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伍佰捌拾伍] 孤傲的火星,熒惑的質數孤獨

質數系列進入第三了,

說實在的這是我最不熟悉的質數故事,

我也不知道我的表達會不會不完善,但我還是試圖說著,

這個屬於第三個質數,七,的故事。

 

——-請叫我分隔線-——

在那個長長的大階梯,炘熒招呼著階梯夾縫中的那一隻小貓,

只見小貓稍稍的探頭出來後,迅速地縮了回去,

這樣一來一往之間一節課過去,炘熒聽到了第二次上課鐘的時候才驚覺這流失的時間,

就在熒炘正在猶豫要不要去上課的時候,突然聽到身後傳來的聲音,

「你來找默默玩嗎?默默媽媽不再,所以牠會比較緊張一點點,這個拿去,他很喜歡這個起司球的。」

炘熒轉過身去,是一個笑得很開朗的大男孩還有一個令人想要親近的女孩,

「你是一年級的學妹吧!我之前在新生名冊有看到妳,妳沒有參加迎新唷!」那個大男孩笑了一笑,

但這樣應該很陽光的笑臉,卻讓炘熒覺得有一些蒼白的病態,

還有一些因為她看不透的而帶來的恐懼,一直以來炘熒因為較他人多一些的成熟感,

所以總會像是看透別人心事一樣的從人的行為跟舉止猜測著身邊人的意圖,

就像,那個感覺令人想親近的女孩,雖然感覺友善但卻有一種淡淡哀傷感,

好像剛失去些重要的東西一樣的悲傷,但眼前的這個大男孩,她卻只感受到他的笑臉,

而就是很單純的笑臉,卻讓人有種不理解的的高深莫測著,

「One,你認識她?你系上學妹?」有親和力的女孩問著。

「大一,甲班的,宿舍最晚進來的那個,然後沒有參加迎新。」

被稱作One的男孩輕輕地說著,眼睛卻像是看穿什麼的看著炘熒。

「學妹,我是二年級的林定一,你可以叫我One就好,是你們宿舍的樓長,她是張雨柔,會計系二年級。」One一邊自我介紹,一般從側背的背包中拿出了一小包的貓飼料,跟一罐保溫瓶,並從保溫瓶中倒出了白色的液體。

「那個,貓咪不能喝牛奶。」炘熒看著One莫名緊張的說,

「這是我泡的貓奶粉沒問題的,溫度應該也OK。」One笑了笑,將保溫瓶遞給炘熒,要讓她試試溫度。

炘熒用手指稍微碰了一下,然後點了點頭。

「學妹,還不知道你的名子是?」一邊雨柔溫和地問著。

「周炘熒,大一。」炘熒被很奇妙的親和力吸引著,原本不打算跟陌生人說話的她,還是回應了這對奇妙的男女。

「你很喜歡貓咪齁?」One笑著問,一邊很神奇的誘拐出那隻有點怯生生的小貓。

「嗯!所以我想搬出宿舍自己住。」炘熒不知道為什麼就這樣順口說出這幾天一直在心裡想的事情。

「不過出去住比較貴唷,Five你學妹最近不是也想要找室友合租,你改天幫她們牽個線。」One輕輕地抱著小貓,坐下用保溫瓶味著牛奶,然後看了雨柔說著。

「你說玟蒂唷?是說你跟她比較熟吧!」雨柔皺眉想了一下。

「那個…。」炘熒看著自顧自聊著的兩個人,忍不住插了話說。

「你要養貓齁,玟蒂不會介意那個啦,我說five房子的話應該可以問問three,他比較熟。」One也沒有給炘熒多說話機會,就順手把小貓推到了炘熒懷中,然後站了起來。

