有地方都像暫住的據點一樣,每一次的停駐,都像是為了下一次的移居做準備一樣。」習冬細說著自己的生活,看著眼牆這個散發著溫暖的人說著。

「所以,習慣著孤獨,但是卻希望不孤獨的原因在這裡呀。」One若有所思的說著。

「什麼?」習冬疑惑的問著。

「沒事!我碎碎念,不過你的不幸是幸運的,相信我!因為你體會過孤獨,所以有一天你會理解這些孤獨帶給你的價值,有一天你會知道,有時候除了親人之外,家也可以用另亦種形式形成,然後,還贏加入屬於質數的世界!」One 微笑地伸出手,像是歡迎習冬加入的與他握著手。

 

就這樣的,習冬與這個他一直覺得奇妙有趣的學長One開始有許多的接觸,

因為在同樣的系上,One總會不時的出現在習冬的生活之中,

然後每次各種系上與班上的活動,習冬總是在自己報名之前就被算入各個的群體當中,

他詢問之後才發現,原來One總是貼心的幫他事先的報名那些他有興趣的活動,

而逐漸的因為希望團體生活的習冬,在經過強大的「遊牧民族」生活下所訓練出來的強大適應能力,

讓人覺得他是好相處又開朗的人,也在這樣的狀況之下,

憑藉著好相處的個性,出眾的外表跟其實眾人不清楚但卻猜測很顯赫的家世背景下,

習冬逐漸成為了系上的明星,他與室友盟和兩人甚至成為了系上招生的代言人,

就在一次的校園活動中,習冬還記得那是一次的歌唱比賽,

當初是學生會幹部的One拉著習冬到後台說要介紹朋友給他認識,

習冬認識了現在的經紀人,四姐,也就這樣誤打誤撞之下,他開始變得忙碌,開始變得更知名,

一部部的電影、電視劇的拍攝,他逐漸很少出現在學校當中,

但無論他再忙還是總會在每個月的時候回到學校,與那群一樣被One稱作質數的朋友們聚一聚,

而那天,他剛結束一個令人疲倦的訪談,急忙地趕回學校的時候,

卻只看到那間平常集會的教室,只有微弱走廊的燈光,

「還是來不及呀!」習冬感慨的說著。

「什麼來不及?」一個女生的聲音在習冬身後響起,

習冬轉身看著發生的女生,他看到那個人後燦爛的笑著,

「玟蒂!看到你真好,你們剛結束嗎?sorry!我遲到了!」習冬看著這個同年級的傑出女孩,

「你遲到也太久了!不過One說你一定會到所以要我等等!」玟蒂笑著說。

「所以學長也回去了?」習冬有點訝異留下的是玟蒂,因為往往留到最後的都是One,

「嗯!他今天沒來。」玟蒂沈吟了一下。

「怎麼會?One一向都很重視質數社的活動呀!」習冬更驚訝的問著!

「One身體出了一點狀況,所以人在醫院,所以今天…。」玟蒂有些哀傷地說著。

「醫院!怎麼會?他怎麼了!」習冬驚慌地問!

「你不要緊張拉!我現在剛好要過去看他,你跟我一起過去吧!」文地安慰著習冬。

「嗯嗯!我載你!我有開車!」習冬迅速的點著頭。

 

