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茶花07


  「你們!夠了吧!劍拔弩張的,不能冷靜下來說嗎?」

  冷冷的聲音,像迎頭澆下的冷水一樣,似乎就這樣冷卻了這樣火爆

得氣氛,我轉過頭,那聲音的主人卻不是熟悉的嘉恒,清秀的讓人忌妒

的臉旁,是她-含婕。

  很意外,十分的意外,真的沒有想到會是她,一個與我除了同學關

係外,沒有其他任何的牽連的她,是為了什麼加入了這場沒有意義的對

話。很無奈也很令人發噱的,這次,真的是我與含婕-冰與火的第一次

正面接觸,是因為他-趙辰羽。

  我其實很好奇,其實他也是很奇怪的人,很奇怪的雙面人,含婕的

出現他的不可一世,得理不饒人的氣焰像漏了氣的瓦斯,只剩下一絲絲

的氣味。

  「含婕,你不是去圖書館了嗎?」

  難得,這個每次似乎跟我犯沖的傢伙,陪起了笑臉;這樣的畫面,

讓我不得不向這位聞名已久的含婕感到佩服,也許也只有她能讓他這樣

的壓低身態,冰-令人屈服呀!!

  記得嘉恆說的「趙辰羽是一株薄雪草」,也不知道是多久之前說的

了,我因此特別去找了資料-薄雪草,菊科,學名Leontopodium microphyllum Hayata

生長在海拔三千三百公尺以上的高山岩壁、岩屑區。當它開花時,仍是

高山春寒料峭,尤其在夜晚時,所以它的花上有一層綿密的絨毛,遠望

有如薄雪輕覆。薄雪草是世界公認冰河孑遺高山植物,不止只生長在台

灣,在奧地利以及瑞士等臨阿爾卑斯山脈的國家也可看見她的芳蹤。我

一直不懂為什麼趙辰羽是薄雪草,直到嘉恆說出,薄雪草又稱作火絨草

我似乎才開始慢慢的知道,薄雪草是依偎著冰雪所成長的,卻是冰雪上

唯一的溫暖存在,而他,是冰雪唯一的那塊溫暖,是火燄中唯一的那一

絲冰寒。

  「只是路過看到你們很無意義的爭執,想說你們應該停止了,還有

淑芳,數學老師好像在找你,我跟他說你在忙班上的事,所以不用去了

等等遇到他,可別拆穿我唷!」

  含婕頑皮的眨了眨眼睛,換來的是我驚訝的張開了嘴,行事中規中

矩,被稱呼為冰雪的人,怎麼會有那麼人性化的動作,甚至為了我這樣

不相熟的人,像那個斯巴達教育的數學老師撒謊,完完全全的背離我原

本認定的。

  『謝。謝。你。』

  「很吃驚?不用感謝我,我只是幫另一位圓謊而已,其實你很令人

羨慕呢!」

  羨慕?比較傑出的人,思考都很跳躍嗎?本來連謝謝都說的結結巴

巴的我,更是處於吃驚空白的狀態。

  「你真的很好玩,嘉恒和辰羽說的都很像你,或許我們會變好朋友

吧?」

  『嘉恒?趙辰羽?他們說了什麼?』

  「含婕,別跟他講那麼多,沒這個必要。」

  「阿羽,你先去圖書館,我跟淑芳聊聊,等等就過去。」

  我狠狠得瞪了趙辰羽一眼,什麼叫沒這個必要,一整個沒禮貌,令人

生氣的傢伙,不過,奇妙的是,我卻少了剛才的火氣,雖然是瞪了一眼,

但心情卻沒有那種的厭惡,含婕,這是怎樣的魔力呢?

                    ~友情 無可言語的魔力~

Share

Leave a Comment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Bitnami