「你給不給人說話啦!」雨柔白了One一眼,接著成聆聽貌看著炘熒。

炘熒也就這樣自然熟的看著雨柔然後說著:「我有在補習班兼課打工,應該是可以負擔的起房租,如果真的有好房子的真的麻煩學長學姊了。」

「放心,Three辦事,絕對令人放心。」One開心的笑著。

「我覺得柏霖會想殺了你!」雨柔搖了搖頭。

「他不會成功的!」One更是笑得燦爛了起來。

「柏霖是?」炘熒疑惑地而且大膽的問著。

「就我說的Three,她剛分手的前男友。」One無所謂的指著雨柔,像是說著沒有大不了的消息一樣。

「痾!」炘熒對於這樣有點私人的內容稍稍的驚嚇,雖然也有一些對於自己看出雨柔悲傷的情緒而默默的點了頭。

「那個,學長,你說貓咪的媽媽不在?」炘熒為了化解尷尬,迅速的把話鋒一轉,

「嗯!默默的媽媽前兩天被不知道哪裡來的小朋友弄傷了,我昨天送她去醫院,要過幾天能帶她回來。歐!對了他叫默默。」One摸了摸小貓的脖子,然後有點哀傷的說著。

「哪裡來的死小孩,真的都該抓去槍斃!」炘熒不假思索地罵了出來。

「哈哈,你現在才放下戒心呀!你一定也是個很孤單的質數。」One大笑著。

「質數?」炘熒疑惑地問著。

「改天再跟你說吧!我們要去上課了,太后可是必點的!默默就拜託你囉!到時候我會再跟你說房子的事的!」One就這樣很瀟灑地拉著雨柔離開,留下了有點還沒反應過來的炘熒。

 

就這樣,在One的半強迫下,柏霖幫炘熒找到了一間離學校不遠的房子,

而也在那時候,她認識了那個很有元氣的女孩玟蒂,也與她成為了室友,

再把遠在台北的兩隻毛孩子接回家,還有最後媽媽還是回天乏術後孤伶伶的小默默帶回家養著,

就這樣有點莫名其妙之下,其實是降轉學到新環境的炘熒有了這樣奇妙的交友圈與生活圈,

雖然,那個叫做One的學長還是讓他有點看不透的感覺,

但這一群人,卻是她好久沒有在遇見的「朋友」感受。

「炘熒,晚上我會比較晚回家唷!我和盟和看完電影才會回去。」下了課玟蒂拍了一下在發呆的炘熒的肩膀,

「歐好!別玩得太晚,我會幫你留一盞燈。」炘熒回應著。

在這時,炘熒的手機制動了一下,她看了看她的Motorola,看到那個名字還有那段訊息。

『凱傑:小索跟黑胖最近還好嗎?嘉義最近很冷,注意保暖唷。』

看著這段訊息,炘熒傻了一下,而心中千愁萬緒就這樣漫上心頭。

「歐巴桑!你傻啦!」柏霖從電腦教室出來看著在走廊上楞著的炘熒喊了喊,

「乾你屁事呀!孤僻鬼!」炘熒轉頭看了柏霖一眼,低著頭急忙地離開,

因為她不想讓任何人看到她快要忍不住的眼淚。

「One他學妹怪怪的!」柏霖轉側身看著身邊的雨柔,

「等等跟One說吧!他會處理的!」雨柔點了點頭說。

「不會吧!這種小事你也要煩他?」柏霖不樂意的說著。

「自私!」雨柔忍不住翻了白眼。

不一會,在始終如一的餐廳角落,柏霖與One跟雨柔坐在一起邊吃飯邊聊著,

「今天感覺炘熒心情很差,連跟three鬥嘴都沒有情緒,不知道是怎樣了?」雨柔說著找上遇到炘熒的事。

「哎呀!可能大姨媽來啦!One你不用操心啦,安心的上課吃飯跟回家睡覺就好。」柏霖認真地看著One,而一旁的雨柔仍是忍不住白眼著。

「是唷,嗯!我等等去看看她好了,好啦three不用擔心我,我會好好照顧好自己的。」One把餐盤中最後的胡蘿蔔挑掉後,開始心滿意足地吃著泛她點的胡蘿蔔蛋炒飯。

「我真的不懂,你為什麼要點這個然後還要挑掉胡蘿蔔?」柏霖看著這樣詭異的行為忍不住問。

「如果你去跟餐廳阿姨說,把菜單上的胡蘿蔔蛋炒飯簡化成更美味的炒飯,我一定會很感謝你的!」One自顧自地吃著炒飯。

「你很堅持要吃炒飯嗎?」柏霖無奈的搖頭。

「你有意見嗎?」One冷冷地看著柏霖。

 