就在習冬懷著一些焦慮的情緒下,兩人來到了One的病房,

習冬一進病房,就看到那個略顯蒼白的One靜靜的翻著雜誌,

聽到有人進來的聲響,One抬起頭看著進來的人,見到了習冬與玟蒂,他露出了招牌的陽光笑容,

「我就知道你還是會參加的!」One對著習冬笑著說。

「來是來了,可是大遲到呀!是超級大的遲到!」玟蒂笑著數落著習冬。

「你怎麼了!怎麼弄成這樣呀!」習冬擔心的看著在病床上的One,

「你開車載玟蒂來?哎呀!這樣糟糕了!快打電話跟小四說,等等又被亂寫就糟糕了。」One無視著習冬擔心的問題,反是擔心著習冬會不會被寫出八卦。

「我很聰明,我剛剛坐後座,然後一直保持跟他至少一公尺的安全距離!」玟蒂開心地笑著。

「這不重要拉!你的身體是怎麼了?」習冬還是繼續問著。

「沒事拉!小事情,我都還能有閒情逸致看雜誌呢!」One戲謔的翻著雜誌,然後指著標題。

「幸運小子千金賞識,懷習冬與顧家千金熱戀中。」玟蒂補刀似的唸著。

「這不是真的拉,電影宣傳。」習冬不好意思說著。

「你也該談談戀愛了吧!」One像是爸爸般的說著。

「姐現在有男友,沒辦法陪你!」玟蒂開著玩笑。

「哎呀!那麼忙,哪有空談戀愛。」習冬打著馬乎眼說著。

「誒!我去回個電話,我家那隻打電話來了!」玟蒂看著手機,然後起身去接著電話!

「好好好,玟蒂大姐,快去接電話!」換習冬開著玟蒂的玩笑。

玟蒂對著習冬翻了一個特大號的白眼後就走出病房講著電話,

就在玟蒂前腳踏出房門後,前腳踏出房門後,只見One收起了誇張的笑容,平靜的看著習冬。

「很累吧!跟很多人相處更累吧!」One對著習冬說。

「恩!有時候其實反而很想念一個人的時候。」習冬點了點頭,

「我不喜歡這篇報導呀!」One翻著那篇報導。

「哪一個部分?」習冬好奇的問著。

「你的故事那一部分。」One指著那一段說著習冬的背景的報導,

「那個我從小流離失所,然後被大經紀人巧妙遇見,就此一炮而紅的部分?」習冬喵了一下One指的部分。

「我不喜歡那個塑造你是悲劇英雄,然後幸運轉生的形容拉!他們都沒看到你這一路上學會的那些,因為不喜歡孤獨所以去適應各種群聚的能力。」One拿其床邊的水杯說著。

「我其實也搞不清楚我是幸運還是不幸了。」習冬搖頭說著。

「你呀!是最幸運的不幸質數,十七!」One為習冬定義著。

「最幸運的不幸?好饒口!然後,為什麼是十七。」習冬好奇的問著。

「有多少人是因為自己的不幸,所以過著自己夢寐以求的生活,但是過著這樣的生活的你卻不覺得快樂,可是又不想脫離。」One繼續說著。

習冬驚訝的看著One,他對於自己的心態被完全看透有種像是第一次遇到One時的驚訝!

「你呀!其實不是害怕孤單,只是不想自己去習慣,比起來你更希望是讓人不孤單的那個,可是這樣付出很辛苦唷!」One提醒著習冬。

「你不也是嗎?努力的讓別人脫離孤單,這是你教會我的呀。」習冬說著。

「我有時間性,你沒有呀!我的時間都被精確的計算好了,只是你一直不斷的在燃燒,這樣會很累的。」One又用著眼睛直視著習冬。

習冬被看得安靜了起來,緩緩地低下頭。

「你要找到你真的自己呀!找到你真的想扮演的樣子,找到真的屬於你自己的快樂,孤單也好,熱鬧也好,不要只是單純照著別人的想法活著,我當初拉著你去那個世界看看,是想說也許有一天你會懂得那個不孤單世界中孤單,然後學會什麼叫做群聚的孤單,然後你就不會再是質數了,只是似乎我把質數想得太簡單了呀!」One感嘆的說。

