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佰零陸] 迷失的金星,虛假卻不快樂的質數

一直拖稿的質數系列終於進入下一個質數了,

話說,考慮了很久,我決定把兩個本來分開的人,合成這一個質數,

而這一個質數我會難以下筆的部分,是我不希望質數是全然的負面的,

但是因為一些個人觀點,讓我對他比較的負向一點點,

不過這次,我盡量的讓他變得比較沒那樣壞,但希望能夠順利完成,

來自質數之五,Thirteen,十三的故事。

 

——-請叫我分隔線-——

趙盟和,一個二類的學生,因為失手填錯志願進入了傳播管理系,

其實對於大學生活,有一些意興闌珊的他,沒有想像中興奮,

不過注重外表的他,還是在準備入宿舍時候相當整理自己了一下,

在宿舍大門口,他率性的像個空少一樣拖著自己的行李箱走到了報到處,

「106寢趙盟和。」盟和詢問著坐在門口前胖胖的男生,心裡嘀咕著怎麼學校如此不重視門面,

「一樓嗎?好你等一下唷,我幫你確認一下資料。」胖男生翻著資料,然後嘴裡碎碎唸著,

盟和依稀聽到了:「林定一這傢伙,又不知道去哪裡混了,我一定要跟宿管告他狀!」

就在盟和對於這個胖子有種厭惡桿的時候,突然聽到有人叫著自己的名字,

「趙盟和齁!106寢A床!」迎面而來是一個笑容很溫暖,甚至有點刺眼的男孩,

「你認識我?」盟和看著這個陌生的男孩,疑惑著問著。

「現在不就認識了,我是你們一樓的樓長,One。未來的一年,有什麼問題都可以問我唷!」自稱One的男孩親切地笑著。

「歐!你就是林定一。」趙盟和瞄了一下剛剛還和顏悅色跟自己說話的胖男生,看著他看起來不開心的表情,心裡似乎了解了什麼。

「One學長,晚餐去哪裡吃好呀?」一樓有跑出了一個年輕長得很好看的男生跟One說著話。

「歐!習冬呀!你來的剛好,這是你的室友,也是同學,傳管系一年級的趙盟和,你順便帶他去房間,我幫他辦完入住再去找你們,晚餐我帶你們去吃吧!」One相當有活力的跟著那個男生對話,無視著一邊胖男生的皺眉的表情。

「那個,盟和,我這樣直接叫名字OK齁?你先跟習冬去宿舍,今天入住的人比較多,你們先聊一下,我忙完就去找你們,入住手續交給我就好。」One轉頭跟盟和說著話,然後手上開始填起了相關的資料卡。

天然熟的盟和,就這樣跟著新的室友、同學,開心的聊著天,

到了傍晚,One出現在在宿舍房門外,旁邊站著一個安靜的大男孩,

「黑!學弟們,放飯拉!」在One開朗的催促下,他們幾個宿舍室友,被One趕著上了車,

然後開始了學校生活的第一個晚餐,在盟和心裡突然覺得,似乎大學沒有想像中不好。

 

