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伍佰玖拾柒] 高冷的天王星,堅強勇敢的孤獨質數(下)

昨天晚上回到家莫名其妙地睡著,關於夢境就下次再說吧!

今天快點補上了質數第四個故事的後半段,

質數之四,十一,下。

 

——-請叫我分隔線-——

就在盟和跟玟蒂正式公開在一起的隔天,他們如同一般熱戀般情侶的一起上課,

不出所料的,那些閒雜人等們又開始了竊竊私語著,

只是正在熱戀中的兩個人,似乎完全無視著這些流言蜚語,

直到下午,雨柔出現在他們班上的門口,

「學姊,妳找我嘛?」玟蒂看到這個很疼自己的學姊,很快速地跑去跟他聊著天,

「是有一點事。」雨柔用眼睛環繞了那一群低聲竊竊私語的學弟妹們,然後輕微的搖了搖頭,

「怎麼嘛?」玟蒂好奇的看著雨柔。

「就你之前不是說想要搬出去住,One…,歐不是!我是說我幫你找到了房子跟室友。」雨柔有點嫌惡的看著那些聽到One的名字而眼睛發亮的學弟妹們。

「真的嗎?學姊人真好,那什麼時候讓我們碰個面,還有可以去看一看房子狀況。」行動派的玟蒂不改本色的回應著,

「晚上老地方一起吃飯,吃飽了柏霖會開車載我們去看房子。」雨柔點了頭,回答了玟蒂的問題。

「定一會去嗎?我好幾天沒看到他了?」玟蒂很順口的問著。

「我再問問看他吧!」雨柔稍稍地皺了皺眉頭。

「那我可以帶盟和一起吃飯嗎?他跟大家也都認識。」玟蒂轉身看了看對他笑著的那個大男生。

「是沒有說不可以啦。你可以問問看他要不要去,好啦!我先去上課,晚上見。」雨柔像是不太想在這個滿是八卦眼神望著她的教室多待一樣的一陣風也似的離開。

在雨柔離開後,玟蒂還沒回到座位上的時候,她的室友喻馨走了過來輕聲的問她,

「玟蒂,你跟趙盟和在一起了唷!」喻馨如同以往的堪稱白木的直接問著,

「恩!怎麼了嗎?」玟蒂不解地問著,

「就你知道現在大家都說你們兩個的事,要嘛說你們兩個很快就分手,要嘛就是說定一學長被你們背叛之類的。」喻馨解釋著。

「什麼鬼啦!又跟定一有什麼關係啦!」玟蒂突然有一種莫名其妙的無名火燒起來,

「還不是之前有人說定一學長在追妳或是追盟和之類的,然後你跟盟和這個大紅人又在一起,又一堆人在看衰你們!」喻馨攤了攤手說。

「靠北,他們是有病唷!小馨你說有哪些神經病在講這個我一個一個找他們去理論!」玟蒂生氣的說的。

「我也不知道,不過玟蒂呀!我是覺得定一學長搞不好真的對你們有其他想法,還有呀,趙盟和看起來就花心,你自己注意一點啦。」喻馨碎嘴的說著。

「好啦好啦!我自己會留心的。」玟蒂聽著室友說的話,但卻不打算深想著就這樣走回了座位。

 