「可是我,我不知道什麼是我想要的。只覺得這樣的生活比起只有一個人快樂一點。」習冬迷惘的說著。

「那去找一個你願意為他不快樂的人試試看吧!」One又回復那個狡詰的笑臉,

「什麼拉!」習冬看著眼前那個想要整人的笑臉埋怨著。

「好拉!有一天你會得懂,等你懂得那天,你在幫我把這個後半部寫完!」One放下了水杯,然後拿起床邊的一本厚厚帶著鎖得日記本。

「這個是?」習冬好奇的問。

「你自己看囉。」One無所謂的說著。

「For Prime?」習冬念著日記本封面寫的英文字。

「嗯嗯!我寫了一部分,接下來好懶得寫了,沒力氣跟靈感了,所以接下來交給你拉!」One笑得很燦爛。

「為什麼是我,玟蒂的文筆更好呀!」習冬問著。

「你聽過十七年蟬的故事嗎?」One突然跳躍式的聊著。

「十七年蟬?」習冬更是一頭霧水著。

「在美國的東部有一種『十七年蟬』,這種蟬的生命週期為十七年,不過也可以說是幼蟲潛伏在地底下的時間是十七年。他們之所以會有那麼長的生命週期,是為了要躲避天敵,生物界當中會有許多的掠食者,所以的弱勢蟬發展出一套奇怪的自我保護方法。牠的方法是每十七年才會從地底下出來,一出現數量就很多,『十七年蟬』就是用這種不出來則已,一出來就很多的策略,讓掠食者拼命吃也吃不完,只要沒有被吃完,那這個種族就可以繼續的繁衍下去。而你因為就是那樣藏在不孤獨中潛伏著,然後帶著好多好多不想孤獨的希望的十七,因為很幸運的擁有十七年的時間,又積累了最多的不幸與幸運,所以你會是質數中最有機會變成一的人,而等你變成一的那天,或是找到下個一的那天,就可以自行羽化著。」One說著長長的故事。

「好難懂唷!」習冬皺著眉。

「然後,你先把這本藏在聚會教室裡,等到你下次再看到他的時候你在開始寫吧!」One認真的看著習冬!

「蛤?好吧!你真的很愛搞神祕噎!」習冬繼續皺著眉。

「然後等你懂得我叫你寫的原因的時候,一定要跟所有質數分享唷!」

「你們在聊什麼?」炘熒與玟蒂一起走了進來然後說著話,

「沒事拉!好了拉!晚了!你們快回去拉!」One開始送著客。

「誒!我才剛來耶!」炘熒抱怨著。

在炘熒的抱怨聲中,他們三人結伴離開,而One輕輕地望著他們離去的背影嘆了一口氣。

 

在離開後隔天,習冬特別跑了一趟社團的那個教室,

然後小心地的把日記塞到抽屜最深處的地方,並且偷偷地祈禱著自己絕對不要再看到這本日記,

就在那天之後不久,他收到了One過世的消息,

他還記得,在葬禮那天,他很難過但卻哭不出來,總覺得這又是One另一個捉弄人的遊戲一樣,

而就在葬禮中輪到他上台致意的時候,他甚至有些還帶著笑說著,

「黑!One,你是不是忘了跟我說,再見。」

在他說完之後,他還安慰著那些悲傷不能自己的其他人,

已經習慣悲傷的他,讓自己快速的從悲傷中走出來,並且用一直的忙碌來忘記那些難過,

甚至忙碌到他都忘了有日記那回事,而在幾個月過去後,他接到了那通電話,

那是盟和跟他說one留下了一個秘密在社團教室抽屜的事,

她想起了那個約定,所以撥空與盟和跟雨柔、柏霖碰面,

而在翻閱那本日記的時候,

One的字跡除了那一句「如果沒有一了,質數也不會是孤獨的,因為質數總會因為質數而存在著。」外,

還有一小行的小字,

「親愛的十七,請不要忘記約定,請用你幸運的七,為質數找尋一個完美的一。」

 