就這樣過了一兩個禮拜,那天剛抽完直屬,

盟和雖然每有抽到什麼正妹學姊,但卻是開心的,

因為直屬學長是那個很開朗跟暖活的One,他算是被許多人羨慕的對象,

在一晚的喧鬧,她推掉了跟系上同學們的續攤聚餐,回到了宿舍,

雖然在很歡樂的晚餐後,心情應該是相當愉悅的,

但盟和卻一整個情緒high不起來,他拖著有點疲憊的身軀哪這一手啤酒走到了宿舍後的小草坡,

看著昏暗的操場,跟在夜中練球的不知名人士,

看著手機上他剛傳出去的分手短訊,他其實沒有特別難過,只是覺得悶悶的,

他知道他沒有很愛她,只是畢竟也好多年的感情,所以有點煩悶,

只是他知道自己必須放棄一些什麼,才能去追求一些什麼,但是那種微微的不安感卻困擾著他,

一瓶一瓶的啤酒就這樣下肚,而腦袋想的是那個有點倔強剛認識的女孩,

但又交錯而過的是曾經陪伴他已久的女孩,腦袋開始混亂的他卻聽到了一個聲音,

「幹嗎那麼冷還出來吹風,心情不好要說呀!這樣人家會說我都不關心直屬耶!」

盟和轉過頭去是那個很開朗的直屬學長One,

「沒事拉,只是剛好想要一個人靜一靜。」盟和瞬間武裝起自己,不多說些什麼的回答著,

「歐!海尼根壓!一瓶給我!」One也不多問什麼,就靜靜地坐下來,也很隨性的拿起了一瓶啤酒,

兩個人就這樣靜靜的看著其實沒有夜景的夜景,很安靜但卻是很舒服的環境,

「學長,你很奇怪耶!」盟和看這個很開朗的學長說著,

「奇怪?很多人都這樣說,不過我覺得這樣很好,不過你說的是哪一部分,我這個人大部分都不是很正常。」One無所謂的笑著,

「恩,像是第一天的時候你怎麼會知道我是誰?然後明明宿舍長就看你很不爽但是你又好像不知道一樣,還有很關心所有人可是別人卻好像都搞不清楚你,你到底是怎樣的一個人?」盟和認真的看著這個他覺得其實是神秘的One,

「就這些?」One笑了笑,富饒趣味的看著盟和,

「恩,你是不是喜歡我呀!學長?」盟和遲疑了一會,問出了最後一個問題,

「哈哈哈!比起你起來,我可能比較喜歡玟蒂。哈哈!」One忍不住大笑著,

「學長…。」盟和皺了眉頭看這笑不停的One,

「好拉!我一個一個問題回答你好了,第一呢!我在你們進宿舍之前就全部的名單跟照片都看過了,然後我自己系上的學弟妹我都特別記住了,接著不能否認的,我是外貌協會的成員,只要長得比較人模人樣的,我基本上都不會忘記。」One笑夠了就緩了下來,回答著盟和的問題。

盟和點了點頭代表他懂了,然後繼續聽著One的回應。

「然後我跟胖禿就是天生的八字不合,反正他要怎樣看我是他的事,我自己過很好就好了,我不在乎這個,如果生活要在乎別人眼光多累呀!」One饒有深意的看著盟和,似乎在說著盟和太過在乎的疲憊感。

「我…。」盟和像是想要解釋著什麼,卻被One打斷了,

「那是我的生活方式拉,你不用參考的,至於關心所有人,其實我也只是很容易注意到跟我一樣孤獨的人,然後因為我理解這些人的孤獨所以不捨他們,也就會想多陪陪這些孤單的人。」One說完就遙望著遠方。

「孤獨?我們會很孤獨嗎?」盟和下意識地拉椅子對號入座著,

「你真的不孤單嘛?」One轉頭看著盟和,認真的直視著他。

本來想要否認孤單的盟和,卻接不上話。

「你其實不是想念傳播管理吧?」One突然話鋒一轉,而盟和就點了點頭表示了回答,

「然後,最近剛結束一段以前的感情,因為想要開始一段新的感情?」One接著說著,

這次倒是嚇到了盟和,他驚恐地看著One,

「你怎麼會知道!」在驚慌下,盟和甚至忘記了禮貌這一件事。

「因為你跟我一個過世的朋友很像,很弓(台語),不喜歡讓自己的脆弱被發現,不喜歡讓別人看到自己的孤獨,習慣總是光鮮亮麗的,就算心是冷得也要笑得很暖,說好聽的叫作不喜歡給人添麻煩,說難聽的就是虛偽。」One仍然望著遠方說著,

「學長,你也太直接了!」盟和看著One說著,

「不直接沒有用呀!你們這種人,如果跟你們好好說都只會說我知道,我了解了的官腔,可是真的內心話都鎖死在心裡,不說就是不說,要強得很。」One帶著笑意看著盟和。

「學長,她是你很重要的人?」盟和問著One,

「曾經,不過現在我有更重要的事呀!」One先點了點頭,然後又搖了搖頭,

「更重要的事?」盟和問著One,

「是呀,我要寫很多封『情書』,給所有需要陪伴的質數,跟他們說他們不曾孤獨。」One眼中閃著盟和一輩子忘不掉的光芒,

「情書?質數?那是什麼?」盟和疑惑的看著One,

「也許有一天你會知道的,好了!孩子!夜深了,該回寢室睡覺了,如果真的覺得蓋放下了的就不要留念,如果真的想去追尋的就不要猶豫踟躕,過的真實一點的生活,也會有他的有趣跟體驗,如果太在乎別人的想法,那你永遠不能為自己活著!包括你的家人也一樣。」One說完就收拾著地上的酒瓶跟菸頭,拉著盟和回到快要到門禁時間的宿舍。