晚上,玟蒂地走進餐廳,看到了那一桌算是她大學生活中最要好得朋友們。

「怎麼只有妳?盟和沒跟來?」One笑著跟玟蒂問著。

「One,你不是在追我或是在追盟和吧!」玟蒂突然認真的看著One回問著。

「哈哈哈哈哈!」One與雨柔等人大笑著,連一旁玟蒂不認識的那個女孩也大笑著,

「妳真的相信那些人講的有的沒的唷?那你是賭妳跟盟和多久會分手?一個月?兩個月?」雨柔忍不住笑著說。

「什麼賭什麼的?這又是什麼事情?」玟蒂一下一頭霧水著。

「就有一群人在開賭盤,要賭你跟盟和交往會多長的時間,消息來源應該是跟One同時追你們的消息同一個吧!」柏霖率先回覆冷靜的回答著。

「真的是很奇怪的人!這樣說長道短他們很開心嗎?」玟蒂率性的把包包放在空椅子後順勢坐了下來。

「你沒有必要管他們開不開心啦,反正他要說就讓他說,沒有浪費力氣解釋的必要!」One不在乎的說著。

「對了,這位是周炘熒,傳管系大一甲班。炘熒這是玟蒂,會計一,Five的直屬學妹。」One為餐桌上唯一不認識的兩人介紹了一下。

「你好!」直率的玟蒂率先出聲打招呼,而一旁觀察已久的炘熒也消著回應著,

就在一群人無所忌憚地聊著的時候,門口出現一群背著球袋的男孩,

「不是要妳等我嘛?」盟和遠遠的看到玟蒂就大聲說著。

「我有傳訊息跟你說我自己過來你不用過來沒關係呀!」玟蒂有一點點不開心被質問的感覺,但還是笑著回應著。

一旁的One卻像是察覺了什麼一樣,輕輕地拍了玟蒂的肩膀像是安慰一樣,

「好了啦!幹嘛這樣嚇人,我老人家心臟不好,盟和你真的看到人都不會打招呼是不是。」One一樣笑著對的盟和說著,

盟和看著是熟悉的直屬學長,也不好在說什麼的笑著在玟蒂旁坐了下來,

在One的引導之下,大家開心的聊著天吃著飯,直到盟和被校隊的朋友拉去,

然後柏霖提出先去看房子的提議之後暫時結束了這令人愉快的聚餐,

酒足飯飽之後,一行人去看了房子,在玟蒂與炘熒都相當滿意的狀況下,先訂下了房間,

也訂下了未來玟蒂將要相處好一陣地的室友,兩人也相當投機的在一邊聊得相當開心。

 

在新學期開始的那天,在One提出的邀約之下,上次聚餐的一群人又到了那間「老地方」聚著餐,

不過那天,玟蒂心情沒有那樣的開心,因為下午才狠狠地跟盟和吵了一架,

「怎麼了?不開心呀?」One是一群人中第一個發現這件事的人,

「沒事啦!」文地撐起笑臉回應著One,而One轉頭看著在談笑風生的盟和後點了點頭似乎理解了什麼一樣,

「過幾天有空的話,陪我去買一下東西,Five生日快到了。」One低聲地說著,然後就呼喊著盟和要他快回座別聊了,

文地甩了甩頭,像是要把煩惱都甩掉一樣的讓自己清醒了一下,

不一會,在Five跟炘熒聯手不斷地噹著盟和的氣氛下,大家開始熱絡著,

「聽說你最近很忙嘛!每次約都約不到!怎樣在外面有女人嗎?」Five椰榆著最近因為身為校隊正式球員的盟和,

「學姊冤枉呀!真的是很忙呀!而且學姊自己最近也很忙好嗎?」盟和不甘示弱地回擊著,

「確實是有女人,因為他幾乎每天都到我家來找女人,對不對呀玟蒂!」炘熒很故意的助攻著。

「好了好了,別再說那些五四三的,我說玟蒂呀!你有沒有想要來學生會玩一玩?」One發現了玟蒂似乎不想聊這個話題就帶開了,

「學生會唷?我又不會什麼?他們不會要我拉!」玟蒂搖著頭說。

「不會拉!算是來幫我忙,然後學點東西也好。」One繼續勸著。

「我也覺得不錯呀,這樣就不會因為那個死沒良心羽球狂熱者每天很忙搞得妳很無聊了。」炘熒點頭稱是著?

「幹嘛又牽扯到我!」盟和白眼了炘熒一下。

「所以你有意見嗎?」炘熒反鄧回去的問著。

「是沒有啦!不過學生會不是要招收有社團經驗的人?」盟和問著。

「這簡單呀,先成立一個社團玟蒂挑個幹部當,然後One給他蓋章核可,她不就有社團經歷了。」Five出著主意說著。

「成立社團唷?那要成立什麼社團?」玟蒂倒是在眾人的鼓舞了有了試試看的衝動,

「同好會,這個社團很好申請通過。」一直安靜的柏霖迅速地給出了答案。

「同好會呀!也是可以,那就這樣吧!今天在這裡的人就是質數社的成員,Three是社長,Five是副社長,Seven當文書,玟蒂是Eleven當財務好了, 盟和你就是當然社員Thirteen了。 」One迅速地拍板定案著。

「為什麼我是社長?」「為什麼我是副社長?」「為什麼我是文書?」「為什麼我是Eleven?」「乾我什麼事呀?Thirteen又是什麼鬼?」被點名分派工作的眾人邊抱怨邊詢問著?

