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雜念記事之十四】天狐之怒,一場玩笑般的戰役

午夜才剛夢迴,才進入飄渺般的夢就不久,

就聽到了一個嬌滴滴的聲音,

「小子,我等你很久了!」那一身銀紫色的毛皮大衣,堪比巴黎時尚秀最新的冬裝設計感,

『人如其名呀!人如其名!』我搖著頭說著,

「什麼人如其名,一臉高深莫測的,你以為就你個半身不全的狀態還能下到姑奶奶我?」

『本意應該是心懷向真,但我看你是甚麼事都要較真吧!』我用眼睛一掃那個盛怒的女子,

「你!」懷真一聲怒吼之下,撲面而來的白霧突然壟罩住了這一個世界。

『真幻之道,萬物真真假假,假假真真是吧!』

其實也不清楚,為什麼在那樣的環境中卻沒有驚懼,

輕輕地往前方一點,空間突然凹陷下去,形成了一個小小的空洞,

是一顆小球般的黑色洞,不斷的快速吸引著周遭的一切,然後吞食。

「怎麼可能!你現在竟然可以使用空間塌陷?這不合理呀!」懷真皺了皺眉頭。

懷真攤開手掌,一顆藍黑色的珠子出現在掌心,並且緩緩地浮空轉動著,

『定域珠,鴻鈞連這都捨得借你,所以看來你不是沒事找事做啦!』

我邊說著,邊收攏著那個逐漸擴大的小黑球。

『不過,定域珠只能定住三尺之地不受任何空間法則的干擾,你這樣不是困獸嗎?』

「難不成?你!」懷真瞪大了眼睛看著我,像是看到甚麼不可思議的事。

「好了!別鬧了,小妹!回去跟鴻鈞老大說,在這個百里之地當中,除非是他親來或是腦有洞出手,不然我想不可能有人打得贏他!」

一個懶散但是讓人難忘的聲音輕輕地發著聲,

隨著聲音望去,是那一身熟悉的白裘長衣,還有那個玩世不恭笑靨。

 

「時姐!你怎麼來了?」懷真有些緊張的看著懷時,像是犯了錯的孩子,

「還不來看你被這臭傢伙痛毆一頓嗎?別看他現在傻不隆冬的,這個以太幻域中他就是當初那個幾乎得道的以太。」

懷時懶散的臨空輕輕一靠,一張看起來很舒服的貴妃椅就這樣出現在他身旁。

『不要老掀我老底!』我輕笑著。

「然後,基本上那個書庫一樣誰都打不開,在他沒有個七八成意識,就算再把書庫鑰匙拿到這裡來也沒用,上面的靈識鎖安捷試過了,打不開。」

懷時看撇了我一眼,繼續說著。

「時姐…,我…。」

「至於你的尊劫,以太也幫不了你,如果他還是當初的以太倒是可以幫你化劫,現在就是被天雷劈成喳喳罷了。」

『你可以在說著文雅一點點臭懷時!』

「可是鴻鈞說…。」

「以太璠嗎?那東西應該在貝羅那小東西身上,你也知道那小東西精的很,除非是以太全靈完整叫他回來,不然就算是安婕和我的乎令,他也不會現身的。」

「那…。」

「就那幾個線索,天狐界的那一縷靈識,臭陸壓他們家那幾個孩子的潛意識中的記憶,還有以太家另外六個孩子的記憶中應該也有他的去處,只是要找到確實是不容易。」

『我說就不過是萬年尊劫,也那麼嚴重嗎?』

「你去試試滅了兩個朝代之後,馬上應尊劫。」懷真冷亨一聲。

『可是你身上有機緣鎖呀!』其實也不知道為什麼,腦袋突然出現這樣的名詞。

「機緣鎖?」懷真一臉疑惑著。

「你確定她身上有機緣鎖?」懷時瞪大了眼睛看著我。

『恩恩!只有鎖頭,沒有完整的鎖鍊。』

「時姐,什麼是機緣鎖?」

「當初以太跟腦袋有洞的,嘗試著用虛無力跟空間力來隔絕天道,結果就有了樣奇怪的現象出現,機緣鎖會使得劫氣被迫轉化成鑰匙開鎖,讓天劫力自己力竭。至於原理他們兩個也說不清楚,只是似乎根本源有點相關。但懷真身上怎麼會有機緣鎖?」

懷時轉頭看著我問。

『別問我,我根本不知那是什麼?只知道她不用擔心劫雷,因為那個鎖頭得關係,不過她應該會感覺劫力的壓迫更大,但是應該不會有事對不對。』

「對!我最近總覺得隨時都要應劫!可是我現在的肉身狀況,怎麼應劫!!!」

「沒事的!那只是機緣鎖對於劫力的吸引,機緣鎖就是一個機緣,正緣逆緣很難說,但就是一個轉機,晚些我送妳去找腦袋有洞的!」

『好了好了!一整個好不好玩唷!我還以為會多精彩呢!』

「你不覺得為啥你姐沒到?」

『她不覺得會怎樣吧!』

「算是吧!好啦!你該出夢休息了,在夢裡浪費能量很沒意義。」

只看懷時輕輕一推,精神意識開始慢慢漂浮,夢境,似乎越來越遠。

 

以上,是補記一下前幾天的夢境,

話說,關於金馬夢境改天也來寫一下好了,

網誌先生,我必須說這不是因為沒梗,

只是其實握挺好奇機緣鎖的事,所以如果女媧大人有看到,我覺得妳真的可以給我一點解釋之類的,

另外兩位仙姑的解釋我真的不是很能理解來著。

 

 

 

 

 

 

 

 

 

Share

Leave a Comment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Bitnam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