 

在那一夜深談之後,盟和覺得自己好像懂了些什麼,

然後他決定大膽地追求著他欣賞的女孩玟蒂,然後加入了校隊,開始過著相當燦爛的大學生活,

他開始不太在乎別人的評論,不管是那些說著他跟學長有一腿的八卦,或是說著他跟玟蒂撐不了多久的唱衰,

他慢慢地瞭解,也許One那個晚上說的話,但他其實心裡還是有點疑惑,

對於那個宛如算命師一樣未卜先知的學長他有些半信半疑的感受,

他總覺得沒有人會這樣無私的幫助別人,也會覺得怎麼有人連他的家庭狀況背景都好像很清楚一樣,

對於這種太先知的存在,他雖然依賴著卻又有一些恐懼著,

那天,他跟著已經是他女友的玟蒂聊著天,

「Babe,你不覺得One是一個很奇怪的人嗎?」盟和問著正忙著弄期末報告的玟蒂,

「幹嘛這樣說One他那麼照顧我們,你這樣在別人背後說長道短的不好吧!」玟蒂頭也不回地繼續打著字,

「不是拉,你不覺得沒有人會這樣無私的付出嗎?他對我們那麼好到底是為了什麼?你不覺得很奇怪嗎?」盟和回應著,

「你不會直接去問One,他一定會回答你呀!」玟蒂轉頭看了盟和一眼然後繼續忙碌著,

「不要,等等關係弄差了不好!」盟和搖了搖頭,稍作了價值的評估之後他覺得這不是個好主意,

「難怪人家說你很虛偽,明明就有問題還要裝不知道,你這樣有一天會被人討厭拉!」玟蒂搖著頭然後停下手邊的工作看著盟和,

「誰說的?又是隔壁那個三八鬼嗎?她真的跟我八字不合耶!」盟和想起了老是找他麻煩的炘熒,

「你幹麻扯到炘熒,我又沒說是她,她真的人很好沒有惡意好不好,你幹嘛老針對人家。」玟蒂皺著眉頭說著。

「誰針對誰呀!那女人看到我就像看到仇人一樣,酸她是剛好而已拉!」盟和一臉不爽的說著。

「好拉好拉!隨便你,奇怪了你平常跟他們也都相處不錯,可是怎麼那麼多意見。」玟蒂翻了白眼後不打算繼續話題的轉身繼續忙著報告,

「誒!妳不要一直忙那些拉,多陪我一下會怎樣拉!報告又還有好幾天才要交好不好!」盟和撒著嬌說著。

「誒誒!先生,我後年還有一個學生會聚餐要弄,現在不把報告弄完,我到時候不就得熬夜寫報告,我才不要勒!」玟蒂嫌棄著盟和的不實際,

「又是學生會!妳說妳自從參加了那個見鬼的學生會之後,真的有把我放在你眼裡嗎?」盟和一下火氣起來兇著玟蒂,

「喂!我都沒說你只顧打校隊系隊了,倒是你來嫌棄我了?你現在是怎樣?想找人吵架喲!」玟蒂一下也被弄的不開心地唸著。

這時盟和就轉身用力地甩了門離開,留下了錯愕在場的玟蒂,

氣頭上的玟蒂也叫囂式的說,以後再也不要來了的話語,

但當一個多小時候,玟蒂等不到以往會有的道歉電話,忍不住打了盟和寢室的電話,

才發現盟和迄今還沒回到寢室,不知道人去哪裡,然後再打了手機也找不到人的情況之下,

玟蒂慌張地打了One的電話,只聽到有一個略顯疲憊的聲音回應著,

「喂?」

「One!盟和不見了,他跟我吵架後人就不見了,到現在都沒有回寢室。」玟蒂焦急地說著,

「玟蒂?好,妳不要急!慢慢說,怎麼了?你要說清楚我才能幫你呀!」One平穩溫暖的聲音給了玟蒂一點踏實感,

就在幾分鐘的內容述說後,One回應著玟蒂,

「妳不要緊張,盟和都大人了不會怎樣的,我去幫你找找,你先去洗個澡休息一下,我找到人會在跟你說的!」

就在這樣的安慰之下,玟蒂穩住了情緒,掛上了電話。

 