下午,One出現在一年級的教室外,探頭探腦地找著炘熒,

「阿一學長,找誰壓?」一個狠狠清秀的男孩出聲問著。

「冬冬呀!炘熒在嗎?」One轉頭看著這個被暱稱為冬冬的學弟問著,

「不知道耶,下午上課都沒有看到她,可能撬掉了吧!」冬冬回應著,

「哎呀!不是可能撬掉啦!她就不愛上課齁!阿一學長晚上一起去唱歌啦!」一旁走過來的幾個弟妹們喲和著,

「你們管好你們自己拉!她不再我就先回去了,我說大偉,你不要說人家愛翹課,你自己也沒號到哪裡啦!」One念了兩句後就轉身離開,只留下被嗆了一下不知道該怎樣回應的簡大偉,還有一旁偷笑的冬冬。

One離開了教室,然後就往著不遠的大階梯走去,

他遠遠的看到了一個人影,然後微微的一笑,先是轉身在咖啡販賣機買了兩杯拿鐵,

然後繞過了大樓梯,走到了炘熒身後,

「天氣那麼冷,要心情不好也躲到教室裡去呀!幹嘛在這裡吹風。」

「ㄟ!One!你怎麼會在這裡?」炘熒驚訝的看著One。

「Five說你不太OK,我去你們班上你不再,我就猜你一定在這。」One邊說邊把剛買的熱拿鐵遞給了炘熒。

「你怎麼知道我在這裡?」炘熒看著熱拿鐵問著。

「這裡可以看到最完整的教室跟人,你雖然不喜歡跟人互動,但是卻喜歡觀察,這是最適合觀察的地點。」One望著遠方說著。

「恩亨。」炘熒點了點頭不發一噢。

兩個人就這樣安靜地看著前面的教室,還有走廊上零零散散走著的人群。

「好吧,我不問的話你應該就不會說甚麼了,雖然我問了你應該也不想說,不過就當作這杯咖啡的代價吧!說說你是受到怎樣的衝擊,所以暫時不想要跟世界接觸的,不說的話,這個你喝了半杯的咖啡會詛咒你唷。」One認真地說著。

「哪有這樣的啦!」雖然炘熒說著不信,但一直很神祕的One認真的表情卻讓她有一點點的擔心著。

「一直都有這樣的!怎樣?前男友出現了?」One插科打諢的說著。

「嗯!」炘熒點了點頭。

「歐歐!看來我好是猜不中,壞事很準!」One皺了皺眉。

「所以你別管我吧!我自己靜一靜就好。」炘熒免強的笑了笑著。

「口是心非呀!明明就想要有人陪你!你知道為什麼我說你是質數嗎?」One嘆了口氣說著。

「我一直問你你又不說,還莫名其妙叫人家Seven。」炘熒有點嗔怪的看著One,

「因為你跟Seven很有緣,應該很幸運的數字,但卻是很孤單的質數,是質數裡面最矛盾的,像你,別人都看不清楚你在想什麼?可是其實那只是你保護自己的方式,而且你卻希望別人認可你,但是又一直往反方向去鑽牛角尖。」One解釋著。

「我有嗎?」炘熒問著。

「沒有嗎?你看看,其實你很在乎別人怎樣看你的,可是卻不想照著別人喜歡的樣子去活,還有就像你明明還掛念著那個男的,可是又不想回電話回訊息,回復你們之間的聯繫,因為怕在受傷,因為怕又被質疑。」One看著炘熒說著。

「你怎麼…」炘熒驚訝地看著One。

「我怎麼知道嗎?猜的!八成是那個男的聯絡你,然後跟你釋出善意,但是你在猶豫要不要回覆,可是又不想讓自己重新來一次,所以矛盾著。」One很不婉轉的說著。

「你也太準了。」炘熒帶著三分地驚訝看著One,

「你不知道嗎?我天生神算,我還算到你以後會癢七隻貓!」One貌似認真地說著。

「為什麼?」炘熒一整個被引起了好奇心問著。

「因為你是Seven。」One緩緩地站起來,然後拍了拍屁股。

「走吧,在這裡待那麼久不冷呀!回家抱抱貓咪比較開心啦!如果不想回就不要回,如果還愛著就別糾結了,反正大不了就在傷一次,你很幸運的!相信我!」One伸出了手作勢要拉炘熒起來。

炘熒搭上了One的手,突然覺得好像自己煩惱一個早上的事沒有想像中嚴重。

那晚,炘熒回了凱傑訊息,「我很好,他們也很好,你也保重。」

 

