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雜念記事之十六】精神分裂,佛土淨世的一日之旅。

一個滿是綠蔭的小林地旁的簡陋車站,

穿著白色輕便雪紡紗系列的熟悉女子在跟一個一身紅衣頭上還有一朵醒目紅花婆婆說著話,

一旁是一個潔淨白袈裟面目慈祥的和尚與一個慈眉善目手上拿著一朵金色蓮花狀的器物老先生,

跟在白袈裟和尚旁邊,是一個相當拘謹的女生,容貌是相當熟悉的好友,只是少了那一些活潑靈動,

「陸先生怎麼還沒來?」白袈裟和尚問著雪紡紗的她,

「師弟去接風華跟他小弟子,晚些就到。」她溫柔的回應著。

「到了!」我不知道怎樣精神又被拉回了身體,然後說著。

「以太,你怎麼知道那老鬼…。」金蓮老先生看著我說著話還沒說完,就遠遠的聽到了聲音。

「以太,你又突破了?怎麼感應的到我!」是那個一聲火紅的熟人陸老頭,遠遠的走了過來。

老頭身邊跟著一個相當清秀,美貌堪比雪紡女子的男子,

還有一個一直驚呼著的小丫頭,也是有種熟悉的感覺的人。

 

「風華見過三師姑,以太老師,兩位佛尊!」風華向幾人施了一禮,

卻聽到那個紅花的老婆婆,冷冷地哼了一聲,而眾人卻當作沒聽到一樣的各自問好著。

「小丫頭!還不見過幾個長輩!」陸老頭清了清喉嚨,

提醒著那個很興奮一直跟拘謹女生、我和媧靈揮手的小丫頭,

「喔!那個…,嗨!大家好!」那個小丫頭有些不知所措的跟大家揮了揮手,

老頭吹鬍子瞪眼的立馬就是一個響指敲了下去,

小丫頭唉呦了一聲,拉住一旁的風華,躲了到他身後,

還依然神遊的我,清楚的聽到她嘟囔著:「只會打我,你又說誰是誰,我哪知道呀!」

「師傅,師妹她不知…。」風華一邊向小丫頭示意別說了,一邊向陸老頭解釋著,

「別幫她解釋,就你們幾個寵壞她了!再說我連你都揍!」老頭氣呼呼的說。

「好了!哪有你這樣教徒弟的!」神識又瞬間被抽回的我笑著說,然後示意風華跟小丫頭到我身後來,

「你吃了師姊的口水呀!你最好對晚輩有那麼和藹可親來著。」陸老頭看了我一眼,

而一旁的媧靈,輕輕地咳了一聲:「師弟!」

「諸位,既然都到齊了,那就都上浮屠吧,我想眾位尊者也等急了。」白袈裟和尚說著就揮袖,

隨之出現的是一長排的列車般的交通工具,而那個小丫頭已經拉著風華往最前端地方去座,

而陸老頭倒是拉著我往後面有著車廂的部分走去。

 

進了車廂,我與陸老頭並肩而座,老頭身邊的是穿著白雪紡的媧靈,

ㄈ字型的座位中一人獨座中間的是那個白袈裟的和尚,而我的對面是那個紅花老婆婆跟金蓮老先生,

而那個拘謹的女生,安靜地站在和尚後邊,這確實讓我很不習慣著,

而奇妙的事,散溢出的神識卻讓我清楚地感覺到在不遠處的風華跟一直驚呼連連的小丫頭,

甚至是感覺是現場親眼看到一樣清楚跟清晰,不得不自己在心中嘀咕了兩句,

「這是什麼情形?」

「別緊張,這叫三千念想。」在腦中回應的卻是自己的聲音,

「你是誰?」我問著,

「不久前你不是才到我腦中,這次怎麼就忘了我?」那聲音又說著。

「下輩子的以太?你來幹嗎?」

「老姊要我過來幫你呀!她總不好人家沒邀她,就風風火火的過來吧!等等人家以為她要來找麻煩該怎麼辦!」

「懷時姊也知道?」我問著。

「恩恩,是她幫我定位你時間軸的!」

在心中,自問自答的同時,也聽著車廂中其他四人的對話,

「那問題確實是只有以太能幫忙,只是以太的狀況,我不覺得能給什麼實質的幫助。」陸老頭說了。

「但這三千世界的支點如果一下崩解,可是生靈塗炭壓,望媧靈大人能請幾位大人幫忙。」

白袈裟的痕和尚很聰明的轉向慈悲的媧靈。

「這我也說不準,燃燈尊者,連太古蓮心燈也無法修復嗎?」媧靈轉頭看著金蓮老先生,

「老頭子他試過了,這次悉達多那小子可是把我們一掛的老傢伙都挖出來的!」紅花老婆婆說著,

「白蓮、青葉、紅花、綠藕,全都出關啦!」陸老頭驚訝的說!