「這次又怎麼了?我以為你不會再上草坡來了。」One輕輕地走到盟和身邊然後坐了下來順手又拿起了一瓶啤酒,

盟和轉頭看了看是One,然後不回應的繼續忘了前方,

「確實,我應該不太值得你信任,突然有一個人跑到你身邊對你釋出善意,以單純的思考方式確實不應該太過信任。」One也不在乎盟和的漠視,自顧自的看著前方,

「作為交換我用三個秘密跟你換你心情不好的秘密好了。」One笑著說著,

「三個秘密?」盟和被引起了好奇心忍不住回應著,

「恩!三個秘密!」One點了點頭,

「什麼秘密!」盟和問著。

「所以你是答應了!」One像是誘捕到獵物的獵人般笑著,

「看你說的秘密來考慮。」盟和不吃虧的回應著,

One從口袋拿出了皮夾,然後在皮夾夾層中掏出了一張則了很多次的紙遞給了盟和,

盟和翻開了那層層折疊的紙,掃了一眼然後驚訝的看著One,

「對!紅斑性狼瘡加上胃癌中期,基本上你應該是除了我姐之外第二個知道的人,我相信你不會去跟別人說拉!這就是我第一個秘密,也應該可以稍微解釋,我試圖想盡我的力量能幫助多一點我覺得和我曾經一樣孤單的人這樣的行為。」One拿回了那張被折的皺皺的診斷書,看不出難過的說著,

「現在狀況…?」盟和輕聲的問著!

「現在就這樣囉,如果你們少找我一點麻煩,也許可以多撐一點日子呀!」One輕輕地喝了一口啤酒,

「你現在不要喝這種東西拉!」盟和搶過了One剛開的酒,

One不置可否的聳了聳肩,然後把診斷書再放回了皮夾。

「第二個秘密呢,是為什麼你是Thirteen?」One繼續說著,

「為什麼是Thirteen?」盟和好奇的說著,

「你要先答應我等等要還我秘密,這樣我才不吃虧!」One喳了喳眼睛說著,

「好拉好拉!我不懂怎麼有人把這種事看得比自己身體健康更重要的!」盟和不得不同意的說著,

「Thirteen呀!是一個很有趣的數字,當然首先它是Eleven的孿生質數,玟蒂是Eleven你應該知道吧!」One看了一下盟和,

盟和點了點頭,然後繼續聽著One的說明,

「第二點,Thirteen是第一個六角星質數。」One凝視著遠方,

「六角星質數?」盟和疑惑的問著。

「六角星,在宗教與神秘學中都有很重要的地位,它象徵了華麗、偉大、光明,並且他是以女神為中心崇拜宗教所起源地,就像金星一樣華麗炫目,又是由女神所守護一樣,只是六角星質數,是指沒有心的六角星,最簡單的六角星挖去核心之後的就只剩下13個焦點,就像你一樣,有著很光鮮亮麗的外表,但卻很難有真心,很難去與別人交心與分享,所以你就是十三,Thirteen空心的六角星質數,孤單而華麗的質數。」One慢慢的述說著,然後盟和邊聽著邊深思著。

「現在該你跟我講秘密了,等你講完我在跟你說另外一個秘密,不然我怕你欠債不還!」One輕輕地笑著。

「秘密嘛?我覺得我沒什麼秘密呀!」盟和嘟囔著,

「感情上發生什麼了?感覺不被愛了?」One問著,

「你真的很可怕耶!」盟和瞪著One說著,

「所以我還是猜對拉!」One看著盟和輕輕地嘆了一口氣,

「我前女友最近回來找我了,她似乎過得沒有很好,然後最近我覺得玟蒂他很不需要我,甚至沒有很愛我,她的時間似乎都花在如何讓自己活得更好,然後很難去分一點點給我。」盟和吱吱嗚嗚的說著,