就這樣,炘熒跟凱傑又重新地搭上線,兩人時不時的Msn聊著天,

像是最了解對方的老朋友一樣,甚至一起住的玟蒂都感受到那種粉紅色氛圍,

炘熒跟玟蒂說了她與凱傑認識的經過,說了當初兩人分開,

是因為凱傑家人的反對,但是凱傑是很愛她的,所以她再度的心動,

說了凱傑這個男生很優秀,有不錯的工作,很美好的前景,

也許等炘熒畢業了真的可以考慮嫁給這個男孩。

但沒想到,就在One再次住進醫院的時候,凱傑卻跟炘熒說他不能再等她了,

因為一些莫須有的原因,所以要跟炘熒分開,

倔強的炘熒當然沒有挽留,但心情飽受打擊的她,卻變得更加高傲,

高傲到連玟蒂都覺得炘熒變得不好相處,

而在班上,也在老是找炘熒麻煩的大偉當上班代後,更是讓炘熒不想去上課,

曠著課的炘熒覺得所有人都在找她麻煩,她不想跟人接觸,

那天,身為學姊的雨柔還是看不下去的跑了一趟,

「Seven,你這樣下去也沒有辦法!如果你真的不想分手就去跟他講清楚呀!不要把自己搞得這樣不人不鬼的。」雨柔坐在炘熒的床上,看著餵著默默炘熒,

就在雨柔的鼓勵跟勸說下,炘熒回了一趟北部,但卻是更傷心地回來,

因為才回到台北的家,她就收到來自凱傑的紅帖子,

那個剛跟她分手幾個禮拜的男人,即將步入禮堂,而那天那個準新娘子的冷嘲熱諷,

更讓她深深受到打擊深刻,那個她以為她很愛也很愛她的男人,

就這樣道德感崇高的她,成為了她最最不想成為地「前女友」!

那天開始,她變得更不相信人,更懷疑著這些關心她的人,

逐漸的,她身邊越來越少朋友,她開始搬出去一個人住,

開始,一隻一隻的養著貓,試圖填補著心裡的孤單。

 

那天,柏霖出現在炘熒的家裡,不發一語的抓了炘熒上車,

「你要帶我去哪裡?」炘熒大聲地說,

「他說他要見你,說有話要跟你說。」柏霖冷冷地說著。

幾個小時後,兩人就在一間明亮的病房門口,炘熒眼前是那個有些蒼白,但一樣燦爛但神秘的笑容,

「你看起來好糟糕。」One看著炘熒笑了笑。

「你也沒有好到哪去!是說你怎麼了?」炘熒有點驚訝地看著半躺在病床的One,

「沒事,小毛病。Three,幫我去樓下買兩杯熱茶好嗎?」One搖了搖頭,然後支開了柏霖,

「你有事找我?」炘熒裝著堅強的樣子,她不想要一個躺在床上的病人還要擔心她,

「好久沒看到妳,然後聽說了一些事,想跟你說聲抱歉。」One笑得很暖活,但眼中有著一絲絲歉意。

「你沒有甚麼好跟我道歉的呀!」炘熒疑惑地說著。

「我沒有想到會是這樣得結果,所以害你傷得太嚴重了。」One直直地盯著炘熒。

「我沒事!」炘熒繼續裝的堅強著。

「你其實真的是個很彆扭跟矛盾的人,其實是最在乎別人的人,但是卻又最倔強跟強硬,因為不想傷害別人所以把自己孤立起來,但是又害怕極了孤單,你真的是標準的矛盾綜合體,那個女人講話很傷人,但是你卻很氣自己,也很氣那個人讓你傷害了另一個人;那些同學你很清楚他們無知,但是你又很在乎他們對你的看法,可是又不願意改變;我本來以為支持你坦率一點,也許會讓妳快樂一些,只是真的沒想到你會遇到這樣的人,不過人生壓,總是會遇到幾個爛人,為了一個爛人而這樣,真的沒有必要。」One頓了頓,看了炘熒。

炘熒看著眼前這個莫名其妙了解自己的蒼白男孩,卻說不出其她的話語。

「我說,變成自己不想變成的人很可怕,但是我並不認為現在的你是你想成為地人,你的孤單很沉重,要得不單純是陪伴,更需要被認可跟重視,只是這世界上沒有完美的事,有時候去接受別人的不完美的時候,你也能諒解自己的不完美,你知道錯過是一件很美麗的事情,只有在錯過的懊悔之後,才會有對於相遇的珍惜,才會有下次遇見的感動,有時候放下倔強,才是原諒你自己呀!」One最後抬頭看著窗外,