「首先,我不能當社長,因為我是學生會幹部,然後主意是Three跟Five出的,你們好意思不當嗎?然後Seven幫自己跟學校多一點連結是好事,你說說看你多久沒有到學校走走了,至於Eleven跟Thirteen,你們總有一天會懂得。哈哈!」 One不負責任的回答著。

「算了,你一向就是那樣任性。」柏霖無奈地攤著手,而其它眾人折式點頭表示贊同。

質數社就這樣子莫名其妙的成立,而也這樣著羈絆著參與的人們,

而他們也沒有想到,這樣的社團有一天會變成所有有著傷口的人,療傷休息的地方。

 

才過沒幾天,一個下著雨的One家門外,玟蒂濕淋淋的哭著按著電鈴,

One急忙地開門讓她進門,然後拿著大毛巾跟乾淨的衣服給她,要她去沖一沖熱水,

在一陣手忙腳亂,玟蒂沖洗完後,One 把泡好的熱可可遞給了她。

「怎麼了?盟和還沒溝通完?」One看著眼匡還紅著的玟蒂問著。

「我剛從羽球場走回來。」玟蒂帶著鼻音說著。

「羽球場?很遠耶!盟和這傢伙,我一定要唸他!」One有些生氣的說著,

「不用拉!是我自己不開心走回來的,他有要我等他載我回來。」玟蒂幫盟和解釋著。

「你唷!幹嘛那麼倔強,有時候也要為自己多想想,就算不想待在那,你打電話叫我們去接你也好呀!」One搖了搖頭說著。

「我當下想說要走一走靜一靜,不知道怎樣就走到你家了。」玟蒂擦了擦眼角還未流下的眼淚。

「那天是怎樣?本來想說再過兩天去買Five禮物的時候再問妳的,沒想到今天就爆炸啦!」One遞給了玟蒂一包乖乖。

「就那天是校隊新訓,我去找他,很順的就牽著他的手,結果被他甩開,他說他不喜歡這樣,我就很氣悶得跟他吵了。」玟蒂敘述著那天的事,

「今天又是類似的情況?」One自己也開了一包零食吃了起來,並且示意玟蒂也可以開吃了。

「他今天在跟其他女隊員打鬧,然後我就跟他說不要無視我的存在,他就說我很計較之類的,我就回他說對我就是很計較,然後我就轉身就走了。」玟蒂打開了自己的乖乖吃著,心情也莫名其妙的好像放鬆了。

「妳呀!就是太過堅強,太過不需要被照顧,可是其實又渴望自己被照顧,但是同時矛盾著不想被照顧,明明是很柔軟的人,卻要裝得一副強悍的樣子,哪天我不再了你找誰哭呀!」One看著這個跟自己妹妹一樣的女孩,關係的嘮叨著?

「哈哈!反正總會有你聽我抱怨呀!」玟蒂像是講完了情緒抒發完了開心著。

「我說,你有時候真的太過認真,不管對感情還是對生活都一樣,習慣把所有責任都扛在自己身上,好像自己能解決所有的事情一樣,不喜歡找人幫忙,不喜歡麻煩別人,希望自己能多做一點,這樣的生活很辛苦呀!」One感慨地說著。

「我也不知道呀!我也不想要這樣呀!不然我該怎麼辦?」玟蒂也無可奈何地嘆著氣。

「等著長大吧!你跟我以前很像,也許是習慣獨立所以忘記怎樣被保護了,然後一直不想自己成為別人的負累,所以很小心翼翼地活著,只是說實在的,這世界上沒有那麼多需要妳小小肩膀扛起來的事,有時候你可以在快樂一點點,在自由一點點,在對自己好一點點,你知道為什麼我說你是Eleven麻?」One看著眼前的女孩說著。

「我一直都想問,可是你一直不說呀!」玟蒂反質詢著。

「因為是我兩倍的孤單,兩倍的承擔,兩倍的寂寞,我如果是離鄉到北部工作的遊子,妳一定就是要飄洋過海的人,妳想背負的東西比我還多,可是心卻比我柔軟,你比我更在乎那些不管好得壞的,所以你是兩個一,而且你比我更孤獨,所以你是質數,你是Eleven,加上你比我更渴望被愛著。」One 看著若有所思地玟蒂,然後起身把房間暫時讓給玟蒂去思考著,自己則是坐在大廳喝著熱可可,吃著零食。

 