「所以你跟玟蒂說了嗎?」One的聲音有一些少有的冷漠,

「我還沒說,我和小尤沒什麼的,小尤只是陪我聊天說話而已,她很了解我知道我心情哪裡有不好,然後…」盟和急忙解釋著。

「哀,你好好的找時間跟玟蒂談一談吧!講清楚對你跟對他都好,感情我無法幫你們決定,但是如果錯過了就不能再後悔的。」One看著盟和輕輕的搖了搖頭,然後站了起來。

「學長…,我…。」盟和看著One有著一絲絲的罪惡感,

「其實我也有一些錯,我不應該為了想要讓玟蒂分心讓她去忙社團的,她是一個太有責任感的孩子,會把所有事盡自己的全力做到最好,所以你的寂寞也許有一部分是我害的,你真的可以怪我,但別怪那孩子,是說你也不能怪她就是了,希望你好好的跟她說,別讓他傷得太嚴重,至於最後一個秘密是如果哪天我離開了,在你們都還在這裡的時候,記得去社團教室前抽屜找找,有一些要給你們的東西,然後,記得跟所有人說,質數是孤獨的,所以要好好相處,彼此體諒。」這次One一樣收拾著地板上的垃圾,只是沒有在拉著盟和,而是自己慢慢的離去。

 

就在那晚之後,盟和跟玟蒂又再度和好如初,兩個人繼續的如膠似漆著,

只是吵架與爭執的頻率越來越多,從彼此的生活習慣,到價值觀,

甚至社團跟陪伴的時間喬不攏也會有所爭執,

那晚又為了盟和跟朋友打麻將騙了玟蒂,而大吵一架,

盟和躲回了台中,暫時不想見到那些朋友們,

也許是逃避,也許是尋求另一些的溫柔跟體諒,

直到幾天後他終於鼓起勇氣打了電話給玟蒂,要跟她談談關於感情的事情,

卻聽到玟蒂冷靜的說著,

「我們分手吧!我想我們真的不適合,你前女友更能包容你的所有缺點,也更看得清楚的優點,我真的不行。」

玟蒂說著說著,忍不住哭了起來,

「Babe,怎麼了,我們一定有什麼誤會。」盟和急忙解釋著,

「我知道你跟那個小尤沒什麼,只是我不知道在One離開之後,我還能不能心平氣和地去理解自己的男朋友有一些不能跟情人說的話,卻跟了以前情人說,這樣的情緒我想我自己沒有辦法處理,你很好,但我想我也不差,我們就饒過彼此吧!」

玟蒂正要掛上電話的時候,聽到了盟和驚慌地問著,

「One學長他怎麼了?離開是什麼意思?」

「One在你回台中不接電話的那天過世了,今天是告別式,如果你有心的話,就去他墳前幫他上個香吧!」玟蒂這次不遲疑地掛上了電話。

 

玟蒂跟盟和這對令人稱羨的神仙眷侶終於還是凌亂結束,

而分開的兩人,也不再聯絡著,盟和也不想去想著,試圖好好的重新過著自己的人生,

那天盟和跟著最近黏上大一學妹逛著以前常跟玟蒂逛的百貨公司,

雖然他改了名字,換了一些裝潢,但以前兩人總是手勾手的搭著有點窄的電扶梯,

甜蜜的讓人嫉妒的回憶,卻這樣悄悄地進入的盟和的記憶當中,

就在這時候,對向的電梯正緩緩升上,

而迎面而來的是玟蒂,而一個沒有見過面的男生,兩人開心的說著話,

盟和與玟蒂微微的對上了一眼,玟蒂輕輕地向點了點頭,算是禮貌性地打了招呼,

然後就聽到「那是誰?」「一個認識的朋友。」這樣平淡的對話,

盟和突然理解了失去心的質數的意義,也突然想到了第三個秘密,

在幾天後,他聯絡了還有聯絡的習冬,並透過了習冬找了雨葇跟柏霖,

幾個人回到了社團教室,在教室中找到了那一本日記,

第一頁就這樣寫著,「如果沒有一了,質數也不會是孤獨的,因為質數總會因為質數而存在著。」

 

