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伍佰玖拾伍] 高冷的天王星,堅強勇敢的孤獨質數(上)

趕在這一周結束之前,還是必須把質數完成壓,

是說質數的書寫難度越來越高,我開始默默地後悔當初開始這一個系列的故事,

接著就讓我們開始屬於質數的第四個故事,

質數之四,十一。

 

——-請叫我分隔線-——

那天是新生訓練的晚上,玟蒂再三了確認自己的服裝打扮,

第一次在大學與同學與學長姐們的接觸,她希望自己給人好的第一印象,

自我要求極高的她,總是希望所有事情都完美無缺的被實現,

帶著一點的緊張她推開了那間教室的大門,

出乎意料的是在教室門後,只有兩個男孩在聊著天,

而玟蒂的開門聲像是打擾到他們的對話一樣,

那個比較高而眼神相當銳利的男孩皺了皺眉,看了呆立在原地的玟蒂,

「有事嗎?這時間很少有人會寶來教室唷!」另一個男孩笑容可掬地問著闖入的玟蒂,

「那個我是來參加會計系迎新的。」玟蒂迅速整理完情緒後回應著。

「迎新?會計系?」那個眼神銳利的男孩眉頭揍得更深了。

「喔!迎新壓?你是一年級的學妹吧!你搞錯教室了,這裡是階梯教室的101唷,不是D101教室啦!」燦爛笑容的男孩友善地說著。

「啊!對不起,我弄錯了!」玟蒂發現自己搞錯地方後,覺得既丟臉又難堪著。

「不會啦!新生不清楚教室在那裡很正常啦!我們帶你過去好了,我剛好順便去找你們學姊。」比較友善的男孩轉身看了不友善的那個像是用眼神詢問他的意願。

「那個…,不用了,我自己過去就好了。」天生防備心比較重的玟蒂,下意識地拒絕了男孩的提議。

「也是,晚上跟兩個陌生男生在校園走確實不是太好,妳等一下唷…。」男孩若有所思的說著後就拿起了手機標著電話。

「hello! Five嗎?我是One!妳們有一個小朋友被你們丟包了啦!妳快來階梯這認領她,你們這些學長姐真的很糟糕,把學弟妹丟下真的齁…。」男孩講著電話的時候,玟蒂仔細的觀察著眼牆的兩個男生。

那個比較冷漠的人,很安靜地看著講電話的男孩,她覺得很奇妙的是,

那個男生有著一種孤傲的氣息,但卻很安靜的手在一旁,

甚至讓玟蒂忍不住在心裡評價著,「是忠犬!」

而講電話的那個,有種很奇妙的感覺,感覺很親近卻又讓人有一些忌憚著,

好像是會侵蝕人的情緒的一種氛圍圍繞在那個男孩身邊,

「好啦,妳學姊等下就會來接妳了,不用太緊張啦!」那個自稱One的男生笑著說著。

「學長謝謝。」玟蒂有禮貌的道謝著。

「我是傳管系2年級的,林定一,叫我One就好,不要叫我學長。」One很認真地自我介紹著。

「嗯」玟蒂緩緩的點了點頭,表示自己聽到了,卻不再多說什麼。

「妳一定是一個很認真的人。」One饒有興味地打量著玟蒂。

「氣息很像你。」一邊安靜的男孩冷冷地說著。

「蝦?」玟蒂聽著兩人不明究裡的對話忍不樹的發出疑問。

「對事情很認真,自我防禦意識很高,不喜歡錯誤發生,感覺人緣很好但是自己不覺得有很多朋友。」One不像回答問題的回應著。

「嗄?」玟蒂更疑惑的看著那個叫One的男孩。

這時一個相當漂亮得女孩半跑半跳得走了過來,

「妳一定是劉玟蒂吧!好險妳被One找到了,我是妳大二的學姊張雨柔,早上妳應該有看過我吧!」那女孩指了指自己的臉,確認玟蒂是否認識自己。

「學姊好,我記得學姊,學姊今天有上台跟大家既紹系學會,學姊超正的!」玟蒂看到認識的雨柔,緩緩地放下了略嫌緊張的情緒,系著回應著。

「妳笑起來比較好看。Five,我把Three交給妳拉,我先去學生會忙囉!」那個叫One的男孩先是對著玟蒂突然說了一句,然後轉頭跟著雨柔跟Three講了幾句話後,就戴上耳機自己窩到了教室的角落。

這時候,玟蒂才知道,原來One所說要交給雨柔學姊的「東西」,

就是那個酷酷的不說話被稱作Three的男孩。她看著這幾個人的相處方式,

覺得相當有趣著,.然後就跟著雨柔與Three前往著迎新的場地,

然後一路上聽著他們兩個人有趣的一來一往,也聽著他們討論著那個很奇妙的One。

 