那晚之後的沒多久,玟蒂跟盟和又若無其事的和好了,

雖然如此,但兩人卻仍是不停地有著這樣的小吵小鬧著,

玟蒂自己都快忘記了有多少次自己帶著深深的悲傷與難過跑到One家訴著苦,

那晚,又是一個她正要去訴苦的晚上,

只是她按了電鈴卻沒有人開們,她很隨興的先開了門前的止滑地毯,拿出了備用鑰匙,

沒想到門一打開,就是一臉蒼白倒在地上One,她急忙的叫了救護車還打了柏霖的電話,

經過慌亂的急救後,她才知道One是少數的紅斑性狼瘡患者,而這已經不是第一次One倒下了,

終於她接到柏霖說One清醒得電話後,玟蒂急忙地趕到醫院看著One,

「聽說妳晚上來找我,又跟盟和吵架了?」One露出一直以來的那個笑容,而玟蒂卻除了溫暖感更多了一種感傷。

「你自己都弄成這樣了,還有閒功夫關心我!」玟蒂紅著眼眶說著。

「反正我都這樣了,也只剩能這樣關心你們的力氣了。」One開著玩笑,然後轉頭要向衛兵的柏霖先出門,

「這次又是價值觀哪裡出差錯了?打麻將不接妳電話?」One撥著床邊的橘子,

「恩!又是老樣子。」玟蒂點了點頭,

「玟蒂呀!我說如果妳真的現在不快樂,真的就不要勉強讓自己不快樂了,雖然我一直覺得妳會比我過得更幸福,也希望也許哪一天我不能陪伴大家的時候,你可以給這些孤單的質數們,一點不孤單的力量,但是如果妳一直這樣勉強著自己,我覺得這樣太辛苦了,你知道嗎?當一個人因為一個人不快樂的時候,那就算他是犧牲奉獻著,他犧牲奉獻的對象,也不會快樂的!」One看著一旁的玟蒂,然後遞了一片橘子給她。

「你不要像交代遺言的說話拉。」玟蒂白了One 一眼。

「好拉!是說,其實妳心裡,妳心裡的不滿足感很重,因為缺少想要補足,然後會有一些要求,但是你又覺得自己不能去要求別人的掙扎,你知道嗎?妳如果是星星,就是一顆天王星,獨特而與眾不同,但是又太過獨立的不想受干預的固執己見,但是卻又拘束在小小的價值觀中,妳有你的信仰那就去追逐呀!如果這樣能讓妳有多一點快樂,那就不要讓自己因為負擔而不快樂。」One繼續的碎唸著。

「我會回去想想的。」玟蒂若有所思的說著。

 

就在玟蒂還思索著One的話的那些天,她一邊思考著,一邊為心情變開朗的室友而開心著,

並且為了要幫Seven壯壯膽,她還決定陪Seven去參加前男友的婚禮,

還說跟Seven要跟她前男友說「謝謝你沒讓我的好朋友嫁給你,真是太謝天謝地了。」

本來一場是愛與勇氣的進化之旅,卻在那通電話後讓兩人情緒直落,

「喂,雨柔學姊,怎麼拉?我跟Seven正在回去的路上,一切都非常順利唷!」玟蒂開心的分享著,但卻只聽到電話裡帶著鼻音的男生聲音。

「玟蒂嘛?我是柏霖,剛剛,One離開了,我想還是要通知你們一下,如果晚上到的早,就來醫院看他最後一面吧!他有留一些東西給你。」柏霖的聲音有種壓抑的顫抖感。

結束電話的他們,在一種深沈的悲傷中終於趕到醫院,

可是病房中卻沒有那個身影,只有面無表情卻很哀傷的柏霖,遞給了玟蒂一封信,

玟蒂打開信看著,眼淚開始忍不住地留下,

「嘿!說好了不為我哭泣的,玟蒂!

我知道你很堅強,但卻也許是最脆弱的,所以請跟他們說,我不是偏袒你,

我不知道你接下來還會有多少風風雨雨,當然也相信你一定都能堅持走下去,

只是,一定要多愛自己一點,記住,你很好,很棒,不要沒有安全感,

你絕對是最傑出的,因為你很像我嘛!