「所以學長跟學姊…」小晨看著安靜的玟蒂與盟和兩人,

「對!就是這個賤貨劈腿呀!」Seven不留情地說著,

「我沒有劈腿!」盟和解釋著,

「精神上的也算!」Seven冷哼了一聲,

「你這是歪理!」盟和瞪著Seven,

「我最瞧不起癌跟前女友勾勾纏的髒東西了,我說怎樣幼齒的學妹比較好嗎?嘖嘖」Seven得理不饒人的說著,

看著越來越激烈的兩人,小晨轉頭向雨柔與玟蒂求助著,

「好了,今天也晚了,小晨,我想你應該對日記很有興趣吧!」玟蒂打破了僵局說著,

「嗯嗯!」小晨急忙的點著頭,

「過兩天,我們大家再聚一聚吧,冬咚週日回國,日記在他那收著,也是質數們應該踫踫面的時候了。」玟蒂看了還在吵架的兩人,

「什麼?冬冬回國了?他有跟你聯絡!」Seven吃驚地說著,

「他不是沒有跟別人聯絡嗎?」盟和停下了與Seven爭執也問著。

「他上禮拜寫mai給我的,所以我今天才來餐廳找你們,只是沒想到會遇到小晨就是了。」玟蒂回應著。

「那個,冬冬是?」小晨小聲的問著,

「是一個最幸運也最不幸的孤單者,One最寵愛的人!」Five想到冬冬那張人畜無害的臉蛋忍不住笑著說著。

 

——-請叫我分隔線-——

維納斯不再美麗

那一年的回憶,像電影播放重複過的舊戲,

還寒冷的冬季,那厚重卻捨不得丟的大衣。

感情變的在親,你卻,從來沒有用真心去哭泣。

難道所謂真心,就是去說,一天一次愛你,

劇情已經,走板離奇。

 

猛然發現,你說過的,我愛聽的蜜語甜言,

當初的曾經美好,感動落淚都是欺騙,

猛然發現,我愛過的,你愛過的都是錯覺,

現在的微笑面對,放下向前都是成長改變。

 

這一路的荊棘,也堅強走過像是一場奇蹟,

還張望的尋覓,那個說著自己被遺棄的你,

天空的六角星,你虛華的外表還有沒有心,

質數藏著孤寂,是你忘記,卸下那張面具。

維納斯,不再美麗。

 

猛然發現,你說過的,我愛聽的蜜語甜言,

當初的曾經美好,感動落淚都是欺騙,

猛然發現,我愛過的,你愛過的都是錯覺,

現在的微笑面對,放下向前都會沉澱。

 

是你,在虛偽卸下後,只變得膚淺,

是我,在真心回收後,就不再可憐,

回首以前,你珍惜的,一次一次讓人傻眼,

現在面對,看自己,只是依稀覺得曾經瘋癲。

 

猛然發現,你花光的,我不捨得那些歲月。

當初的你的驕傲,我的膚淺有些可悲,

猛然發現,我錯過的,你經歷的所有畫面,

長大了我的笑臉,你的眼淚相反情節。

 

是你,在虛偽卸下後,還自顧容顏,

是我,在真心回收後,就不再迷戀,

比較以前,我珍惜的,一次一次越發可貴,

終於發現,你維納斯般華美只有,面具

 

最美,最美,最美,面具,是最美。

 
 

寫完之後,覺得自己寫的很客氣,然後算是目前挺滿意的一篇,

但是因為太客氣了,所以歌詞莫名的好嗆,

不過還是沒有補完Thirteen跟Eleven的感情戲,

就算了吧,鞭屍很殘忍呀!

以上,是關於質數十三的故事,

網誌先生,你覺得如何呢?

附上質數的故事概念,[伍佰陸拾玖] 關於質數, 一個故事的構想

質數三的故事,[伍佰柒拾] 假裝太陽的月亮,失溫的質數

質數五的故事,[伍佰柒拾柒] 死去的恆星,屬於質數的餘溫,

質數七的故事,[伍佰捌拾伍] 孤傲的火星,熒惑的質數孤獨,

質數十一的故事上,[伍佰玖拾伍] 高冷的天王星,堅強勇敢的孤獨質數(上)

質數十一的故事下,[伍佰玖拾伍] 高冷的天王星,堅強勇敢的孤獨質數(下)

 

本篇文質數十三。

Share

Leave a Comment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Bitnam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