「所以,日記就在習冬學長手上?」小晨問著。

「他現在不是你學長了拉!」炘熒搖了搖頭,

「蛤?為什麼!」小晨不解地問。

「你不覺得懷習冬很耳熟?」盟和似笑非笑的說。

「啊!懷~習~冬!去美國進修的大明星!!!!」小晨吃驚的不能自己著。

「我真的不知道,怎麼同一間宿舍的人,有人怎麼就壞掉了?」炘熒斜眼喵著盟和,

「我又怎樣壞掉了!你真的很愛找碴耶!」盟和生氣的說著。

「茶?沒呀!我只喝咖啡!」炘熒故意的回著。

「好了拉!玟蒂,所以要約個哪天?小晨你也可以跟來聽聽故事應該很有趣的!」雨葇問著玟蒂。

「週六下午,老地方吧!學姊在麻煩妳跟其他人說吧!」玟蒂回應著。

「所以怪咖蟲也要找嗎?」炘熒迅速的反應著。

「當然呀!他也是質數成員呀!」雨葇肯定的說。

「怪咖蟲又是?」小晨被許多名字弄的迷迷糊糊的。

「唯一個可能會恨One的質數吧!」雨葇嘆了一口氣。

「那千瑄跟涓庭呢?他們不是質數社的,但…」炘熒繼續問著。

「喔喔!是漂亮的涓庭學姊和會計師千瑄學姊!」小晨終於聽到熟悉的名字,

「她們確實很有名呀!」盟和笑著說。

「可是他們不是怎麼會跟質數社有關係?他們都幸福瞎人了耶!」小晨問著。

「都是因為One的關係,那是One很重要的有理數朋友呀!」雨葇笑著說。

「而且跟冬冬跟怪咖蟲都有很深的關聯性呀!」炘熒低聲的叨念著。

「周炘熒,你那天最好管好你的嘴巴,不要惹的大家不開心!」盟和終於找到機會反攻!

「哼!人家就算分手也不是劈腿分的呀!」炘熒馬上反擊著。

「那就這週週六下午兩點,其他人就麻煩學姊聯絡了,小陳我送你回去吧,星期六我也會去載妳。」玟蒂打斷了兩人的鬥嘴,然後做出了結論。

 

——-請叫我分隔線-——

 

忘了說

你忘了說再見怎麼能離開

我的熠熠光輝是否你明白

忘了約好看海 忘了曾期待

回不到的從前 怎能不感慨

還記得陪伴 還記得依賴

還記得要長大不耍賴

回憶你說的話我還懞懂不理解真意

你總說成熟後會懂得是長大的道理

但卻忘了說你來不及分享我的清晰

只讓我在夢裡去溫習你留下的那些依稀

當我不再害怕一個人孤單

因為回憶有你溫暖了心寒

不會淚濕傷感別讓你不心安

不管熱鬧或孤單都真心的坦然

別忘記諾言別忘記心願

下一世不能夠在離散

回憶你說的話開始懂了少個人聆聽

我學著成熟後更想念著你溫柔身影

但卻忘了說我感謝每個陪伴到天明

只是如果哪天我疲憊了哪裡能停留休息

回憶你說的話我還懞懂不理解真意

你總說成熟後會懂得是長大的道理

但你忘了說的是那一句再見別哭泣

希望我在夢裡能遇見你留下的那些依稀

 

寫完後,覺得一定要有很多很多的番外篇了,只是千瑄跟涓庭大部份應該會很虛構拉!

單純是我不想被本人說幹嘛亂寫我,

感情戲依舊不足,所以愛情戲請期待番外篇

以上,是關於質數十七「部分」的故事,

網誌先生,我終於還拖稿還到這個階段了。

附上質數的故事概念,[伍佰陸拾玖] 關於質數, 一個故事的構想

質數三的故事,[伍佰柒拾] 假裝太陽的月亮,失溫的質數

質數五的故事,[伍佰柒拾柒] 死去的恆星,屬於質數的餘溫,

質數七的故事,[伍佰捌拾伍] 孤傲的火星,熒惑的質數孤獨,

質數十一的故事上,[伍佰玖拾伍] 高冷的天王星,堅強勇敢的孤獨質數(上)

質數十一的故事下,[伍佰玖拾伍] 高冷的天王星,堅強勇敢的孤獨質數(下)

質數十三的故事,[陸佰零陸] 迷失的金星,虛假卻不快樂的質數

本文質數十七。

 

 

 

 

Share

Leave a Comment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Bitnam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