「我不知道還有什麼能相信了?」炘熒看著One說,

「先不要懷疑才有相信,你是質數,你孤獨,但別忘了,孤單是因為你從不讓人看清,因為你的懷疑,因為你的不放心,如果不放下這些,又怎樣去學相信呢?可是其實你打從心底就相信有人會懂你的,只是最後你只是在懷疑你自己的相信而已,Seven,你是幸運的,你看看有會跑來跟我說你狀況的Five,有會因為你的沉寂念你一頓的eleven,還有當別人說你壞話,會狠狠地嗆回去的three,他們都相信著你,你可以不要懷疑他們了嗎?」One堅定的眼神看著炘熒,

「我知道。」炘熒很清楚這些關心,只是她一直不知道怎樣面對著。

「好啦!所以就看在我跟你說這些的份上,你必須原諒我了!不然在門後偷聽的那三個人,應該會覺得我很遜了。」One笑著指著門後的柏霖、雨柔、玟蒂。

然後,那晚,他們五個人就這樣聊了一夜,很開心,

而兩天後,就在玟蒂的陪伴下,炘熒去了凱傑的婚禮,送上了祝福,

也在那天的下午,當他們從台北急急忙忙趕到高雄的醫院時,

已經來不及看到被送走的One,只剩下那張空蕩蕩得病床。

炘熒還記得後來那個擺滿百合花的葬禮,她在致意時,輕輕地說了,

「嘿!One,我真的養了七隻貓唷!」

 

「學姊,你真的養了七隻貓呀!」小晨驚訝放下了手上的湯碗說著,

「是壓,我是Seven耶!不養七支怎麼行!」Seven笑著說。

「不過,創社的故事是?」小晨一猶未竟的看著Seven跟Five,

「還不是eleven的主意。」Seven搖了搖頭。

「eleven?」小晨疑惑地問著。

「就玟蒂啦!」Five解釋著。

「等等!玟蒂?劉玟蒂?學生會會長劉玟蒂?」小晨突然意識到這個名字的意義。

「對齁!你是學生會的!式的就是那個堪稱集美麗與智慧一身的劉玟蒂。」Seven笑著說。

「不會還有…,羽球校隊隊長…。」小晨好奇地問著。

「說人人到,欸!趙盟和,你過來!」Five向著那個被著羽球袋的男孩揮著手。

——-請叫我分隔線-——

錯過

是怎樣錯過 來不及說
是怎樣錯過 連再見都不願開口
原來我不懂倔強的理由
會讓人變更安靜沉默

闖出了大禍 後悔愛過
不願意成為 傷害人的罪魁禍首
失去所有了以後 才懂寂寞
那天我已經不信的承諾 早就錯過

你沉默在潸然淚珠 妄想傷透心的祝福
我在盈滿眼眶後的模糊 悔恨著盲目
你的溫柔醉人演出 我拙劣成孤單質數
我脫下我的堅強之後衰弱 嘲笑孤獨

闖出了大禍 後悔愛過
不願意成為 傷害人的罪魁禍首
失去所有了以後 才懂寂寞
那天我已經不信的承諾 早就錯過

你沉默在潸然淚珠 妄想傷透心的祝福
我在盈滿眼眶後的模糊 悔恨著盲目
你的溫柔醉人演出 我拙劣成孤單質數
我脫下我的堅強之後衰弱 嘲笑孤獨

我明天一早要起床接人,還很認真寫故事呀!

然後,說實在的後面結的有點凌亂,

沒想到這個故事比我想像中難寫,畢竟太多不是很確定的東西,

本來想多寫Seven對人的孤單,但是不小心寫了太多愛情的橋段,

真的不好拿捏壓,如果哪天有空我在寫Seven的番外篇吧!

以上,是質數第三個故事,忍不住讓One先死第一次了!

陸陸續續他會死很多次的!哈哈哈!

網誌先生,看的出來One很想領便當吧!

 

附上質數的故事概念,[伍佰陸拾玖] 關於質數, 一個故事的構想

質數三的故事,[伍佰柒拾] 假裝太陽的月亮,失溫的質數

質數五的故事,[伍佰柒拾柒] 死去的恆星,屬於質數的餘溫,

本篇文質數七。

Share

Leave a Comment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Bitnam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