在愛情上,請不要害怕孤寂,你一定會有真正懂你的伴侶,

愛生活上,少給自己一點壓力,你輕輕鬆鬆也可以很完美的做好很多事情,

如果行有餘力,請幫我多照顧這些麻煩精,

我知道,你的溫柔跟堅強,是我最值得託付的。

From One」

玟蒂忘了後來發生了什麼事,她只知道他變得更堅強,

在那個百合花的葬禮上,除了那個依然冷漠的神秘One姊,

她是從頭到尾都沒有哭泣的那個,她不是無情,只是她答應了,不哭泣。

 

「所以後來呢?」小晨看著說完故事的Seven,急忙地追問著,

「後來?什麼後來?」Seven回問著。

「那個…,學長怎麼會跟學姊分開?」小晨不好意思地看著一旁的盟和,

「說到這個我就來氣,你可以問問這傢伙呀!」Seven翻著白眼指著盟和,

「我們是『和平』的『協議』分手好嗎?」盟和強調語氣的說著。

「最好是和平拉!」Seven嘀咕著。

「最不和平的就是妳的存在吧!」盟和看了氣呼呼的Seven一眼。

「如果某人檢點一點,不要老是跟朋友出門,然後跟學妹曖昧,我用得著去兩肋插刀嘛?」Seven瞪了盟和一眼說著。

「好啦!說好不要在吵這個了,One說過要我們好好相處的!」Five再度扮演著和事佬。

「等等,學姊,One學長不是已經?」小晨突然接不上這樣的邏輯,

「歐!因為一本One得日記!」Five解釋著。

「日記?」小晨好奇的問著。

「對,一本One寫給所有質數的情書。」Five 難得在回憶時有一種溫柔的笑容洋溢著,像是這回憶是甜美的存在一樣。

「所以…後面的故事是,關於日記嗎?」小晨忍不住打斷了Five的回憶。

「接下來的故事我來說吧!」一個漂亮的女孩悄悄地走向了她們。

「會長…。」小晨看這那個她一直崇拜的學姐就這樣地走了過來。

「叫我玟蒂就好,我想後來的故事,我是最適合說的吧!」玟蒂笑得就像那個陽光的男孩,One。

——-請叫我分隔線-——

 

別再想念著

 

輕輕拉開了窗簾 想看看月亮的臉
都市燈光的缺陷 讓星星消逝在黑夜
當感情 壓垮了肩 誰又能 昂首向前
勇敢太久的擱淺 不該有人責怪著誰
孤傲芬芳宛如朵 薔薇
是我不願示弱的 假面

能不能 別再想念著 錯過的深刻
一個人安靜堅強遺忘的 苦澀
也許能 別再想念著 曾認真 曾不捨
擦去淚痕 眼淚乾涸 心放下才 清澈
承諾著 別再想念著 錯過的深刻
勇敢過了 不再忐忑 不怕挫折
哪一天 不再想念著
堅強 是選擇 對錯 又如何
靜靜仰望那片天 忘掉孤單的感覺
冰冷遙遠的那邊 天王星還在想念誰
當責任 取代依戀 說了再見 不虧欠
我住在寂寞對面 叫做堅強 那個房間
習慣一個人的電影院 不再為了誰學著 卑微

能不能 別再想念著 錯過的深刻
一個人安靜堅強遺忘的 苦澀
也許能 別再想念著 曾認真 曾不捨
擦去淚痕 眼淚乾涸 心不痛就 清澈
能不能 別再想念著 那過去的獨特
痛過了傷口會癒合 別再招惹
所以就不該想念著
孤單 也笑著 對錯 去選擇 決定 幸福著

 

我承認Eleven的故事有很多問題,因為說實在的我真的有些東西沒有那樣清楚跟清晰的想法,

寫的途中一直在卡住,對於Eleven跟Thirteen的故事部分還有很多我不知道怎樣描寫的,

希望在Thirteen地故事的時候我能補完這部分,

然後,關於Eleven得堅強部分,也沒有著墨很多,

因為為了把創社的故事寫全,不過接下來再Thirteen的部分,會有比較詳盡的敘述吧!

以上,是關於質數十一的故事,不過,接下來的十三,應該會有很重的延續性啦!

 

附上質數的故事概念,[伍佰陸拾玖] 關於質數, 一個故事的構想

質數三的故事,[伍佰柒拾] 假裝太陽的月亮,失溫的質數

質數五的故事,[伍佰柒拾柒] 死去的恆星,屬於質數的餘溫,

質數七的故事,[伍佰捌拾伍] 孤傲的火星,熒惑的質數孤獨,

質數十一的故事上,[伍佰玖拾伍] 高冷的天王星,堅強勇敢的孤獨質數(上)

本篇文質數十一之下集。

 

Share

Leave a Comment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Bitnam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