「結界點破損要看情況,我現在是不可能幫忙修復就是了!」我冷冷地說著。

「以太,你怎麼這麼說話。」燃燈急著看著我。

「燃燈老頭,你別急,我不是說不能修,是我不能幫忙修!你看我現在捏死一隻螞蟻都費力,你是要我修什麼?」我攤手表示無奈著。

「是有沒有那麼誇張。」陸老頭笑著。

然後一旁很拘謹女生,也忍不住噗雌的笑了出來,

「普華!長輩們在說話,你嘻笑什麼?」白袈裟的和尚有點嚴肅的輕聲說著。

「師傅教訓的是。」普華低聲道歉後,又安靜著。

「好了,普賢別為難人家小傢伙,難得她有這樣的造化,話說你倒是一直撿到人才呀!」紅花普提輕輕的拉過了一旁的女生,寵溺的說著。

「師伯…。」普賢有點尷尬的看著。

「到了到了。直接去金殿?」老頭率先下了車。

一下車,就聽到小丫頭的歡呼,然後陸老頭直搖頭的說:「燃燈,我說你主意好!我看多一個人壓壓她也好,讓她知道甚麼叫人外有人!」

「老陸呀!這晚輩們都還不知道怎樣想,再看看吧!」燃燈倒是也搖了搖頭。

「那還不容易,以太跟他們關係都好,你讓他去勸勸小的,再去跟大的說說,不就了事。」陸老頭到鬼主意是出的很快。

「兩個老頭,怎樣湊在一起算計我!」我走旁邊輕輕地說著。

「你真的沒回復個七八成實力!?」陸壓到是嚇了一跳,而在一旁的媧靈到是饒有深意的看了我一眼,

「真有七八成實力,我肯定不做這個長途車!」我笑著說。

「也是!就你有五成實力就是直接穿過來,七八成要送著六七個人過來也是分分秒的事。」老頭點頭著。

 

大家慢慢地走向了那金碧輝煌的宮殿,

而風華轉頭向陸老頭低聲請示著,內容其實在分神的時候已經清楚,

事那個小丫頭吵著要去花園那逛逛,風華只好向老頭說要帶他去走走,

老頭倒是沒有反對的就放了他們去走走,而風華離開前身身的向我一鞠躬後,留下滿頭霧水的我走了,

這時,媧靈輕輕地把我拉到一旁,

「是小婕的傑作?不對,連懷時也參與了!竟然還瞞著我,這兩個傢伙真是的!這樣聯繫耗能嗎?」連珠串的問題問著。

「我也不知道,是沒啥疲憊的感覺。」我回答的同時,腦袋又有聲音。

「你當然不累,花的是我的力氣呀!要不是算是幫自己的忙我還真不想作這種工。」

「薰,好像是下輩子的傢伙負責出力,所以我沒啥感覺。」我又補著回應著。

「所以能三千念一瞬空間?」媧靈說出了一個我沒聽過的名詞。

「能,不過有點疲倦,所以我沒有全識。」我下意識地說著。

「小婕真的越來越巧奪造化了,這個神通又是一種可怕的突破壓!」媧靈笑著搖頭。

「我從來沒有低估過我們家的大怪物!」我也笑著。

「那個紅花跟燃燈的事情,你找機會跟普華聊聊,看他怎樣的想法,基本上以她的主意為主。」媧靈低頭思索著。

「你搶了人家一個普蓮,又幫紅花搶普華,這樣好嗎?」我笑著問。

「不是搶,適合是不合適的問題。」媧靈搖了搖頭,

「所以燃燈適合還是紅花?」我問著,畢竟是自己的朋友不得不仔細問著。

「你說呢?你比我更清楚佛家修行不是嗎?」媧靈水靈的眼睛看著我。

「真要說,普賢還真的最合適,只是太慢了!」我倒是思考了一下。

「是壓,九九重劫就要到了,如果下一世在沒有點成就,倒是挺麻煩的。」

「恩恩!我在跟他說說吧!我大概心裡有底。」我也皺了皺眉。

「有答案在跟我說,我再來處理就好,你不用太心煩啦。」

「不會啦!」我笑了笑,她依然一樣的貼心著。

 