從那一天的偶遇之後,那個One就這樣很印象深刻的被玟蒂記憶著,

但因為年級與系級的不同,她一直沒有再遇到那個奇妙的One,

但是人與人的緣分就是那樣的奇妙,難得一次在同學的請託下她抽了學伴,

那個學伴是傳管一年級的班草,同時也是才大一就被選進羽球校隊的趙盟和,

在大家用羨慕的眼光看著玟蒂的時候,玟蒂卻發現這個學伴竟然是那個奇妙One的直屬學弟,

也因為這樣的關係,玟蒂逐漸與One熟悉,也因此被雨柔學姊特別的照顧著,

一天中午,她與同學們一起在學餐吃著飯聊天時聽到鄰桌的同學討論著,

「欸,妳聽說那個學生會副會長林定一嗎?」

「聽過呀!就那個很厲害的男生呀!怎麼了?」

「聽說他在追他的直屬學弟耶!」

「真的假的呀!他是Gay唷!?」

正當玟蒂聽著這些不知道哪根神經皆錯的女人們,說著不知道哪裡聽來的八卦而要憤怒拍桌理論時,

一個熟悉的聲音伴隨著一聲重重的餐盤撞擊桌面的聲音在她的耳邊響起,

「就是有一些三姑六婆老愛講著這種閒話,這世界才沒有那樣寂寞呀!」

玟蒂轉過頭去看著這個搶她一步先發聲的人,看到的是兩個她熟悉的男孩,

她的學伴趙盟和,與趙盟和的好友楊世儒,兩個人冷嘲熱諷的嫌棄著說著閒話的女同學們。

「這邊沒有人吧?」趙盟和轉頭詢問著玟蒂與她的朋友們。

「沒有,請坐。」玟蒂友善地說著,而身旁的同學也因為這個校草般的男孩而偷偷的竊竊私語著。

玟蒂沒有太注意身邊這些女孩的對話,只有一搭沒一搭的跟這個其實不常聊天的學伴聊著,

「所以傳言是真的假的呀!」玟蒂故意開玩笑問著。

「不會吧!連妳都這樣誤會!那這樣我想追妳不就點希望都沒有了。」盟和誇張而直白地說著。

而這樣近乎告白的話語倒是緩緩地嚇到了玟蒂。

「你在亂說甚麼啦!」玟蒂白了盟和一眼,

「欸!我很認真耶!你要不要已認真考慮我一下!」盟和一臉認真樣。

「你這樣很沒有誠意耶!」玟蒂搖了搖頭。

「我超有誠意的!阿孟!你也幫我說兩句話!」盟和用手軸撞了一下一旁的世儒。

「對對對!他超有誠意的,但是你真的可以不用理他!」世儒也很故意的虧著盟和。

玟蒂看著打打鬧鬧的兩人,突然默默地欣賞起這個感覺活潑開朗的大男孩,

那種爽朗一直是玟蒂所喜歡但卻是她一直無法擁有的,

午餐後,他們這次交換了手機號碼,與寢室的話機,

兩人也從本來的偶而在線上聊個幾句,變成了每天晚上不是地煲著電話粥的生活方式,

一個多禮拜後,盟和突然打了一通電話說要邀約玟蒂與她室友憶起去夜衝爬山看日出著,

玟蒂考慮了一會兒後,就拖著寢室中幾個姊妹淘真著幾個傳管系的大男生夜遊去了,

她還記得那晚的氣溫很低,在快速行駛的路途,抓著後座尾翼的玟蒂手漸漸地凍著,

一個暫停的紅燈的時候,盟和突然說了話;「很冷,你把手放在我的外套口袋裡比較溫暖。」

就這樣玟蒂就把手放進那個其實也沒有很溫暖的口袋中,

雖然手並沒有真的迅速的回溫,但心卻偷偷地暖了起來,

一群人,就這樣顛簸到了山上,夜裡的山中看不到甚麼山景,

但高掛在半天的月亮,卻是那樣的皎潔,這時那個盟和突然認真地轉向玟蒂,

「妳要不要當我女朋友,我真的很喜歡妳。」兩眼炯炯有神的盟和就這樣望著玟地說著。

一下不知道該怎樣回應的玟蒂,先是傻了一下,隨後就被一根深深的擁抱抱住,

她還沒有答應的打算,因為前一段不明確的愛情,她還是有一些些的懼怕,

但卻無法推開那個溫暖的懷抱,而盟和似乎就這樣認定著,

那晚,盟和緊緊牽住了玟蒂的手,一直沒有放開過,

直到太陽從東方緩緩地升起,兩人像是心有靈犀一樣的相識一笑。

 

「哇!好浪漫唷!」小晨沉浸在盟和說著故事當中,

「在浪漫有屁用,還不是分手了。」Seven冷冷地潑著冷水,

「周炘熒,妳不能稍微不要那麼酸嗎?」盟和臉色沉了下來,

「還不是你那種偏差的價值觀,跟老是跟人曖昧不明,是說也只有玟蒂才可你忍你那麼久,好險還是分手了!謝天謝地呀!」Seven誇張的香天感謝道。

「你!」盟和生氣地瞪著Seven。

「好了好了,都還沒說到創社你們就這樣吵起來了,沒看到學妹在這嗎?」Five制止了劍拔弩張的兩人,

而一旁的小晨,雖然有點尷尬著,但仍期待著故事的繼續。

 

——-請叫我分隔線-——

不要說我故意寫一半,是真的夜深了,該睡了,

明天還有一整天的活動,就饒了我吧!我會一定會把eleven在這兩天寫完的,

因為eleven的故事應該會在長一點點,所以分成兩部分就諒解我吧!

以上,是關於eleven的上集。

網誌先生,你就先解解饞吧!

 

附上質數的故事概念,[伍佰陸拾玖] 關於質數, 一個故事的構想

質數三的故事,[伍佰柒拾] 假裝太陽的月亮,失溫的質數

質數五的故事,[伍佰柒拾柒] 死去的恆星,屬於質數的餘溫,

質數七的故事,[伍佰捌拾伍] 孤傲的火星,熒惑的質數孤獨,

本篇文質數十一之上集。

 

 

 

 

Share

Leave a Comment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Bitnam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