不久,就進了金殿,坐在首座的是悉達多,旁邊有熟悉的彌勒、文殊、慈航、目蓮一群人,

而左邊倒是坐了好幾個老朋友,白蓮、青葉都到了,綠藕倒是沒見著,

十八個如山般的壯漢依序站在一旁,我向其中兩個熟面孔笑了笑,

然後互相客氣了一般之後,大家就隨之入座,我看了看,沒見到普華就順口問了普賢:「普華呢?」

「師傅領她去大禪佛境收斂靈氣了,不一會兒會去普淨花海休息,您要找她?」普賢回應著我,

「恩,我知道了,只是問問,我說你覺得怎樣?紅花他們的提議。」

「師伯他們決定的事,弟子不敢有異議,只是普華那孩子不是真的天資過人,想必太尊也清楚。」

「修神通來說確實不算,修維也普普通通,不過悟道倒是超乎常人的想像。」我小著說。

「但是…。」普賢搖了搖頭,嘆了一口氣。

「我知道你的想法,主要還是普華的覺得如何不是嗎?我會盡量找一個好一點的方法的。」

「那先謝過太尊了。」普賢像是放下了心中的大石頭,鬆了一口氣。

 

一群人的會議在寒暄之後開始,說的都是一些艱澀難懂的事情,

我有一沒一的搭著話,又神遊物外去了,

迎賓花園的小丫頭很恣意的向她師兄撒嬌著,也由得她去吧,也苦了好一陣子了,

神念在深遠一點,看到剛從佛境出來的普華,

靈念一動,突然就這樣凝型而出,

「呆瓜!呆不啦嘰的站那幹嗎?」我出聲嚇了嚇她。

「你很賤耶!幹嘛嚇我!」她老樣子的回了我話。

「好玩嗎?佛境?」我笑著問了。

「我不知道什麼算好玩啦!」她想了想,然後這樣的回答著。

「聽綠藕說了嗎?」

「綠藕?誰壓?」

「就那個帶你去佛境的老和尚,綠藕瞿曇。」

「喔喔!那個人很好的老和尚,他沒說甚麼壓,怎樣有啥事嗎?」

「沒啦,有人要幫你找師傅,因為你今天太傑出了!」

「蛤!我不是有師父了?」

「我問你唷,一個背景雄厚,你會有很多資源修練,又會很受寵愛;另一個高深莫測,可能差空空、安婕、鴻鈞都只有一線,隨時都有機會了悟天道,然後脾氣很好的師傅,你會選哪個?」

「這好難唷?」

「哈哈哈!果然是呆子,這對你來說確實很難,是說你也不用太擔心,反正真的選不出來薰會安排。」

「薰唷!她真的好漂亮!」

「…」我無言翻著白眼看著普華。

「是說,為什麼要選師傅?」

「ㄟ!解釋完你明天應該也會忘記,算了啦,我帶你四處走走,這個花園很有趣,叫做普淨花海,有很多佛家特有的藥種跟奇花異草。」

然後我就帶著普華到處四處遊蕩著。

 

不一會兒,金殿的會議也到了尾聲,

一群人又前往小車站的時候,

突然一股灰色的霧氣輕輕的拉住了我的手,我倒是沒有掙扎的也放出了一股藍色的氣息,

一閃,就消逝在空氣中了。

只聽到紅花菩提輕聲地說著:「這如空太尊也太可怕了,來去佛土完全無聲無覺呀!」

以上,是有點亂然後基本上我覺得是精神分裂患者的惡夢,

當然該刪掉的我都很乖的處理啦!

我想看的懂的就看吧!看不懂的不要問,很恐怖!

網誌先生,我很乖巧的有記夢唷!晚點要寫電影心得跟看戲心得。

Share

Leave a Comment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Bitnam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